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和黑鷹同時抬起頭看了過去。

整座湖面已經被濃霧覆蓋住了,從這裡看過去,根本就看不到一點湖面。

三個人不自覺的走到了山頂邊緣,愣愣的看著眼前越來越濃的白霧,翻滾著,朝著四面八方涌動。

忽然,幾人感覺腳底猛地震動了一下,差點摔倒,回頭一看,不禁大驚失色!

「周天!」廖亦菲驚叫著沖向了周天,黑鷹和鬼眼瞬間也撲了過去。

剛才山體震動讓他們差點摔倒,下意識回頭去看周天,而周天,還在閉著眼睛摸著那顆大珠子,放珠子的石台下面,一塊岩石突然向里縮進去,露出一個洞來。

周天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身體不自覺的往下落去。

廖亦菲不顧一切的撲了過去,眼看著就要抓到周天了,還是晚了一步,廖亦菲根本收不住腳步,一頭也跟著扎了進去。

緊隨其後的黑鷹和鬼眼也衝到了近前,伸手抓住了廖亦菲的衣服,結果,下墜的力道把兩人同時帶了下去。

縮進去的石塊又恢復了原樣,整個地下城也恢復了往日的寂靜,只是光線比之前暗了許多。

周主任和廖江以及隨後趕過來的喬部長等人正在商議最後的解決辦法。

「我馬上跟上面請示,我們從外面向裡面挖掘!」喬部長最後說道。

他們都已經知道那五個人的忠告了,雖說土夫子那個行業為他們所不齒,但不能否認民間有高人。

對於傳說,他們雖然是無神論者,但事實擺在眼前,讓他們就算不信,隨後也要謹慎行事。

俗話說得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他們考古這一行里,遇到的怪事數不勝數!

「好,喬部長!現在他們四個生死未卜!我們越快越好!」周主任替廖江說出這句話來,裡面有一個還是廖江的親生女兒在,他有話不好說,只有自己說了。

「放心!我這就彙報!」喬部長說道,轉身到了旁邊對外聯絡的工作台前,拿起了衛星電話。

所有人都在等著,一旦上面同意了這個方案,他們就要立刻全部撤離,從外面對山體進行整體破拆挖掘。

「好!我明白了,保證完成任務,一定要找到他們!」喬部長那邊正色的對著電話說道。

所有人聽了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看向了喬部長。

「廖哥!」邵晨沒有在外人面前那樣廖總的稱呼廖亦剛,「這裡看著很詭異,執行過那麼多次任務,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地方,你說菲菲他們會不會……」

「沒事,放心!」廖亦剛安慰道。

喬部長放下電話轉過身,「上面已經同意我們的方案,現在聽我命令!全體儘快撤離,爭取最快速度進行挖掘工作,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首要任務是一定要尋找到為我們無私幫助的周天四人!立刻行動!」

