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方逸天他們三個男人一陣開懷大笑起來,要說損人他們三個湊在一起那可謂是無敵組合了,一個比一個騷悶,一人一句足以把人給氣死!

…………

果然,葉真聽著方逸天他們三人對他一陣無視而又詆毀的話之後臉色簡直是氣得煞白起來,雙眼中閃動著絲絲凌厲憤恨的殺機,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們莫非是只會動口的縮頭烏龜嗎?要是不敢打那麼就跪地求饒叫三聲爺爺,我倒是可以放過你們!」

「真是可笑!大哥,他這種貨色還不值得你出手,我先來吧!」劉猛冷笑了聲,便是走上了場中。

「出手吧,不然你可就沒機會了!」劉猛看著葉真,冷冷說道。

葉真心中雖說怒火燃燒,但也看出來劉猛絕非是尋常之人,隨後便是看到他的腳下的步伐一展,竟是站成了二字鉗陽馬步,而後雙手橫架胸前,形成了一個小念頭的起手拳勢!

劉猛眼中目光猛地一眯,單單是看著葉真的這副起手式就值得他一戰了。

劉猛深吸口氣,全身的肌肉立即緊繃,頓時,那虯結健壯的肌肉爆發而出,雙臂上青筋暴露,當中隱隱蘊含著一股強大的爆發力量。

他目光一沉,眼中隱隱閃動著一絲的血腥殺機,盯著葉真,就像是在戰場上盯著自己的獵物一樣。

「叱!」

葉真怒叱了聲,而後整個人竟是輕巧之極的欺身而上,雙拳緊握成了鳳眼拳,貼身而近之後他猛地一擊破排手攻向了劉猛的上三路要害。

劉猛怒喝了聲,馬步一紮,身形一側,而後右手一拳迅猛而又極快的轟了出去!

出手一拳中,隱隱帶著猛虎出洞仰天長嘯的強大氣勢,而劉猛整個人更像是化身成為了一頭斑斕猛虎般,強大、霸氣、威猛,不可阻擋!

他這出手一拳沒什麼花哨,勝在與穩、重、迅、猛!

而這也符合了劉猛修鍊多年的「猛虎拳」的特點,一出手便是帶著猛虎長嘯,威震四方,剛猛迅速的特點,施展開來更是有著獵獵風聲的驟然響起,剛猛之極。

而葉真的功夫卻是剛柔兼濟,更偏向於柔一些,身形的移動更是靈巧之極,看著劉猛兇猛力沉的一拳轟來,葉真攻出的破排手攻勢連消帶打,花去了劉猛的大半力量,而後葉真更是一個步伐轉化,接著雙手便是施展開了粘打的招式,雙手攻勢緊緊貼著劉猛的身子。

看來葉真是準備想以柔克剛,用他那粘打的柔性克制劉猛的剛烈之力!

然而,劉猛在戰場上廝殺多年,一身的本事雖說還趕不上方逸天,但跟小刀也是相差無幾的,看著葉真欺身而上採取粘打招式,劉猛冷笑了聲,攻勢一變,雙手十指曲抓成鉤,憑著一身的擒拿手功夫連番破解葉真的粘打招式!

兩人一來一往已經是交戰了好幾回手,雙方似乎還是處在試探階段,並沒有將自己壓箱底的真正實力爆發出來。

…………

場下的人都在目不轉睛的看著,姜武的眼中隱隱閃動著怨恨的目光,恨不得葉真立即把劉猛給打趴在地上。

方逸天的臉色卻是淡然許多,看著葉真的攻勢以及那獨特的步法,他眼中閃過一絲的詫異之色,而後腦海中便是想起了一種一種集內家拳法和近打於一身的拳術——詠春!

詠春拳也是一門歷史淵源的內家拳拳法,在上代人中,葉問更是將這套拳術發揚光大,不曾想,這個葉真居然也會詠春拳!

那麼葉真跟葉問的這個嫡派有什麼關係呢?

