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樣的強者,才更能激發出石炎無窮的戰意,

「哼,你的實力,也不過如此,你不是我的對手,」米修忽然冷哼了一聲,身形一動,竟然化做了一道颶風一般,速度再次的提升了不少,而且同時,也是爆發出了可怕的氣勢,天地一片昏暗,彷彿是一場狂風瀑雨要驟然降臨一般,方圓萬丈的空間,都完全的被攪動了起來,將石炎置於了風瀑眼中,要將石炎完全的吞噬掉,

「好手段,看來這才是米修的真正實力,單是憑青劍神通,我確實是沒有辦法對付米修,不過,我並非沒有其他的手段,」石炎一動,千衍陣神通再次的施展了出來,化為了困陣,要將米修給困住,在這困陣之中,石炎則是不受任何的影響,

「哼,以為這困陣可以陣的住我米修嗎,真是作夢,你這陣法,對我沒用,」一道冷笑聲傳來,石炎的眉頭也是深皺了起來,千衍陣神通雖然在一定程度上是壓制了米修,但是這壓制力真的是非常的小,遠沒有之前的那種致命的效果,米修竟然有手段,可以無視這困陣,讓這困陣沒有辦法真正的困住他米修,

困陣失去了應有的作用,也是讓石炎的這件底牌沒有發揮出應有的作用出來,

當然,有千衍陣神通的幫助,石炎倒也是能夠清晰的定位米修,米修想的接近到石炎的身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困陣化殺陣,也能有一定的效果,藉助這困陣,石炎也是將米修一切的手段都擋了下來,隱隱有要壓制住米修的趨勢,

金方鋒和菜來厄在一傍觀戰,兩人臉色都有幾分凝沉,這一戰,甚至是關乎到他們的命運,若是米修敗的話,那說不定石炎會繼續的挑戰他們,這樣的事情,是他們不願意看到的,石炎的實力,完全得到了他們的認可,可以跟他們站到同樣的高度,跟這樣的對手生死一戰的話,那很划不來,

咻,,

「嗯,不對,有危險,」石炎心中忽然一動,頓時身形爆退,神行九步催動,一個閃身躲了開去,在石炎身形剛離開之時,一道絕世無匹的鋒芒也是突兀的殺了出來,若不是石炎躲閃的快的話,被這一道鋒芒襲中,那很有可能會就栽倒了,

高手之間的戰鬥,勝敗往往就在一招之間,

兩人出手,也是招招狠毒,招招致命,一招得手,那便是可以殺敵制勝,

「哼,躲閃開了,躲的了一次,看你還能躲幾次,」米修冷哼了一聲,突兀的又是殺到了石炎的身前,一道鋒芒殺了出來,

石炎揮劍去擋,青劍神通鋒芒無匹,擋住了這一道鋒芒,不過,也是讓石炎一陣難受,竟然連退了幾步,幾欲吐血,米修的手段,實在是歷害的很,

石炎踩著神行九步,倒也是能每敏及時躲開,若不是有神行九步的話,那恐怕還真的難對付的了米修,甚至差點,都要逼得石炎動用玄武不滅神通的念頭了,不過這個念頭還是被壓制了下來,

如此的大戰,也激發著石炎的潛力,

神行九步的玄妙,也是一點點的清晰了起來,一直沒有頭緒的第三步,此時也是看到了一些門路,石炎腳下的步伐,變得更加的快了起來,速度也是在慢慢的提升,這讓石炎心中也是一喜,知道是神行九步要突破了,

米修一次次的出手,石炎一次次的躲閃,神行九步卻是慢慢的在提升,

「可惡,人族小子,你只會躲閃嗎,」連攻了二十多個回合無果之後,米修也是憤怒的咆哮了一句,

石炎反唇相譏的道:「可笑,你不也是利用速度的優勢嗎,我不躲,難道站在那裡讓你打,有本事,你別用速度,我也不用速度,咱們就硬碰硬的打,」

「哼,那你就繼續躲吧,我看你能躲多久,」米修一陣啞口,惱怒的道了一句,再次的殺來,

石炎嘴角此時卻是揚起了一抹邪笑:「被追了這麼久,是時候反擊了,」石炎腳下一動,速度竟然一下子提升了兩倍都不止,步伐也是變得更加的詭異了起來,

神行九步第三步,終於是修練有成了,

神行九步乃是一門古神通,威力極大,雖然只是第三步,但效果也是非常的可怕,速度和身法一下子就不在了米修之下,而且對空間的撐控感覺,也是更加的歷害,能將米修的一舉一動,都完全的盡收眼裡,

