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們聽到了命令,迅速朝陣地開始後撤了,這個時候也顧不上轟炸秦燕秋了,鬼子們突然後撤,讓正在肉搏的晉綏軍拿著看到就跟著追了上去。

「不要追了。」楊將軍拿著望遠鏡已經看到了不遠處鬼子的搭建的戰壕,還有戰壕上面選好射擊點的鬼子機槍,他們已經構築了一個很好的防禦陣地,看來這幫鬼子決定堅守到援軍的到來,拿著大刀追過去的話,不是找死嗎。 此時還有正在肉搏戰的鬼子,這個時候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很快就被五六個圍上來的士兵直接用大砍刀剁成了幾段,然後揮著刀瘋子般地沖向了鬼子的隊伍。

「殺鬼子啦。」喊叫聲一片,楊將軍的命令要下達給下面的旅長和團長,但誰會聽,能夠做到一比一的戰役不多,所以,每個士兵揮舞著大刀片子瘋狂地衝進了後撤的鬼子群中。

厚重的砍刀會迎頭劈向鬼子,也會從側面砍向鬼子的脖頸,一擊不中后往往被鬼子的刺刀刺進胸膛,然後鬼子會狠命地轉動槍托,只要左右一轉,人就會痛到暈死過去,慘叫和鮮血不絕於耳。

「去死吧。」一聲怒吼后,一名鬼子的頭顱掉落到麥苗中間,鮮血飛濺,站直的身體緊接著被一腳踹翻,幾百名鬼子和幾百名晉綏軍糾纏在一起,大刀砍卷了刃,刺刀折斷了刀尖。

「開槍,殺鬼子啊。」龍奎指揮著特戰隊員拿著狙擊步槍一槍一個飛快地射殺著撤退的鬼子,很多看呆了的晉綏軍士兵也拿起步槍精確地瞄準著鬼子。

僅僅憑藉拼刺刀白刃戰是干不過鬼子的,鬼子的三八大蓋加上刺刀要比大刀長的多,而且鬼子對於這場戰爭的準備曾經進行了無比嚴格的訓練。

砰砰砰…..凌亂的槍聲想起,正在拼刺刀的鬼子一個被一個地報銷,現場的很多人都以為多報銷一名鬼子,就能拯救一位戰士的性命,結果,卻錯了。

戰場上的撤退,有一部分人肯定要付出犧牲的代價,鬼子的板井一看形勢不妙,為了完全切斷衝上來的中國士兵的糾纏,他下達了全部射殺的命令。

噠噠噠噠……鬼子的重機槍和輕機槍突然集中開火,將一夥正在拼刺刀的雙方士兵全都打成一具具屍體。

與此同時,周正這邊已經把一幫準備撤回去的鬼子士兵全部送到了西天,他看了看遠處的鬼子戰壕,手一神,命令所有的人全部停了下來,眼前的這幫鬼子看起來也差不多死了一半多。

「周正,周正。」儘管周正剛才已經意識到秦燕秋到了,可是剛才鬼子正在撤退,那可是殺敵的好機會,他怎麼可能會錯過呢,所以,秦燕秋這個時候才追上來周正。

「你來幹什麼?不好好帶著隊伍。」周正嘴上說著,眼睛卻凝視著鬼子的陣地,鬼子選擇了一塊高地,起碼還有六挺九二重機槍和十多挺歪把子機槍守著,如果硬攻的話,傷亡肯定會很大的。

「是大姐讓我來的。」秦燕秋笑道。

「大姐?」周正聽了后愣了一下,緩緩回過頭來,「夏青?」

「是唐嫣啊。」秦燕秋大聲地叫著,轉到了周正的對面,「我已經把我們準備行走的路線告訴了夏青姐,夏青姐就彙報給了八路軍,再然後,我就接到了唐嫣的電報,唐嫣電告我們,板垣征四郎的部隊已經加快了行軍速度,很可能是準備伏擊我們車隊的,另外,八路軍的新一團距離我們也不遠了。」

「唐嫣?」周正聽了后愣了一下,看著秦燕秋一臉的高興,他搞不清楚了,唐嫣不過是告訴秦燕秋鬼子來了,有這麼值得高興的嗎?

