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到冰雪城,遠遠地就能看見高聳的城堡,淡藍色的建築物,在陽光下發出耀眼的光輝。小路的兩旁,開滿了各式各樣的店面,有賣鮮花的,有賣水果的,還有賣冰雪製成的首飾,簡直熱鬧非凡。

「小美,這裡怎麼這麼熱鬧啊?童話星不是才第一天開放的嗎?這些店鋪都是星球改造者運營的嗎?」

「不是哦,這些店鋪都是我們『童話星』的居民自己開的,每一位住在冰雪城的居民的房子頂層都有一塊小花園,她們的鮮花、水果都是自己種的呢。」

楊絮驚異道:「不會吧,這麼早就有人過來定居了嗎?」

小美歪了歪腦袋,認真的回答:「這事就要從兩年前說起了,那個時候,『長河號』軍團在星球開發過程中,不是犯了巨大失誤導致一顆星球發生爆炸嘛。」

「對,我聽說過。這事當時鬧得挺大,甚至『長河號』星艦都差點被取締了,不過後來不知道怎麼的這事就被壓下去了,也有人揚言要深挖內幕,結果又什麼消息都沒得到。」楊絮回憶著說,對於她們這行,往往對消息的收集都有著本能。

「其實那件事後,聯盟也試圖安置過那顆星球的倖存者,但是效果並不好。還有那顆星球附近的幾顆鄰居星住民也特別不安,生怕長河軍團做的事會發生蝴蝶效應,牽連到他們,所以有能力的人都選擇移民了,沒能力的就只能去帝星搞搞遊行了。」

「等等小美,你的意思是,這裡的居民其實都和那次事件有關係?」楊絮很快反應過來。

「嗯。最後是我們星球主人,走訪了那些受害者星球,並提出優渥的條件問他們願不願意住到童話星來,這群人終身不需要交稅,住房、看病都是免費,而且無論他們未來是想做生意還是過普通生活,都有優待。只有一個前提:不能損害童話星利益與形象。」

「你們星球的主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憑藉著愛聯盟的一腔情懷嗎?

這簡直是在跟錢過不去啊!楊絮都有點替星球的主人心疼了,開發這麼大的一顆星球,可以說要耗費無數的人力、財力,這錢還沒賺上,就先養了一批閑人?

「我們星球的主人叫做奚珞,也是奚元帥的孫女。」

「奚珞?」楊絮隱約有點印象,「我記得元帥府後人在奚元帥去世后就選擇與長河號斷關係了啊。當時聯盟做的還挺絕,在整個星網都發了公告說明,怎麼這個時候會讓她來收拾爛攤子?」

「因為我們主人特別人美心善啊。」小美說得理直氣壯,「如果當初沒有發生星球爆炸那件事,聯盟的盈利甚至可以超過開發幾顆星球,哼,結果出了事又沒有兩全的辦法了……我說的這些都是可以調查出來的。」

「小美,你是怎麼知道的?以後還是不要和別人這麼說吧,萬一被不懷好心的拿去加工,可能會引發不必要的矛盾。」楊絮猶豫地提醒了句。

「小美才不會給壞人當嚮導呢。」小美眨了眨眼睛,「機器人的一言一行都有記錄的,而且我們不可以說謊,我們的每一句話都能找到事實依據。」

楊絮其實也認同了小美說的話,能改造出和童話世界一樣星球的人,心思也肯定很純凈。這一路走來,住在這裡的居民的笑容都是真實的,他們過著得生活都是令人艷羨的。

xiluo主播也確實沒說錯,這裡美到難以形容,就很像主播以前說起過的一首打油詩——昔日曾見此湖圖,不信人間有此湖。今日打從湖上過,畫工還欠費功夫。

想著走著,走著想著,楊絮已經在心中打起了文章腹稿。

「下雪了?」楊絮意外的抬起頭,驚訝地看著天空中突然飄起的雪花,這是她第一次在虛擬世界以外的地方看到雪!

真實的雪花!