如此一來,石炎就跟本不需要再懼米修的速度,他的一切行動,都讓石炎了如指掌,

石炎身形一動,青劍神通殺出,直接就殺到了米修的身前,讓米修神色也頓時一懍,

轟,,,

一劍殺去,也是跟米修正面的對碰了一次,將米修擊退的倒飛了出去,米修的臉色也是變得難看了起來,看向石炎的眼神有些變了:「速度,竟然也如此可怕,這是什麼神通法門,」

金方鋒和菜來厄也是不由的面面相覷了一眼,這個人族到底是何方妖孽啊,

怎麼無懈可擊,劍勢可怕,速度身法可怕,陣法可怕,一個人能善長一個領域,都可以站到世界的巔峰天才之列,這個人族竟然可以在這幾個方面都極為的善長,毫無弱點可言,簡直就是一個十足的怪胎,讓金方鋒和菜來厄兩人都是大受刺激, 「我最引以為傲的速度身法,竟然此時也占不到了任何的優勢,這名人族,竟然能夠在各個方面都無懈可擊,沒有弱點,真是可怕的很,境界還只是神通五重境中期而已,他若是提升到神通五重境巔峰,那又將有怎樣的戰力,莫不是可以封侯,」一劍被石炎擊退,米修心中也是無比的難受,一片驚色,

若論天賦的話,就是金方鋒和菜來厄他也不服,但今天卻是栽倒在了石炎的手上,心中也是不得不佩服,

畢竟,石炎可是在境界低他米修兩個小境界,而且在沒有動用本命天賦神通的情況下,就可以壓制住他,


這樣的情況,米修是想都沒有想到過的,他一向也是無比的自負,今天卻是被狠狠的打擊了一次,

大勢已去,米修臉色雖然很難看,但此時也只能是認輸:「我輸了,這一戰就到此為止吧,」

石炎並沒有停下來,嘴角一揚,露出了一絲淡然的輕笑來:「認輸了嗎,可是我們的戰鬥並沒有結束,」

米修的臉色更加的難看,臉上也是湧出了憤怒之色,他都已經放下了尊嚴主動的認輸,沒想到石炎竟然還不敢罷手,石炎的意思顯然是要拼個你死我活,兩人只能有一人留在這第七關,

石炎的話,讓金方鋒和菜來厄都是不由的一震,果然是好手段,他們看向石炎的眼神也是鋒厲了起來,

「你我素無怨恨,真的要咄咄逼人嗎,」米修怒聲道,

石炎搖頭道:「你我是素無怨恨,這不是咄咄逼人,而是優勝劣汰,自然法側,你們在第七關也呆了不少的時間了,仍然沒有辦法闖過第七關,其實在這裡繼續的呆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既然你們沒有辦法,那不如就來成全我吧,我在逼迫你,也是在逼迫我自己,至之死地而後生,我將我自己的路給堵死了,這樣我才能夠激發出我最大的潛能,讓我在最短的時間內爆發出來,我沒有你們那麼有耐心和時間,所以我必須要儘快的提升自己的能力,否則我在這裡呆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確實是如此,金方鋒菜來厄米修他們三人在這第七關里也已經呆了一兩年的時間了,雖然說他們在這段時間內實力是提升了不少,各方面都有所長進,可是,依然沒有辦法闖過第七關,以神通五重境巔峰的境界,想要達到接近封侯的實力,那太難太難了,除非是說,有著逆天的神通法門,或者說在大道上的領悟非常的深厚,能夠借用很多的大道之威,方有這個可能,

而這樣的人物,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縱然是放眼整個玄靈大陸,也絕對是堪稱的上巔峰級的絕世天才人物,

石炎是有這樣的潛力,但石炎不想耗費太多的時間,如果花一兩年來完成這件事情,顯然是石炎不太願意的,所以,石炎就是想用這種方式來逼迫自己,看似是對別人狠,其實是對自己狠,

聽到石炎的話,米修也是微一楞:「我來第七關確實是有快兩年的時間了,或許你說的是對的,如此長的時間,我的鬥志都快被磨的差不多了,想想,這兩年的時間,確實是有些浪費,磨掉了我的激情,你的一席話,倒是點醒了我,好,來吧,人族朋友,那就最後一戰吧,或許,我也能將我的潛力逼發出來,」

石炎點了點頭:「你能這樣想就最好了,你我是沒有任何的怨恨,雖然族類不同,但也就未必要是敵人,在我眼裡,也沒有人族異族之分,只有好壞之分,你不惹我,那我也不會犯你,人和人之間,就是要有彼此的尊重才行,」

