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叔,有沒有古武祕籍或和古武呼吸法?”秦陽問道。

他是知道的,但凡強大的古武,定然是有相伴的呼吸法的,這些呼吸法在靈氣復甦前沒用,但靈氣復甦後,卻是修煉強大的關鍵。

“當然有,不過古武呼吸法太過於稀少,你得慢慢獲得貢獻換取,這部拳法對你的效果不大麼?”顧安濟笑道,之後話題一轉,顯然在確定什麼。

隨後,他又開口:“在五嶽祕境內,有最適合我人類的呼吸法,可惜偏偏在祕境最深處,除非有能力走到那裏,不然是無法獲取的。”

說話的時候,他頗爲遺憾,顯然很在意那五嶽呼吸法。

“暫時人類和獸王高端戰力持平,拼的就是你們年青一代,打下祕境的關鍵,還是看你這樣的青年能否成長起來。”顧安濟很平靜的說到,意有所指。

秦陽一笑:“顧叔,您有什麼話直接和我說吧。”

“好,那我就不試探了。”顧安濟臉色一正,帶上了嚴肅。

“小秦,你從王屋山歸來,最近纔到家。而王屋山前段時間,爆發了數場戰鬥,其中有一個絕頂出色的人。”顧安濟思考着開口。

接着,他猛然看住秦陽:“小秦,結合你的實力,你會不會是鹿力大仙?”

他眼神灼熱,似要看破一切,明顯這話在心裏琢磨已久了。

“對,我是鹿力大仙。”秦陽承認的光明正大。他就是來展示天賦和實力的。

“真的是你!”顧安濟呼吸有些加快,哪怕早有猜測,也還是不可置信。

那可是一劍傷神王,一劍斬伐髓的鹿力大仙!

隨即,他的臉上浮現濃濃的喜悅,因爲這麼多天來,洛城一直都在調查,欲要找到鹿力大仙,想邀請對方加入玄門。

沒想到現在,對方就站在他面前,還是他老戰友的兒子!

“小秦,我知道的你的情況,你和樊家,許家有矛盾,但你放心,只要在玄門一天,他們就不敢動手!”顧安濟拍着胸部保證。

“我只是有些擔心他們動我父母,以我的實力,無懼這兩個家族。”秦陽開口,傲氣滿滿。 “說得對,你可是鹿力大仙,一劍足以斬殺伐髓,自然無懼這兩個家族。”顧安濟開口。

接着他臉色一凝:“但這兩個家族都是頂級家族,家族內,少不得有伐髓之上,你要小心。”

“伐髓之上?!”秦陽一震。這和他猜的不假,一個大勢力必然根系盤錯交雜,實力絕非明面上那麼簡單。


“但也無需害怕,玄門內,對方絕不敢動手!我會將你父母安排到玄門內,絕對安全!”顧安濟開口,很霸氣,很有底氣。

秦陽是他看好的人,別說兩個家族,就算再來幾個,他也有底氣保下來。

而且秦陽的潛力有目共睹,加以培養,絕對可以突破爲金丹王者,那時候,便可成爲玄門的中堅站力。

秦陽笑着同意,對於顧安濟的安排很滿意,對方可以說是很關照了,他知道有情分在內。

“小秦,還有什麼要說的嗎?”顧安濟再開口,笑眯眯的看着秦陽。

秦陽有些毛骨悚然,這是什麼眼神?總覺得被看的不自在。

“真是撿到寶了,鹿力大仙啊。”顧安濟在小聲嘀咕,顯然很滿意。

“那顧叔,咱們有沒有更強的古武祕籍,我想看看。”秦陽開口。

這本拳法對他無用,但他可不信玄門只有這門拳法,定然是藏着不少好東西的。

“有,但那些東西都很珍貴,沒有功勞可看不到,不過嘛,我可以提前給你看看。”顧安濟笑道,有點不懷好意。

接着,他帶着秦陽出門,來到一處密室的地方,通過了層層驗證,終於拿到了一本書籍。

書很舊,古樸的氣息飄來,不知什麼材質,很古老卻沒有絲毫破損的痕跡。

秦陽略微驚異,接過去,仔細的看,是一本很珍惜的拳法,不但有武技,還有配套的呼吸法。

翻看完,他一皺眉,開口道:“太極拳?可是卻只有一半?”

顧安濟很平靜的開口:“太極拳可不簡單,現在外面有太多的假太極,最多有些養生的功效,這本不同,是極致的錘鍊法。”

他很鄭重的繼續道:“太極拳,分爲陽拳和陰拳兩部分,陽拳生生不息,陰拳歸於寂滅。隨便一種,都有奇效。”

“這陽拳練到完美境界,可以斷肢重生,生息不絕。”顧安濟很小聲的將這個消息告訴秦陽。

“斷肢重生?”秦陽一愣,有這種功效?這可不簡單啊。

隨後,又道:“想要練到完美境界,不簡單吧?”

這問題一針見血,恐怕這陽拳不好修煉,不然也不會這麼輕易交給他。

顧安濟有些屾屾:“確實不好修煉,陽拳一旦配合呼吸法運轉,會感到全身宛如撕裂,非大毅力者不可成。但不可小看,想要在玄門換下這本武技,起碼得獨自打下一個中等祕境纔夠!”

“這麼珍貴?”秦陽愣住了,一座中等祕境,那至少需要面對蟬王那樣的對手,可不是他現在能做到的。

那爲什麼顧安濟會給他這麼珍貴的武技?

有陰謀!

秦陽第一時間就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小秦,你看我都將這麼珍貴的東西給你看了,還給你許諾了那麼多好處,你看……是不是要立下點功勞了?”顧安濟笑眯眯的開口。

秦陽頓時心情就悲憤了,果然,從一開始就是針對他的套路嗎?這個顧叔,不簡單啊!


