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勇嗯了一聲,晃了晃手上的紙,「咱們先去張貼招工啟事吧。」 ……

「沙之化身!」

「是沙之化身!哈哈哈!」

主席台上,非洲古巫聯盟的老首領帕爾克,由悲轉喜,嘴角的血跡還未擦乾,就已經欣喜若狂的大笑了起來。

會場所有觀眾,透過大屏幕可以清晰的看見,沙漠皇帝被重力旋渦絞成一地殘渣粉末的肉體,全都在落地逐漸分解,沙化,變成一地黃沙。

現場的情況遠不止如此,小島上所有樹木植被,連同礁石山岩,全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枯倒塌,最後腐朽成一片細沙。

沒有一會兒,整個島嶼變得如同沙漠一樣,放眼望去一片昏黃,海風吹來,飛沙漫天。

「怎,怎麼回事?」

撒旦使徒哈里森瞪大了眼睛,放眼望去,內心頓時駭然一片。

好好一個小島,怎麼會變成這般景象?!

此時他看到,自己的腳下,身體的四周,甚至視線的盡頭,全都是一片黃澄澄的沙子,他感覺自己就好像在一瞬間,掉進了尼羅河畔的沙漠之中似得。

這種景象,特別是在藍天白雲,海水環繞的小島上發生之時,倍顯突兀。

最關鍵是,沙漠皇帝加內瑟斯明明被絞進重力旋渦之中,那可是任何人都無法抗爭的法則力量,他怎麼可能還活著?

這,怎麼可能?!

哈里森內心驚駭交加,十分警惕看著周圍突變的景色。

不知什麼時候,整座島嶼變成了一片沙海,此時就算他已經化身成高達六米的地獄惡魔,站在這片沙海中,依舊顯得渺小無依。

驀然。

哈里森發現自己前方的沙子,全都像炒鍋里的豆子,一粒粒全都上下跳動了起來。

隨後「嘩啦」一聲,跳動的沙子中,突然躍出了一排皮膚漆黑堅硬,氣勢森然的古老守衛。

這些守衛強壯異常,一個個身高接近三米,****上身,全身肌肉線條清晰明朗,腰部穿戴著現在根本看不到的金屬裙甲,手腕和腳腕都佩戴著紋飾象形文字的金屬護腕。

最最令人感到陰森恐怖的是,這些由沙子組成的古老守衛,赫然長著一顆胡狼的頭顱!

「桀桀桀,加內瑟斯你在小看我嗎?這一排區區五十個傀儡守衛,也想用來對付我?」哈里森冷笑了一聲,惡魔的雙眸微微眯起,看著前方的狼首守衛,充滿了不屑。

然而,哈里森話音未落,一聲聲黃沙涌動聲,不斷在那一排古老守衛的身後響起。

「嘩!」

「嘩!」

「嘩!」

一排排守衛不斷從沙子中跳了出來,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從第一排區區五十人,瞬間向後擴展出了上千人,放眼望去,黑壓壓一片,全都是長著狼首,模樣猙獰的沙漠守衛!

