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洛峰瞳孔陡然一縮,神鎧與神輝齊齊騰起,形成一層層厚厚的防禦罩。

「噗噗噗噗!」

可水珠卻完全無視洛峰的防禦,輕鬆將其破開,然後再洞穿了他的胸口。

身體被洞穿,最多算輕傷。

但洛峰的眼神中卻多了幾分驚恐,因為對方能洞穿他的身體,也就能洞穿他的頭顱,再擊潰他的不朽元魂。

同樣,另外八人在看到這一幕後,再看向秦天的眼神已經充滿了忌憚。

「大家一起上!他畢竟只是不朽初期!」

忽然,緋雨做出一個決定,高聲喊道,併當先出手。

她手中多了一柄九品鬼兵,那是一件火紅色的長劍,熾烈如火,滾燙無比。

「斬!」

迅疾的劍光如同一道火流星,瞬息斬到秦天頭頂,那強烈而炙熱的劍威直接將他周遭的虛空給點燃,熊熊燃燒了起來。

但秦天卻面不改色,右掌揮灑而出與對方的長劍重重撞擊在一起。

「嗯!」

秦天感覺手掌出現一種刺疼,卻是如玉般的手掌上多了一條焦黑色的劍痕,不過能量運轉間,劍痕便被抹去。

而緋雨則連人帶劍被他拍飛了出去。

不過,也在這一刻,另外八人的攻擊已然臨身。

八道截然不同的氣息或冰冷,或炙熱,或者殺意瀰漫,或陰柔詭異……

一時,秦天的神情也稍稍凝重了一點。

然後,他雙手振蕩,通天拳展開。

「噗噗噗噗噗!」

秦天的拳頭無堅不摧,無物不破,所過之處,八人的攻擊紛紛被他摧毀,可說摧枯拉朽。

在八人驚駭的眼神下,他的拳頭再不分先後的落在他們的胸膛上,打得他們防禦崩潰,神鎧炸裂,然後一個個倒飛吐血。

本來還想衝殺而來的緋雨在見到這樣的一幕後,身形陡然頓在半空,臉色的神情一陣變幻不定。

收拳,秦天重新回到原位。

可惜,石桌,石凳還有茶具都受了池魚之災,早就化為粉末。

於是,秦天再次就地取材,製作了一張石桌,一條石凳,並重新取出茶具泡製新茶。

忽然,他目光落在緋雨身上:「你可以給我倒茶!」

「什麼?」

緋雨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現在你們九個都已經是我的俘虜,最好聽話一些,不然,別怪我下狠手!」秦天淡淡道。

