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馨回頭看了我一眼,爲難的說:李哥,我去安慰一下十三哥吧。

“去吧!”我擡了擡手,咱也不知道哪兒得罪了密十三,惹得密十三發這麼大的脾氣。

“唉!小李爺,這密十三的脾氣,怎麼這麼古怪?”大金牙湊我面前,說道。

花和尚衝地上吐了口唾沫:我呸!真把自己當個腕兒呢!

我嘆了口氣:算了,兄弟一場,咱們包容包容,誰還沒點脾氣呢!

我正和花和尚、大金牙說話呢,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嬌喊,回頭一看,那女長老蘇巷的衣服被撕破了,香肩側漏,春光無限!

“這是咋回事?”我還沒反應過來呢。

蘇巷一隻手捂住了肩膀,逃一樣的離開了。

在她剛纔站的地方,多了兩塊金磚。

“這姐們衣服咋破了?”大金牙問我。

我聳了聳肩膀,不知道啊!

倒是花和尚,一個勁的壞笑:哈哈!哈哈!

“是你小子使的壞?”我問花和尚。

花和尚把事情跟我說了。

原來啊,他剛纔不是用摘星手摔信封,然後直接把金磚給變沒了嗎?這一手可謂是直接震住了盜門四老。

不過,花和尚沒有把金磚藏在自己的身上,而是神不知,鬼不覺的藏在了蘇巷的上衣口袋裏。

剛纔蘇巷沒注意,一起身走了幾步,那金磚重,直接把衣服給壓垮了一些,露出了半個肩頭。

花和尚是用自己神乎其技的手法,捉弄了一下這位美女長老啊。

“哈哈哈!”大金牙哈哈大笑,給花和尚豎了個大拇指:光頭強啊光頭強,你小子真是個人才,變壞了。

“我發現做個壞人挺好的。”花和尚壞笑起來。

剛纔他那兩塊金磚,直接讓蘇巷丟臉了。

大金牙誇了花和尚一句:你小子,真是天生幹下三濫的一把好手,有天賦!

“那必須的。”花和尚不以爲恥,反以爲榮。

事情都談妥了,晚上去故宮,現在距離晚上還有很長一段時間,齙牙李給我們一人安排了一間屋子休息,讓我們保持充沛的體力。

我也去了一間屋子休息。

屋子倒是聽清淨的,我斜躺在牀上玩手機呢,忽然,門開了。

我歪頭一瞧,瞧見進來的人是蘇巷。

щщщ ◆Tтkд n ◆c○

蘇巷進了門,雙手往後一擺,直接關住了門,同時開始脫衣服。 小舞聽了唐易的疑問后回答道:「還不是那個胖子。」

「胖子咋了?這片地區變成雪景和胖子有什麼關係?」唐易更加懵逼了。

「還是我來回答吧。」寧榮榮說道:「一開始胖子靠著之前的藥劑一直壓制邪火,可是當他突破三十級之後藥劑對他的藥效就大打折扣。還好有天斗學院的三位魂斗羅前輩,在他們的幫助下將小易你留給大師的寒冰小球中的魂力引導出來,用這樣的方式來壓制胖子的問題。」

然後指著雪地中間霧氣瀰漫的地方說道:「胖子現在每天都要花4小時的時間待在裡面。而這個地方也因此變成這樣。」

唐易一臉困惑:「那胖子不就變成凍豬皮了! 超痞兵王 那既然胖子變成這樣,大師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

「因為大師發現在胖子在這裡修鍊更加快速,而且弗蘭德院長說白得的一塊寒冰類武魂的擬態修鍊環境,不要白不要。」在一旁的小舞說道。

唐易扶額道:「還真是滿滿的院長風格。哦,還有戴老大去哪了?你們都在這裡,他人呢?」

「他剛突破四十二級,正在鞏固魂力。」一直話少的朱竹清說道。

這樣啊,因為自己的緣故,七怪的等級都比原著中高一些。看來等他們吃完仙藥后差不多就能夠獵取第四魂環了。

「嘿嘿~我和小三給你們帶了好東西。保證你們過很快獲得第四魂技!而且對你們的武魂和體魄都是莫大的好處。」唐易豎起了大拇指配上燦爛的笑容。

發動奧斯卡——死者蘇生!