此時結成方陣,散布在眼前的,何止是守衛,儼然就是一支強大的軍隊。

這支紀律森然,整齊列隊的沙漠守衛,個個全副武裝,模樣猙獰,它們中有手持盾牌與長矛,腰間掛著短刀與戰斧的重裝步兵,也有赤袒上身,穿著裙甲,手持弓矛的遠程守衛。

最為誇張的是,一聲戰馬嘶鳴過後,四架三人架勢的四馬戰車,從翻騰的沙子中一躍而出,氣勢洶洶的停在了戰陣的兩側。

儼然擺出了一副即將攻城拔寨,衝鋒殺敵的架勢。

「數量多又怎樣?不過是一些徒有其表的垃圾。」哈里森口中利齒互咬,語氣狠辣地吐出了一句話。同時,左右手各聚集起一團黑暗能量,一副隨時要撕碎一切的架勢。

「嘩啦!」

最後出現的兩排沙漠守衛,赫然是手持一人多高的扇形戰斧,腰間還懸著克赫帕什彎刃劍的法老親衛隊。

在這兩排衛隊的拱衛下,一股沙浪緩緩湧現。

完好無損的沙漠皇帝,赫然出現在這股沙浪的頂端。

他紋飾符印徽記的長袍,隨風鼓動,黃金面具映著陽光,手中象徵王權的黃金權杖,直指前方的哈里森。

「哈里森,感受一下來自沙漠的憤怒吧!」

所有氣勢森然,身如黑鐵的沙漠守衛,「哄」的一聲,邁開了整齊劃一的步子,同時裂開獠牙交互的狼口,發出一聲震懾人心的爆吼。

「吼!」

沙漠皇帝冷然下令,「衝鋒!」

所有沙漠守衛,全都跟脫韁的怪物似得,兇猛無比的向哈利森衝去。

「找死!」哈里森手中兩團重力球,分別丟了出去。

沖在最前方的十幾名重裝守衛,瞬間被絞成稀碎,原地還留下兩個持續將空間扭曲的重力旋渦。

然而兩個重力旋渦,並不能阻止這支沙漠大軍的前進。

那些沙漠守衛有些繞開重力旋渦,向哈里森包圍過去,還有些守衛一蹦十幾米高,跳過重力旋渦,徑直向他殺去。

衝過去的沙漠守衛,黑壓壓一片,場面猶如排山倒海,直攝人心。

空氣中立即充滿了殺伐與硝煙的味道。

哈里森咬了咬牙齒,再次聚起黑暗能量,單手握出一柄凝黑如實的重力標槍,隨即猛的擲出。

一名衝到他身前的沙漠守衛,連同它身後十幾名守衛,全部被這一擊轟碎,空氣中還留下了一條極黑的高重力軌跡。

可哈里森來不及有任何喘息的機會,因為已經有更多的沙漠守衛,衝到了他的面前。

與此同時,遠超攻擊的箭雨,也從高空密集落下。

哈里森不得不給自己套上一層魔力護盾,一邊抵禦著箭雨和擲矛,一邊向四周螞蟻般的沙漠守衛,展開無差別的攻擊。

他的黑魔法,雖然爆發力強大無比,但衝來的沙漠守衛,實在是太多,幾次顧此失彼之後,不得不與衝到身前的沙漠守衛,展開了近身肉搏戰。

惡魔化的他,身軀強勁威猛,一爪一踏,甚至雙翅揮動都能將沙漠守衛打散。

可這些沙漠守衛被打散之後,立馬又會在後方重新站起來,再次加入戰鬥,彷彿無窮無盡一般。

最關鍵是,這些沙漠守衛,一個個悍不畏死,依舊衝鋒上前,它們哪怕就是拚死,也傷到哈里森一下,甚至是咬都要咬哈里森一口。

直到這時,哈里森內心終於駭然了。

他發現這些長著狼首,兇殘猙獰的沙漠守衛,並不單單隻是無腦的傀儡,而是如同活生生的戰士一般,充滿了戰鬥本能,而且戰鬥力極高。

特別是看到它們的眼睛那一刻,那一雙猙獰幽深的獸瞳,閃爍著森森寒光,那根本不是普通傀儡,所能擁有的靈氣!

隨後他看到沙漠皇帝那柄金光閃閃的權杖后,猛然想到,傳說中沙漠的死神阿魯比斯,不僅是陵墓的守護神,同時也是審判之神,以及法老王權的守護神。

阿魯比斯麾下,有一支令活人聞風喪膽的軍隊,正是這些狼首人身的怪物守衛!

沙漠皇帝招來的不僅僅是沙子傀儡,而是擁有戰士靈魂的死神大軍!