「原來是個詠春高手啊,難怪姜武這麼的狂傲!」方逸天嘴角泛起一絲淡淡的笑意,而後便是繼續關注戰場情況起來。 ………

「大哥,這個人妖似乎是會一手詠春拳啊!」小刀看著場中的戰況,對著方逸天說道。

「的確是個詠春拳的高手,而且只怕是家傳詠春拳的家世出身,自小就開始修鍊這套拳法,在詠春的造詣上已經有些火候,可惜經驗不足!更重要的,他身上有的僅僅是憤怒的暴戾之氣,並沒有那種久經沙場的血腥殺機以及兇狠勇猛的拼勁,這點上他這輩子都趕不上小猛。」方逸天目光如炬,看著場中的戰況,開口輕聲點評著。

「詠春拳倒也是一門貼身對戰的實用拳法,剛柔並濟,只可惜這個小子一臉的人妖樣,軟綿綿的沒有什麼力勁,只能是施展出詠春拳的揉勁,剛勁卻是相形見絀,這樣的對手如果小猛爆發全力,不到一分鐘可以解決戰鬥!」小刀冷冷的說道。

「如果這是在你死我亡的戰場上那麼小猛自然是不會手下留情,不過現在的情況不大一樣,小猛看來是很有興緻陪著這個人妖玩玩。要知道,這情況下摧毀敵人的最佳方式就是不斷的給對方希望又不斷的毀滅對方的希望,慢慢地折磨他,從心理上狠狠地打壓對手,讓他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啞妻歸來:萌寶向前沖 方逸天淡淡一笑,說道。

「難怪,我就說小猛他磨磨唧唧什麼呢,原來是這層意思!奶奶的,換做是我,早就把這個人妖打趴在地上了,沒時間跟他磨機那麼多!」小刀咧嘴一笑,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而後目光繼續看向了戰場上戰況。

…………

戰場上。

葉真頻繁出手卻是屢屢無法將劉猛攻下,臉上不由閃過一絲的急慮之色,眼中閃過一絲的詫異之色,他沒想到憑著自己的打小就練習的詠春拳還是無法將劉猛給擊敗。

回想起他此前曾誇大海口的要以一挑三的話不免一陣心虛起來。

「你就這點實力了嗎?這點實力也敢出來叫囂?真他媽的不知死活!」劉猛這時冷冷的說了聲,眼中滿是嘲諷之色。

葉真臉色一陣難看,他心中一股不甘的怒氣湧上心頭,而後便是施展出了詠春拳中的追馬步,欺身而上,與此同時,他雙手緊握著的鳳眼拳猛地使出了詠春中的挫手攻擊,猶如流星追月般的連番而又密集的攻向了劉猛的胸前要害!

挫手攻勢堪稱是詠春拳中最為凌厲的殺著,連綿不斷,可剛可柔,變化多端,施展開來都也是漫天拳影,不離劉猛周身要害的分毫,端是凌厲之極。

嗬——

劉猛喉間猛地爆發出一聲低沉的怒吼之聲,宛如鋼鐵鑄成的雙臂驟然展開,整個人的身上便是爆發出了一絲血腥之氣,凌厲駭人,那股磅礴的氣勢當真是如同一頭斑斕大虎站立當前,給人一種無形的威壓感覺!

「虎嘯山河!」

劉猛怒喝了聲,伸展的雙臂驟然轟出,頓時,空氣中彷彿是被他那剛猛的拳勁撕裂開了般,竟是隱約的有著一絲的空氣爆破的聲響,獵獵作響的拳風蘊含著的是劉猛那一身深不可測的蠻橫力量,配合著剛猛著稱的「猛虎拳」更是相得益彰,如同一頭猛虎站立山崗仰天長嘯般的氣勢逼人!

劉猛身上的這套「猛虎拳」就是演變於虎形拳得來的,當初這套拳法施展開來的時候方逸天就給過他一些建議,說虎形拳勇猛有餘,但靈巧不足,建議劉猛將龍形拳以及豹形拳融合進去,加以改進,配合自己的力量形成自己一套獨特的拳法。

劉猛接受了方逸天的意見採納,那段時間便是將龍形拳以及豹形拳的特點融合進了虎形拳中,整日跟方逸天切磋,尋找當中的不足之處,方逸天也全力指點,最終便是形成了他的這套兼具著猛虎的剛烈、蛟龍的矯健、豹子的迅猛的一套拳法——猛虎拳!

