「安靜!黑城不準喧嘩你們都忘了嗎?若是你們再吵鬧,我便取消你們進城的資格!」

見到排隊的人又開始吵鬧了起來,守衛臉色一冷對著眾人訓斥道。

守衛的語氣很不好,可是眾人聽到守衛的話,竟然立馬就好像被按了消音鍵一樣,頓時所有的聲音都止住了,一個個老實的站回了隊伍里,不敢在發出任何的聲音。

「好吧!我讓開就是了!」

書萱見到守衛將排隊的人喝止了,之後便伸出一隻手盯著自己看,書萱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書萱也沒有這個所謂的獸石,只得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退出了隊伍。

「早知道剛才就應該直接離開隊伍,先去找人問問了,害的我排了白白這麼久的隊,現在還是進不去,真是浪費時間。」

書萱退到了城牆邊上,心裡不停的嘀咕著。

靠在城牆上,書萱看著眾人排隊在守衛那裡交了那所謂的獸石,然後拿著一個刻畫了陣法的小木牌,一臉興奮的進了城。

就這樣收一份獸石放一個人進城,眼看著天就要黑了,城外的人龍隊伍卻一點都沒有減少,反而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只是那些排在最後面的人眼裡滿是疲憊,整個人透著一股絕望的氣息,可是又這絕望中又帶有一絲絲的希望,正激動的看著城門的方向,書萱也是第一次知道人類竟然還可以同時表現出這樣複雜的情緒的。

「也不知道這城外晚上會發生什麼事?竟然讓他們這麼害怕!這些人好歹也算是修鍊之人吧!怎麼這麼膽小?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些排隊的人裡面,還有不少是金丹期修為的吧?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能讓他們害怕成這樣?」

書萱將城外的這些人的反應看在眼裡,忍不住在心裡奇怪的想道。



「時辰已經到了,關城門吧!」

就在書萱還沒有想完的時候,守衛抬起頭看了看天色,對著後面排隊的人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便轉身朝著城裡走去。

「大人,求求你們放我進去吧!今天我已經湊夠了獸石了,我這就給你,求求你放我進去吧。」

「是啊!大人,求求你可憐可憐我吧!我已經好多天沒有休息過了。」

「大人,求求你了……」

可是守衛剛剛轉身,本來還在排隊的人群中,便飛快的跑出來一部分人朝著守衛撲了過去,一個個的嘴裡還不停的祈求著守衛能收了他們的獸石,放他們進去。而還有一部分的人只是看了他們一眼,便轉身一臉死灰的朝著遠方走去。

。m. 「他們這是怎麼了?」

書萱被這突然出現的變故給驚呆了,看著趴在地上對著守衛祈求的人有點兒懵。

這些人明明都是修士,一個個都有不弱的修為,可是此時他們卻放下了自己的尊嚴,趴在守衛腳邊卑微的祈求著。

書萱也不懂這些人的想法,難道這城外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可是明明他們有這麼多的人,為什麼不聯合起來呢?這樣一來,就算城外真有什麼,他們這樣聯合起來,也不會沒有抵抗力啊?為什麼非得在這裡放下尊嚴去求一個進城的名額呢?

「閉嘴!黑城的規矩是早就定好了的,豈能由你們胡來,老老實實的在城外待著,否則…」

可惜守衛對於這些人並沒有半點的同情心,只是面無表情的說著。

「大人,求求你就大發慈悲,救我們這一命吧!我在外面待了這麼多天了,今晚如果還不能進城,我肯定撐不過去了,就求你大發慈悲放我進去吧。」

人群中有一人看到侍衛要關門了,衝到他面前跪下,並死死的抱著他的小腿哭訴道,眼淚鼻涕流了一臉,還有不少都蹭到了守衛的褲腿上了。

「放手,你若是再這樣糾纏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到時候不用等那些異獸來,我就直接解決了你!」