周正並沒有多問,因為有兩個現實的問題擺在眼前,一是讓運輸機械的車隊避過板垣師團,還有一個就是要確保八路軍這支隊伍的安全。想到這裡,周正也就清楚了,眼前的這支鬼子聯隊很可能是消滅八路軍的隊伍來了,否則,不至於派一個聯隊的鬼子來攔截他的汽車大隊的。

葬元劫 「周正,我們的的機器呢?」剛才雙方正在激戰,隊伍交叉在了一起,此時看到鬼子龜縮在戰壕里,剩下不到兩千人了,楊將軍也就不急了,帶著三個旅長和九個團長走到了周正的面前問道。

「啥機器?」周正裝聾作啞。

「就是我們兵工廠的機器啊。」楊將軍瞪著周正說道。

「沒見啊?」周正佯裝看了看四周,然後裝作沒有看到機器的樣子,「機器也不在我這裡啊。」

「對啊,我們也沒有看到機器?」

「你哪隻眼睛看到機器了?」

一幫家丁們都走到了周正的身邊,一個比一個無賴,此時的機器早就在五里地之外了。

「哎,好你個周正,睜著眼睛說瞎話是不,剛才若不是我們跟著你們一起打鬼子,機器早就被我們搶回去了。」楊將軍沒有想到這個周正竟然否認了。

「你汽車上拉的不是機器嗎?」幾個旅長和團長也跟著說道。

「誰睜著眼睛說瞎話了,汽車呢,汽車在哪裡呢?你看看,這不是沒有汽車嗎?」

「汽車不是被你們開走了嗎?」

「汽車啥時候開走了,我怎麼沒有看見。」

「周正,你少他媽的廢話,這機器是我們的命根子,閻長官親自下令讓我們把機器追回去,這麼跟你說吧,這機器我們要是追不回去,那我們回去無法交差,再說了,我們還要用這些機器造槍械打鬼子,你要是真想打鬼子,也可以跟著我們一起干,幹嘛非要把我們的機器搶走呢?」

楊將軍看跟周正說話費勁,這個周正鐵了心耍賴,他也就有點不耐煩了,說話的語氣也就不好聽了。

「打鬼子,鬼子就在對面不遠的地方,你們怎麼不去打,不先把鬼子滅了先跟我提機器的事情,你們知不知道,板垣師團已經過來增援了,我預計一個小時后,不光是機器,還有你我以及你們手下的這些士兵都會落入鬼子手裡。」

周正聽了,立刻轉移了話題,故意把結果說得很重,此時他和楊將軍的部隊盡在咫尺,萬一打起來,那遠處的一夥小鬼子豈不是佔了便宜。

兩個人都不清楚,鬼子看到他們在一起不知道說什麼話,但從望遠鏡裡面看很顯然吵了起來,早已經高興地在戰壕裡面傳開話了。

「中國人就喜歡內戰,看來咱們的危險解除了!」板井對幾個大隊長,還有中隊長說道。 「吆西,咱們就等著板垣師團的援軍吧。」一幫鬼子軍官就他媽的捂著嘴偷偷笑了,雖然他們在高地上臨時搭建了一個陣地,但是對面的人多啊,一窩蜂真不要命衝過來,他們肯定連渣都沒得剩。

與此同時,陽泉的鬼子指揮部,鬼子一堆將官緊緊地盯著地圖,山西的北方,周正一直呆在太原,突然帶著一幫晉綏軍北上了,如果這個周正帶領著一幫晉綏軍去伏擊板垣師團,那麼板垣師團凶多吉少。

「八嘎,立刻電告板垣征四郎,就說這次想伏擊他們的是周正帶領的晉系軍隊,要讓他們加快行軍速度,儘快和板井聯隊迅速匯合,最好能夠趁機把周正滅了最好。」寺內壽一想了想立刻著急地說道。

通訊兵走了后,寺內壽一眉頭緊鎖,這個周正怎麼就不死呢?怎麼就這麼難對付呢?

