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班長,你看時間也不早了,我們……”林天的話還沒說完。李清雅又道:“哇,那邊居然還有兩臺電腦呢,再打英雄聯盟嗎?”

林天無奈的提着大包小包,一起來到了一家賣電腦外設的商鋪門口。

這裏的確圍了很多人。非常熱鬧。

不得不說,這家店的老闆很有頭腦,在外面直接擺出兩臺電腦,全是自己店裏最新款的設備。

標語是什麼非常吸引人的擂臺賽!

上面坐着兩個人。貌似是在solo,很簡單,誰贏了就拿走一件設備!

這種既能參與又能獲獎的活動是大家最喜歡的了,而且又是當下最火爆的英雄聯盟遊戲。所以基本上很多人都想上去試試。

當李清雅和林天兩人好不容易擠到前排的時候,發現了兩個人在solo,大家都圍在一起看。

旁邊還弄了一個投影儀,讓後面的路人看得更清楚,直接吸引了更多的人來觀看!

“方這個酒桶好像更加強勢一點啊。”

“是啊,真牛叉啊,直接走法強裝,現在已經一個爆裂魔杖在手了,一個酒桶就炸的對面很傷。”

“紫方這個就遜許多了,居然出了兩個多蘭,再加一雙鞋子。”

“可能是沒錢,不過補兵上倒是多了幾個。再過段時間就能拉到十個以上了。”

“還沒發生人頭啊。”

“也不一定要發生人頭啊,直接推掉塔,或者補兵到一百個就可以。”

“不過酒桶這種英雄,拿來推塔真是太慢了,我估計是一百個兵或者殺人。”

“是啊,看,贏了就可以拿走外設,嘿嘿,外星人耶!”

當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在這兩臺電腦上的solo賽時,李清雅看着展臺上的外星人電腦,兩眼放光!

“哇,外星人啊。還是最新款的。”

林天微微一愣:“你現在不是可以去電競社隨便玩嗎?”

自從林天進了理工大電競社以後,李清雅經常去找他,劉若琳都已經熟悉了,特意批准李清雅。錢進,陳文等以後想來玩就來玩,還有電競社的高手手把手的教他們。

“電競社的機器和外設也不差啊。”林天笑着說。

而且他不覺得有了多好的機器就能夠提升勝率一樣,好的機器和外設只是硬件。關鍵是要靠自己,也就是軟件。

“免費的啊,難道不要嘛?”李清雅笑着說。

“免費的?”林天一愣,“沒有啊。要錢的。”

李清雅無奈的道:“只要打贏那個人就可以啦。”

林天眼神古怪的看着李清雅,發現後者也在看着自己,他嘴角有些抽搐:“班長,你不會是想讓我上去打。”

“對呀!”李清雅笑的眉飛舞,“對呀!你怎麼那麼聰明。”

“這個還是算了。”林天笑着搖搖頭,對這個確實不感興趣。

“別啊,只要你上去,一定可以打贏別人。拿到外設的。”

林天無奈的說:“你以爲別人就這麼菜嗎?路人高手很多的,我水平一般,還是不要獻醜了。”

“林天,你……”李清雅急着道。忽然又想到了什麼,壓低聲音說,“你可是職業選手呢,怎麼會打不贏別人呢。”

“職業選手也不一定比路人厲害啊。好了,班長,我們去別的地方逛逛。”林天笑着說。

“我不!”李清雅倔強的道,“我要那個外設!”

正當林天無可奈何的時候,旁邊人忽然發出一聲驚呼:“哇,我的天,紫方那個要單殺了!”

“我靠,真的耶!方酒桶出那麼多法強裝備,結果自己好脆啊。”

“是的,你看紫方酒桶,現在魔抗都一百了,這才幾分鐘啊,對面根本打不動啊。”

“哈哈,這個q真的準!他是預判的嗎?”

“殺了!殺了!要被換掉嗎?”

“不會!厲害厲害,還有一絲血,還有喝酒!沒死!”