插在雪地的奧斯卡立即滿血復活,一路飛奔的過來。

「真的嗎?真的嗎?就是那個可以讓胖子武魂進化的好東西是嗎?能讓我的武魂也進化一下嗎?」奧斯卡魂幻想著自己的武魂變成其他肉食,不在被別人說猥瑣。

「小奧啊!相由心生,武魂也是如此。根據你的情況來看,你的武魂只會蛻變得更加猥瑣,因為它在象徵著你的內心!」唐易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休掉億萬總裁 奧斯卡不服,指著中央霧氣瀰漫的方向說道:「那你說說看為什麼大師他們都說胖子的武魂迴向這鳳凰進化,而不是變得更加猥瑣!」

唐易冷笑一聲道:「這說明胖子的猥瑣是後天的,而你的猥瑣是先天的。認命吧,大香腸叔叔,你的猥瑣是註定名留史冊的。就算你成為封號斗羅那也是香腸斗羅或者堅挺斗羅之類的!」

奧斯卡猶如人生敗犬一樣:「呵呵,我的人生啊!」

「好了,好了。別再耍寶了,小易不是說有好東西嗎,快去把戴老大也叫過來。」寧榮榮對這個傢伙已經徹底無語了。

「得令!榮榮一席話,刀山火海都不怕!」說著就屁顛屁顛的找戴沐白去了。

…………

唐三來到這裡的時候被小舞一下子抱住而且沒有打算撒手的那種。唐三也知道自己太久沒有去看她,摸著小舞的頭正準備安慰她的時候,就看見五個大臉湊了過來賤兮兮地說道:「嘿嘿嘿~小三好東西在哪裡呢?」

「小易都告訴你們了?」唐三說道:「你們別著急,一個一個來。」

唐三說著探入如意百寶囊,拿出了一個碩大的菊花。

「戴老大,這是我專門為你挑選的奇茸通天菊,可鑄造金剛不壞身。先吃花蕊,接著將花瓣一片片吃下,不要吃根莖。吃完后立馬原地修鍊化解藥力。」唐三將奇茸通天菊遞給戴沐白說道。

「我給你們挑選的仙藥本身就是固本培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的。」

戴沐白攔住唐三的脖子說道:「大家都是兄弟,我就不說謝了!」說著就自己跑到安靜的地方下服食草藥。

接下去唐三一個個地分發仙藥,奧斯卡的八瓣仙蘭、馬紅駿的雞冠鳳凰葵、寧榮榮的綺羅鬱金香,拿到仙草的他們都找了和僻靜的地方食用。

而朱竹清和原著一樣,她依然不能對戴沐白的是釋懷,同樣大師也因為不能放下心中的包袱,他們都認主相思斷腸紅失敗。

就在唐三準備給朱竹清拿出後備的藥草時,小舞咬破自己的舌尖,將自己的血吐在了相思斷腸紅之上。

隨後這相思斷腸紅就落在了小舞的手上,小舞擦掉嘴角的鮮血說道:「小三,你看!我也有心愛之人了。」

小舞撫摸著花瓣一臉期盼地看著唐三等待著唐三的回答,臉皮薄的她最後還是用這種委婉的方式來告白。之所以乘此機會告白,都是因為剛才唐易給自己說的悄悄話。

『小舞,你可要加把勁了。小三的確是拒絕了獨孤博娶他孫女的提議,但是我也發現小三對你和他的感情也是朦朦朧朧。你們之間還差臨門一腳,本來我是打算讓小三來踢這一腳,可是他就是個木頭。所以這一腳就看你的了,小舞!』

