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後,便到了月底。

這天,是葉婉清的奶奶做壽的日子。

葉婉清起了一個大早,她畫了淡妝,穿上奶奶最喜歡的那一套白色連衣裙。

雖然奶奶現在是中風痴獃,可她一直記得,過去三年,每一次穿這套衣服回去,奶奶都會呢喃道:「我們家的小公主回來了呦!」

林天換上了上次葉婉清買的衣服。

下樓,上車,前往葉家。

葉家在城南郊區的一個鎮上,需要大概五十分鐘左右的時間。

車開到郊區的時候,林天發現後面突然間衝出來兩輛車,黑色的SUV。

兩輛車正在飛快朝他這一邊衝刺過來!

「婉清,待會兒不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要下車。」林天看準前面的一個小道,加快了油門。

他準備停車。

如果只是他獨自一個人在車上,不介意和後面的跟蹤者來一次飆車。

可有葉婉清在,萬一他們發狂起來,直接衝撞過來,難免會傷到葉婉清。

「好。」葉婉清沒有多問,點了點頭,同時也緊張起來。

「有我在,別怕!」林天輕輕拍了拍葉婉清的手。

車進入小道,往裡面行駛了一小段距離后,這才停下。

道路小,林天下車后,可以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不讓任何人有機會靠近葉婉清。

一直跟過來的兩輛黑色SUV停了下來。堵住了路口。

車門打開,車上下來的人是黃永康和他的手下,還有宋承志!

「林天,今天看你往哪裡逃!」宋承志的眼神里流露出滿滿的殺氣!

在荒無人煙的半路上截下來林天和葉婉清,是他和黃永康商議的結果。

在這裡,他們可以讓林天分身乏術,殺林天,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玄蛇門的人,動手之前,我給你們一次機會離開這裡,否則,一個都走不掉。」林天朝他們慢慢走過去。

保持一段距離后,站在了兩個小石子的前面。

「黃大師,聽到他說的話沒有?他可是一點沒有將你們玄蛇門放在眼裡啊!」宋承志看了一眼黃永康。

「他很快就會後悔的!」 帝少大人萌萌愛 黃永康露出了興奮的笑容來。

便是此時,竟然有兩個人繞到了林天的身後,他們迅速沖向了林天的車。

原來,在他們的車剛剛追進小道的時候,黃永康就先讓兩個人下車繞了過去。

「林天,先宰了你的女人,再慢慢跟你玩!」黃永康大笑起來。

林天沒有回頭,更沒有回頭去看,腳後跟往後面一磕。

地上兩個小石子朝身後飛射了過去。

直接擊中那兩個傢伙的腦袋,兩個人摔飛出去,倒在地上,沒有了氣息。

宋承志和黃永康都吃了一驚。

原來,林天早就識破!

「黃大師,我抓他的女人,你對付他!」宋承志喊了一聲。

「好!」

頃刻之間,他們兩個人兵分兩路,宋承志帶著兩個手下從一旁的田野里迂迴過去。

黃永康領著其餘的五個手下沖向林天。 沒想到宋承志這個老匹夫的速度竟然還挺快。

林天的眼角瞥到宋承志很快就要從旁邊迂迴過去了。

眼前,黃永康已經趕到。

黃永康的四個手下一起朝林天飛射出去銀針。

四個人四個方位,林天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

「林天,你不是很強嗎?這就被嚇到了嗎?哈哈,去死吧你!」黃永康笑著,手裡握著一支筷子長的銀針直接刺向林天的脖子。

眼看飛射的銀針就要射中。

那一支長銀針就要刺中。

剎那間,林天體內靈氣鼓盪而起,從整個身體里暴漲而出。

「叮鈴」的聲音響了起來,那飛射過來的幾十根銀針猶如飛射在牆壁上,全部被彈飛,而後,直接掉落在地上。

黃永康的笑容僵住了。

他的四個手下更是一個比一個傻眼,連接下來的攻擊都給忘了。

林天飛出兩腳,直接踢飛兩個,那兩個人直接飛出去,竟然撞在了跟在宋承志身後的那兩個手下身上。

四個人摔撞在田野里,「咔嚓」聲響,骨頭不知道裂了多少。

同一時候,林天抓過來黃永康刺過來的那一把長銀針。

黃永康原本是要刺,可在看到林天的實力后,馬上改成飛射。

「就這點本事嗎?」林天單手直接將飛射過來的銀針抄在手上。

順勢一個轉身,將銀針調整方向,朝宋承志飛射過去。

「咻」!

速度快到幾乎看不見!

堪比子彈!

「小心……」兩個字還沒有從黃永康的嘴裡喊出來。

那一把銀針已經射中宋承志老傢伙的手臂。

宋承志整個人被銀針上強大的靈氣帶動,摔了出去。

也是剛剛宋承志及時閃躲,否則,他已經直接被林天給廢了!

宋承志的實力在宗師後期左右。

但是,在即將要進入築基期的林天面前,修武的宗師不過如此!