這個不幸被抱住小腿的侍衛也被這人給噁心到了,他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用力抽了抽自己的腿,想要抽回來,可是卻發現被那人給抱得太緊了,而且那人的修為還不比他弱,他根本就動彈不了,只能冷著聲音威脅道。

「我不放,反正你不讓我進去,我今天就死定了,既然如此,那我還不如將你留在外面,也好給我做個墊背的。」

趴在地上的人,聽了侍衛的威脅,大吼了幾句,眼中出現了一抹瘋狂的神色,抱住侍衛小腿的手也更加的用力了。

「這是你自找的。」

守衛看到男子瘋狂的模樣,面色難看的說了一句,就抽出了隨身的佩劍,運足了靈力狠狠的朝著男子砍去,而男子那抱著侍衛的胳膊也應聲而斷。

「啊…」

突然的劇痛傳來,男子忍不住慘叫出聲,他的兩隻胳膊都是從胳膊肘那裡齊刷刷的被侍衛給砍斷了的,此時他揮舞著他那半截的胳膊,不停的在地上滾來滾去,鮮血流了滿地,傷口上也沾染了不少的塵土,可是他卻好像看不到一般,用那半截胳膊撐著身子站了起來,想要衝向想要關門的侍衛。

「滾!」

侍衛看著衝過去的男子,嘴裡罵了一聲,便一腳將他踹飛了出去。

「都怪你。若不是你在那裡浪費了不少的時間,我怎麼可能會排不到,都是你,我要殺了你!」

男子被踹飛出去的時候,眼睛不小心撇到了正現在一邊看熱鬧的書萱,大吼一聲便直直的朝著書萱撲了過去。

「咚!」

書萱見到衝過來的男子,微微一個側身就躲開了,只是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剛剛失去了胳膊,所以重心有些不穩,竟然直直的撞到了牆上,發出一聲巨大的悶響聲。

「你竟然還想來找我麻煩?也不看看你排的位置,就算沒有我耽誤那點時間,你今天也是排不到的。」

書萱看著撞在牆上眼冒金星的男子,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

「都怪你!全部都是你的錯!」

可惜男子現在卻聽不到書萱的話,只是揮著他殘破的胳膊再次朝書萱衝過去。

「都說了這不關我的事了,你還沒完沒了了是吧?本來看在你這麼慘的份上,我不想跟你計較的,否則你以為你現在還能現在這裡不成?」

書萱看到男子不依不饒的樣子,生氣的說道。

「都是你!都是因為你才讓我進不去的!」

男子依舊嘴裡不停的念叨著,不管不顧的朝著書萱衝去。

「滾開!」

書萱本來就因為被困在了這裡心裡有些不耐煩的,現在看到男子這不依不饒的模樣,直接揮手一道靈力將他打飛了出去。

「呵呵…你打我也沒用,你也會死的!城外的大家都會死的!」

男子這次被打趴在地上了,便直接躺著不起來了,嘴裡不住的冒著鮮血,眼睛卻緊緊的盯著周圍的人瘋狂的說道。

「真是煩人!」

書萱看到男子那樣子,心裡就覺得有股莫名的火氣,忍不住就想再去教訓他一下。

「道友,得饒人處且饒人,他現在已經這樣了,道友何不就這樣放他一馬呢?」

只是書萱還沒有走到那個男子跟前,就聽到了一個蒼老的男聲在身後響起。

「你是在為他求情嗎?你們之間認識?」

書萱轉過頭一看,發現這是一個頭髮發白的老人,但面容一看就覺得親善,和那個男子完全是兩類人,可是此時他卻在為那個男子說話,便壓下心中的那股火氣,好奇的問道。

「道友,在下與他素不相識,只是大家都是可憐人,在這個世道能活下來已是不易,又何必自相殘殺呢?」

老人看也不看躺在地上的男子,只是一臉和善的看著書萱說道。

「老人家,我也不想和他計較,可是你看他這樣子,即便我放過他,他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呢!再說了他這樣也不像是個好人,留著他說不定還會去禍害別人呢!」

