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曉曉扛着任天藏了起來,感覺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想了想,又低頭看了看滿臉鼻血的任天,黎曉曉一拍腦門,“臥槽,忘了喝藥之後會變大,變大衣服會粉碎,衣服全部粉碎了就……全果了啊!逼着柳澄全果戰鬥……事後會被她殺掉的啊……”

黎曉曉一腦門子冷汗,趕緊探頭朝那邊看去,然後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

柳澄的確已經變身了,不過她身上的衣服卻沒有像強哥一樣碎掉,而是跟着她的身形一起變大了。

只見黎曉曉的視野中,一個兩米多高的綠色金剛芭比擺着帥氣的華夏功夫起手式,白色的半透明短袖緊緊包裹着上半身、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強壯肌肉的線條、裸露的腹部上八塊腹肌塊塊分明、齊B小短褲遮住了重要部位、黑色網襪裹着肌肉爆炸的粗壯大腿……

好吧,黎曉曉瞬間覺得浩克的褲頭合理了。

原來世上真有可以隨着身形變大變小的衣服啊!

科學,你死得好慘啊……

書友羣36151733,作者菌在這裏等你(ω) 啪!

柳澄一巴掌拍開強哥的直拳,順勢一腳蹬向強哥腰眼。強哥眼疾手快的收回手臂格擋住,柳澄一腳蹬在他胳膊上。

感覺到柳澄蹬在胳膊上的力道,強哥心裏咯噔一下,法克,又上當了!

哎,我爲什麼要說又呢?

強哥還沒想明白,柳澄已經借力凌空飛起,扭腰迴旋,另一條腿狠狠的踢在強哥頸部。

強哥一陣頭暈目眩,失去了平衡,一個‘美女平地摔’的標準姿勢側躺在地上,原本兇惡的紅色眼珠子變成了兩個圓圈,不停的轉啊轉……

“呵~”

柳澄輕笑一聲,一腳跺在強哥的腰上。

“嗷~~~~”

強哥眼淚都出來了,我滴腎、腎……腎啊……

柳澄鬆開腳,看了看強哥的腰,“咦?竟然沒斷,你挺皮實的啊!”

熟悉了這個強化後的新身體後,柳澄對自己的力量把握的很精細,她清楚自己剛剛那一腳有多大力道,就算是一頭熊也給跺成兩截了,可這貨硬是屁事沒有。

打了一陣子柳澄也大概明白了,她喝的那藥劑應該是按照百分比增加實力的,那強本身就是力量型選手,所以強化之後力大無比、血厚皮糙,而她本身力量並不見長,她的實力體現在靈活度、敏銳度、判斷力、戰鬥意識……還有完整的功夫傳承。

所以變身之後,她的力量還是遠不如強,但這並沒有關係,力量再大,打不到她也是白搭。

還不是被她完虐?

“皮厚沒關係。”柳澄捏了捏拳頭,發出嘎嘣嘣的可怕聲響,一張綠臉配着招牌的眯眼笑,看着十分滲人,“柳氏的滅神七十二連打正需要一個皮厚的沙袋才能完完全全的施展出來呢!”

雖然不知道那個聽起來牛逼哄哄的‘柳氏滅神七十二連打’是什麼東西,但強哥本能的感覺不妙,正準備掙扎着爬起來,就看到柳澄伸出那80碼的大腳,腳尖輕輕一挑,他就輕飄飄的飛了起來。

法克!這是什麼原理?街坊鄰居們快出來看啊!牛頓的棺材板壓不住了啊!!

柳澄捏了捏拳頭,嘴角翹起,露出一個殘忍的笑,然後,身形一閃,人已出現在半空,一記鞭腿凌空射出……

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

咕嘟……

悄悄圍觀的鹹魚玩家黎曉曉不由自主嚥了口口水,特麼太強了……柳澄這實力,是奔着手撕高達去的麼……

強哥啊,你死得好慘啊!

黎曉曉看着被柳澄一串連擊打的嘴歪眼斜七竅流血的強哥,在心裏默默的爲他點了根蠟燭……

這波副本,穩了!

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

江雪兒聽到火海那邊傳來激烈的啪啪聲,不由得焦急萬分。

那是誰和誰在打?柳澄還沒死嗎?

這不可能吧!都成那樣了還能絕地翻盤?她江雪兒不信!

能燒的都差不多燒光了,火勢小了一些,江雪兒終於順利的穿過火海看到了‘戰場’。

那是……柳澄?!

江雪兒看到那個正在和強哥激烈戰鬥……不,是單方面凌虐強哥的綠色金剛芭比,下巴哐當一下就掉到了地上。

她終於想起來她到底忽略了什麼了。

黎曉曉……浩克藥劑……那小子根本就是一直都和柳澄混在一起!

該死!在黎曉曉帶着一個人頭跑進監牢的時候她就該想到這點的!

