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隊長此刻也不敢再妄言一定會贏,先前的自信滿滿已經被短短的兩次交手完全擊潰!

「隊長,快沒有時間了!」隊員的一聲低吼,騎士隊長立刻抬眸看去,放在最高處的沙漏已經落下了近三分之二的細沙,也就是說時間已經只有三分之一!他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浪費了!若是再沒有人被擊出,他們兩支隊伍的成績都會被記為零分!

「最後一次攻擊機會,我們要全力以赴!」騎士隊長一聲低吼,其他四人也立刻鬥志滿盈!最後一次機會!他們一定要贏!

「沒有時間了。」憐抬起頭看了一眼沙漏。細沙在不斷的流淌而下,對方五人的氣勢熊熊燃起,憐淡淡開口,「他們是要做最後一搏了。」

「那我們,也準備最後一擊。」繁星隊長開口,四人相視一笑,雙眸里涌動的是無比的興奮和自信!

「上!」對方,騎士隊長一聲大喝,五人的攻勢再度展開!而這方,憐四人也做好了準備,奮力一搏!

「嗖嗖!」兩道如火箭矢自後方飛來,再度直取後方,夏林的藤蔓再一次將箭矢擋住,保護了祭司的安全,然這僅是敵方牽扯住夏林的一套招數!

繁星隊長的風系攻擊直取敵方後面的兩位弓手,兩支隊伍似乎都用了同一種招數,牽制、集火!然四人隊伍的拉爾王國怎麼樣都會吃虧一些!

兩個戰士加一個騎士面對一位雙系本源元素師再如何都會佔據優勢,畢竟是一對三!然和憐交手的時候,三人卻明顯感受到了一股壓力!三人的實力兩個是正式九級,一個是正式八級,按理說應該輕鬆能夠解決掉,然三人卻感受到一股阻力!

「解決掉她,我們就等於贏得了這場比賽!」騎士隊長怒吼一聲,身在後方的兩位弓手也立刻拉開弓弦!所有的攻擊瞬間全部集中到憐的身上,憐在此刻皺眉,最後卻陡然一笑!

「別忘了,我們還有個祭司!」憐的話音剛落,後方一道光芒隆起,繁星女祭司高舉魔杖,陣陣光芒便是自她的魔杖而出,迅速籠罩到了隊員全身!

憐狠狠握緊拳頭,淡淡橙色元氣自體內溢出,蔓延在身體之上,身為高級階段的騎士,這樣的攻擊若是承接不下來,未免太丟人了!

「砰砰砰!」所有的攻擊兜頭而來,如雨點般砸在憐的身上!卻,絲毫未損!

這不可能!毫髮無損的身體,她可是元素師啊,承接了近乎所有的攻擊,怎麼可能不受傷!一等王國隊伍的幾人傻了,這回是徹底的傻了,發生在憐身上的狀況徹底顛覆了他們的認知,元素師什麼時候竟然可以和騎士比肩了!這不開玩笑么!

「難道說……是他們的祭司!」敵方几人迅速看向後方,不過這個祭司的強化能力會不會太強了點!能夠將一個元素師的身體強化到銅牆鐵壁的地步?!

「果然,還是應該解決掉他們的祭司!」騎士隊長無比後悔,然已經來不及了!

「轟!」幾道不同屬性的元素攻擊迎面而來,兩支隊伍都在賭最後的機會,都在賭這最後一搏!你沒有擊垮我,那就只能被擊垮!

迎面而來的瘋狂元素攻擊,在祭司的強化能力之下更是驚人!「砰砰砰!」出乎意料,所有的元素攻擊沒有奔向最前面的三人,直撲後面的兩位弓手!

「啊!」伴隨著兩聲驚呼,兩位弓手齊刷刷的被摔出圈外,最前面的三人連回頭拉一把的機會都沒有!

「刷!」最後一縷細沙自沙漏裡面落下,全場肅靜!

贏了!三等王國拉爾竟然贏了!贏了一等王國!

「拉爾王國,獲得團體賽資格,進入前十!」一聲宣告,台下響起了一片呼聲!