書萱指了指趴在地上吐著血卻依然還是罵罵咧咧的男子,對著老人說道。

「哎!反正他已經這個樣子了,就算道友放過他,他也活不了多久了,道友又何必再親自動手呢?」

老人看著地上的男子也是詞無語了,只得嘆了口氣說道。

「老人家,他雖然受傷了,可是這點傷對於修鍊者來說不算什麼啊,你卻說他活不了多久了,這是為什麼啊?」

書萱看著這個老人雖然愛管閑事,可是也不是爛好人的那種,所以對他也沒有什麼惡感,只是向他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現在這城外一到了晚上就不平靜,他這種情況若是不進城,能不能活到明天也只能看天意了!」

老人看了眼趴在地上的男子,感嘆的說道。

「老人家,我是從別的地方過來的,你們為什麼一到了晚上就急著進城啊,難道這城外晚上還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嗎?還有這進城所需要的獸石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看著也沒什麼特別的啊,為什麼非得要這個才能進城啊?」

書萱見到老人一說起城外的事情,臉上便浮現出了一抹憂慮的表情,便向老人問道。

「哎!這位道友,這些事說來就話長了,一時之間也說不清楚,而現在天已經快要黑了,那些東西也快要出來了,如果你相信我,不如咱們先去附近的聚集點,然後我再慢慢的告訴你。」

老人看了看天色,對著書萱說道。

「也好!那就麻煩老人家前面帶路吧!」

書萱聽到老人的話,看到他的實力,思考了一下也就答應了。

反正自己在這裡也人生地不熟的,現在既然有人願意給自己講這裡的事情,還不如就跟著他一起去看看吧!反正他的實力也不是很高,就算到時候他有什麼壞主意,那也不會是自己的對手。而且看他的樣子也挺和善的,身上還隱隱有著一股清氣,這可不是壞人能有的。

「那就請道友跟我來吧!我們的聚集地離這裡還有一段距離,我們得趕在天黑之前到達才行。」

老人一見書萱答應了,一邊說一邊飛快的朝著一個方向奔去。

書萱這才發現,剛才城門外還是黑壓壓的一片人,現在竟然已經走得只剩下他們二人了。身後的城門早已關閉,而那一直隱藏起來的防禦陣法也已經啟動,在昏暗的天龍下散發著隱隱的藍光,在這夜色下顯得分外的恐怖。

「道友,你就別看了,反正再看也進不去,我們還是快走吧,一會兒真的來不及了。」

老人走出一段距離后,感覺書萱還沒有跟上來,回過頭一看就看到書萱正在看著城池的方向發獃,又折回來著急的對她說道。

「行,我這就走。」

書萱對著老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點頭說道。

老人見到書萱答應了,便不再多話朝著一個方向走去,書萱也不好意思再耽擱了,連忙跟在後面。

一路無話,終於在天黑之前兩人到達了一個由石頭建起來的屋子面前,而且看這個房屋的樣子,還是新建不久的。

「呼!終於趕到了,好久沒有這麼急的趕路了,還真是累得慌!」

老人站在石屋前,明顯的鬆了一口氣說道。

書萱看了看這個簡易的房屋,發現在外面還設置了好幾個陣法,雖然不是什麼很厲害的陣法,可是要設置出來也是挺麻煩的。

「道友,就是這裡,我們進去吧!」

老人歇了一會兒才轉過身對著書萱說道。

「嗯!」

書萱點頭應了一聲,便抬步往裡面走去。

「道友等一下。」

只是書萱腳才剛剛抬起,還沒來得及走,就又聽到了老人阻止的聲音。

「怎麼了?」

書萱回過頭疑惑的看著老人問道。

「道友,剛才我忘記告訴你了,這周圍設有陣法,你這樣直接走是走不進去的,就讓我在前面給道友帶路吧!你跟著我的腳步走,千萬不要踏錯了,否則被困在了陣法裡面出了危險就不好了!」