只是慣性思維讓她走進了盲區,以己度人,就算一開始進入副本她會看在黎曉曉那個菜鳥知道劇情的份上組上他帶他完成他的主線任務,但絕對會在打BOSS之前把他一腳踢出去。

她怎麼可能讓一個菜鳥在隊伍裏分享她的BOSS獎勵?!

可柳澄卻偏偏不按常理出牌,就這麼幹了!

而且她也得到了豐厚的回報,那個菜鳥把珍貴的浩克藥劑給了她,讓她絕地翻盤!

失算了,失算了……

江雪兒無力的癱坐在地上,雙眼無視的看着柳澄暴揍強哥。

嘭!

強哥再次砸在地面上,摔的血肉橫飛。

巨大的聲響讓江雪兒一個激靈回過神來,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她要趕緊跑!柳澄現在的實力,真的是拔根腿毛就能戳死她啊!她不想死,更不想死在柳澄這個賤人手裏!

江雪兒爬起來,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朝遠處狂奔而去。

其實在江雪兒剛剛現身的時候柳澄就看到她了,只是懶得搭理她。

柳澄對系統的規則很清楚,BOSS實力飆升肯定伴隨着獎勵的飆升,正常情況下打死強和現在這種強化狀態下打死強完全是兩碼事,她必須在強的藥效失去之前完成任務拿到獎勵。

跟鉅額獎勵比起來,江雪兒就是個屁! 暖婚蜜意 放了也無所謂。

不光柳澄,那邊黎曉曉和一羣警察也看到了倉皇逃走的江雪兒,沒辦法,她那一身白實在是太醒目了。

警察丙:“隊長,那女人也是個逃犯,我們……”

傑克衡量了一下,感覺如果不做點什麼繼續當吃瓜羣衆的話,有點對不起自己的警徽,就點點頭,“行吧!這怪物之間的事情我們插不上手,我們開車繞過去追捕那個逃犯,通知其他人去對面街區攔截那個女人。”

五個警察上了警車,烏拉烏拉的就跑了。

旁邊全程聽到他們對話的黎曉曉:“……”

咚!

一聲巨響召回了黎曉曉的注意力,他看到強哥再次墜落地面,臉朝下的。

黎曉曉摸了摸臉,替他疼。

但這不算啥,柳澄隨後從天而降,一波膝蓋摁在了強哥後頸上。

“啊~~~~”

強哥發出一聲不似人聲的慘叫,雙手雙腿胡亂揮舞抽搐着,讓黎曉曉想起了生物實驗課上那些被解刨的青蛙。

抽搐了幾秒,強哥像是煮熟的麪條一樣,軟綿綿的癱在了地上,動也不動了。

柳澄站起來,長吸一口氣,雙拳在側緊握、氣運丹田、一腳朝着強哥脖子跺下去。

“奧義丶斬首腳。”黎曉曉喃喃自語的替柳澄報了下招式名。

咔!嗤!

強哥身首分離、血肉四濺、慘不忍睹。 “隊伍玩家柳澄完成《伊甸湖(魔改版)》電影世界主線任務【殺死狂化的強】,您獲得隊友協助獎勵10000靈幣。”

“完成成就【消滅三階強】,獎勵100000靈幣。”

“因強死亡,該電影世界結束,所有玩家將在60秒後強制傳送出電影世界,60、59、58、57……”

哇嗚,好豐厚的獎勵啊!

黎曉曉看了一眼獎勵,擡頭見金剛芭比版柳澄正走過來,趕緊一臉諂笑的迎了上去。

柳澄沒理會黎曉曉,而是站在旁邊商店的櫥窗前,仔細的看着玻璃上映着的她的影像。

然後柳澄轉過身,眯眼看着黎曉曉。

黎曉曉一個哆嗦,他彷彿看到柳澄臉上寫着四個字“我想滅口”。

大牌甜妻 而且他也立刻明白過來柳澄爲何想要滅口,這個形象……這個形象……妥妥的黑歷史啊……

撲通!

黎曉曉雙膝一軟跪倒在地,話裏帶着哭腔,“大姐大饒命啊!這件事我絕對爛在肚子裏,打死我也不會說出去的!”

“咦?”柳澄驚奇的瞪大眼,“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您臉上寫着的哇!嗚嗚嗚……”

柳澄摸摸臉,然後注意到了自己的手,盯着那綠油油的蒲扇大手一眨不眨的看着。

黎曉曉立刻感覺不太妙,想到剛剛江雪兒逃走的樣子,立刻有了主意,趕緊說道:“大姐大,您殺了我也沒用啊,剛剛江雪兒也看到了,她跟您有仇,肯定會到處散播的!”