眼下,對林天可能產生威脅的只有小宗師的後期和大宗師。

「你練的是什麼功夫?」黃永康這會兒有點慌。

「你沒資格知道。」林天兩步沖了上去。

眼看就要抓到黃永康。

突然之間,黃永康後撤一大步,林天踩在了黃永康剛剛腳踩的位置。

林天想要再動,卻是動不了了!

「呵呵,你不是能耐嗎?來啊,繼續朝我來啊?我的命就在這裡,趕緊來取!」黃永康得意地看著林天。

林天低頭看過去,原來,這地上被黃永康下了一個陣法。

黃永康是用自己的鮮血下的陣法。

他故意引林天說話,手背在身後,自己劃破。

之後,流血的手在背後結印,陣法跟隨血滴入地下。

以鮮血入陣,不但能夠嘴快啟動陣法,而且還能夠加強陣法。

在他後撤離開,林天一腳踩過來的瞬間,陣法瞬間啟動!

「林天,也算是你上一輩子積福了,竟然可以死在我們玄蛇門的束靈陣里。」

原本是笑著的黃永康剎那間,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手上的兩把銀針。

他的銀針直接朝林天的丹田刺過去!

只要廢了丹田,林天就是廢人一個。

「束靈陣嗎?或許是你們玄蛇門強大的陣法,可你想困住我,簡直就是做夢!」林天意念一動,小葫蘆里飄出來一張辟邪符。

「開!」辟邪符雖然無法完全破掉束靈陣,可足以造成衝擊。

隨後,林天體內靈氣暴漲到腳下,他抬起右腳,猶如一顆炮彈,往地上跺了下去!

「給我破!」林天暴喝一聲。

「砰」,一聲巨響。

地上的砂石都隱隱約約跳動了一下。

靈氣猶如一道波紋一般,一圈地衝撞出去。

泰坦輓歌 破陣!

黃永康被靈氣衝撞到,一口鮮血直接吐了出來,。

陣法已破,林天兩步衝上去,一腳踢在黃永康的胸口,「砰」這一腳,竟然在間黃永康踢飛出去的同時,衣服也全部炸裂了。

王府空房候嬌娘 「啪嗒」一聲,在黃永康飛撞在外面SUV車上面的過程中,一本書掉落下來。

線裝書,很古樸的感覺。

林天走了過去。

「砰」,黃永康的身體將車門全部砸凹陷進去,他嘴裡一口血吐了出來。

趴在地上的他朝林天不斷地喊:「不要,不要……把功法還給我,把功法還給我!」

他幾乎在用最後一口氣喊著!

功法?

聽到這兩個字的同時,林天手臂上的青龍印記突然之間灼熱了起來!

青龍印記這是在告知林天,那一本功法是一個寶貝!

林天馬上將地上的古書撿起來,看到上面寫著《幻魔訣》。

可就在這時候,幻魔訣上面竟然生出來一股黑色的氣息,形成一把利劍一般,直接刺向林天的胸口。

說時遲那時快,林天立即防衛。

可,距離太近,邪氣太過強大,林天還是慢了一步。

林天被黑氣衝撞的後退了一小步,胸口位置一陣疼痛。

隱約感覺有鮮血要吐出來,但被他強行壓了下去。

他傲然看著黃永康。

「怎麼可能……不,不可能,那是我加持在功法上面的最強攻擊,不可能對你沒半點傷害!」地上的黃永康再一次傻眼。

他不甘,他不忿!

「原來,你剛剛喊著讓我不要拿功法,其實真正意圖是想讓我去拿,對嗎?」林天猛地衝到了黃永康的面前。

的確如此,黃永康是故意引誘林天去拿功法,想給他最後一擊。

「你到底是誰……你到底練的什麼功夫,為什麼……為什麼能夠一而再地破我的陣法……」黃永康瞪著林天,恨不得將林天給吃了。

「我是一個修士!」林天說出這話的時候,一腳踩在黃永康的胸前。

「修士……」黃永康瞪大了眼睛,彷彿聽到了非常了不得的事。

但是,林天沒有再給他機會,腳下發力。

黃永康的骨頭被踩斷,直接刺入心臟裡面。

殺掉黃永康,林天痛快淋漓,玄蛇門並非正宗門派,黃永康這種人不知道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殺了他,等同於為民除害。

原本,林天想要解決掉宋承志。

宋家為了錢財無惡不作,他也該死。

可轉頭看過去的時候,宋承志已經消失不見。

老匹夫跑的倒是快!

林天沒有打算去追宋承志,畢竟葉婉清還要去葉家,要是耽擱久了,到時候不大好。

可林天沒有想到,正是因為他的不去追,卻是給他帶來了天大的後患。

地上的那些玄蛇門的人一個個都變成了黑色氣體的蛇一般,從一旁消失了。

林天將兩輛車給開到一旁,然後回到了小車旁邊。

葉婉清整個過程都看在眼裡,等到林天上車后,她一下子就撲向了林天,將林天緊緊抱住。

她剛剛是真的害怕了,畢竟對方人多,而且,林天一度還被困住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