正在行軍途中的板垣征四郎很快接到了電報,接到了電報后,頓時感覺到脖頸處涼颼颼的,剛才接到的電報的時候,還說是晉綏軍呢,現在怎麼突然多了一個周正,周正可是「將官收割機」。

「八嘎,老子怎麼那麼倒霉呢,無論跑到哪裡都能遇到這個該死的周正。」

板垣征四郎有些心慌,南口一戰,周正成了他心裡揮之不去的夢魘,怎麼每次都是他遇到周正呢,一想起香月清司,還有在石家莊玉碎的二三十名鬼子將官,板垣征四郎就覺得腦袋生疼。

可是身為大日本帝國第五師團的總指揮,他這個師團長即便玉碎殉國,也得拚死一戰,這是軍令。

「加快速度,立刻確定板井聯隊的位置。」板垣征四郎咬了咬牙,大聲叫道,儘管他心裡有十萬個不願意,但他都得這樣做,為了大日本的聖戰,他必須這樣做。

「那行,周正,那咱們就先滅了這幫鬼子,再來說機器的事情。」周正這邊,楊將軍板著臉決定先打鬼子了,如果不解決這幫小鬼子,早晚是個禍害。

可是鬼子在高地上,他們僅僅是追周正才出的城,隊伍根本就沒有帶重武器,這高地怎麼打呢?楊將軍說完后,一臉為難地看著周正,這些鬼子的機槍手可不是吃素的,何況鬼子還有迫擊炮。

「不就是幾挺機槍嗎?機槍手我來負責,其餘的鬼子你們負責。」周正知道楊將軍的意思,冷眼看了一眼鬼子的高地,用88式狙擊步槍幹掉鬼子的機槍並不難。

周正一句話打消了楊將軍的顧慮,楊將軍也就沒有話說了,回頭帶著隊伍慢慢地摸向了鬼子陣地。

鬼子陣子上的鬼子正在偷笑,板井突然發現情況不對了,他突然看到了中國士兵開始拿著步槍和衝鋒槍開始謹慎地往陣地的方向慢慢地爬了過來。

「八嘎,看來他們要強攻陣地了,機槍地準備,等他們到四百米的地方,給我全火力封鎖,千萬不要讓他們衝上陣地。」板井狠狠地說道,他心裡很清楚,這些中國士兵單兵作戰能力不強,武器也很差,但若真不要命了,也會給他們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張鳳山,吳興奎,劉國芳,你們三個各自帶著隊伍先回車隊去。」周正看到楊將軍他們已經上去了,轉過頭把張鳳山和吳興奎叫了過來吩咐道。

「是。」張鳳山拉著一張臉,這次戰損他的隊伍傷亡最多,傷亡達到兩百多,現在周正沒有發火,是顧不上發火,估計他要挨揍了,可是周正沒有說啥,但臉色很不好看。

「少爺,少爺,要是有什麼衣服能夠擋住鬼子的子彈就好了,咱們就不會傷亡這麼大了。」

龍奎也看出了周正臉上不高興,以前他可是周正肚子里的蛔蟲,周正想啥他准能猜出來,現在一點也猜不出來了,不過,他此時看出來了,周正對於這次的傷亡心裡極為不痛快。

「那叫避彈衣,這玩意等咱們回霧靈山就開始研製,不過,不是那麼好研發的,即便有了避彈衣,也並不能保證每個人都安然無恙。你們還是加緊戰術訓練吧?」

「避彈衣,還有這種服裝呢?」張鳳山和吳興奎,還有劉國芳和一堆家丁一個一個紛紛愕然,龍奎也就這麼提了一下,周正竟然說出了名字,就連龍奎也睜大了眼睛。

「行了,都別啰嗦了,你們都趕緊回車隊,燕秋,咱們倆上去把鬼子的機槍手幹掉。」

周正說完,龍奎從賴六手裡拿過了88式狙擊步槍給了周正,兩個人很快採用戰術動作朝鬼子的陣地方撲了上去。兩個人還沒有走多遠,就被楊將軍帶著一個警衛團的人給包圍了。

「周正,你的隊伍怎麼撤了,你不會是想打完鬼子的機槍手就溜走吧。」楊將軍看著周正說道。

「我擦,你看看你這小人之心吧。」周正鬱悶地說道,「楊將軍,你說你不好好地盯著鬼子,你盯著我幹嘛,我讓他們回去保護機器了,萬一板垣師團早來了,回去的部隊可以打阻擊,其他人就可以把機器拉回來,你說不是嗎?」