“唔……那個碧池啊……”柳澄繼續盯着自己的手,“她的確有可能說出去。”

聽到柳澄這麼說,黎曉曉鬆了一口氣,既然祕密不再是祕密,那柳澄也就不會殺他滅口了。

想到這裏他忍不住瞅了瞅躺地上呼呼大睡的任天,心想着真不愧是身爲歐皇的男人,連暈倒都是爲了躲避滅口危機啊……

柳澄終於不看手了,笑眯眯的看着黎曉曉,“這樣吧,這次我暫且饒過你,不過如果以後讓我聽到什麼風言風語的話,我第一個先把你給突突了。”

“爲什麼啊?江雪兒說出去的也要算在我頭上麼?”黎曉曉又哭了。

“所以你要想辦法阻止江雪兒說出去啊。”柳澄笑眯眯的用綠綠的大手拍了拍黎曉曉的肩膀,差點把他給拍散架。

黎曉曉還想辯解,不過一分鐘倒計時已經結束了,一陣眩暈過後,他又回到了醫院的病房裏。

在伊甸湖的世界裏呆了好幾天,忽然回到病牀上,讓黎曉曉懵了好一會兒才倒過來時差。

不算零頭,這次副本黎曉曉總共收穫了29萬靈幣,不過他一點都不開心。

離開前柳澄的話縈繞耳邊,讓他忍不住熱淚盈眶。

“MMP,我怎麼這麼倒黴……”

對比一下任天,黎曉曉感覺自己這次的伊甸湖副本完完全全就是一部悲催血淚史,真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啊……

哭了兩秒鐘,黎曉曉開始想辦法。

還別說,想了幾分鐘他還真想到一個辦法。

黎曉曉拿起手機給江雪兒發了個好友申請。

“對方拒絕了您的好友申請。”

不意外,黎曉曉又申請一次。

“對方拒絕了您的好友申請。”

好吧,繼續申請……

……

申請了十六次之後,江雪兒終於同意了他的好友申請,並且率先發來一條語音信息,語氣冷冰冰的,帶着點李莫愁的範兒,“你想幹什麼?!”

“小姐姐~別那麼冷淡嘛~”黎曉曉嬉皮笑臉的說着,“咱們在副本里不是聊的挺好的麼?”

誰特麼和你聊得挺好?!江雪兒聽到這句話恨得牙癢癢,恨不得把黎曉曉從網線那頭拽過來砍成十七八段!

“有話快說!有……我沒時間和你胡扯!”

江雪兒硬生生把一句“有屁快放”嚥了下去,在心裏默默唸叨,我是淑女我是淑女……

“好吧好吧!”黎曉曉見好就收,趕緊說正事,“跟你說個事,我剛剛在副本里啊,差點被柳澄給幹掉了,你知道爲什麼麼?”

“哦?爲什麼?”江雪兒心裏冷哼一聲,我呸!她幹掉你?你們不是蛇鼠一窩麼!咋地?副本里坑我坑的還不夠,出來還想繼續坑我?我倒要看看你想怎麼騙我!

黎曉曉壓低了聲音,“因爲我看到她變身成綠巨人的樣子了啊!你也知道,她變身後那個形象……妥妥的黑歷史啊!她不想讓別人知道,所以想殺了我滅口,我又是磕頭求饒又是賭咒發誓的好不容易纔讓她打消了殺我的念頭。”

“嗯?”江雪兒挑挑眉,這倒是有點意思,回頭想想,柳澄的確是挺在意自己的形象的……應該說凡是有些姿色的女人都會在意自己的形象,這倒是符合她的性格。

“接着說。”

黎曉曉嘿嘿一笑,“小姐姐,你應該比我瞭解柳澄,其實我賭咒發誓啥的她可能並不相信,之所以放過我吧,我覺得多半是因爲你。”

“因爲我?”

“是啊,因爲你也看到了柳澄變身的樣子啊!而且她也知道你看到了,而且認爲你一定會說出去的,既然這樣,殺不殺我都無所謂,也就做個順水人情放過我了。”

江雪兒心裏一動,“你到底想說什麼?”

黎曉曉嘿嘿一笑,“我想說的是,小姐姐,你手裏可是掌握了柳澄的一個把柄啊!剩下的……小姐姐是聰明人,就不用我明說了吧!”

江雪兒愣了一下,這麼說好像……沒毛病啊!就這麼把柳澄變身綠巨人的事情說出去,固然能給玩家增加一個笑談,讓柳澄惱羞成怒,但也只是一時爽罷了,她得不到任何好處,還會徹底激怒柳澄。

但如果不說出去,當做一個威懾攥在手裏的話,貌似是個更好的選擇呢!

江雪兒有了決斷,想了想回了黎曉曉一句,“你爲什麼告訴我這個?”

“嘿嘿……”黎曉曉羞澀的笑笑,“那啥,小姐姐,看在我告訴你這麼有價值的情報的份上,我們之前在副本里那點不愉快,能不能一筆勾銷?”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