喬部長話音一落,所有人就都開始忙碌了起來。

邵晨及其手下,也都開始協助工作人員往外運送設備和能帶出去的一些文物。

到現在為止,周天四個人的生死已經高於這次考古挖掘工作,每個人都緊繃著,盡量讓自己的動作再快一點。

終於,一個小時后,所有人和設備都開始有序的從山體里往外撤離了。

邵晨和廖亦剛以及周主任走在最後面,就在所有人他們剛剛走到最後那處大平台,做短暫休息的時候,地面猛地震動了一下。

「發生了什麼?」廖亦剛扶住要摔倒的旁邊一個人,回頭看去。

平台現在所有參與的人都在,有的人沒有防備摔倒在了地上,每個人臉上都露出驚恐的表情。

「怎麼回事?」有人高聲問道。

「會不會是地震?」

「會不會塌方?」

各種擔憂的話傳來。

忽然,就在他們剛剛出來的那個洞口處,開始呼呼的往外冒出濃霧來。

「都散開!」邵晨大喊一聲。

獵愛遊戲:神祕大亨很邪惡 所有人都離那個洞口十米開外,緊張的盯著那裡。

白霧不停的蔓延出來,飄向了整個平台,逐漸的,整個偌大的平台,就像是坐落在仙境一般,看不到腳下的地面。

「不要輕舉妄動!」遠處傳來周主任的喊聲。

每個人都定在了原地,眼睛盯著那個圓洞,看著那處不停的冒著白霧,還有越來越多的架勢。

地下城裡,那個深不見底的圓坑也在往外冒著濃濃的白霧。

「咳咳!」

幾聲清脆的咳嗽聲從圓坑裡傳來。

忽然,圓坑裡就像是被人拋出來似的,掉出來兩個人,掉到地面后,一起咕嚕嚕的滾了好遠。

緊接著,圓坑裡又噴出來兩個人,同時掉在地上滾到了他們旁邊。

「咳咳!」廖亦菲還在咳嗽,「嗆死我了!」

周天也看清楚了面前的人,「你們沒事吧?」

「我們怎麼會在這兒?」看清所在地方后,黑鷹失聲喊道。

「我們回來了?」鬼眼也驚訝的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地下城。

「先離開這裡再說!」周天說道。

四個人相互扶著站起來后,在濃霧裡向中間的高樓走去。

「歇會兒!」到了高樓處,周天說道,他忽然感覺自己體內的本源之力運轉越來越快,乾脆讓大家先休息,他則坐在原地往體內看去。

體內的本源之力運轉很快,而丹田的那顆內丹滴溜溜的轉著,不停的吞噬著本源之力,眼見著從米粒大小漸漸的長到了花生米大,眼色也從之前的白色轉變成了淡淡的黃色。

本源訣升級到了第三階!

周天睜開眼睛,眼內有淡淡的光芒一閃而過,他看向遠處,所到之處清晰無比,比之前看的更遠更透徹。

大門處,那層之前看不見的薄膜,現在在他的眼裡竟然出現了流光溢彩的流動。

心思一動,周天站了起來,「走!」

四個人再一次站到了進來的大門處,周天忽然伸出一隻手,那隻手卻沒有遇到任何阻礙直接伸了出去。

他又把手縮了回來,「你們試試!」

黑鷹第一個伸出手,但是失敗了,他的手不出意外的遇到了阻礙。

緊接著,廖亦菲和鬼眼也遭遇了同樣的失敗。

周天心裡忽然就明白了,這個地方進來出去都是針對和他一樣的人的。

他進來的時候,本源訣處於第二階,而出去卻需要第三階,這說明,當時的霸國有和他一樣的存在。

而這樣的設置,肯定有他們的原因,只是現在還不是很明白而已。

周天讓他們先等等,自己出去看了一圈,發現外面竟然空無一人,撓撓頭又回來了。

「外面沒有人了!」周天說道。

「啊?」 龍刺兵王 三個人都感到很意外。

既然能出去,周天也不急了,四個人互相看著,眼神里似乎都有什麼話想說,最後,鬼眼說道:「龍珠,不能暴露!」

黑鷹點點頭,這裡頭的所有東西太過詭異,就算周天一個人把外面的人一個個帶進帶出,還有那麼多設備,不要累死了!

廖亦菲則有些不解,但是她沒說話,周天怎麼說她都會照做的。

「這裡的確不應該有普通人進來,」周天思索了一會兒說道,「要不然古人也不會設置這樣的禁制阻擋外人進入了!」 三個人都點點頭,也覺得這裡還是不要輕易讓人進來的好,不管是當時古人自己的意願也好,還是他們不想讓普通人知道裡面的詭異之處也罷,都不是普通人能夠接受的。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這裡到目前為止,只有周天一個人能夠來去自如,過後等上面回過味來,還不要把他拉到實驗室里切片片啊!

「我們帶點東西出去就好!回頭就說不知道怎麼進來或者出去的,裡面的情況也不要輕易透露!」周天說道。

「好!」幾人同意后,又踩著如仙境般的白霧去了裡面的空間,從箱子里拿了很多竹簡和珠寶裝進身後的背包里,才又返回大門處,一個拉著一個的被周天帶了出去。

平台處。

「那裡有人!」有人看到從冒著白霧的洞口處,出現了幾個人影。

等看清楚是周天他們的時候,所有人都興奮的大叫起來,廖江猛地抬起頭,看著漸漸走進的幾個人,眼眶有點紅。

「爸!」廖亦菲走到他面前,看著滿臉疲憊,頭髮散亂的父親,忍不住心裡一酸,就撲到了他的懷裡。

「好好!出來就好!」廖江很激動,有多久沒有抱過女兒了。

「廖伯伯!」周天也走了過去,「讓你們擔心了!」

「沒關係,沒關係!活著出來就好!」廖江說道,鬆開女兒后,又好好的看了她幾眼,「你們辛苦了!」

所有人都看到周天四個人安然無恙的出來后,全都扔下了手裡的東西跑了過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周主任說道。