「太尼瑪的牛了啊!」


教廷席位之中,潘興神官如一根木頭一樣坐在那裡,一動不動,死死抿著嘴角,直到身旁的人推了推他,「潘興神官,恭喜了啊,進入前十的三等王國,這還是頭一次啊!」

潘興神官笑著使勁兒點頭,有點說不出話來,他突然有種想要流淚的衝動,這是一份他從來沒有設想過的榮譽,他從來都不敢奢求的榮耀!只能說……幸福來的太快!快的讓他有點措手不及!這四個孩子,是拉爾的英雄!

莉莉絲大主教笑呵呵的轉過頭,看著加林大主教已經黑成焦炭的臉,慢悠悠的開口,「加林,看在你我的關係上,你賠付我的,就一比二好了,不過對潘興神官還是要一賠三啊。」

加林大主教的太陽穴突突跳了幾下,嘴角似乎還抽了幾抽,莉莉絲大主教幽雅的站起身,打了一個哈欠,「啊呀,或許是前段日子我日日向上帝禱告,上帝眷顧了我,這麼一筆巨額賭注,該用在哪裡呢?」

加林大主教僵硬的坐在那,什麼話都說不出來,莉莉絲大主教呵呵一笑,「加林,你也別說我不夠朋友,不如,我們再賭一回如何?」

加林大主教抬眼,這麼一大筆巨額賭注他雖然拿得出,賠給莉莉絲也就算了,還要賠給一個小小神官!這是他所不能忍受的!「再賭?賭什麼?」

莉莉絲笑的溫柔,「就賭拉爾王國能不能進入前三,若是你贏,這筆巨額賭注一筆勾銷,若是你輸,則翻倍。」

加林大主教狠狠皺眉,進入前十的隊伍近乎全部都是一等王國!接下來的團體比賽將會更加激烈,拉爾能打敗一支一等王國隊伍,難不成還能打敗所有?加林首先就不會讓出前三寶座!

「莉莉絲,若是你蓄意讓出名次……」

莉莉絲大主教搖頭,「這只是你我的賭約,我可不會拿王國的榮譽開玩笑。」

加林大主教呵呵一笑,莉莉絲的王國不會相讓名次,加林更不會!其他隊伍也是如此,拉爾王國根本不可能進入前三!加林大主教餘光一掃見到了紅光滿面的潘興神官,當下心頭一緊,「好,我和你賭了!」

莉莉絲呵呵一笑,「那好,就看接下來的團體比賽了。」

加林大主教冷冷勾起唇角,若不是加林抽到了七號免賽,在這一輪若是和拉爾對上,豈能讓拉爾有進入前十的機會!只能說那個一等王國實力太次!

最後的結果很快統計出來,一等王國加林免賽直接進入前十,其他隊伍按照成績,排在最後兩位的一個是二等王國,還有一個則是被拉爾打敗的一等王國!在最後的十支隊伍里,破天荒的出現了二等和三等王國的身影!

這個結果讓所有人都議論紛紛,對拉爾王國也不敢再有小瞧,團體實力的比賽上拉爾已經向外人展示了他們是多麼優秀,四人的隊伍照樣能夠擊敗一等王國的五人隊伍!一些三等王國甚至有與有榮焉的感覺,一等王國也並非那麼遙不可及嘛!

隱月自學生會席位上站起,獲得進入最後團體賽的十支隊伍出現,學生會的工作已經忙完了大半,而他現如今想要即可離開這裡,去見紅衣主教大人,他有一個想法要告訴他,想必紅衣主教大人也不會反對。

「會長,你要去哪兒?」洛蘭見隱月要離開,連忙問了一句,隱月冷冷開口,「我離開幾天,這裡的工作就交給你們,不要出任何差錯。申平,接下來的工作你來負責。」

一個男生被點名,立刻站起來,「是!會長!」

隱月轉身就走,沒有任何停留,洛蘭很想厚臉皮的追上去但也沒這個膽子,等隱月徹底離開之後,洛蘭沉了臉色,申平微紅著臉有些興奮,會長如此重視他,竟然將後續的工作交給他來負責!