雪漸漸下大了,從薄片狀變成了鵝毛大小,楊絮隱約還能聽見走在自己前面的一對情侶在嬉笑著說,他們要是這樣一路走下去,算不算一塊白了頭。

要不是前面兩個人的氛圍太過甜蜜,楊絮恨不得衝過去問他們一句:你們是不是也和我一樣,都是xiluo主播的聽客?這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太好了。

「再過幾個月,我們這裡也建學校了。」小美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問道,「女士,你對古文化感興趣嗎?我們的學校分幼兒和成人兩種,古文化為基礎課程,課本都是xiluo主播整理的,在這幾天移民還有非常大的優待哦!」 「冰雪城堡」、「森林樹屋」、「沙灘大海」,每個地方單獨拿出去,都足以驚艷的了,搭配到一起竟然還那麼和諧。星球上所有的機器人都表現的團結、友善,又將星際文明成功融合了進去,令人讚不絕口。

『童話星』僅開放了三天,在星網上已經是聲譽鵲起,就連各大官方組織都不留餘力的幫忙宣傳起來。

同時,星網上的各大版塊都被關鍵詞佔滿了:《童話星,圓我一顆童話夢》、《一輩子必須去一趟的聖地》、《孩子,麻麻帶你找童話》……

其中被轉發最多的,是地盟公眾號的一位叫做『萬千柳絮』的職業編輯寫的文章:《童話星,你沒看到的那一面》。

裡面有一段是這麼寫的:「童話星除了神奇的景觀外,你還會發現很多非常可愛的智能機器人,它們的智力往往高於市面上我們所能購買到的機器人。機器人們是這所城市改造軍的主力,也同樣的熱情好客的主人,你只需要50信用點,他們就會坦開心扉地陪你遊玩上一整天;同樣的,它們跟定居在這裡的人類居民關係也非常好,有時候甚至可以加入到其中一起聊八卦……」

「既然說到這裡,小編必須要再提起一個人——奚珞,她既是很多年輕人至今都念念不忘的珞神,也是元帥府的唯一繼承人……有沒有人注意過,童話星的兩個擔保人,分別寫得是奚珞和陌知音……如今的那位昔日天才搖身一變,改造出了童話星,用這顆包容性的星球給了受過災難的普通人們一個溫暖的家,用這顆星球給我們圓了童話夢……」

「也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三年前全網黑珞神的事件,然而奚珞自始至終都沒有回應那些流言蜚語,三年後,她又是悄無聲息的創造了這麼一個傳奇……」

「謠言、詆毀、辱罵,你可以用這些不入流的手段去否認一位天才,但是你永遠摧毀不了一位有德行的君子!古人有言:仁者無敵!何為仁?何為德行?何為無敵?就像我們不懂為什麼有些君王分明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最後卻被百姓推下了台,直到我在xiluo主播里找到了四個字,內聖外王!一個人想要稱王,必須要有德行支撐,同樣的一個人想要得到別人的尊敬,也必須要依賴於德行,我在童話星的誕生上,就看見了這份德行,童話星居民的一言一行中,都反射出了這種德行……」

「感謝這三年,感謝童話星的出現,感謝越來越好的珞神,相信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奇迹等待我們的見證!」

(評論區)

1樓:愛了珞神六年,還會繼續愛下去。童話星超美,這輩子不去看下,簡直白活了。

2樓:樓主說得真棒,我家珞神的夢想就是和奚元帥一樣可以不羈地在廣大星際中行走,駕駛最先進的星艦,組建最優秀的團隊,改造最傳奇的星球!現在終於達成了!

3樓:雖然不知道珞神身上發生了什麼,但是這三年,我親眼看見了珞神身上的改變,就好像一塊在土裡埋了很多年的稀有寶石,終於等到了拭去塵埃的那一天。

4樓:好氣哦!珞神的軍團什麼時候招的人,我居然不知道!明天去童話星超期待偶遇的。

……

998樓:就我一個人注意到了擔保人除了珞神外,還有知音小姐姐嗎?有人進纓絡cp邪教的嘛,嘿嘿嘿。

999樓:內聖外王,好高的評價啊!不過我也超喜歡xiluo主播,既然主播都和奚珞看上去關係很好的樣子,我也粉一波。我擦!怎麼沒有人告訴我珞神這麼好看的!感覺自己陷入了戀愛的深淵,無法自拔jpg

……

9998樓:珞神的顏,本人深深建議給16歲以下兒童打馬賽克。tmd的,年少的時候就遇到這麼驚艷的人,以後還找不找對象了!