其實周正就是準備趁機跑的,他沒有想到這個楊將軍竟然會防著他,於是就找了個借口。

「你他娘當我傻是吧,要不我也派一個團去保護機器咋樣。」楊將軍聽了立刻說道。

「好呀,好呀。」周正沒有猶豫,如果這個楊將軍真敢派一個團去的話,那他周正就有五個縱隊了。

「哈哈,老子才不會上你的當。」楊將軍聽了哈哈大笑,這個周正不知道有什麼魔力,兵工廠的一千多名工人都能被他忽悠走了,這才多長時間,要是自己派一個團去的話,沒準又被周正忽悠走了,到時候就更難交差了,反正閻錫山已經交代過,無論如何,只要保證機器不落入鬼子手裡就行,如果實在要不回機器,也只能這樣了。

「你們給我看住他們。」楊將軍接著又對一幫警衛隊的人說道。他這個警衛隊有三十個人,周正肯定不敢殺了他們的。

「好吧,好吧,看住就看住吧,一會我們去狙擊鬼子的機槍,你們警衛隊的人死了,可別怪我。」

周正翻了翻眼睛,和秦燕秋兩個人拿著狙擊步槍朝鬼子的陣地沖了上去,三十幾名警衛員拿著衝鋒槍跟在了周正的身後,楊將軍則轉頭指揮部隊去了。

楊將軍這邊的晉綏軍速度比較慢慢,他們在等待周正這邊狙殺鬼子的機槍手后,他們才能夠衝鋒的。 雖然人數比鬼子多出幾千人,但打高地,打衝鋒,鬼子的重機槍和歪把子火力全開的話,這幾千人明顯不夠打,何況還有射擊準頭非常高的鬼子,所以,他們一個一個把眼睛都盯在了周正的身上。

「你們還準備趕上去送死嗎?」周正回頭看了一眼警衛兵說道。

「啊,師長讓我們跟著你的。」其中一個警衛兵說道。

「看著我,看著我,就知道看著我,我現在是上去殺鬼子,你們不能等我殺完了鬼子再看著我嗎?」周正不高興地說道。

「我們也可以跟著你殺鬼子啊。」警衛兵隊長握緊了手裡的槍,匍匐幾下後到了周正的身邊,看了一眼周正手裡的槍,「周少爺,這是啥槍,能幹掉鬼子的機槍嗎?」

「啥槍,國產88式狙擊步槍。」周正瞅了一眼警衛隊長說道,拽拽地說道。

警衛隊長沒有聽過這槍,聽了后,手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抓住了槍柄,唏噓不已。

「有了這槍就能幹鬼子的機槍了。」 帝國總裁霸道寵 警衛隊長喃喃自語地說道。

「那還用說,看著,咱們再往前走個兩百米,鬼子的機槍手就要去見閻王了。」周正瞅著警衛隊長說道。

「想不想跟我們一起打鬼子啊。」在旁邊的秦燕秋看了一眼警衛隊長冷不丁地說了一句。

「想,啊,當然想了。」一幫警衛兵聽了后爭先恐後地說道。

「想打鬼子,等我殺死這鬼子的機槍手后,你跟我們一起走。」秦燕秋說道。

「啊,這……」一幫警衛兵聽了,臉上立刻露出了難色。

「不願意就算了,張鳳山,吳興奎,劉國芳都是你們國民革命軍的人,馬上太原城就淪陷了,閻老西也要撤退了,你們跟著他們能打了小鬼子嗎?」

周正看幾個警衛兵面露難色,說完后不再理他們,和秦燕秋兩個人一前以後朝鬼子的陣地方向繼續匍匐前進,身後的一幫警衛兵卻犯嘀咕了,猶豫了一會,很快又跟著周正開始往前爬行了。