劉猛顯然是不想再跟葉真玩這種貓捉老鼠的遊戲下去了,一出手便是使出了八層力道,配合著自身的「猛虎拳」,剛猛強大的力量灌注在雙臂之上,整個人猶如一輛作戰裝甲車般的碾向了葉真!

葉真頓時心中大駭,只覺得劉猛那剛猛之極的拳勢出手之後,他的詠春拳已經是相形見絀,無可抵擋,詠春拳司空見慣的以柔克剛在劉猛那剛烈之極的拳勢面前竟是無法展開起來。

「怒虎嘶吼!」

劉猛又是怒喝一聲,粗大的右腿驟然抬起,快如閃電,勢如破竹,整個人彷彿是化身成為了一頭斑斕巨虎,嘶吼一聲,右腿迅如閃電而後力大沉猛的橫掃葉真的腰側!

葉真心中一凜,只覺得自己此刻站在劉猛的面前顯得竟是那麼的渺小,在劉猛那勢如猛虎般的威壓之下,他根本想不出任何的低檔招式,在那絕對強大的力量面前,什麼以柔克剛完全成為了笑話!

葉真的心中感到了惶恐,是的,那是一種無助般的惶恐以及恐懼,從劉猛的身上,他分明是感覺到了一股彷彿是帶著絲絲血腥氣味的殺機——這才是真正的殺機!也唯有親歷無數戰場殺戮無數的人身上才會具有的駭人殺機!

心中雖說驚懼無比,但是出於本能反應,葉真下意識的使出了跪馬步,伸手格擋在了腰側部位,想要藉助跪馬步的腳下力量抵擋住劉猛的這一招剛猛迅疾的攻勢!

砰!

劉猛一腿踢來,轟在了葉真的身上,葉真雖說伸手格擋了一下,但他又如何能夠招架得住劉猛那強大的爆發力量?

當即,葉真悶哼了聲,身形連連後退,可是還沒等他站穩腳步,眼前人影一花,劉猛那碩大的拳頭已經是在了他的眼瞳中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轟!

劉猛結結實實的一拳轟在了葉真的臉面之上,頓時,葉真的鼻孔、嘴角都溢出了絲絲鮮血,而他的整個人已經是猶如斷了線的風箏般飛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了三四米開外!

「呸!連給大爺我熱身的實力都沒有,居然還口出狂言!」

劉猛朝著地上吐了口濃痰,眼中滿是不屑之色。

方逸天與小刀對這結果早已經是瞭然於胸,相互淡淡笑了笑。

然而,姜武他們那邊的人卻是集體啞火,一個個怔住了般,臉上儘是不可置信的震驚之色,嘴巴都張得老大,話也說不上一句! 良久,姜武他們都沒能回過神來,而安碧如她們幾個美女看著葉真全身抽搐著的躺在地上掙扎痛苦的模樣之際,美麗的玉臉上早已經是花容變色,她們哪裡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

葉真的臉面上已經滿是血污,他那偏向於瘦弱的身子躺在地上像是一隻蝦般的曲卷弓身著,口中還不斷的發出陣陣痛吟的叫聲,先是被劉猛剛才那爆發力十足的一拳轟得倒在地上連戰都站不起來了。

接著,姜武他們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之後便是趕緊的跑過去將葉真給攙扶了起來,一看,葉真的鼻端已經是被打斷,鼻子無法呼吸之下只能是張著嘴巴呵著氣,鼻子口中不斷冒出來的鮮血染紅了他身上的白襯衣,看著端是觸目驚心之極。

「混蛋,你、你竟然下如此重的手,簡直是可惡!」姜武一雙眼睛盯著劉猛,嘶吼著說道。

「下重手?哼,你應該為那個人妖慶幸,如果他是我的敵人,那麼他早就斷氣了!」劉猛冷哼一聲,語氣淡然的說道。

姜武頓時語噎,如果反過來是葉真將劉猛打傷成這個樣子,他反而是心中高興,決計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他也沒想到方逸天這邊的人如此強橫,就連葉真都不是對手,眼中的神色變幻不定,也不知道想著些什麼。