9999樓:昨天晚上做了個夢,夢見自己變成了跟著珞神的那個圓球機器人,然後珞神對我笑得超級寵溺,然後……我媽早上一臉緊張地問我,為啥睡覺又流淚又流口水,要不要去看個醫生,哎……

#

無論星網上聊得多麼激烈,都影響不到奚珞的心情,就和幾年前一樣,不過這次連翻都懶得翻了。

為了改善童話星附近星球的環境,留了幾人看家后,其餘的所有人都坐上了星艦,將附近的幾顆星球分別改造成了急救空間站、大型設備備用站之類的,還有星艦運輸中心,小型戰艦基地……

奚珞則是跟陌知音一塊回了帝星,兩年前提交的申請,地盟總算給出了回應。

「珞神,你放心吧,經過這幾年主播xiluo的文化宣傳,地盟早就有心思讓地球重新開放了,但一直處於猶豫中。這次童話星的改造這麼成功,我估計他們八成會鬆口。」

「不是,我擔心的是在我能拿到地球改造權之後,到底能不能做好,說服別人總比說服自己要容易得多。」奚珞搖了搖頭,心裡好像解開了許久以來的一個夙願,但是新的煩惱又來了。

陌知音想了想說道:「我覺得地球其實並不怎麼需要改造,她的珍貴就在於她的殘骸,我們只需要定下對外來人員開放的範圍,怎麼引導旅客去看,以及我們想讓他們看到什麼東西,怎麼讓歷史還原。」

「也對。」

說著,兩人就走到了約定好的會議室,和三年前逼著奚珞放棄元帥府繼承權的還是同一個地方,不同的是物是人非。

奚珞繞路去樓下看了眼自家祖父年期時候的照片,努力把模樣記住,別以後碰到了鬧出笑話。她都和胖球說好了,等談話結束后,就開啟下一次的時空穿梭,無論這次能不能見到祖父,總該試一試。

「母親?你也來了!」奚珞轉身想走的時候,卻發現奚夫人已經走到了身邊。

「你那時候突然支出的那麼大一筆錢是為了落日號?」

奚珞默認了,沒有解釋,也不算騙人。如果不是為了還清積分,她也不會一口氣買那麼多禮物送人。

「那你為什麼不願意和我說一聲,你明明知道,只要你說了,就算是假的,我就一定會信!」奚夫人已經努力維持著語氣正常,卻還是難免流露出几絲低落。

奚珞啞然,她是真的沒想過解釋。

「是生疏了嗎?」奚夫人轉身嘆息,「卡給你解封了,想做什麼都去吧。我當初或許就不該同意奚長河把你帶走,如果那樣,你會不會和我親近些……」

奚珞有點想解釋,但又不知道說什麼,眼睜睜地看著奚夫人離開,都沒來得及說出挽留的話。 奚珞這次來到會議室,感覺氛圍比之前那次好了非常多,起碼總是找茬的曹藐就不在。會議室被改成了圓桌,中間靠前的位置被留給了奚珞兩人,倒是有點面試者見到考官的尷尬感。

「來了就坐吧。」首長特地站起來迎接了兩人,視線明顯在陌知音身上逗留了幾秒,有些欲言又止,「這次是投票制,只要你可以說服我們在場的一半以上議員同意你的看法,就通過。」

「可以。」奚珞點頭,拉著陌知音坐到前排,底下的議員們也都陸陸續續放下手頭的事情,將視線放在了兩人身上。

奚珞的發言很短,主要圍繞了一個中心展開,如果想要地球重新開放,那麼我一定會是最好的人選。

「如果你不能做好維護工作,那麼對於地球來說,也是場毀滅性的災難。」很快底下就有人質疑了。

「可無論誰來改造都會有風險的,不是嗎?地球可不像帝星,她的大陸板塊運動非常頻繁,也許現在還保存著的珍貴建築物,在幾十年後,就因為地動化成了石頭和土;也許明天就會有一場火山噴發,火山灰將會一層層地覆蓋在城鎮表面,將文明的跡象完全掩蓋;地球還處於自凈中,自凈的最好途徑就是能量爆發。再不採取措施,造成的遺憾是再也沒法彌補的。」

