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鈞自始至終,像個鴕鳥頭深深的埋在兩膝之間。

不知過了多久,早已被嚇尿的鴻鈞,緩緩抬起頭來。

聲音顫抖著說道:「是鴻鈞無能,還望、還望天道指示一二……指示一二……」

如果說僅僅是龍族違逆天道,背道而馳,強勢崛起,這麼一件事的話,鴻鈞也而不至於這麼緊張。

關鍵是這一次,直接涉及到量劫能否成功推動,這件事事關重大。

鴻鈞絕不敢輕視。

放眼洪荒世界,量劫倒是不少,但是真正的大量劫,卻就那麼幾個。

而那巫妖量劫,則是其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量劫。

這也是鴻鈞為何第一時間,跑來面見天道的重要原因。

天道好像消除了不少怒意。

半晌后,聲音平淡道:「巫妖量劫,直接被略過的事,恐怕依舊和龍族脫離不了關係。」

若不是因為分寶岩上的法寶,被周元提前拿走,從而導致各大聖人延遲了成聖的時間,只怕三清等人早已成聖。

何至於,直接等到現在。

實際上,現在這個時間,也確實是到了該開派立教的時間。

關鍵是,巫妖兩族之間應該有的摩擦,卻少的可憐。

天道早已洞悉到根部。

導致巫妖兩族之前,摩擦減少的原因,竟然是洪荒中的那些龍族產業。

由於周元在洪荒大陸中,不斷的開設商場,導致大部分的巫族和妖族的人,全都一門心思撲在搶購龍族產品上。

鴻鈞聞言,眼眸亮了起來。

這些事情,鴻鈞也是清楚的,只是他沒想到的是,這竟然就是導致巫族和妖族之間,減少摩擦的主要原因。

「敢問天道,龍族那位周元,究竟是什麼跟腳,是什麼來路?」

周元的身份,一直困擾著鴻鈞。

周元能夠洞悉一切,鴻鈞一直都不相信,也不接受他只是個青龍太子,這樣的身份。

天道卻是微微吐出一縷嘆息之音。

「天道也不知!」

鴻鈞心裡頓時彷彿被重重敲擊了一下。

難道真的,連天道本尊都無法推算出周元的真實身份?!

「關於周元這個人,本天道早已推算過,一切的信息指示,對方都只是個青龍血脈的存在,並無其他顯示。」

鴻鈞頓時感受到無盡的壓力。

「敢問天道,那周元難道是大道的人?!」

鴻鈞小心翼翼地詢問。

話音落下。

天道頓時大怒,「不可能!大道休想在本天道的洪荒世界,插手插腳!

好了,對於周元這個青龍。

哦,現在是金龍了,不過,不管他是什麼龍,都不可能逃脫吾天道的掌控。」

「是是是!洪荒是天道您的世界,誰敢不遵循您的規則,只有死路一條!」

鴻鈞立馬拍起了馬屁。

不過。

天道可沒興趣聽這些。

混沌虛空中,一束玄色光束,瞬間從鴻鈞的頭頂上進入,融入到鴻鈞的神識當中。

旋即,一道天道尾音,響徹完畢,漸漸消散而去。

這一方小小的混沌世界,也隨之消散。

鴻鈞神念驅動。

神識當中,是一道關於如何設計巫妖兩族,以及龍族的算計。

鴻鈞大喜。

這是天道給的指示。

鴻鈞不敢怠慢片刻,直接在一片虛無當中,便開始認真的領悟那道算計。

片刻后,鴻鈞直接砸吧著嘴,對著四處茫茫虛空,豎了個大拇指。

天道出手,果然不一般!

下一刻。

鴻鈞直接身影閃爍,折返紫霄宮。 「進來吧。」

蘇慕白將保險櫃裏帶有靈異力量的三樣物品放進了單肩包後站起身子,坐在了辦公桌后的座位上,這才對着門外敲門的說道。

「嘎吱」一聲,辦公室的大門被推開,帶着眼鏡的中年男子抱着一大堆文件,走了進來。

「梁經理,有什麼事么?」看着走進來的中年男子,蘇慕白的腦海里瞬間浮現了對方的身份信息。

梁澤。

葉晨公司的部門經理,主要負責替葉晨收集各種情報,算的上是葉晨的得力助手。

「葉總,在您出差的這幾天裏面,北朝區發生了幾起人口失蹤案件,這是資料,您先看看?」

梁澤拿出一分檔案本,放在了蘇慕白身前的辦公桌上。

「人口失蹤的刑事案件,應該移交給公安部,給我看什麼?」蘇慕白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檔案一眼,並沒有選擇翻開查看的意思。