「你們已經是戰敗一個,還有沒有人出來挑戰?如果沒有,那麼這次的約戰就是你們輸了,按照賭注,姜武你要把酒錢付了了,然後給我爬著滾出去!」方逸天懶散的笑了笑了,語氣戲謔的說道。

安碧如那張美麗的玉臉流露出一絲的詫異之色,清澈的美眸禁不住的看了方逸天一眼,她倒是沒有想到,這個一臉懶散之色臉上彷彿永遠都掛著一絲壞笑的男人也有如此強硬的一面,似乎是天不怕地不怕般。

她心中不禁遲疑著,究竟是什麼原因能夠讓他的臉色保持著如此的平靜淡然呢?從女人的角度上看,她分明是看到了方逸天的眼中看向姜武他們時那一種淡漠之色,是的,淡漠,彷彿在他的眼中,姜武他們只不過是幾隻螻蟻,只要他願意,他一抬腿就可以踩死他們一樣。

可她卻是知道無論是姜武還是被打傷的葉真,他們的身份絕不簡單。

但從方逸天眼中那抹淡漠的目光中,直讓她的心頭產生了一絲的疑惑,只覺得此刻的方逸天似乎跟飛機上那個弔兒郎當對著她一陣滔滔不絕的說著俏皮話的方逸天是不一樣的!

似乎是感應到了安碧如的目光,方逸天也轉眼看了她一眼,還朝著她微微一笑,暗中朝著她比了個手勢,似乎是一會兒要請她喝一杯的樣子。

安碧如臉色一怔,而後便是急忙忙的轉過頭去,一張俏美的玉臉似乎是染上了一層暈紅之態。

「既然如此,那麼我就出來跟你比試一番吧!」話剛落音,姜武身邊的一個年輕人站了出來,這個年輕人中等身材,臉色顯得較為沉穩,而他的眼中也沒有原先對方逸天他們的那抹輕視不屑之意,隱隱的,凝重的目光閃動著一絲不甘與憤怒之色。

「王山,你要出手嗎?可是劉師兄他……」姜武正想說什麼,這個叫王山的年輕人擺了擺手,說道,「沒事,大不了回去了挨劉師兄一頓訓斥就好。眼下的情形,我不得不出手,要不然我們古武流派豈不是要被輕視了?」

看到對方還有人不知死活的還要站出來挑戰,劉猛的眼中閃過一絲的詫異之色,而後他便是嘿嘿冷笑了聲,對他而言,剛才與葉真的交手不過是熱熱身罷了,還打得不夠過癮,這會兒還有人站出來他自然是歡迎之極。

而且,他能看出來這個王山要比葉真還要強大許多,這就更有意思了。

然而,還不等他說話,小刀那悶雷般的聲音便是瓮聲瓮氣的響了起來,說道:「小猛,這一局你退下來歇著去,他娘的,老子在一旁看著早就手癢了,怎麼說這一局也得讓我來打!」

「他媽的,我還沒玩夠呢,你沒事就別瞎參合了,我繼續來!」劉猛瞪了小刀一眼,說道。

「媽的,別以為你去了國外幾年皮厚了老子不敢揍你啊,要不是大哥在場,我非跟你干一架不可!這局無論如何也得我來,怎麼說我也是夜總會裡的治安負責人,我不出面這幫兔崽子還以為夜總會裡的人好欺負了!」小刀那粗獷的嗓子吼著說道。

「嘿嘿,干一架你還不一定打得過我呢,你要真想跟我干一架等今晚的事過了再說,這局我來!」劉猛堅持的說道。

「你這混蛋,還敢跟我爭不成?信不信我今晚爆你菊花?」小刀臉一黑,說道。

…………

方逸天在旁聽著禁不住笑了笑,心想著小刀這廝也太他媽的粗魯了點,當著安碧如此等大美女居然也說出爆菊花的話來。

總裁老公你真棒 劉猛正想說什麼,可這時方逸天開口說道:「小猛,你也別跟小刀爭了,讓他來吧,你先退下來看看戲,說不定好戲在後頭呢!」

劉猛聞言后心中一怔,對於方逸天這個大哥他自然是敬重無比,聞言后便是退了下來,哼聲說道:「刀子你這個大塊頭,改天非要跟你干一架不可,看看誰爆誰菊花!」

小刀聞言后咧嘴一笑,不再理會劉猛,徑直走到了場中,眯著眼打量了王山一下,說道:「就你一個人?」

老實說,姜武、王山他們那邊的人聽著小刀跟劉猛侃侃而談,一副完全不把他們放在眼裡,語氣中簡直是將他們當成了任意宰割的獵物時心中早就氣得火爆了,畢竟此等的恥辱他們此前是不曾遇到過的。

