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桑卓怒罵着,本來想回城的,但是看見了一大波兵線,不吃又覺得太浪費了,於是咬咬牙,壯着膽子上前去吃兵線!

可就在這時,錘石又來了!

“媽的!還來?!”麗桑卓手上還有E技能,並不慌張,於是兵線也不吃了,憤怒的交出E技能準備逃會塔下!

錘石是從右邊側面來的,林天目光一凝,看着麗桑卓的E技能軌跡,Q勾子出手!

“叮!”

中了!

目標編號01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隨着一聲清脆的響聲,林天的錘石再一次勾中了麗桑卓!

而且還是在麗桑卓有E技能,正在用E做位移的時候勾中的!

觀衆們看的驚呆了,解說也驚呆了,冷酷更是目光帶着意思不可思議的看着林天!

全場凝滯了一刻,才爆發出雷鳴般的吶喊聲!

“臥槽!這個勾子,這個勾子……”

“真的是神了!竟然把麗桑卓在E技能的半路上給勾了回來!”

愛你入骨:總裁請放手 “66666!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錘石是怎麼做到的?”

“要做到這樣,必須要有精準的計算能力和預判能力,這個錘石預判的實在是太準了,我都有點扛不住這個錘石的操作了。”

強娶豪奪:總裁是狼躲不過 全場爲錘石這驚天一勾而震驚,麗桑卓自己也是徹底懵逼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他們懵逼,可是林天不是,隨即一個燈籠丟到了冷酷的身邊,開啓大招,將麗桑卓狠狠的撞在大招上!

沒有了位移,沒有了閃現,剛纔的大招也在第一次逼維克托閃現的時候用過的,現在他拿什麼來逃?拿什麼來打?

百分之九十九的減速讓麗桑卓逃也逃不掉,最後無奈被維克托收掉人頭!

麗桑卓氣的要開始砸鍵盤了!媽蛋!第一波來了,逼出了自己的閃現,本來以爲錘石已經走了,但是誰想到這孫子直接蹲在這裏,在自己補兵的時候進行了第一波的進攻。

此時麗桑卓看見錘石真的是要開始罵娘了!

“怎麼回事?”上路的劍姬皺眉說道,“中路和下路同時出現問題,就不能穩一點嗎?”

“穩?我這麼大的優勢,怎麼穩?”麗桑卓氣道。

“現在你沒優勢了。”劍姬淡淡的道。

剛纔麗桑卓的確是對維克托的優勢,但是現在錘石過來了一下,變成了維克托優勢了。

這就是錘石的恐怖之處。

橘子姐雙眼閃動着興奮的光彩:“實在是很亮眼,剛纔錘石的這一勾,絕對會上本週的精彩TOP10,不,TOP5都有可能。”

米酒也是一笑:“哈哈,橘子姐看來對錘石的評價很高嘛。的確,剛纔錘石做的卻是很好,第一次來中路,逼出閃現,第二次再來就是索命了。”

“這完全是打野的套路啊,先逼閃現,再拿人頭,沒想到這個錘石打出了打野的感覺啊。”

“打到現在GOD戰隊的節奏都是錘石一個人帶起來的,可以看出這個輔助是一個大局觀很強的,支援遊走節奏性輔助。”

“沒錯,我覺得這是一個好事,我們現在LPL的戰隊,厲害的選手有很多,但是大局觀和意識很好的就很少了。”

“是的,現在也是希望看到這位新人輔助的在GOD戰隊到底能有怎樣的精彩發揮吧。”

解說給了林天很高的評價,觀衆也是看的熱血沸騰,尤其是GOD戰隊的粉絲們,他們極力抑制住自己內心的激動,他們似乎很久沒有這樣的興奮過了。

GOD戰隊在開局的表現簡直是驚豔,而且是一個剛被大家呼喚上場的林天就有了這樣精彩的表現,真的很期待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事情發生。

而在遊戲中,冷酷擊殺了麗桑卓後已經變得非常好打,並且現在已經穩穩壓了麗桑卓一個等級,補兵也壓制了,打的順風順水。

下路的三哥非常的穩,不說擊殺,但是絕對不會對對面打的吃虧,這也是三哥一個令人稱頌的閃光點。

平哥的上路倒是稍微劣勢一些,瑞茲打劍姬,那是沒辦法,前期肯定是打不過的,只要補兵不落下就好了。

“對面要動小龍,這條龍我們要爭,瑞茲,待會傳送,這裏!”林天在自己剛插的假眼上點出了信號。

平哥看了一眼,微微皺眉:“太深入了,效果不大。”

“沒事,待會他們會撤退的,那個時候再傳。”林天淡淡的說,“希維爾,推完一塔就來,我勾中對面ADC就打!”

