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正如趙半仙和八兩叔都說過的,每一個陰陽師一般都有着自己最後的底招,而我接下來便看到了趙半仙的底招。

趙半仙回頭看了我一眼,冷冷道:“記住,如果我不能控制自己,請你一定要殺了我!”

這一次我沒有說話,我突然感覺自己看到了一片天地之下,一個面容蒼白的老人一步步的走向死亡一般。

我並不知道趙半仙爲什麼要對我說這句話,但就在趙半仙一步步走向那屍氣和鬼氣交融的空間之中的時候,我驚訝的看到了趙半仙身上的衣服一點點的破碎。

他那原本一身藍灰色的長袖襯衫,此刻緩緩的裂開,那之前被屍氣腐蝕的手掌此刻緩緩的復原。

看到這裏我知道趙半仙遠遠不是我想象的那麼簡單。

在這之前我一直以爲趙半仙不過只是長生事務所的舊怪之一,在見識到了八兩叔和葛青峯的強悍之後,我更是覺得趙半仙不過如此,但是這一刻我卻是看到了趙半仙恐怖的一面。

趙半仙絲毫沒有回頭再看我,而是徑直便走入了那滾滾的屍鬼之氣之中。

王乾和葛青峯此刻突然停手,都將目光看看向了趙半仙。

王乾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激動,似乎看到了珍寶一般,而葛青峯的目光之中充滿驚訝,而且我還看到了葛青峯此刻的身體開始不斷的顫抖起來!

“我自魔中來,自然魔中去,萬魔之靈,開!”

那隻留下一個背影給我的趙半仙此刻已經裸露着上身。

他的身上開始緩緩的凝結一層層白色的鱗甲,甚至趙半仙的頭顱都開始緩緩的變化,一點點的開始化作了一個類似魚頭一般,但卻是有着一張人臉。

看到這一幕我心中猛地一顫,腳下不自禁的退後了一步。

“越來越有意思了,你的身體之中竟然還封印着一頭妖獸,完全釋放吧,不然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看到眼前趙半仙的變化,王乾的臉色一臉的激動。

當我聽到趙半仙的身體之中封印着一頭妖獸的時候,我完全難以相信,可是事實又擺在眼前,又讓我不得不相信。

“如你所願!”

趙半仙的聲音平靜,我知道他在當着八兩叔點頭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走一步,看着在我面前一點點變化的趙半仙,我突然心中涌起一陣悲痛。

一分鐘之後,眼前的趙半仙完全的變化完全,雖然還是他的面容,但是整個身軀都被濃密銀白色的鱗甲覆蓋着,而且此刻的趙半仙的眉心還有一個巨大的黑色的手印,這個手印儘管我相隔五六米,在黑夜裏都能看的清楚,因爲此刻的趙半仙已經渾身都是銀白色,所以那一個黑色的手印格外的顯眼。

趙半仙身子一動,一把便首先拍在了葛青峯的眉心,然後咬破自己那覆蓋滿了鱗甲的中指,飛快的在葛青峯的眉心化了一個封字!

站在那裏原本一臉平靜的葛青峯瞬間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我甚至看到了他的雙手緊握成拳,直接掙開了之前和王乾交手留下的傷口,鮮血剎那之間染紅了整個身體



後來我才知道,化鬼訣不是每個人都能修煉,更不是每一個修煉之人都能施展成功,比如此刻的葛青峯便失敗了。

趙半仙一把抓起葛青峯,然後雙手飛快的在葛青峯的身上拍打,隨後一掌按在胸口上,這一擊直接將葛青峯真飛了十來米,當即便昏倒在地。

“小子,我雖然已經封印了上峯,但是上峯一身鬼氣,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說話這句話,趙半仙轉過身,便朝着王乾一拳轟去。

純屬肉搏,就如我們之前和劉福那老爹交手一般。

真正的殭屍遠不是電視電影裏那麼容易對付,殭屍的力量比一般的厲鬼都要強大,這還是一般的殭屍,像王乾這樣的殭屍,早已經成了精,就算是強大的陰陽師也都不是他的對手,所以這樣的殭屍極難對付。

“正好很多年都沒有怎麼活動了,今晚就陪着你玩玩,讓我看看你身體之中這隻妖獸究竟有點什麼能耐!”

王乾一步踏出,伸出那乾枯的爪子,一把便將趙半仙的拳頭抓住,然後猛地一捏。

噼裏啪啦!

我幾乎能直接聽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

讓我沒有想到想到的是,趙半仙沒有絲毫的感覺一般,身子猛地朝着王乾撞了過去。

“哥哥,我們趕快去救小蝶姐姐,我能夠感受到小蝶姐姐的鬼氣越來越弱!”

我連忙點點頭,然後將葛青峯扶到一邊,便跟着朵朵朝着王乾靠近,這會兒趙半仙已經用身體完全鎖住了王乾,而且渾身的鱗甲也開始一點點的滲入到了王乾的身體之中,等我跟着朵朵跑到了距離王乾只有一米的地方的時候,我幾乎親眼看到了已經化作了鱗甲人的趙半仙,他身上的鱗甲一點點的掙開了王乾的身體,一時之間王乾那乾枯的皮肉竟然被趙半仙身上的鱗甲撐開,滲入。

“哥哥,小蝶姐姐就被埋在了這下面!”