「彼此的尊重,」米修想了想,點了點頭,對石炎抱了下拳道:「你的說,剛才的事情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我確實不該用敵意的眼光來看你,你的一席話,確實讓我很受用,我現在才發現自己已經進入了一個誤區之中了,以為一直呆在這裡面修練,就一定可以通過第七關,沒想到卻是把自己陷入了一個泥潭之中,兩年的時光,磨掉了我自己,」

石炎輕笑了笑:「現在想明白這些,也還不晚,不過可能,你不太有機會了,」

米修倒是笑了:「機會是靠自己抓住的,有沒有這個機會,現在說是不是有點早了,拿實力說話吧,」

「那就來吧,」

「戰,」

這一番對話,倒是將兩人間的關係頓時拉近了許多,石炎這才發現,原來這名異族其實也不是那麼讓人討厭的,雖然說剛才確實是讓石炎有些不爽,不過來說倒也不是什麼陰險的小人,這樣的人,不能說一定可以做朋友,但也不須要就成為敵人,

金方鋒和菜來厄也是在那裡低頭沉思,喃喃自語,石炎的一席話,顯然讓他們也是頗為的觸動,

有時候美好的東西,最能夠迷失人的本性,磨掉人的鬥志,讓人沉淪其中,無法自拔,而一旦陷入了這個泥沼之中,那就非常的危險了,當局者迷,傍觀者清,他們進入第七關的時候,那便就已經是神通五重境巔峰的實力,這一年多的時間雖然說各方面是有不少的精進,實力也提升了許多,達到了一個很高的層次,

但同時,他們也丟失了許多東西,現在一想起來,才覺得得不嘗失,再這樣下去,他們能闖過第七關的可能性,也依然是非常的低,

石炎和米修之間的戰鬥,也是沒有了多少的懸念了,有著神行九步第三步的優勢在那裡,天平就自然完全的往石炎一側傾斜,雖然米修拼盡全力,可最後的結果,也是被踢出了第七關,

接下來,石炎又先後的挑戰了菜來厄和金方鋒,菜來厄是水族,防禦能力非常的強悍,速度身法非常的一般,攻勢力也只是跟米修相當,但是防禦能力非常的可怕,石炎拿下菜來厄,可足實是費了一番的力氣,神行九步神通的作用不大,千衍陣神通也只能是一些輔助的作用,最後,還是逼的石炎將九龍鎮山突破到了第四重,配合上九龍砣,再在青劍神通的相助之下,才將菜來厄擊敗,

九龍鎮山能在這一場大戰之中得到突破,算是一份大收穫了,讓石炎也是欣喜無比,

九龍鎮山可是從千星世界得到的一門歷害的秘術,若是九重大成的話,配上九龍砣,那可是有著鎮大山的無上威力,

接下來,又是跟金方鋒一戰,這是石炎的的最艱難的一戰,金方鋒,確實是三人中實力最強的一個,他本身就是金甲一族的少年翹楚人物,絕世的天才人物,金甲一族能成為混域之地十大勢力之一,可以預見這個族類的實力有多強了,強大的實力的後代,那本身就是強於他人,防禦和攻擊方面,金方鋒都是非常的強大,甚至連速度也不慢,可以說也是沒有多少弱點的存在,

金方鋒的本命天賦神通一動用,竟然變成了一個金人,金剛不壞,刀槍不入,化身成了一件神兵一般,就是站在那裡讓石炎攻擊,石炎也很難傷到他,而且金方鋒的攻擊力,也是非常的可怕,絕對是三人中最強的,這讓石炎也是很有壓力,九龍鎮山第四重,根本沒有辦法鎮的住金方鋒,青劍神通的劍勢之威,也難擋的住金方鋒無比鋒芒的劍勢之威,

金甲一族,天生就比較契合金之大道,所以讓金方鋒的劍勢,無比的鋒芒,金,本來就代表著一種堅的極致,鋒芒的極致,

兩人整整大戰了三天三夜,石炎的青劍神通終於是抓住了契機,一舉突破到了撐控之境,劍道意境上也有不少的提升,讓石炎的青劍神通之威頓時的強大了許多,劍勢的鋒芒橫掃一切,這才得已將金言鋒壓制下來,一舉扭轉乾坤,將金方鋒也殺去了第七關,

「石炎,你的天賦真的很強,你說的沒錯,只有將自己逼迫到極致之地,才有可能激發出最強大的潛力,才有可能迅速的提升自己,想靠時間來提升,那本身就已經是敗了,可惜,我沒有早點遇見你,不然我也不會在這裡面浪費一年多的時間了,能敗在你的手上,我雖敗猶榮,不管你怎麼樣,反正你這個人族朋友,我是交定了,希望以後有機會,可以多交流交流,」這是金方鋒離開時留下的話,