“雷克賽,我們先動龍,他們馬上來,把龍拉出來打。”

“維克托,消耗麗桑卓!”

隨着一連串的指令發出,大家都是一愣,開始微微皺眉,心裏很不爽,心想一個剛開來的新人,居然在在遊戲裏玩起了指揮?

只是大家想生氣卻也生氣不起來,因爲,他們發現……

林天的指令都是正確的!或者說是當前最有效的!

這讓他們更加震驚,不得不用另一種眼光看着林天了!

此刻,挖掘機和錘石一起把龍拉了出來,開始打,對面果然來了,而且是三個人,麗桑卓也正在從中路趕來,要是在加上待會傳送下來的劍姬,立馬就要五個人的團戰了。

“讓他們先打龍!”酒桶沉聲道,“我們之後再接手,把他們逼退。”

“大家小心錘石的勾子!”

也許是吃了太多的勾,金克斯和麗桑卓兩人尤爲注意,走位十分小心。

此刻希維爾已經把下路一塔推掉了,正在趕來,大家都是十分謹慎。

挖掘機,錘石,希維爾正在打龍,拉扯的越來越遠,旁邊就是酒桶,金克斯正在貪婪的盯着這條小龍。

A9戰隊,看起來是志在必得!

雙方正在拉扯的時候,小龍的仇恨值在錘石身上的林天忽然向酒桶靠近了一些,酒桶本能的後撤,微微皺眉的放出了一個Q!

“砰!”

炸開,小龍的仇恨居然被酒桶吸引過去了!

小龍一口龍息朝着酒桶噴了過去。

正在此時,錘石出手了,不是勾的金克斯,也不是勾的麗桑卓,而是勾的酒桶!

“叮!”

勾中了!酒桶也是一愣,TMD,勾自己幹嘛?可是隨後他冷笑一聲:“呵呵,錘石廢了,我們反打。”

觀衆也是看的不明白了,青銅的人都知道錘石在團戰中勾C位啊,怎麼這個表現很好的錘石勾的酒桶?

可是接下來,錘石仍然是丟出燈籠,二段Q飛了過去!

“哼!找死!”酒桶已經準備好開始反打了,錘石居然還敢過來,不是找死是什麼?

就在酒桶準備打錘石的瞬間,誰都沒有想到的是錘石二段Q飛到酒桶身上,瞬間就出手了E技能!

“唰!”

目標赫然就是朝着金克斯和麗桑卓!

最致命的是,此時兩人因爲走位關係,正好走到了一起!

於是,兩人都被錘石的E技能厄運鐘擺給唰住了!

“漂亮!”米酒激動的叫了一聲,“大家剛纔看這個錘石是勾中了酒桶,以爲是勾錯了,沒想到他是故意這麼勾的。”

“啊?故意的?”橘子姐不解的看着他。

米酒笑着說道:“錘石是在利用酒桶來做位移,把自己拉到酒桶身邊,就可以使用E技能將金克斯和麗桑卓兩人都唰回來了!”

經過米酒這麼一解釋,觀衆們也明白,無不是在心裏震驚不已!

我靠!錘石還能這樣玩啊!

我勾不中你的雙C,沒關係!你不是有前排嗎?前排不是很囂張嗎?

勾前排也是一樣!勾中!再拉過去,一樣可以控制到雙C!

此時大家心中只有一句話:簡直是神了!目光火熱且崇拜的看着錘石!

林天面不改色,唰回了金克斯和麗桑卓,隨即放出大招!隔斷了酒桶的距離,將這兩個C位狠狠的框在了裏面!

出來就減速!不出來,等死!

而幾乎是第一時間,靈樂撿了錘石的燈籠,瞬間到達,直接將金克斯和麗桑卓兩人頂起來!

“維克托!”林天喊道。

冷酷也是果斷,一個閃現大招,狠狠的砸在了金克斯和麗桑卓的身上!

高額的傷害在這一瞬間就打了出來!

兩人交出閃現還是被秒殺,維克托的爆發傷害,實在是太高了!目標編號014 就中單來說,維克托絕對是所有中單裏面爆發最高的英雄之一。

EQ加大招瞬間打出的傷害足夠秒殺任何C位,金克斯和麗桑卓連任何技能都沒有放出來,匆忙交出一個閃現仍然被維克托的大招燙死!