這種會議上總會有人反對:「也許有比你更好的人選呢?你憑什麼覺得我們非你不可?」

「因為我比你們口中的任何一個人擁有的資本都要多。」奚珞說話的底氣很足,獨自就夠撐起場子了,「起碼我在地球的保護上,願意拿出任何一筆可以讓你們口中其它人『傾家蕩產』的財富,而且這筆錢對於我來說,甚至無關痛癢。」

奚珞的語氣又變得誠懇了不少,繼續補充道:「我知道大家並不了解我的情況,對我的人品還處於質疑階段。但是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我們的地球改造行動自始至終都會堅持透明化原則,改造過程將會對所有熱愛地球的人們開放並會想方設法的地留下更多的珍貴影像學資料。我想改造地球,是出於和你們一樣的心,是想保護人類過去的歷史,我不圖錢,亦不圖名利。」

陸陸續續地還有人問了問題,奚珞也都隨機應變的應付過去了,等投票結果出來,三分之二的人都選擇了同意。奚珞並不意外這個結果,畢竟在來到這裡之前,周梁胤就幫自己打點過人脈了,這次也就是走個過場。

這兩年間,周梁胤因『古文化融入學院』的相關提案順利實施,而受到首長的重用,再加上這次童話星的輔助改造、難民安置,又替他政績上濃墨重彩的添上了一大筆,可謂是前途無量。外人大多都不清楚奚珞和周梁胤的關係,但都隱約知道那位文華功底極厚的xiluo主播與他關係匪淺,再加上背後有聞家幫忙打點,如今周梁胤想做點什麼,大多數議員都很願意賣他這個面子。

等把地球的改造權的交付合約簽訂好以後,帝星的天也已經黑透了,在帝星最外層的保護罩作用下,這裡全年都是令人舒適的恆定溫度。奚珞給陌知音放了幾天假,讓她回自己家住幾天,於是自己身邊又變成只有胖球跟著了。

管家暫時被留在了童話星,因為奚珞擔心軍團里正在童話星附近負責改造的幾位成員會遇到解決不了的麻煩。沒了管家的元帥府就更為空曠了,除去守在大門口的兩位軍官外,基本看不到人煙氣。

「胖球,我們這次去到的時代你能確定嗎?」

胖球嘆氣著搖頭:「現在還不行。我畢竟是第一個可以做到時空穿梭的機器人嘛,父上大人當時和我講只要多穿幾次磨合磨合,大概就能找到竅門了,以後再想去哪個時間點就容易了。」

「那你找到竅門了嗎?」

「唔……大概快了吧。」胖球有點心虛,眼神亂飄。

「還有一件事,我一直都很好奇,既然你做不到穿越過去的時間點那麼準確,那我們是怎麼回來的?前兩次我們回到帝星的時間點基本都卡在離開時間的24小時以內。」

胖球理所當然道:「因為我身體里有個晶元可以設定往未來穿越的具體時刻啊,只要在我們離開前,把這個時代的日期時間記下來,就不會錯了。」

「你就不會忘記?」奚珞怎麼那麼懷疑呢。

「好吧……我都是穿越前就計算好的,就像我現在已經設定好了,我們下一次回到這裡的時間,是在我們離開后的6小時以內。」

「好吧。沒問題了,我們可以走了。」奚珞等問題問完,同時手頭上的工作也幹得差不多了,希望這次的時空穿梭能幫自己多還清點債務。

兩年前,自己因為『落日號』欠了系統商城兩個億的債務,在經過自己奮發圖強的努力后,終於將兩個億的債務變成了兩億零五千萬……

胖球停在了奚珞身側,打開背包里的『時空穿梭卡』,點擊立即使用。頓時兩人身邊白光大作,光亮刺目,幾秒后,白光包裹著這一人一球消失在了原地。

#

奚珞有了意識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處在一片金色的沙漠里,連吹到身上的風都充斥著燥熱感。天空很藍沒有雲,看樣子這次穿越到的時間點,仍舊沒有經歷過戰爭洗禮,這樣說來,自己是碰不到祖父了,奚珞莫名的鬆了口氣。