臺上那個少年守擂成功,對面的男子嘆口氣無奈走下去。

“嘿嘿,各位都可以來試一試的喲,只要贏了他,就可以拿走你喜歡的任何一件外設。”此時店老闆笑嘻嘻的出來說道。

“我來!”又有人躍躍欲試的上去了。

“嗯?這個人……”

林天忽然眼睛一亮,看着那少年,微微皺眉!目標編號004 隨着一名又一名玩家上去參與solo,這裏也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熱鬧非凡。

更讓人感到震驚的是,上去了十來個人,可是沒有一個能贏下這個少年,大家不禁用充滿敬佩的目光看着他。

大神啊!

果然是自古高手出民間,看來這句話是沒錯的。

而且都是由上來挑戰的人挑選英雄,他來迎戰,不管什麼英雄都拿一樣的去solo,實力強悍的讓衆人也看呆了。

“這個是真大神啊,我猜肯定是電一王者!”

“這不是廢話嗎?人家老闆傻子嗎? 騙婚豪門之總覺得老公要黑化 肯定會找一個能夠鎮住檯面的啊。”

“都十幾個了,上去就被ko了。一點懸念都沒有,真是太厲害了。”

“哎,看來這個外設不好拿啊。”

“哈哈,天上哪能掉餡餅?努力,騷年。”

旁邊衆人也在評頭論足,少年面不改,上來了一個又一個對手,全部打敗。衆人就是不信邪,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

老闆也笑的合不攏嘴,這些都是潛在的客戶啊。

李清雅也是有些震驚,原以爲只是一個平常的路人。沒想到居然打遊戲這麼厲害,不過在她心中再厲害,也比不過林天。

“林天,你上去肯定能打敗他。”李清雅笑嘻嘻的說。

只不過此時的林天帶着一絲幽幽的目光,打量着這個少年,看着電腦前操作的很六的豹女,qrw!一氣呵成!

點燃帶走了對面!

又一次戰勝!

“哎……”一玩家苦笑一聲,走下臺去,覺得很奇怪,那個血量明明是不會殺死的啊,可是就是最後的一絲血死了。

十五個人了,都失敗了,沒一個人能從這少年手中拿走外設。

圍觀的衆人有些退卻了,畢竟這多人都上去了,這個少年到底有多厲害,他也看見了,他們可不認爲自己的操作能比的上他。

“還有沒有兄弟想上來試試的?嘿嘿,不要緊的,玩一玩,大家也可以進去裏面挑些自己喜歡的外設。今天小店做活動,所以商品,一律八折,八折!這位兄弟就是用了我家的外設才這麼厲害的……”

“呵呵……”

玩家們也都是知道店主什麼德行,紛紛唏噓一聲,而林天則看見了這少年在老闆說這句話時候的不悅。

“我來試試。”

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

李清雅有些驚訝的看着林天,剛纔他還說不想去的,怎麼現在這麼積極?

林天微微一笑。在李清雅耳邊嘀咕了一句,後者更是有些驚訝,隨即有些不可思議的看了看臺上的少年。

衆人的目光都是看了過來,暗道又來了一個不怕死的。

“嘿嘿,哥們加油啊!這人挺厲害的。”剛纔一位失敗過的大兄弟說道。

林天微微一笑,走上去,坐在電腦前。

老闆笑呵呵的說道:“這位兄弟,你想用什麼英雄?”

當林天剛走上來的時候,少年的目光就一直沒有從他身上移開,直到他說出了那兩個字,少年目光猛的一凝!

林天面平靜,幽幽的道:“盲僧。”

“唰!”

猶如實質性的一道閃現劃破了少年的眼睛。他目光如電,緊盯林天。

而林天面帶微笑,風輕雲淡的眼神讓後者有些皺眉。

“盲僧啊,嘿嘿,好。你先準備一下,等會馬上開始。”老闆笑呵呵的說着。

臺下的觀衆頓時十分感興趣,對於盲僧這種英雄,就和vn,亞索,瑞文一樣,那是每個人心中的信仰!

就算是不會玩,也是耳熟能詳。

而且盲僧以能秀著稱,他飄逸,凌厲,給人一種驚豔華麗享受的同時又爲他超高的爆發感嘆不已。無論在哪個段位,都是非常火爆!