唐三被小舞看得有點不自在,不知道為什麼,小舞現在的眼神自己無法對視,低下頭敷衍地說道:「那~那就快吃下它吧,那會給你最大的幫助。」

「你~哼!」小舞抱著相思斷腸紅一個人跑遠了。

「哎!小舞你去哪裡?」小三著急的喊道。

唐三急急忙忙拿出來三株藥草說道:「竹清這是水仙玉肌骨和戴老大的有異曲同工之妙;老師這是九品紫芝益氣增功;小易這是白鷺聯翩雪可以讓你的彼岸開花成熟。」

將三株藥草扔給唐易他們后就不和他們多說什麼,跑去追小舞去了,眾人結果藥草都楞在原地。

朱竹清羨慕地看著小舞遠去的方向,在想什麼時候自己家的那個會向自己敞開心扉。

大師因為相思斷腸紅的緣故在思考自己和柳二龍的感情。

唐易:咦?還有我的?

這白鷺聯翩雪的確看起來像一隻白鷺展翅飛翔,就是不知道是什麼功效。能讓彼岸開花成熟?

就在唐易還在思考的時候,意識海中的彼岸坐不住了。它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將這株仙藥吃下去。 蘇巷一進房間,就開始脫衣服。

北京這邊,天氣確實蠻冷,尤其現在是冬季,剛纔在茶堂的時候,有暖氣,所以裏面暖烘烘的,當時的蘇巷就穿了一件毛衣。

宮鬥之一日爲後 現在她一進來,直接脫掉羽絨服,我還沒太注意,畢竟北京這邊進屋都是要先脫羽絨服的。

哪想……她再次脫掉了自己天藍色的長款毛衣,直接露出了黑色的緊身衣,身材曲線起起伏伏,實實在在的極品女人

我連忙站起身,對蘇巷說道:唉,唉!姐們,你幹嘛呢這是?

“不幹什麼?過來看看你唄。”蘇巷笑了笑,擡了擡眉毛,衝我拋了個媚眼,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我身邊。

她翹起了二郎腿,從兜裏掏出了一根菸,點上後,吸了一口,衝我拋了個媚眼:小李爺,找你有個事?

“啥事啊?”我感覺蘇巷似乎在勾引我。

都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其實是有道理的,二十啷噹歲的小姑娘,對男女之間那點事不算太上心,也沒太大的感覺,但要二十七八歲往後,這時候的女人懂得享受男女之間的事了,那叫一個上癮。

最近新聞調查不都說了麼,三十歲以上的婚姻,出軌率比較高,和上面說的很正常的生理現象,其實是有關係的。

蘇巷笑了笑,伸出舌頭舔了舔性感的紅脣,說:我家那死鬼,走了有幾年了,我這幾年,也寂寞。

“寂寞?有多寂寞?”我問蘇巷。

“要多寂寞就有多寂寞。”蘇巷抽了一口煙後,站起身,直接又把寬鬆的袋袋褲褪了下來,露出了一對包着黑色保暖褲的大長腿。

她伸腳輕輕的瞪了我腿一下,說道:咋樣,我這身材,挺不錯的吧?

“相當不錯。”我問蘇巷:你不愛你故去的老公嗎?

“愛啊,我開頭特別愛。”蘇巷吐了口煙沫子,煙沫讓她的臉,變得模模糊糊的:當時特別愛,打算守一輩子活寡的,過了一年多,我又跟別的男人好上了,再次享受到了魚水之歡。

她說:突然我發現,咱們男女之事就是單純的男女之事,愛就是愛!其餘的,別說那麼多,就是一個字,爽。

蘇巷說道這兒,低着頭,又說:不過也是哈,我感覺吧,這和男人辦事也就那麼回事,進進出出的,爽上一陣子,沒少一塊肉,沒哪兒不爽的,爲啥講究那麼多呢?

她突然一拍椅子,整個人身輕如燕的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這一下子,弄得我還挺尷尬的。

她身體往我懷裏倒:其實也沒啥事,就是噼噼啪啪的弄嘛,能對不起誰呢?