梁澤卻道:「這幾起人口失蹤看似是普通的刑事案件,但卻有些詭異,我覺得您還是看一下比較好。」

「跟靈異掛鈎么?」蘇慕白的目光微動,伸手將桌子上的檔案袋拿了起來,打開看了起來。

………………

林輝,男,28歲,大京市星輝科技有限公司銷售部經理,於半個月前在家裏離奇失蹤,調查他家附近的監控並未發現絲毫異常。

王琴,女,22歲,大京市財經大學金融系大三學生,於十天前在學校宿舍離奇失蹤,調查監控並沒看到她的出行記錄,也沒有可疑人員的進出記錄。

馮正洋,男,33歲,大川市人,在半個月前來到大京市談生意,結果七天前在其居住的酒店離奇失蹤了,調查酒店的監控也沒發現絲毫異常。

鄭益芳,女,48歲,大京市一家食品公司的保潔員,於三天前在公司離奇失蹤,沒有留下絲毫蹤跡。

………………

蘇慕白又翻了幾頁。

發現諸如此類的案例還有許多,失蹤人員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包含了各行各業,彼此之間沒有絲毫關聯。

「確實有點奇怪,最早的失蹤案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最近的一起失蹤案件又是什麼時候?」蘇慕白看着站在辦公桌前的梁澤,開口問道。

梁澤想了一下,開口道:

「最早的一起案件就是半個月前林輝的那起,然後後續才出現了別的案例,起初警方將這些失蹤案件當做了普通的刑事案件,結果調查后發現事情有點超出了意料。」

「然後警方將案件資料移交到了我們公司,但恰好那時葉總您去大昌市出差了,這些離奇失蹤案就擱置了下來。」

蘇慕白點點頭,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繼續問道:「整個大京市只有我們北朝區發生了失蹤案件?」

「並不是,據我所知,其他負責人的管轄區域也發生了離奇失蹤案,甚至已經有負責人成立了專門的調查小組,但卻沒有絲毫進展。」梁澤道。

「原來如此。」蘇慕白思索了一會,心裏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猜想,但卻還不敢肯定。

「除了這些失蹤案件,還有沒有別的事情?」蘇慕白看了一眼梁澤懷裏抱着的其他檔案本,意有所指的道。

「哦,對了,這是葉總您出差前讓我調查的楊間等其他城市的負責人以及民間馭鬼者的資料。」梁澤將懷裏抱着的一大疊資料放在了辦公桌上。

放下資料后,梁澤繼續道:「如果葉總您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先下去工作了。」

「嗯,去吧。」

蘇慕白看了看桌子上一大疊的檔案本,點了點頭。

「這種離奇失蹤的案件,幾乎已經可以確定是靈異事件了,並且這種失蹤的方式,倒是跟鬼郵局有點類似啊,鬼郵局在大漢市,難道是那個什麼恐怖學院?」

等到梁澤離開后,蘇慕白又翻了翻手中的失蹤案件檔案。

他手中的這份檔案裏面總共記載了二十多例離奇失蹤的案件,並且都是近半個月內所發生的。

「消失的人也不一定就是被類似於鬼郵局、恐怖學院之類的地方拉進了一處靈異之地,或許是別的靈異事件也說不定。」

蘇慕白將檔案扔回了桌上,暫時不打算去管,等有時間了再去找那隻厲鬼,或者是恐怖學院的麻煩。

隨後,蘇慕白又那起了桌子上另一份檔案看了起來,這是之前葉晨叫梁澤收集的其他馭鬼者資料。

其中大部分都是其他城市的負責人,但也有其他民間的馭鬼者組織,比如靈異論壇、朋友圈等,當然,也有一些沒有勢力的馭鬼者。

原本葉晨收集這些資料是為了拉攏其他馭鬼者的,畢竟總部要展開隊長計劃,屆時不論是拉攏其他城市負責人,還是收一些馭鬼者,都能增加一定的話語權。

不過現在,這些資料就都便宜了蘇慕白。

「楊間,童倩,孫瑞,李樂平,郭凡,柳三,劉宇,夏琳,周海航,王察靈,葉真………這資料還挺齊全的嘛,有些信息就連葉晨記憶中總部檔案裏面都沒有記載!」

蘇慕白大致看了一眼,發現有些馭鬼者是他所知曉的,而有些馭鬼者則是他未曾聽過的,甚至有些就連他前世也沒能看到過這些人出場。

「嘩~!」

蘇慕白將辦公桌上的資料一把抱起,準備回到葉晨的住所再看,現在白潔還在樓下等他。

踏踏踏!

抱着一大疊的檔案,提着白色手提包,蘇慕白站起身,推開辦公室的大門,朝着電梯的方向走了過去。

「叮~」電梯門打開,蘇慕白按下了一樓的按鍵,電梯隨之下降。

晨光大廈前,保時捷718駕駛位上坐着的白潔看着從公司出來,懷裏抱着一大堆檔案本的蘇慕白,疑惑的問道:「你懷裏抱着的是………?」

「一些有用的資料。」

蘇慕白隨口應到,將檔案跟單肩包都扔在了車子的儲物箱裏,這才打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