……

正在哈里森陷入苦戰之時,整個青年大會的會場都沸騰了。

奪取基因 所有觀眾全都興奮的高喊歡呼,剛剛那麼危機的情況下,沙漠皇帝不僅活了下來,還將整座小島沙漠化,並且召喚來了一支阿魯比斯的軍隊。

這種誇張的強大,著實嚇了他們一大跳。

此時此刻的精彩程度,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老沙啊老沙,你還真是神通廣大,你要是放在華夏國的古代,絕對是西遊記裡面的老妖怪。」王焱拿起飲料好好喝了一口,喃喃調侃了一句。

沙漠皇帝的特性之一就是沙之化身,他就是沙子,沙子就是他,他的真身可以在沙子中任意移動。當時那種危機的情況下,也多虧是他,一般人還真逃脫不掉。

「嘖嘖,連整座小島都能沙漠化,這種能力真變~態!而且竟然能將阿魯比斯的大軍都招來,那柄權杖還真是個寶貝啊。」王焱單手支撐著下巴,唏噓感嘆,「厲害了老沙,他不會真的是法老王的後裔吧?」

沙漠皇帝招來的沙漠守衛,與傳說中阿魯比斯的大軍應該還有很大的差別,但是螞蟻多了還能咬死大象呢,憑藉著悍不畏死,能夠不斷重生的特性,別說半步S級,就算是S級的陸地神仙,在沙漠里遇到他,除了逃跑,否則只有被耗死的份。

關鍵是這種變~態強的對手,他王焱對上了,能打得贏嗎?

「這個愚蠢的哈里森!」另一邊,原本暗自得意的安培宗秀,臉色徒然鐵青。

原本設想好的美好未來,已經被無情的打破。

沙漠皇帝加內瑟斯,不僅沒有死,看樣子連一絲傷害都沒有受到,這個狂妄自大的撒旦使徒,實在是蠢透了!

不過接下來還有機會,單輪攻擊力和爆發力,還是撒旦使徒更強一籌,只要他能贏下來,一切就好辦了。

安培宗秀如此設想著,再次將目光投向大屏幕,心中又是一怒。

眼前的局勢,哪裡還有迴轉的可能?

……

海島上,哈里森感覺自己就好似陷入了一片無法掙脫的泥沼里。

他接連瞬移了幾次,依舊無法脫身。想直接攻擊沙漠皇帝,可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遠超瞬發魔法的攻擊距離,試著用其他魔法轟過去,又有一大堆沙漠守衛,爭先恐後的當下魔法攻擊。

他也想試著沖向沙漠皇帝,可他與沙漠皇帝之間隔著密密麻麻的守衛大軍,這些煩人的沙漠守衛,彷彿無窮無盡一般,怎麼殺都殺不完。

而且將他重重圍困在原地,動彈不得。

就算他惡魔之體恢復力強大無比,可每一次傷口癒合,都在消耗著他的體力。

這樣下去,力量與體力不斷被消耗,可能直到倒下的那一刻,他連沙漠皇帝的衣服邊都碰不著。

「可惡!混賬!」哈里森惱怒的低吼著,心中的怒意層層湧起。

他偉大的撒旦使徒,何時被人如此壓制?那個沙漠皇帝可惡至極!