鬼子精明的跟猴子一樣,佔據了一處高地,一堆大小鬼子軍官都用望遠鏡觀察這下面的動靜,很快就發現採用戰術動作的周正。

「八嘎,就是他,這個人就是周正。」板井從周正的動作很快就認出來了這個人。

「炸死他吧。」板井身邊的鬼子聽了后,紛紛叫喊。

「不急,等他再近點,到時候機槍和迫擊炮一起開火,我就不相信他是鐵打的。」板井兇殘地說道。

周正和秦燕秋兩個人貓著腰鑽在麥苗地里,突然兩個人分開了,同時速度也增加了不少,身後跟著的一幫警衛兵卻傻眼了,兩個人的速度他們跟不上了。

「哎,哎,這咱們沒有辦法看著他們啊。」警衛隊長為難地說道。

「隊長,要不,咱們就在這裡守著,等他們打死鬼子的機槍手后,咱們就把他們抓起來。」一名警衛說道。

「抓,抓個屁,咱們三十多個人估計都不是他們的對手。」警衛隊長說道。

「那咋辦?」

「不咋辦,先看看再說,師長命令我們看著他倆,又沒有說讓我們抓住他們倆。」警衛隊長說道。

「嘡,嘡!」警衛隊長剛說完,就聽到兩聲槍響,然後他突然扭頭看了一眼,就看到周正和秦燕秋分別在兩個方向朝鬼子的陣地開了一槍后,兩個人轉瞬間又沒影了。

再看鬼子的陣地上已經又兩名機槍手趴在機槍上,已經死了,露著腦袋的鬼子全部鑽了下去。

「八嘎,這到底是什麼槍?」板井無比鬱悶,鑽在戰壕里,幸好周正沒有朝他開槍,否則,他的小命沒了。雖然他剛才就已經知道這槍不是一般的槍,但距離八百米左右,能夠準確把兩名狙擊手爆頭的狙擊步槍,就連他們的97式狙擊步槍都做不到。

「用迫擊炮炸他。」一名鬼子軍官吼道。

「炸個屁,往哪裡炸,現在誰知道周正和他的那個女人在什麼地方。」鬼子軍官都怕死,看到兩個人被打死後,此時都鑽在戰壕里,沒有人知道周正兩個人的具體位置了。

「那我看看他們在什麼地方。」一名鬼子小隊長說完后,探出了腦袋,剛剛探出腦袋,就聽到「砰」一聲,然後他西瓜般的大腦袋被打掉了一半,然後屍體就跌倒在了戰壕里。

「咦。」戰壕里的板井和一幫鬼子軍官,還有士兵,眼睛立刻直了,張大著嘴巴,一時間呆住了。

「八嘎,我們就不出去,等他們發起衝鋒的時候,我們再出去打他。」板井很快想到了一個周全的方法,看這個周正只有兩把狙擊步槍,他們只要鑽在戰壕里,只要中國的士兵敢發起衝鋒,他們就可以趁機開槍了。

「好厲害,周少爺好厲害。」一幫警衛員很快發現了周正,立刻有敢在了不遠處。

「奶奶的,你們屬狗的啊,跟著我屁股後面,等和吃熱屁呢?」周正看到后,頭也不回地沖一幫警衛員喊了一聲,他是怕萬一鬼子反擊了,再用迫擊炮把這些警衛員給傷著了。

一幫警衛員聽到周正罵他們,也不回話,死皮賴臉地趴在周正附近不遠的地方,頭也不抬,偷偷觀察著周正。

周正和秦燕秋兩個人發現鬼子都不露頭了,心裡有些鬱悶,媽的,這幫鬼子太膽小了,就這還武士道精神呢?