「交給你負責?還有我這個副會長在,輪不到你。」洛蘭開口,申平立刻想要申辯,「可是會長說……」

「會長只不過是擔心我一個人管理不過來,其實我一個人完全可以!怎麼,你有意見?」洛蘭神色一冷,名為申平的男生不再開口,洛蘭哼了一聲轉過頭,看著人群之中某個方向,冷冷一笑,憐。貝拉,就算你能帶著拉爾進入團體賽,我也不會讓你得意太久!

實力預選賽結束,有空閑的兩天時間,主辦方來安排接下來的團體賽具體內容,參賽的這些年輕人可以趁此放鬆一下,拉爾王國憑藉的完全是自身實力,而同樣出線的二等王國就有些靠運氣了,兩個二等王國對戰,只是看誰更幸運一些。

一等王國的選手們心情都有些不好,甚至有些低潮,而二等和三等王國這邊則是情緒高漲,在餐廳之內,處處可見三等和二等王國的年輕人聚在一起,高談闊論,心情十分爽朗,反倒是一等王國的選手們變的十分沉默寡言,那副高傲的姿態也有所收斂。

「一等王國也沒什麼了不起,最後還不是被踢出去了!」

「是啊是啊,就看拉爾和那個二等王國的發揮,要是發揮好,指不定能進入前三啊!」

高談闊論的聲音傳遍整個餐廳,正在某個角落就餐的拉爾四人不禁皺眉,這些人會不會太高調了點?一等王國的實力依舊擺在那,他們的這種莫名瞧不起到底是怎麼產生的?

一些正在就餐的一等王國選手狠狠握緊手中刀叉,沒有發作,不一會兒,一行身影進入餐廳,立刻引來眾人矚目,「看!那就是獲得資格的二等王國!」

二等王國的五人皆是挺胸仰頭,臉上有著說不出的驕傲,十分高調的樣子,坐在角落裡的憐淡淡皺眉,至於么?這麼點小小的榮譽就如此沉不住氣。

「砰!」一個人起身往外走,沒看見幾個挺胸闊步的人,一下子撞了上去,五人立刻不滿,撞到他們的人抬頭說了聲抱歉就想繼續往前走,卻不想五人將他攔了下來。

「撞了我們就想走?以為說聲抱歉就沒事了?」

被攔下的人抬頭,神情也冷了下來,「你想怎麼樣?」

「憐,那不是被我們打敗的那支一等王國隊伍的隊長?」女祭司小聲說了一句,憐看過去,還真是他!

「嘖嘖,仔細看這不是被三等王國拉爾打敗的一等王國的人么!」二等王國的幾人揚聲說道,騎士隊長眉峰緊皺,但也沒說什麼,自小的良好素養讓他沒有和這幫人一般見識,錯步就要往外走,再度被攔下。

「怎麼,臉上掛不住了?是啊,要是我是你,被一個區區三等王國打敗,真是難堪到要死了!」


騎士隊長抬眸,神色冰冷,憐聽到這句話挑起眉峰,什麼叫區區三等王國,這幾個驕傲的禽類難不成以為抬高了自己的屁股,就真能變成孔雀?會不會,太好笑了點。

現實中也有這樣的人,不知道大家遇沒遇到過啊?就像這些二等王國的人,明明不是靠自己的實力獲得資格,卻驕傲的不得了,我是遇到這樣的人,哈哈,不知道我的類比形容準不準確啊! 章節名:章九十五喵?

「我並不認為輸給拉爾是件丟臉的事。」騎士隊長開口,這句話很讓人意外,讓奚落他的二等王國幾人都是一愣,坐在角落裡的四人也是抬頭,對這位騎士隊長刮目相看。

「哼,是在為自己的無能找借口吧。」二等王國的人不屑開口,騎士隊長冷冷一笑,「借口?我根本不用為我們找借口,若換做是你們,恐怕根本不會撐到最後,能夠進入前十,你們只是運氣好,並不代表其他。」

「你說什麼!」二等王國的幾人立刻神色不佳,餐廳之中的其他年輕人都紛紛沉默,這句話說的一點都沒錯啊,這個二等王國能夠進入前十的確是靠運氣,若是對手不是二等王國,他鐵定會被刷下來的!