“顧叔,要不要這麼現實,好歹給我點時間把這陽拳練會啊。”秦陽開口,他算是看懂了,這顧叔就不是個吃虧的主。

“小秦,時間太緊了,這件事情只有你能完成,事成後,陽拳你就可以拿的名正言順!”顧安濟拍拍他的肩膀,很鄭重。

“你可以帶上三個隊友,這次任務危險也不算太大,以你的實力,不算很難。”顧安濟再道。

最後,秦陽還是決定答應,實在是手中的陽拳着實吸引人,他有預感,若是陽拳陰拳收集完畢,組成太極拳,威力絕對通天。

很快,他們來到了外面,秦陽也看到了巨大的訓練場,各種設備齊全,是一個很適合磨練的場地。

顧安濟將劉樂雨,郝俊郝帥一同帶着,來到一間屋子。

三人有些惶恐,心中有猜測,肯定是老大接受了不得了的任務。

“顧叔,到底是什麼任務?”秦陽問道。

顧安濟臉色嚴肅起來,轉身面對四人:“接下來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交給你們,很簡單,保護一批人。”

他按了一下手機,很快,有一批人也進來了。

這羣人多數穿着白卦,有人頭髮亂糟糟的,還有人黑眼圈很重,是一羣科研人員,大多數都是老人。

顧安濟介紹:“這是玄門的一批科研人員,他們在執行進化野獸的研究,需要很多的進化野獸血液,這次的任務,就是在一個小祕境內負責保護他們。”

秦陽一震,血液研究?

其他人也是發呆,隨後有些激動。不愧是老大,本事真的大,剛來就可以接到祕境任務,而且還是護送這麼多看起來就很珍貴的科研人員。


其實顧安濟也有他的想法,一來秦陽是他侄子,屬於自己人,是可以放心的。二來,秦陽實力高強,非他莫屬。

“顧總管,恕我直言,這幾個年強人實力夠嗎?倒不是我們貪生怕死,就算我們死在祕境內也沒有什麼,而是研究的資料太重要了,不能有失。”

衆多科研人員內,一個老者站出來,開口道,他身後的衆人也紛紛點頭。

“如果可以,還是讓獸靈尊者來一趟吧。”老者又開口。

“安老,您放心吧,我可是派出了玄門的最強戰力,他要不行,別人肯定更不行了。”顧安濟指着秦陽,開口道。

被稱呼爲安老的老者一愣,倒是有些驚奇的看向秦陽,一時間有些辨認不出這是玄門什麼時候招攬的強者。

“您聽過的,鹿力大仙,一劍斬伐髓。”顧安濟介紹道。

“什麼,鹿力大仙!”安老驚訝,顯然也知道這位近來在洛城很有名氣的高手。

一旁,劉樂雨,郝俊郝帥也是驚的說不出話來,一臉驚駭的表情。這可是被稱爲第五位天神的人物!

“好了,收一收表情,這次的任務暫定於兩日後出發,及早準備。”顧安濟交代完,便讓雙方交流一下。

“老大,你這也太頂了啊,你現在就是我的偶像,我最崇拜的人。”

顧安濟一走,郝俊郝帥立刻就撲上來,二人現在徹底抱定了大腿,絕不撒手的那種。

秦陽不搭理兩個活寶,而是去找那位老者:“安老,咱們商量一下這次任務的細節。”

秦陽很謹慎,不管任務是小是大,都需要謀而後動,莽撞的代價可不好承受。

安老很滿意的點頭,不驕不躁,值得培養,對秦陽也是心生喜愛。

經過一番交談,直到晚上,才商定了各種細節和注意事項。

之後,秦陽回到了家裏。

“爸,媽,我準備閉關一陣子,你們也搬到玄門內居住,在城裏我擔心你們。”秦陽開口。

明天,玄門就會派人來協助搬家,到時候,秦陽就可以不再擔憂了。


秦父秦母答應下來。

晚上,秦陽接到一個電話,是顧安濟的,今天剛留的號碼。

“小秦,你要注意,有人在調查你,可能你今天來玄門的蹤跡暴露了。“顧安濟很嚴肅的開口。

秦陽眉頭一皺,有人調查他?

“是誰?”秦陽問。

“樊家和許家,他們來的目的應該是拉攏你,當然,是你的另一個身份,鹿力大仙。”顧安濟開口。

秦陽一思考就明白了,這兩家是來拉攏鹿力大仙的,但是因爲自己也在洛城,所以還想順便調查他,可能還想弄死他。

當即也是有些好笑,恐怕這兩家也想不到,秦陽和鹿力大仙會是同一個人。

“顧叔,我會注意的。”秦陽開口道。

接着,掛斷電話,秦陽眼神冷了下來,這兩個家族還真是陰魂不散,他已經斬掉了許家的許天,樊家的御空神王,對方卻吸取不到教訓,還要派人來。

他現在加入了玄門,父母安全無憂,就算暴露身份,他也無懼。

“是時候清算一下了。”秦陽冷聲。

話完,他去窗戶口探查一番,要看看附近有沒有人跟來。

四周很安靜,黑暗的夜色中,偶爾傳來某家的寵物狗半夜鬼哭狼嚎。

居然沒有人跟來,說明對方也很謹慎,對方應該是探查到了他家住址的,只不過是還沒有動手。

秦陽熄燈,假寐以待。

不久,風的呼嘯聲傳來,夾雜着布片的抖動聲,秦陽眼睛一睜,知道對方來了。


刷!

有人從天而降,從樓頂而來,要從窗戶進來,這裏是秦陽的房間,對方手裏持有刀刃,顯然是要殺人滅口。

嘩啦!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