「哎,狗日的小鬼子,你們不是一直想佔領我們中國做個中國人嗎?只要你們放下武器,把日本併入中國,改名叫東京省,這事情就成了。」周正見小鬼子不露頭,就開始胡求亂喊叫了。

「八嘎,這個周正欺人太甚了,我們大日本帝國,竟然被他改成東京省了。」板井不生氣,一幫鬼子卻氣呼呼地亂喊叫。

其中一名日本小兵直接站了起來,拿起三八大蓋就朝外面準備射擊了,不過他也是同樣的下場,剛一站起來舉槍,一顆子彈直接從他的胸口穿過,直接穿到了身後的土地上,濺起了一朵土花。 「哎,小鬼子,東京省挺好的,就你們那一塊尿布大的地盤,每天還火山地震,沒啥好的。」

鬼子不露頭了,周正雙手攏在嘴邊繼續大聲叫喊,鬼子恨得睚眥欲裂,瞪大著眼珠子,快要冒出火了,大日本皇軍什麼時候這麼窩囊過。

「八嘎,板井聯隊長,咱們的士兵一起朝周正那個方向射擊,他們就兩支狙擊步槍,不可能一下子殺死這麼多帝國士兵的。」一名鬼子大隊長實在忍不住了,他恨恨地握著手裡的武士刀對板井說道。

「不急,周正和他的那個女人打不著人了就會往前繼續走,等他們到達我們的射擊範圍,我們一起開槍殺了他,你們把剛才周正狙擊步槍的子彈找出來,交給我們大日本帝國的軍工企業研究,一定要製造出能夠剋制這種狙擊步槍的槍械出來。」板井說道。

「哈意。」鬼子的那名大隊長聽了,覺得板井說得很對,從目前來看,也就只有周正使用過這種槍械,與他們交戰的晉綏軍,西北軍,還有八路軍,就連南京政府的嫡系軍隊也沒有使用過這種威力巨大的狙擊步槍。

「聯隊長,你說這個周正會不會有特殊的本領?」另外一名鬼子大隊長說道。

「本領,什麼特殊的本領。」板井聽了立刻問道,

「就是他用一般的武器也可以打出這麼遠的距離和準頭。」鬼子大隊長講道。

板井聽了,臉上開始有些陰冷了,周圍好幾十名鬼子兵聽著呢。板井很快想了想,突然反手打了那個鬼子大隊長一個巴掌:「八嘎,單兵素質,大日本帝國的武士才是全世界第一。」

「哈意,大日本帝國的士兵才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士兵,大日本帝國萬歲,天皇萬歲。」

鬼子大隊長被打了后,也意識到了什麼,開始鼓舞士氣了,聽到鬼子嘰里呱啦地喊叫起來,周正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支煙開嗓吸了起來,小鬼子開始鼓舞士氣了,估計是士氣受到了影響。

「哎呀,這個周正打鬼子還不耽誤抽煙,這完全把小鬼子給藐視了啊。」楊將軍的一幫警衛員說這話的時候紛紛看著警衛隊長。

「看著我幹嘛?」警衛隊長悄聲說道,「你們是不是想跟著周少爺走?」警衛隊長不敢明說,他用試探的語氣問道。

「真的,要是我跟周少爺走了,隊長,你不會斃了我吧?」一個警衛膽怯地說道。

「隊長,看見了嗎,周少爺和那個漂亮娘們就用兩支槍,把鬼子兩千人嚇的不敢抬頭,如今他又把我們機器搶走了,以後沒準會造出多少這樣的機器呢?」另外一個警衛也說道,他的口氣很委婉,沒有明說。

「對呀,機器八成是要不回來了,你說日本人都不能把他怎麼樣,就咱們這點人,估計要不回來。」

……

「那一起走啊。」警衛隊長看他們都想跟周正打鬼子,也就把話說明了。

「嘿嘿,那就一起走吧。」警衛員都同意了,一幫人很快爬到了周正的跟前,周正單腿跪在地上,整個腦袋剛好露出麥苗地,雙眼像雷達一樣掃描著鬼子,槍口盯著鬼鬼子的陣地。

「哎,周少爺,周少爺,讓我們做你的警衛隊吧。」警衛隊長爬過來立刻說道。

「警衛隊?我不缺警衛隊呀?」周正頭也沒回地說道。

「對呀,這個周正是不缺警衛隊,他本人厲害,而且還收了力行社的秦燕秋,還有鬼子兩個特高課的美女,這就是警衛隊啊。」警衛隊長聽了后,摸了摸腦袋也就想通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