老人說著就從身上拿出一塊玉簡,朝著石屋走去。

「嗯,我知道了,謝謝老人家的提醒。」

雖然這些陣法對書萱來說很輕易就能破解,可是看著老人這樣子,書萱也不忍心佛了他的好意,所以便微笑了應了一聲,再跟在他身後走了進去。

「吳老頭兒,你不是已經湊夠了進城的獸石了嗎?怎麼還回到這裡來了?」

老人一進去,裡面就有一個瘦瘦長長的人招呼他了,那人此時正坐在一個房子的屋頂上,嘴裡還叼著一根不知名的草,不過看他的樣子,跟老人也是挺熟的。

「我去的時候有些晚了,沒排上隊,就只能再回到這裡來了。」

吳姓老人抬頭看著說話的人,點了點頭說道。

「我就說嘛!怎麼會有人能夠進城了,還會回到這個地方來呢?」

來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說道,可是在看到老人身後的書萱后,竟然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老人說道。「哎呦!吳老頭兒,你這是從哪兒拐來這麼個水嫩的小姑娘的啊?還真是不容易啊!竟然還會有人願意到我們這裡來。」

「瘦猴兒,你在瞎說什麼呢!什麼拐不拐的啊!人家是第一次來黑城,對於這裡的一切都不了解,所以跟著我過來,讓我給她說說這裡的情況的!你可別嚇到人家了!」

老人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這個叫瘦猴兒的人說道。

「我就說嘛!咱們這個地方既沒有高手,也沒有好的防護陣法,怎麼可能會有人願意來這裡啊?這不是找死嗎?」

瘦猴兒聽了老人的話,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說道。

「行了,你就別在那兒亂說了,一會兒嚇到人家小姑娘了。」

老人對著瘦猴兒說完,又轉身對著書萱安慰道,「道友,你別聽他瞎扯,哪兒有什麼死不死的,咱們這裡雖然實力差了點,可是這樣吸引那些異獸的幾率也要小一些,這不是都這麼久了嗎?大家不都還活得好好的!」

「嗯!我沒有害怕!」

書萱剛來到這裡,對於這裡都還不是很了解,對於老人和瘦猴兒所說的一切也完全不明白,哪兒會有什麼害怕的啊?而且她對自己的實力可是有信心的。

「這新來的小姑娘膽子還真夠大的啊!我喜歡,好久沒見過這麼膽大的小姑娘了。」

瘦猴兒聽了書萱的話,從房頂上跳下來,圍著書萱轉了兩圈,露出欣賞的眼光對著書萱說道,「姑娘,你就放心吧!不管有什麼危險,都有我們這些大老爺們兒在,你只需要好好的躲在後面就行了,我們會保護好你的。」

「我不怕的!不用你們來保護我。」

書萱對著瘦猴兒笑了笑,拒絕的說道。

對於這個自來熟的的瘦猴兒,也有些無語了,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怕了,還躲在你後面?如果我都躲了,那你們估計也得玩完了。

。m. 「姑娘,你就別跟我客氣了,既然你來到了這裡,就不用跟我們見外了。」

可惜瘦猴兒並沒有感受到書萱內心的想法,依然在那裡自來熟的說著。

「行了,瘦猴兒,人家這位道友的實力可不比你弱,可不需要你的保護,若是真的有異獸來襲,你還是先保護好你自己吧!」

老人看到瘦猴兒還有繼續說下去的打算,趕緊上前打斷了他,又對著書萱說道,「道友,我的住所就在前面,你跟我來吧!」

「嗯。」

書萱輕輕的點了點頭應道。

「嗯?吳老頭兒這次帶回來這個小姑娘倒是還不錯,雖然人冷淡了些,可是總比裡面那個整日里就知道撒嬌,騙人去給她弄各種東西的人要好,我這就去找他們,告訴他們這裡又來了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免得他們天天對著那個矯揉造作的女人獻殷勤。」

書萱跟著老人走後,瘦猴兒在原地自言自語了一會兒,就從屋頂上跳了下來,直接朝著一個亮著燈的地方跑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