緋雨大怒,朝他吼道:「秦天,你以為你是誰,你憑什麼能俘虜我們,你雖然擊敗了我們,但我們還有一戰之力,而且,你也未必能留下我們!」

「那你們逃一個試試!」

秦天暼了他們一眼。

「走!」

洛峰輕喝一聲,陡然化為一道流光飛馳而去。

但秦天的拳頭更快,隔空襲來,重重砸在流光之上。

頓時,流光崩潰,還伴隨慘叫之聲。

「嘭!」

下一刻,洛峰的身軀重重砸在地面,整個人呈大字型,身上的衣衫早就化為了碎片,光著屁股,對了,他全身的骨頭也被打斷了,一時半會兒只能保持原狀。

「如果你們也想像他一樣,也可以逃!」

秦天的聲音再次響起。

使得另外八人紛紛色變,眼中更是多了幾分恐懼,尤其是緋雨和另外兩尊女不朽,如果她們也被打成那樣,還有什麼顏面活在世上。

「你過來給我倒茶!」忽然,秦天抬手指向緋雨,然後又看向另外兩尊女不朽:「你們一個過來給我捶腿,一個過來給我捏肩!」

聞言,三女臉上都閃過屈辱之色,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呵呵!」

秦天笑了笑:「給你們十個呼吸的時間,否則,你們的下場就和下面那個傢伙一樣!」

時間慢慢過去,秦天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不見。

最後,三女還是屈服了。

接著,秦天的目光又落在另外五名男性不朽身上。

「你們五個,給我表演個節目,樂呵樂呵!」

聞言,五人你望我,我望你,面面相覷,卻不知道該如何辦。

「趕緊的!」秦天不滿催促。

「我不會!」初玉蓬道。

「那拿你何用,下去和他作伴吧!」

說話間,秦天一巴掌拍出,然後初玉蓬也被拍落天空,砸在了洛峰身邊,同樣衣衫炸裂,渾身骨頭粉碎,趴在那裡,撅著屁股,狼狽到了極點。

看到這一幕,緋雨三女都下意識打了個冷顫。

而另外那四名男性不朽,臉色則是陣青陣紅。 鴻蒙秘境內,某座山峰上。

秦天半眯著眼,享受兩尊女不朽後期的捶腿捏肩,緋雨則在小心翼翼的擺弄茶具,正在替秦天泡茶。

半晌后,一杯芬香四溢的茶水出爐。

「秦公子,請飲茶。」

緋雨雙手捧著茶杯,遞到秦天面前,但眼中卻閃爍著惱怒和極為不甘之色。

秦天接過茶杯喝了口,卻是「噗」的聲將口中的茶水吐到緋雨臉上。

「啊,混賬,我要殺了你!」

被噴了滿臉茶水的緋雨大怒,咆哮著出手。

同時,正在替秦天捶腿捏肩的兩名女性不朽後期,也跟著出手,一人手中多了一柄黑色的匕首化為化為刺向秦天的小腹,另外一人則雙手同時拍向他的頭顱,完全一副致他於死地的狠毒模樣。

「呵呵!」

面對三人的夾擊,九品鬼兵鎧甲陡然浮現,上面還附帶了厚厚的一層不朽元力。

「咚!」

「叮!」

「嘭!」

三女的攻擊都命中了秦天,可惜,去沒能打破他的防禦。

然後秦天出手了,飛速拍出三掌。

「嘭嘭嘭!」

只聽三聲悶哼,三女全部被他打得軟倒在地。

而半空中的那四名男性不朽本也想趁機出手,可看到三女被輕易制服的一幕,連忙頓住身形,壓下了體內沸騰的能量。

這時,秦天抬眼看向他們:「怎麼,你們也想出手?」

「不敢!」

「我等只是想阻止她們!」

「沒想到秦公子這般強大!」

「是啊,看來沒有我們的用武之處了!」

看到四人那副討好的模樣,秦天也懶得和他們計較。

探手一抓,緋雨就被他抓攝過來,然後將他平放在大腿上。

「你……你想幹什麼?」

緋雨羞憤欲絕的喊道。

「你們如今都是我的俘虜,犯了錯,自然要接受懲罰,現在,我來懲罰你,希望你記住這次教訓,痛改前非,當個乖巧懂事的俘虜!」

說話間,秦天抬手落下,打在緋雨的臀部上。

「啪啪啪!」

一陣異樣的聲音傳出。

而緋雨則完全懵了,那個混蛋居然當著他人的面打她的屁股。

隨後,一股怒火充斥著她的身體,可惜,秦天剛才那一掌已經將她的不朽元力給擊潰,沒有幾日只難以恢復的。

所以,就算他再憤怒,也無法反抗。

最後,她只能在心裡大罵秦天。

「差不多了!」

隨手將緋雨扔到一邊,秦天又抓起那兩名女不朽,分別打了一頓。

不知為何,看到同伴被打,緋雨內心卻感到幾分莫名的痛快。

挨打后的三女,在秦天的命令下,重新為他泡茶,捶腿或捏肩捶背。

經歷剛才的教訓后,三女即使心有不甘,也不敢表現出來,只能老老實實為秦天服務。

「你們四個!」

秦天突然對另外四尊不朽後期道:「去給我打造一副石輦!」

說話間,秦天以自身能量在半空中勾勒出一副大型石輦圖。

「是!」

四人不甘怠慢,連忙就地取材,很快就打造出一副精美的石輦。

這時,被打到地面的初玉蓬和洛峰也差不多恢復了。

此刻,他們正神情尷尬的站在原地,半點逃跑的意思都沒有。

在秦天的示意下。

四人將石輦送了過來,而秦天則帶著緋雨和另外兩名女不朽移步道其上。

「緋雨會彈琴嗎?」秦天問道。

「琴為何物?」

緋雨臉上露出幾分迷茫。

「我就知道!」

秦天輕輕搖搖頭,不管是神界還是太虛界都極度缺乏娛樂,他們幾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修行,以及尋寶、廝殺和勾心鬥角之上。

所以,太虛界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樂器。

沒花多少時間,秦天就製作出一張琴,一隻玉笛和玉簫。

並分別將這三種樂器的演奏之法傳授給了她們。

對了,另外兩名女性不朽,一個叫陶魚兒,一個叫青夢。

以她們的三的修為,要學會這些樂曲不要太輕鬆,隨後,秦天又將一些曲子一股腦的交給她們。

「你們兩個別在那裡傻站著,滾過來!」

秦天忽然對初玉蓬和洛峰道。

二人眼中都閃過憋屈之色,但還是老老實實的飛到了秦天面前。

「從今天開始,你們兩個就是我的侍衛,有意見嗎?」秦天看著他們問。

「沒有!」

二人連忙道,哪裡敢不答應。

「好,算你們識趣!」

秦天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對另外四名男性不朽道:「你們四個,就是我的輦夫,負責抬石輦!」

聞言,四人臉色都是一黑。

秦天這不是將他們當牲口使喚嗎?

「怎麼,不答應嗎?」秦天的語氣深沉了幾分。

「秦公子,要不,我去當侍衛吧!」一個男性不朽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