我連忙收回了目光,趁着趙半仙將王乾暫時困住,我必須要儘快將小蝶救出來,我不是沒有問朵朵我的兒子去了哪裏,朵朵也是並沒有見過。

嗤嗤嗤嗤!

這個時候我看到了王乾的身體已經在一點點的被同化,而趙半仙的身軀倒是一點點的顯露出來了。

“哥哥,快,我感覺小蝶姐姐的鬼氣越來越弱了,沒有陰間公寓的庇護,小蝶姐姐的鬼氣本來就時時刻刻在減弱,之前受了重傷……”

我自然知道,當即便用手中的長槍插入那泥土之中。

砰!

“這……”

讓我和朵朵都沒有想到的是,我那長槍竟然不能插入這看似極爲平淡的泥土之中,我掏出一張黃符對着眼前的地面扔去。

“疾!”

聲落,在黃符落在地上的瞬間,陡然之間爆出了一股恐怖的光芒,趁着那銀白色的光暈我看到了躺在地下的小蝶。

而且我還看到了那站在小蝶身邊的一個銀白色的小人。

這個小人便是土靈。

所謂土靈便是那些曾經的山神土地候選人,在最後的選

舉之中被淘汰之中,心中多有不甘,其中很多都墮落了,變成了妖魔鬼怪,而山靈土靈就是最常見的這類墮落的存在。土靈能夠隨意的穿越土地山川,但是它最大的能力便是凝基,所謂的凝基便是將地面上一個泥土所持的空間完全的固定住,如果不用一些特殊的方法任你是舉世的大力士也是不可能移動分毫。

而收拾土靈的唯一辦法便是用水。

可是這會兒我哪兒去找水,那個站在小蝶身邊的銀白色的小人便是土靈,有着它在我根本就不可能挖開這一層泥土。

可是此刻的小蝶已經是危在旦夕,我一時之間有些慌了。

猛地咬破自己的中指,又是一張黃符扔下,一聲疾之後,便是對着那土靈畫出了一個降字。

一旁的朵朵也是瞬間一口鬼氣吐出,然後雙目之中崩射出一股血色的光芒,如利刃一般的對準了之前便被我鎖定住土靈射去。

嗡!

一聲悶響,我只感覺眼前一花,距離我只有一米遠的趙半仙突然身子被直接震飛了十幾米,而那原本渾身已經被銀白色的鱗甲覆蓋住的王乾卻是緩緩的笑了一聲,然後身體之中冒出了一股淡淡紫色的光芒。

他那雙嗜血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讓我心中發毛。

冷血壞總裁 “哥哥,快閃!”

來不及了,不用朵朵說,我也知道他已經鎖定了我,而且我距離他只有一米多,我根本就沒有想過要逃走。

戰!

何懼!

就在王乾動的一瞬間,我也動了,雖然我剛剛一動王乾便已經站在了我的面前,但是我依然是大喝一聲,猛地用頭碰在了王乾那滿是鱗甲的額頭。

嘭!

就在我一頭碰在王乾額頭的時候,他也是伸出手一掌拍在了我的胸口,下一刻我直接飛出了四五米,而我整個胸口就如是被火燒了一般,胸口的皮肉都完全的脫落了,我幾乎看到了被腐蝕之後那一根根胸骨。

“哥哥,我們要趕快離開這裏!”

“我不走!”

“我不走,小蝶還在下面,兒子身死不明,我絕不走!”

我吃力的站起來,此刻身上的劇痛已經讓我連站起來就顫抖不止。

“嘿嘿,不錯,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就是靈當年留下的那個想要改變命運的棋子吧,不過你實在是太弱了,真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按照我的推算你至少現在也應該掌握了與屍王一戰的能力,但是你的力量讓我太失望了!看來是個失敗品!”

這一刻我根本就沒有去想任何關於我自身的問題,而是目不轉睛的盯着被他踩在地上的小蝶,我知道此刻的小蝶危在旦夕,哪怕有一線生機我也要拼了性命去爭取。

“我不是什麼棋子,我要爲自己而活!”

“我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有什麼陰謀,或者有什麼算計,但是我只想告訴你,你今日如果傷了我兒子,害死了我的妻子的話,我會滅了你連同你的世世代代,斬草除根,一個不留!”

我咬破自己的中指,點在自己的眉心。

(本章完) “哈哈哈哈……”

就在我剛要念動咒語的時候,突然一個笑聲從不遠處傳來。

下一刻趙半仙已經一臉興奮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小子,有趙叔在,怎麼會讓你冒險,等我一救出小蝶姑娘,你便帶着小蝶姑娘還有上峯離開這裏!”

“可是趙叔……”

不等我說完,趙半仙緩緩的笑了一聲道:“你聽說逆命術嗎?如果沒有見過,那麼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

看着趙叔一步步的走向渾身都是鱗甲的王乾,心中突然很痛,那種痛,讓我難以承受“趙叔!”