騎士隊長冷冷挑眉,「撞到你們是我不好,現在,讓開!」

氣勢自體內迸發,攔下他原本想羞辱他的二等王國幾人莫名膽顫,讓開了道路,騎士隊長冷著臉走了出去,二等王國的幾人不由得紅了臉,其他人都小聲的在議論什麼,二等王國的幾人也不再如先前那般高調,連忙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

「一等王國的選手,也不都是些狂傲之徒。」夏林開口,繁星隊長笑笑,「一等王國的人難免會有狂傲之氣,和他們的教導、身份都是分不開的,一等王國的師資力量的確比二等、三等高上一個層次,被我們打敗還能這麼說,倒是很難得。」


憐點點頭,一等王國的大部分年輕人都存在著一股傲勁兒,他們的實力和身份的確比其他人要強很多,驕傲也是理所應當,這份傲氣只要別太過,都還可以。

「接下來就是團體比賽了,不知道會是什麼內容,希望是我們所擅長的。」女祭司開口,繁星隊長遙遙頭,嘆口氣,「我倒認為,團體比賽會很難。」

憐將手中的刀叉放下,用紙巾幽雅的擦了擦嘴巴,「等到團體比賽開始之後,我們便知道了。」

兩天之後,團體比賽如期拉開序幕,這一次的團體比賽師很為奇特,沒有比賽場地也沒有設置觀賽席,十支隊伍的選手全部集中在一個屋子之中,所有人都不知道要做什麼。

「讓我們呆在這裡是要做什麼?難不成要在這裡比?」有人在竊竊私語,屋子本來就有些小,加上這麼多人明顯悶熱起來,就算將窗戶打開也不能緩解,當眾人都等待的有些焦躁難安的時候,終於有人走了進來。

剛進入屋子的是抱著一個大箱子的洛蘭,憐見到她出現在這裡不由得皺緊眉峰,是這個女人。洛蘭將箱子放在桌子上,所有人都面面相覷,接著負責人走進來,看了看滿屋子的人,開口說道,「每支隊伍拍一個人,上來抽籤。」

又是抽籤?所有人疑惑,這次抽籤是做什麼?分組?

「你去吧。」憐對繁星隊長說了一句,繁星隊長點點頭,陸續有十個人走上前,每個人走到箱子面前從中抽取紙條,不知道為何,拉爾被放在了最後一個,最後一張紙條對於拉爾來說,根本沒有選擇。

抽到紙條之後,十個人將紙條展開,當看到上面的內容之後神情各異。

負責人這個時候開口,「這一次的團體賽經過精心籌劃,將摒棄從前的比賽模式,採用全新的比賽形式。這十張紙條之上代表著十個任務,這十個任務分為三個等級,三等任務一共三個,二等任務一共為六個,一等任務只有一個,也是最難的。」

繁星隊長看著自己手中紙條,狠狠皺緊眉峰,負責人繼續開口,「在限定時間之內,能夠完成任務獲得十分,根據完成的質量再進行加減,若是超額完成會進行加分。都聽明白了么?」

所有人都是點頭,這樣的抽籤很明顯是三等任務佔便宜,不管是幾等任務分值都是一樣的!當然是越簡單的越好,這樣加分的話也是有巨大優勢啊!

負責人點點頭,揮了揮手,門外立刻又進來三人,負責人開口道,「抽取到三等任務的三支隊伍,和他走,會用傳送陣送你們去往指定區域。」

前面抽籤的三人立刻揚了揚自己手中的紙條,其他幾人都看了過來,不禁暗罵一聲,次奧,這任務未免太簡單了點!這不就是平地拔蘿蔔么!