「都給我滾開!」哈里森突然仰天咆哮,一股由魔力構成的衝擊波動透體而出,將圍繞在他周圍十幾米的沙漠守衛,全部沖飛衝散。

隨即一展雙翅,如同一團濃煙似得,徑直衝上數千米的高空。

哈里森望著下方的島嶼,惡狠狠的低吼道,「這是你逼我的!」

他的雙翅與身軀上,布滿了一道道割破表皮的傷痕,這些傷口雖然不足以致命,卻令他此刻的模樣更顯猙獰。

他緩緩舉起雙手,大量純粹濃郁的黑暗能量,開始在他雙手間聚集。

足足過去好一會,一顆巨大的黑暗能量體,被他奮力托舉了起來。那種可怕的力量,充滿了毀天滅地般的氣息,就連周圍的光線都彷彿被扭曲屏蔽。

「我要將你與這個小島,一起毀滅!」

言畢,那顆聚集了哈里森所有力量的黑暗能量體,被他奮力丟了出去。

帶著恍若核彈降臨的恐怖威勢,徑直向下方島嶼落去。

…… 要成立法律顧問所,除了有規定的辦事章程,更主要的是要招收律師,建立律師隊伍。

這麼多年的動蕩,華國內部律師隊伍凋零,前幾年雖然還有零星的律師,但都沒有固定的組織。

這次上面改革,目的就是重整國內的司法系統,建設完善的律師隊伍。

「等貼完這個,回來咱們還得做招收律師的要求,考試及錄取的章程呢,快走吧。」看周念念態度還算端正,高志勇臉上的態度溫和了許多。

周念念看著高志勇手上拿著的三張紙,挑了挑眉毛,「高同志,我覺得咱們不能光貼招工啟事,這樣影響面不夠廣,而且效率也低。」

獒唐 高志勇眉頭皺了起來,「你覺得不應該貼這個招工啟事?」

周念念搖頭,「不是,貼還是要貼的,我只是覺得我們還可以將這件事辦的再高調一點,比如在縣日報社刊登啟事,再請電視台幫忙廣播,這樣很快就能將我們辦法律顧問所的消息散播出去。」

高志勇握著手裡的紙,神情看不出來喜怒,「還是小周同志想的周到,但是登報和電視台幫忙都需要向上級申請,這樣吧,咱們先去貼招工啟事,回來我再去找鄭主任申請。」

周念念對於他這麼爽快的同意有點吃驚,轉念一想,多少也猜到了高志勇的想法。

高志勇是上面選定的所長,儘快的建立法律顧問所對他只有好處,沒有任何壞處。

這一點上,周念念和他的出發點是相同的,她也希望澤州法律顧問所能儘快建立起來,儘快走上運行軌道,這樣她也能早一點回京都。

至於高志勇其他的小心思,周念念懶得理會。

兩個人分頭去貼告示,等貼完回來,周念念就開始著手準備招收律師的要求以及考核要求。

高志勇在旁邊看著周念念奮筆疾書,乾咳了一聲,「那什麼…..我去找一下鄭主任,申請登報和電視廣播的事情,這考試試卷的事就麻煩小周同志了。」

周念念點點頭,這些東西京都的法律顧問處都已經做的比較完整,她稍微修改一下就可以直接用了。

高志勇走後,她有些走神。

張佩蘭恐懼絕望的神情總是在她面前閃過,伴隨著還有孩子凄厲的哭聲。

她放下筆,甩了甩腦袋,強迫自己集中精力繼續工作。

下午的時候,高志勇興高采烈的回來了,「鄭主任已經跟報社和電視台那邊打了招呼,我回來拿兩張招工啟事,這就送到報社和電視台去。」

周念念見他面帶笑容,臉色紅潤,一看就是得了領導誇獎的。

高志勇沒在辦公室多做停留,拿了啟事就離開了。

周念看得有些樂,這個高志勇雖然小心眼不少,但做起事來還算雷厲風行。

門外忽然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 拒嫁豪門:總裁的迷煳妻 周念念抬起頭。

門從外面推開,探頭進來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男人,身後還有一個和周念念年齡相仿的男孩子。

年輕的男孩身形高壯,國字臉,身上穿著洗的發白的夾襖,灰色的褲子,雖然破舊但收拾的很乾凈。

「請問這裡是法律顧問所嗎?」絡腮鬍男人一進來就高聲問。

周念念站起身來,「是,請問你們是?」

「是你?」絡腮鬍男人和年輕男孩看到周念念,愣了下,隨即異口同聲的喊了起來。

這兩個人認識自己?

周念念詫異的再次打量了一眼兩個人,看起來有些面熟,卻一時想不起來叫什麼名字。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