我叫了一聲。

“記住我之前給你說過的話,如果我控制不住自己,千萬別手軟,給我來個痛快的!”

趙半仙沒有回頭,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看到了眼前的趙半仙渾身突然黑氣翻滾,這股氣息我見過,正是比之前九幽那一身魔氣更加精純。

趙半仙的底招究竟是什麼?

渡靈人之天師鍾馗 逆命術嗎?

趙半仙一步踏出,伸手之間,便看到了趙半仙雙手之間纏繞着一條黑色的魔龍,而且讓我驚訝的是,這一刻我看到的趙半仙渾身都開始翻滾出一股股的魔氣,我的心中頓時一顫,難道趙半仙是一個魔?

王乾站在那裏,那之前渾身的鱗甲在趙半仙不斷走進的瞬間開始一點點的深入他的身體,我這纔看到了趙半仙之前將渾身的鱗甲完全的轉移到王乾身上的作用。

“這就是你的本事,如果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的話,那就此結束吧!”

王乾臉色突然露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那渾身的白色鱗甲開始不斷的碎裂,漸漸的露出了一個一身紫色的男子,這個男子與之前面容枯槁的王乾完全不同,取而代之是一個年輕的男子,只不過這個年輕的男子的眉心有着一個大大的古字“屍”,而且在他那裸露的胸前還有一張美麗的山河圖,具體是什麼我卻是沒有看清楚,他滿嘴都是鋒利的牙齒,面容清俊美,一雙眼睛裏充滿了柔情。

“死吧!”

王乾大手一抓,便朝着趙半仙抓來。

“天地循環,逆命此生!生命劍,出!”

頓時之前趙半仙那頭上那一個小黑點完全的融入而來他的身體,他轉過身看了我的遺言,然後身子猛地射出,化作了一柄黑色的長劍,這柄長劍古樸,重劍無鋒,但是有着一股鎮壓一切的威壓。

我似乎從那劍影之中看到了年輕的趙半仙,清秀短髮,鮮活有力。

嗡!

“逆命術,不錯,不過你操之太急了,而且你之前損耗生命太多了,根本就不可能再傷到我!”

說話之間,王乾已經一把抓住了趙半仙所化的那柄大劍,等那長劍化爲了原形的時候,那手正是扼住了趙半仙的脖子。

我心中猛地一緊,就要衝上去。

突然我看到讓我心中震驚的一幕,趙半仙直接轉頭過來,看着我平靜道:“趕快離開這裏,我只能撐三十秒,三十秒之後自求多福!”

“趙叔!”

“滾!”

趙半仙突然大吼一聲,然後頓時被王乾直接捏斷了脖子,但是就在王乾朝着我走來的瞬間,在我的身前出現了一個身影,這個身影十分的年輕,約莫着和我一樣,他的手上拿着一柄桃木劍,這柄桃木劍纖長,上面還印着一個古樸的花紋。

“哥哥,我們快走!”

“可是趙叔……”

我看了一眼我眼前出現魂魄,那不遠處已經身首分離的趙叔,一時之間我淚流滿面。

我從來沒有想過趙半仙會死,而且就死在我的面前。

我剛要邁動步子的時候那原本已經被捏斷脖子的趙半仙瞬間藉着滾滾魔氣修復了身軀,然後一掌便朝着王乾劈去。

“就是麻煩,擋我的路,死!”

這一刻那溫和的雙眼瞬間變得冷漠起來,他一步步的朝着我走來,伸手便抓住了渾身魔氣的趙半仙,一抓住趙半仙頓時那隻手便開始瘋狂的伸出了一道道白森森的手骨,每一條骨頭都直接洞穿了趙半仙的屍體。

“趙叔!”

我緊咬着牙,淚流滿面,此刻我的心猶如瞬間被無數的刀刺穿一般。

而眼前的王乾看着我露出了戲謔的笑容,他在挑釁我。

“放開趙叔!”

我不顧朵朵的勸說,一步踏出,右手緊握着長槍直指眼前的王乾。

“放開他嗎?”

王乾露出了一臉的邪笑,然後手猛地一用力,頓時那無數的骨頭便瞬間再一次的洞穿了趙半仙的身體。

我緊咬着牙齒,滿口都是血腥味。

“我倒要看看靈培選中的棋子,究竟有什麼特別之處!”

王乾不斷地激怒我,他瞬間收回了手,下一刻有一掌落在了趙半仙的身上,趙半仙瞬間化爲齏粉,滿地的血肉,屍骨無存。

啊!

我大吼一聲,腳下猛地一用力,身子就如一枚炮彈般射出,這一刻的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了眼前的王乾,除此之外,在沒有想任何的其他。

長槍瞬間呼嘯一聲,這一刻我感受到了七郎的戰魂,那種戰死沙場,雖敗猶榮的豪邁之情,瞬間填滿了我的身體,讓我一身的戰意,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瘋狂的跳躍。

殺!

我一槍便朝着王乾的頭顱刺去。

嗡!

和之前一樣,我的槍頭被王乾直接一把抓住,我猛地一用力想要直接破開王乾的頭顱,可是這一次我失敗了,任我在怎麼用力,站在那裏的王乾都是紋絲不動。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