“那你這算不算約pao啊?”我問蘇巷。

蘇巷笑了笑,直接說道:要說約pao,咱也不算嗎?你沒約我,我直接過來找你的,還談那麼多幹啥?上門的肉你也不撿?還是男人嘛?

說完,她伸手要來勾我。

我真是頭一回見到這麼強硬的女人,她這癮有點深啊。

我連忙躲開,可是還沒躲過去,被蘇巷一把將我摁在牀上。

我被摁得動彈不得。

我直接說:唉,唉,別亂來啊,我還沒做好準備呢!

“還要啥準備!”

蘇巷這是打算霸王硬上弓。

“來吧,也不知道還有幾天的活頭,我臨死之前,還是嚐嚐肉味呢。” 先婚後愛:陸總的隱婚嬌妻 蘇巷說一看我就知道“我是能幹”那種類型的。

我說你咋知道的?

蘇巷冷笑道:切,這幾年,我可是閱男無數,有肌肉的,沒肌肉的,高個子的、矮個子的,都上過,誰有貨誰沒貨,我能看不出來?不過,你這小子倒是挺傻,你那小女朋友,還沒被你幹過吧?

“唉,唉,唉,怎麼說話呢,這麼難聽?”我數落着蘇巷。

蘇巷手直接往我頭上一伸,揪住了我的耳朵,打情罵俏似的說:難聽是難聽,可誰叫你小子沒能耐呢,我要是個男人,你小女朋友的兒子都懷上了。

我被訓斥一頓,有些火,要一把要將蘇巷推開,結果蘇巷根本推不開。

這位姐們是誰?那是盜門的長老,身上有功夫的,我雖然是招陰人,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她一揪住我,我就動彈不得了!

蘇巷十分霸道的用鼻子在我臉上聞着。

她一邊行“色狼”之事,一邊對我說:其實你沒上過你小女朋友,也挺對的,小姑娘還是喜歡一點浪漫的東西,哪想我們這樣的,只需要身體直接碰撞就可以了,要索取的東西,就是最原始的快樂。

艾瑪,我李善水曾經也是縱橫歡場過的人,但這第一次被女人用這麼強行的手段來辦事,可是頭一遭。

“別特麼亂動,你大爺的,我不喜歡你這麼野蠻的女人。”

“不喜歡,怕你待會喜歡得走不動道呢。”說完,蘇巷對她的能耐,似乎是十分自信啊。

說完,蘇巷開始動手了。

我是純爺們,哪能讓這個女長老動手,我連忙說:別,別,蘇長老,你剛纔不是說你有過一死鬼老公嗎?

“都死了,還提她幹啥?”蘇巷瞪了我一眼,她心情也差了很多。

我對蘇巷說:蘇長勞,你別猴急啊,這啪啪啪,其實還是原裝的最好了,要不然這樣,我給你找個陰人,幫你復活你老公,讓你老公陪你耍,那感情好。

“當真?”蘇巷喜出望外,立馬問我。

我去你大爺的,你可真好蒙啊,這事你也行,你要說有生死人肉白骨的醫術,可以相信,可你老公死了多少年了,鬼魂都不知道投胎到什麼地方去了,這就是閻王爺,也沒辦法讓你老公復活啊。

我訕笑了一聲,說道:別,別,蘇長老,我跟你開個玩笑,你還當真了。

“開玩笑?”蘇巷又揪住了我的耳朵,用力的撕扯。

“哎喲,哎喲,放開我耳朵,疼,疼。”我嚷嚷起來。

在我喊着疼,蘇巷用着力的時候,突然,門口傳來了一陣陣的敲門聲。

咚咚咚!

咚咚咚!

我連忙擡頭,看着門邊。

“別走神!”蘇巷那兩隻頎長的手,箍住了我的腰,還是打算強行辦我!

砰!

門徹底被推開了,走進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黃馨。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