「我們沒事!」周天笑著說道。

每個人看到他們精神的樣子,也不像是斷糧好幾天了,聽周天這麼一說,都覺得很驚訝,紛紛在心裡猜測他們在裡面都經歷了什麼。

「你們終於出來了!出來就好!」廖亦剛從旁邊擠過來說道,邵晨也跟在後面。

「哥!我們出來了!」廖亦菲開心的說道。

「師兄!讓你擔心了!」周天笑著說道,看向廖亦菲,滿臉的寵溺,把廖亦菲搞了個紅臉。

「好好好!你們肯定餓壞了!大家先休息,做點吃的!」廖江對周主任說道,然後又回過頭來,「那就先吃飯休息,有什麼話等會兒再說!」

熱乎的麵條端了上來,幾人這麼多天都沒有吃過一頓熱乎的了,頓時顧不上說話,就地坐下低頭吃了起來。

解決了肚子,周天和廖江坐到一個行軍床上,周圍圍滿了人。

「你們這是準備撤離了?」周天問道。

當時他們出來的時候沒看到一個人,直到走到平台處的時候,剛從洞口出來就看到一堆人站在原地看著他們這裡,也是非常突然。

「你們進去這麼長時間,一直沒有辦法得到你們的消息,你們帶的補給也不多,喬部長跟上面申請要從外面進行挖掘了,剛走到這裡地面就震動了一下,」廖亦剛一指圓洞,「然後那裡就開始往外冒白霧,搞不清楚什麼情況,就停在這裡觀察,沒想到就等到了你們!」

原來是這樣,周天點點頭,不再多問,他讓黑鷹把帶出來的東西拿了出來,然後就慢慢的把他們四個人經歷過的事情,有選擇的說了一遍。

原來,就在之前,他沉浸在圓珠帶個他的純粹的本源之力的時候,沒料到腳下會忽然出現一個洞口,頓時掉了下去。

緊接著就是廖亦菲和黑鷹鬼眼,四個人轉瞬間就掉進了那個洞里,上面的石塊也恢復了原樣。

四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掉到最下面,摔個粉身碎骨,心裡都有了必死的念頭。

可是,隨著身體的掉落,他們並沒有太大的失重感覺,反而像是被什麼東西托著似的。

然後,從漆黑一片里,周圍忽然就亮了起來,還沒等他們看清楚周圍的狀況,就看到了出口,身體不受控制的就掉了出去。

這一點,周天沒有說出來。

周天只說他們到處尋找了一遍后就從大門出來了,至於怎麼出來的,周天他們說也不知道,就那麼走出來了,其他人也不再追問了,紛紛被周天帶出來的東西吸引了注意力。

尤其是付教授幾個人,拿著那幾個竹簡就不撒手了。

雖然喬部長和上面幾個人對周天他們的話都有幾分疑惑,但是現在這樣的情形下也來不及細問,就讓大家先休息,他立刻又跟上面彙報去了。

人既然沒事,那麼從外面挖掘的事情肯定又要更改了。

還有一些年輕人圍在周圍,還想繼續聽周天他們說說裡面的情況。

「太神奇了!」有人下意識的說了出來。

「那這之前呢?」廖江問道。

周天又把他們進去后做的事情撿了一些補充。

「對了,那邊的空間里,有很多財寶,就在最大的那個石屋裡面!可我們只能帶出來這麼多!」周天說道。

「已經很好了!這些已經夠我們研究一陣了!」周主任說道。

「還有那個地下湖!」周天又說道,「湖裡有個小島!」

「怎麼會?」有人失聲道,按照周天他們說的,那下面的空間要有多大啊!恐怕要佔整個秦嶺地區的五分之一的面積了!

大家在這處平台修整了幾個小時候,喬部長根據上面的安排,留下一些人繼續工作外,其餘的人全都繼續撤離,往外走去。

「周主任!」他們剛走出山體,就忽然有人喊。

原來是之前派去檢測溶洞地下水的人,正在出來的人裡面尋找著,看到周主任后,立刻就跑了過來。

「你怎麼回來了?」周主任問道。

「周主任,就在之前,我們忽然發現溶洞的地下水開始下降!那邊已經具備進去救援的條件了!」

「地下水退了?」周天疑惑的問道,之前他們也看過,那裡的地下水水位很高,根本無法通過。

「是的,已經退了……你們……」那人才看清楚說話的人,頓時像見了鬼似的,「你們……」

「他們已經安全出來了!辛苦大家了,先讓人休息,回頭那邊交給地質隊!」周主任笑著說道。

「好!」那人反應過來,要找的人已經回來了,趕緊興奮的過去傳達去了。

終於到了外面,周天幾人忽然有一種重見天日的感覺,這個時節,已經滿山翠綠盎然,綠草茵茵了。

恍如隔世!

在外面的帳篷里又睡了一覺后,周天他們又被上面派來的人詢問了好幾次進去后看到的情景。

因為四個人說的基本都差不多,對於怎麼進去出來的也都說不清楚,就沒有再繼續問下去了,之後,周天他們就坐著邵晨的直升機回了京都。

到京都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周天讓鬼眼跟自己回家,第二天再一起去劉順那裡。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