漫無邊際的沙海里,除了幾顆肥壯點的仙人掌外,簡直是一無所有。奚珞發現遠處的天空中飛過了好幾架形態怪異的飛機,每架飛機上都配有炮火設備,好似時刻準備著戰鬥般。奚珞的隔離服上配有『隱身』效應,衣服顏色會隨著野外環境而改變,所以遠處的飛機並沒有發現她。

「胖球?」奚珞下意識的叫起了胖球,卻發現自己根本找不到他的蹤跡,「你在哪裡?」

她記得胖球在整個穿越過程中沒有和自己分開才對,按理說,他應該不會消失才對。 烈日當空,曬得沙漠直冒煙,彷彿置身於燃燒著的火焰之中;沙漠上時不時會吹起旋風,一股一股的,把黃沙捲起好高,打著轉在沙漠里飛跑。

陌生女子望著奚珞在大風中都掀不起漣漪的帷帽、裙子,莫名地羨慕,分明都是一樣的在沙漠里掙扎,她怎麼就一點都看不出狼狽?

金色,是沙都的貴族們最喜歡的顏色。這次過來接她的人也給她準備了套類似的,只是她嫌棄衣服上掛滿了的裝飾品沒肯穿,她又不是聖誕樹,憑什麼要穿得那麼喜慶。可眼前的這位金裙女子會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你是沙都人?」陌生女子雖然面上不顯,私下絲毫沒有放鬆警惕,手上的匕首隨時會被用上。

奚珞還沒弄清楚這個時代的國域劃分,自然不敢輕易的給出答案,陌生女子卻以為對方是默認了。

兩人的僵持過程中,遠處的風沙里傳來了極大的雜訊。女子謹慎地看了眼遠方,並隨時打算離開,但又怕奚珞動手腳,遲遲沒都動。

「你們暴露了我的行蹤?」女子看了眼駱駝身上的鐵球,語氣肯定。

「我不知道。把它給我,我不想對你動手。」奚珞見突然來了人,語氣也急迫了不少,她現在還不適合惹麻煩,最好能儘快離開這裡。

「這個時候還裝什麼?我告訴你,我是絕對不會成為你們這些噁心政客的犧牲品,前二十年對我的存在不聞不問,這時候需要我做貢獻了,就想到我了?你們做夢!」

「?」

奚珞望著眼前語氣亢奮的女子,實在想不通,自己哪裡看上去像個政客了,總該不會是因為一條裙子吧。還有她口中問到的『沙都』究竟是什麼意思,應該是地名吧,可她又是怎麼判斷出自己是那邊人的?

隨著遠處大部隊越來越近,女子藍色的眸子瞪了眼奚珞,爬上了駱駝,同時對身下騎著的駱駝低語:「小乖,我們快跑。」

「嚶嚶嚶,宿主大大,救我。」胖球在麻網裡掙扎著向奚珞撲過去。

女子微皺眉,直接把麻袋打開,把球扔給了奚珞:「我警告你們,別再跟著我了。」

「哦。」奚珞抱著被扔過來的胖球,還是默默地跟在了女子身後,這四面都有車輛,自己不跟著她,萬一被誤抓了怎麼解釋。即便駱駝的腳步已經非常快了,仍舊甩不掉奚珞。

女子真的惱了,覺得奚珞身上肯定有什麼定位的工具,否則她絕對不會這麼執著的要跟著自己。隨著奚珞兩人身側的動靜越來越大,十幾輛經過特殊改造的沙漠專行車已經開到了兩人附近,車上一口氣衝下了四五十個藍袍、灰袍男人,人手拿著一把硬兵器。