「我一個人已經足夠了!」王山盯著小刀,冷冷的說道。

小刀嘿嘿笑了笑,而後伸出了右手的食指頭,左右的搖了搖,當中的蔑視以及不屑意味盡顯無遺! 毫無疑問,小刀伸出右手食指左右擺動代表著的「你不行!」的意味無疑是激起了王山心中的一股強烈的怒火!

然而,王山卻是表現得冷靜沉穩許多,剛才在包間的時候他已經是見識過小刀的出手,心知眼前的這個對手強橫之極,稍有不慎或則是自己的情緒稍稍出現些許的波動那麼在對戰過程中對自己是處在一個極為不利的形勢之下。

當即王山深吸口氣,雙手手掌平攤著,護在胸前,目光冷冷,看著小刀,一言不語,但他眼中的戰意已經是說明了一切。

「小子,你一個人不行,索性你們能上的都上了吧,一個個來太麻煩了。」小刀冷笑了聲,說道。

「不用了,既然是約戰那麼就是一對一,我相信我一個人就足夠了!開始吧!」王山冷冷說著。

這時,一旁看著的方逸天目光微微一眯,深邃的雙眼慢慢凝聚了起來,目光犀利之極的看向了王山的雙手。

說起來,王山的身形並不高大,中等身材,可是他在胸前攤開的雙手卻是大得出奇,說上一句蒲扇大手也不為過,而且他的雙手掌心上似乎是有著一層厚厚的角質層,似乎是淬鍊多年的掌上功夫之後在自己的雙掌上留下來的厚厚老繭!

「有點意思!」方逸天淡淡地說了句。

「這小子似乎練過手掌上的功夫過,看他的雙掌就能看得出來,而且比剛才那個人妖似乎是厲害幾分。」劉猛也是低聲說道。

「呵呵,你也看出來了,的確是比剛才那個練詠春的人妖厲害得多。不過他們這幾個人似乎是剛剛出來歷練的雛鳥,雛鳥就是雛鳥,沒有經過戰場的歷練、殺戮的冷血,永遠也成不了展翅高飛的雄鷹。」方逸天淡淡說著。

劉猛咧嘴一笑,嘀咕的說了聲:「便宜刀子這個大塊頭了,老子熱身還沒夠了,不過這個小子倒是足夠小刀熱熱身了。」

方逸天淡淡一笑,掏出煙遞給了劉猛一根,自己也點上一根之後深吸了一口煙霧,這時,場中的戰鬥已經是開始了!

…………

戰場中,王山目光一沉,沉穩的腳步迅速而上,雙臂猛地伸直暴漲,呼呼地拳風中,氣勢猛烈的拳頭已經是轟向了小刀的臉面!

「通背拳?」

小刀冷笑了聲,沒有任何的閃躲退避之意,而是非常直接的拎起了他那碩大之極的鐵拳,硬對硬的轟向了王山急攻而來的拳頭!

砰!

小刀碩大的拳頭與著王山的拳頭對撞在了一起,爆發出了一聲劇烈短促的聲響!