冷酷拿下雙殺!

團戰還沒打,A9戰隊的雙C就已經陣亡了,這波團戰無論如何他們也打不下去了。

“撤!”酒桶怒吼一聲,隨即準備撤退,命都保不住了,小龍?那是妄想!

GOD戰隊的粉絲們此刻爆發出了山呼海嘯般的吶喊聲,加油聲,爲冷酷的雙殺興奮不已。

“哈哈,關鍵時刻還是冷酷站了出來,一個大招直接收穫了兩個人頭,而且還是雙C的!簡直是太爽啦!”

“對呀,冷酷最厲害!這大招放的,爽歪歪!”

“喂,你們不要只看到收人頭的好不好?沒有錘石的控制,維克托能打出這麼高的傷害?”

“是啊,錘石剛纔的操作簡直是神了,勾酒桶位移,控雙C,大招封走位,而且還丟燈籠給了挖掘機。”

“如果靈樂不第一時間跟上將金克斯和麗桑卓頂起來,維克托根本打不出這麼高的傷害。”

“對的,錘石太牛叉了!頂錘石!這個新人輔助厲害啊!”

戰況還在繼續,劍姬此刻已經下來了,三個人面對方四個人?怎麼打?

劍姬下來只能做無用功,惱怒一番,也只能後撤,但是心中十分不甘,“能不能搶龍?”

布隆皺眉說:“風險太大,還是先撤退吧。”

酒桶也是被打出了脾氣,面對已經是半血的小龍,當即狠下心來:“搶!”

於是三人並沒有離開,酒桶看準了維克托的位置,起手就是一個E閃,定住了維克托。

冷酷不慌不忙,走位拉開距離準備躲酒桶的大招,但是酒桶還是把他炸了回來。

劍姬眼睛一亮:“先殺這個維克托!”

布隆的大招也是砸了下去!砰!正中維克托!

“糟糕!冷酷要被打出被動了,現在維克托雙招都沒有,被打出布隆被動就是死啊。”

“是啊,劍姬的傷害也是挺高的。”

米酒快速說道:“A9戰隊很聰明,選擇反打,不得不說他們的時機把握的非常好,現在維克托手上沒有技能,這是最好殺的時候。”

劍姬直接Q上來,兩下,三下,眼看就要打出被動了!突然……

錘石的虛弱,掛在了劍姬身上!

虛弱讓劍姬的動作慢的像一個老人,最後的第四下根本就A不出來,而就是這麼一個空擋,錘石和挖掘機已經擋在了劍姬身前。

希維爾開大拉近距離,一口治療將維克托的血量又加了上來!

維克托殘血逃生!

“哈哈,維克托還沒死啊!”

“剛纔錘石的虛弱給的真是及時,再遲一點布隆的被動就要觸發了,真是驚險啊。”

“是啊,誰能想到錘石還留着一個虛弱呢,真的是好陰啊!哈哈。”

“錘石給滿分,這波是最大的功臣。”

眼看着煮熟的鴨子就這麼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飛走了,劍姬氣的不行,想再追上去打已經不現實了,希維爾已經來了,他的傷害也是很高。

“撤!”劍姬無奈的喊道。

但是酒桶卻不想走,因爲在兩方的牽扯當中,小龍也一直沒閒着,繼續輸出,而且仇恨已經被拉到了挖掘機這裏。

搶龍!酒桶心裏狠狠的想着,哪怕自己死了,也要搶下這條小龍!

“小心酒桶。”靈樂提醒道。

“交給我。”林天的聲音很平靜,沒有一絲波瀾,冷酷,靈樂,三哥都是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這個新來的林天,這個年紀最小的隊員,這個還沒有被俱樂部融入體系的隊員,不知道爲什麼,總是給了他們深深的信任。

這種信任是來自遊戲中的無數次救人,神級操作,節奏帶動,大局觀指揮。

靈樂深深呼吸一口,點點頭。

小龍的血量快沒了,酒桶咬咬牙,在最後時刻E上來,要看就要交出懲戒!

但是,突然……

“叮!”

錘石的勾子又出手了,而且是在酒桶E出手的瞬間勾住的。

於是酒桶就看着自己的身體向前滑了一步,準備按下懲戒的時候,身體又被錘石往回拉了一點!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