抽到三等任務的三支隊伍都是一等王國,內心多少帶著些慶幸,一臉高興的跟隨門口的人走了出去,負責人再度開口,「抽到二等任務的六支隊伍,和他走!」

過了一會兒,六支隊伍都站好,眾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房間之內站在一旁的幾人,加林王國的高個子女生不禁發出一聲冷笑,「還真是倒霉的狗屎運,一等任務,抽的可真不錯啊。」

繁星隊長走過來,神情略有古怪的將紙條遞過來,其他三人一看,都是瞪大眼睛,唯一的最高難度一等任務,還真是被他們抽到了!


六支隊伍跟著第二個人走了出去,二等任務雖然也有難度,但和一等還是有著差距,三等王國拉爾抽到一等任務,在其他人眼裡還真是及其諷刺的事情。

負責人都不由得嘆口氣,他們還真是有夠倒霉,最難的被他們抽中還是個三等王國,估計完成都不太可能了。

「走吧。」負責人說了一句,臉色很是同情,四人皆默不作聲,自負責人眼裡這四人一定消沉不已,哎,這就是命啊!

洛蘭也跟了過來,特意走在憐的身邊壓低聲音開口,「一等任務,恭喜你了。」

憐抬眸,看著洛蘭得意諷刺的神情,是她抱著箱子進行抽籤,難道……!「是你?」憐低語,洛蘭笑了一聲,「我等著你們慘不忍睹的好成績!」

憐眉峰微動,洛蘭已經停下腳步,一雙眼嘲諷的目送四人離去,四人被帶入到一個閃閃發光的傳送陣前,負責人不由得嘆了一聲,「雖然難度最高但加分的分值也是最高,你們若是能夠完成任務,別錯過加分的機會。」負責人一副安慰的態度,繁星隊長呵呵一笑,「我們一定會努力。」

負責人擺擺手,四人站在傳送陣之上,隨著一陣光芒四人的身影隨即消失,負責人再度搖頭嘆息,「真是可惜,好不容易衝進前十,這次也只能是排在第十名了,對於三等王國來說算從未有過的好成績,他們已經做的很好了,只是運氣上……差了一點。」

一陣刺眼的光芒之後,伴隨著身體上的輕微晃動,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嶄新世界,隨同四人一同前來的人開口道,「比賽時限為一周時間,若是超時則視為自動棄權,記作零分,若是在一周之內有額外收穫,會獲得額外加分,現在開始計時。」

四人聽了之後均將視線放在面前的這片地域之上,空氣格外清新,陽光格外的好,地域格外的廣闊!

「我們走吧。」繁星隊長笑笑,其他三人點點頭,四人邁開步伐不緊不慢的往樹林中走去,引得同行的人一愣,這四個年輕人會不會太放鬆了些?他們抽取的可是一等任務,一周時間都不見得能夠完成,還真么不緊不慢的?

同行的人不由得搖頭,或許是預測到已經完成不了了,所以才這樣,也可以理解。

四人步入樹林之中,腳步輕快,繁星隊長笑著開口,「這個任務對於我們來說,或許是最適合的。」

「是啊,看他們一副同情的臉色我就想笑。」女祭司笑了出來,夏林點點頭,望著頭頂的斑駁陽光,深深的吸口氣,這裡的環境還真是好啊。

憐將手中的紙條攤開,那上面清楚的寫了一行字。

一等任務,收集十枚高等級別魔獸的元氣丹。

十枚高等級別魔獸的元氣丹,這個任務落在一等王國頭上也是頭等難題,憑這些年輕人的實力,能獵殺兩三隻就已經不錯,而這個任務卻要求十枚!然對於這四人來說,尤其是對於憐來說,這確實再簡單不過的任務,翻手一轉,小丑便自空間容器中現身,剛爬出來的它打了一個大哈欠,粉嫩的長舌和尖牙看的一清二楚,小眼睛在看清周圍的環境之後陡然放光,還泛起了隱隱的興奮。

有小丑在,這七天,他們完全可以充當觀眾,或許趁此機會偷懶如何?

在拉爾王國境內的魔獸之巢內,也有高等級別魔獸的存在,雖然個數有限但面對小丑,一個個都是聽話的好孩子,小丑讓做什麼便是什麼,小丑一聲吼可以讓這些魔獸身體顫抖!滿含恐懼!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