其中一位年輕的白袍男人最先走到前方,對著奚珞身側的女子,微鞠躬:「麻煩公主和我們走吧,我們這麼多人,您也跑不掉了。」

「我不走,有本事你就讓我死在這裡啊。」女子的臉被布巾遮了大半,露出的藍色瞳孔里滿是孤傲之色。

「活捉。」白袍男子頷首,面色冷漠的抬手直接發布了指令。

「是。」幾十個體型寬碩的男人,舉著木棒就要衝上去。

女子見圍上來的人群,說不慌肯定是假的,隱隱退後一步。腦海中突然想到了身側站著的奚珞,既然這人是沙都貴族的話,挾持她會不會得到一線生機?女子咬牙,匕首一轉,沖著奚珞就刺了過來。

她的本意並沒有想要傷害奚珞,最多泄個憤罷了,但沒想到奚珞竟然反應的這麼快,微微側身,就讓自己撲了個空。女子自然沒有放棄,第二招、第三招接而出上,奚珞想不通自己這個背景板是怎麼變成靶子的,只好見招拆招了。

奚珞也發現自己身上近期有些不對勁,自從幾年前的精神力、體術等級出現後退之後,自己就再也沒法修鍊了。可這些日子,她的這兩方面的等級竟然莫名其妙地上漲了,還隱隱有種即將要突破的預感。

難道真是像胖球說得那樣,自己是因為患了『懶癌』才會出現精神力、體術等級後退,如今病情好轉,兩個等級也就慢慢地恢復了?

晃神間,奚珞頭頂的帷帽,竟然被女子掀了下來,柔軟的黑色長發垂在了肩頭,皮膚在陽光下白得似乎會發光似的,格外精緻的容顏,配上那雙冰冷的灰色瞳孔,一眼就能把人看到心底。

沙漠之中,陽光灑落,金色的長裙,發后的搭著的錦紗,彷彿是從古老畫卷里走出來的脫塵仙人。

所有人的心,都跳漏了幾拍。

隨著,奚珞露出容貌,原本對她動手的女子竟然都看愣在了原地,更不要提那群還處於觀望狀態、猶豫著動不動手的打客了。

「大人,我們繼續捉『公主』嗎?」年輕白袍男子的目光從落在奚珞身上后,就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識,收不回來了;世間的一切都好像消失了,只有這麼一個金色的身影是真實存在著的。心如打鼓,是不是生了絕症?

「你們等下。」白袍男子艱難的移開眼睛,卻控制不住加速的心跳,「把那個白色衣服的面紗去掉。」

白袍男子這次連公主都沒叫,幾個壯漢衝過去,扯下了藍瞳女子的面紗,她卻至始至終都沒想過掙扎。

面紗下的容貌雖然不俗,可惜有了奚珞的珠玉在前,就顯得她寡淡極了,特別是在沙漠逃跑了一天一夜之後,面色都很憔悴。

「你們到底……」白袍年輕男子起初還很氣勢的問話,在餘光看見奚珞目光投過來的那刻,瞬間溫柔了好幾個度,「誰才是公主?」

「她是。」

「我是。」奚珞和陌生女子異口同聲。

奚珞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自己國家的公主,他們會認不出來?陌生女子則是不想拖累一個無辜的人,她是覺得每個生命生而自由,沒有人該為了犧牲而存在。

「大人?」白袍男子的手下也迷糊了,轉身打量了下兩個女子,瞬間明了,不對比還好,這一比較,高下立顯,金裙女子硬生生地把旁邊的公……藍瞳女子襯托成了不起眼的丫鬟。

果然老話里說得對,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

「預言里說,沙都失落的那位公主是位絕對的美人,一顰一笑都有萬種風情,足以讓世間男子甘願淪落。我懷疑我們之前接錯人了,是不是替嫁?」白袍男子聲音非常溫和的提出了疑問,態度好到差點讓他身邊的屬下認為自家大人被調包了。 烈日當空,曬得沙漠直冒煙,彷彿置身於燃燒著的火焰之中;沙漠上時不時會吹起旋風,一股一股的,把黃沙捲起好高,打著轉在沙漠里飛跑。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