當林天說出盲僧的時候,圍觀的玩家都是給予了熱烈的掌聲。

老闆在少年耳邊說着什麼,但是後者的目光只是緊緊盯着林天,神十分複雜。

“好了,solo馬上開始,給這位兄弟一點勇氣。”老闆笑呵呵的說。

李清雅帶頭加油,衆人也都看到這位美女和上去的大兄弟是一起的,暗道好福氣,找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不僅目光有些羨慕。喜歡打遊戲嘛,畢竟宅男。

林天試了一下設備,暗道還不錯,進入遊戲後,直接選擇了盲僧,召喚師技能上,林天考慮了一會兒,鎖定了點燃和屏障。

盲僧這種打野英雄的solo一般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常規的中路直接對決,而另一種是野區solo,選定一半野區,只能在這裏刷野。雙方爆發人頭或者最先刷滿四十個野怪誰勝。

不過今天林天和他直接選擇在中路進行對決。

出了多蘭劍後來到了中路,觀衆這纔看見兩邊的出裝和召喚師技能居然都是一樣的。

點燃和護盾,這是solo的一種出裝模式,很拼。比點燃加閃現更拼。因爲閃現有可能用來逃命,而護盾,是直接上去殺!

當少年看見林天居然也是這種出裝的時候,微眯着的眼神頓時更加的凝重。

兵線還沒來。兩邊的盲僧就開始躍躍欲試,都是在走位中尋找試探的方式。

“q啊,q啊!”臺下的觀衆們都忍不住叫了起來,爲他們加油打氣。

兩個盲僧還在走位。只是忽然……

紫方,這位少年的盲僧動了,一道雷音波迅速飛過,非常精準的踢中了林天的盲僧。

“漂亮!這麼遠的距離都能踢中,剛纔我看距離很懸啊,以爲不夠的。”

“極限距離命中啊,咦?可是他怎麼不踢過去呢?”

按道理說踢中人了,就應該直接踢過去啊。圍觀的衆人可是直接等着少年的二段q呢。

可是少年並不着急,淡淡的目光落在林天身上,心想:“你在露走位,想讓我先踢過去嗎?呵呵,我沒那麼笨。”

“踢過去的話,的確是可以打出第二段傷害,但是如果此時對面的盲僧緊接着回踢過去,那麼他接下來的兩次普通攻擊就會有百分之四十的攻擊速度加成。誰先二段踢。就佔劣勢!”

觀衆有人說道,引來了周圍一陣佩服的目光。

寵妻無度之強娶世子妃 再提出第二段的話,又有百分十四十的攻速加成!

這是盲僧的被動!每釋放一次技能,接下來的兩次普通攻擊就會百分之四十的攻速加成。

不僅如此,盲僧的第二段q,是損耗的血量越高,傷害越高,後手的人更加有優勢。

當然。許多人都不知道,或者說忽略了。

林天面淡然,見他沒踢來,也是但笑一聲,並不打算上去。

又在相互拉扯中,兵線還沒來,十一秒的時間剛過,少年盲僧的q已經刷新好了。

等待了五秒,找到了合適的位置,少年目光一凝,再次踢了過去!

快穿之魂契 這次的q技能預判的十分準確,正好是落在了林天的盲僧將要走過去的地方!

“砰!”

“又出手了啊?真是剛啊!”

“是啊,連續兩次q命中了!這位大兄弟估計要跪了!”

正在觀衆們說着的時候,幾乎是同時,僅僅落後零點幾秒,林天的q也順着少年盲僧的q出手!

“砰!”

後一步命中!

“哇!這邊也踢中!”

“怎麼要一起二段q嗎?”

“哈哈……真是精彩,一上來就幹!”

“打呀,趁兵線還沒來,直接結束!”

觀衆們就喜歡這種緊張刺激的solo時刻!

少年盲僧和林天都是在等待着機會,剛纔觀衆有人說,在踢中的情況下,誰先二段過去就劣勢!

可就是此時……

“唰!”

林天的盲僧劃過一道瀟灑的身影,朝着對面踢過去!目標編號004 “咦?你不是說誰先二段q踢過去就對誰不利嗎?怎麼這位大兄弟就踢過去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