小刀身體本就是魁梧如山,一身的蠻力更是堪稱恐怖,這出力一拳轟了過去,尋常的人硬接著只怕早已經是手臂要轟得脫臼來。

王山顯然是也是吃不消小刀那身蠻橫強大的力量,對接一拳之後他的身形搖晃了一下,但很快,他的左手便是切換成掌連續拍打在了自己與小刀對轟的右臂之上,頓時他臉上的那股壓力似乎是減少了許多。

而後,王山那蒲扇般大小的雙手卻是憑著一股大開大合的氣勢,忽而掌如刀鋒,忽而掌如鷹爪,忽而掌如彈指……竟是瞬間變化多端的連番攻向了小刀,而且還能化解著小刀那力量強大剛猛之極的拳勢,當真是巧妙之極。

蛻變 方逸天犀利的目光看著王山的攻勢,慢慢地,他的眉頭禁不住的一皺,而後眼中閃過一絲的精芒,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家裡那位老頭子曾對他說過的話——這世上還有種古武武學,可破勁、破招、破力、破勢、破殺、破敵……稱之為『二十四破手』,乃是一門極為巧妙的外門手上功夫,聽說一個流派所有!我也不曾見識過真正的『二十四破手』,我也是聽我父親也就是你爺爺提起過。往後要是碰到身懷『二十四破手』的武學高手,務必小心,也唯有此種外門功夫可以破解我們祖傳的硬氣功,甚至是八極拳!當然,那也是造詣極高的高手才有此實力,火候不到,『二十四破手』也不足為懼!

「難道這小子施展的就是老頭子口中所說的『二十四破手』?對了,剛才小刀一拳之下,這個小子連續切掌急拍自己的右臂,想必就是『二十四破手』中的破力殺以及破勁殺的巧勁吧?沒想到這個小子竟然會這一門外門功夫,難道他是老頭子口中那個流派的人不成?」方逸天臉色稍稍遲疑,臉色陰晴不定,暗暗想著。

戰場上與王山交手的小刀也是一陣納悶,只覺得自己強大的力量攻勢之下竟是被對方破解了般,擊到對方的面前的時候彷彿是沒有了原先的力量,這著實讓他心中惱火不已。

但這也激起了他心中的一絲血性,他忍不住怒喝了聲,眼中閃過一絲的血腥狂熱的戰意,此刻的小刀已經是準備動真格的了!

這時,王山那蒲扇般大小的手掌已經是再度橫切而來,迅速,威猛,彷彿是一把鋒利的刀鋒般的切向了小刀的脖頸處!

小刀目光一厲,肌肉虯結的左臂橫擋而起,架住了王山的攻勢,而後左臂已經是靈巧的前探,憑著鎖喉擒拿手的攻勢反手抓向了王善的手臂,接著,空氣中便是驟然響起了一聲噼里啪啦的空氣爆破聲響!

「飛旋霹靂腿!」

這一瞬間,小刀猛地使出了方逸天傳授於他的飛旋霹靂腿,頓時他那力量強橫的雙腿在半空中急速飛舞,翻飛不已,一瞬間已經是極快無比的轟向了王山的身體。

王山的臉色驟然一變,面對如此強橫的力量以及巧妙之極的腿功,他臉色也禁不住的悚然動容起來,可接著,他的左手已經是連續拍向了小刀的雙腿,那攻勢中隱約帶著一絲的破殺之勢!

「給我破!」

王山叱喝了聲。

「破你妹!」

小刀更是怒喝了聲,轉眼間,他提出的霹靂飛旋腿已經是攻到了王山的面前,而王山的破殺之手也攻擊而來,似乎是要破解小刀的腿勁!

砰!砰!砰!

連續幾聲對撞之聲響起,場面上王山似乎是憑著手上的破勁殺以及破招殺化解去了小刀的攻勢,當即他的嘴角邊隱約泛起了一絲的笑意,可很快,他臉上的笑意頓時凝固了起來,而後便是滿臉的震驚之色——

就在這時,他竟是赫然感覺到了小刀的雙腿中突兀的傳來了一股更加強烈剛猛的力道,這絕非是原先小刀出腿時攜帶的力道,而是一股新生的二重力勁般,竟然比前一股力道更加剛猛強大的轟來!

此種情況完全是出乎王山的意料之內,其實,就算是他早有意料,也無法地方這股強大的宛如新生般的二重力勁!

二重力勁,乃是當年小刀跟方逸天不斷的切磋對打中領悟出來的一種使用自身力量的方式。

尋常的人,只能是轟出一道力量,要想攻出第二道力量,那麼只能是等待第一重力量攻擊完了之後再接連攻擊,但那已經是第二次出手。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