石炎以他的實力和人格的魅力,贏得了金方鋒他們三人的尊重,

送走了金方鋒,看著空蕩蕩的第七層,石炎也是不由的一抹鼻子:「竟然只剩下我一個人了,這樣的情況,恐怕也是很少有的吧,」想到這裡,石炎也是不由的搖頭一笑:「先不管這些了,在第七關的收穫還是很大,現在我應該也有幾分實力去挑戰下守關者了,」

石炎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向第七關的守關者那裡掠了過去,只要打敗了守關者,那便是可以通過第七關,成就無上的榮耀,

那通過七星宮的第七關,成為七星戰士,那就代表著擁有接近封侯的實力,甚至在不少人的眼裡認定,已經是具備了半步封侯的實力,可怕程度跟封侯無異,

能夠封侯,那就代表著實力已經是踏入了玄靈大陸的巔峰層次,足夠有闖蕩天下的實力,像一個郡王府的最強者,也就是封侯的實力,而一個郡王府都統轄著一片巨大的疆域,成為一方霸主,主宰著億萬生靈的性命,

不多會,石炎便是來到了守關者的面前,這守關者,竟是一尊傀儡,是一尊神通六重境後期的傀儡,手中還有一柄散發著無比鋒芒氣勢的重劍,讓這傀儡的氣勢十足,讓人不敢輕易的冒犯,這一尊傀儡的實力,已經很接近封侯了,能夠擊敗這一尊傀儡,那就足以證明實力強大到了一個很強大的地步,

「前輩,」在這傀儡面前,石炎倒也是謙卑的很,抱拳行了個禮, 傀儡看向了石炎,道:「現在懂得禮數的年輕人不多了,你倒是難得,提醒你一下,你的境界還太低了,區區神通五重境中期罷了,你的實力縱然是太強,可想要贏我,難度太大,」

石炎也是微一楞,這傀儡竟然還有這麼高的智慧,這煉製手法還真是不簡單啊,不過石炎也是釋然,這樣的煉製手法確實是很高明,但也是存在的,《萬法傀儡篇》中記載的,可是有可以將傀儡煉製的完全擁有與人無異的智慧的法門,而且來說,還可以讓傀儡自由的修練,所以,看到這裡的這尊傀儡也擁有這麼高的智慧時,石炎也是有些訝異了,

石炎心中也是暗一笑,雖然說他的境界還只是神通五重境中期,但是他的身體異於常人,若以神通本源之力來衡量的話,事實上石炎完全可以堪比神通六重境中期甚至是後期的了,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石炎在不動用玄武不滅神通的情況下,也依然是可以將金方鋒三人擊敗,

當然了,一個人的實力,並不全是由神通本源之力來決定的,神通本源之力,只是一個人的基本力量罷了,能決定的比例,最多也就是三成的樣子吧,所以石炎雖然說神通本源之力足夠的雄厚,但對實力的提升作用,也達不到那樣的效果,

「多謝前輩提醒,不過晚輩還是想試試,」石炎道,

傀儡也沒有再多說什麼,隨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石炎也不二話,直接的出手了,青劍神通和九龍鎮山同時的施展出來,一出手便也是不含糊,直接就是全力以赴,拿出了最強的實力,九龍砣帶著浩瀚之勢轟砸下來,只見守關傀儡一拳突兀的打出,一拳重重的打在了九龍砣上,竟然將九龍砣打的飛了出去,那四條飛出來的金龍,也是直接的被打的破碎掉了,

僅僅一拳,竟然生生的將九龍鎮山第四重給破掉了,

「好霸道的一拳,好歷害的一拳,」看的石炎也是一陣挑眼,九龍鎮山第四重威力也是非常的大了,縱然是一名神通六重境後期的強者,都有可能被直接的鎮壓,但是卻被守關傀儡給一拳轟飛了,不得不說,確實是讓石炎微微的嚇了一跳,也是認知到了守關傀儡的呆怕實力,並不是蓋的,

青劍神通斬殺而下,霸道的鋒芒向傀儡斬殺了下來,

守關傀儡手中的重劍也是動了,重鋒無鋒,卻重若泰山,一劍砸下,蘊含著金之大道意境,極為的強勢,

轟,,,

兩劍相擊,石炎也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極為鋒芒霸道的力量噴涌而來,浩浩蕩蕩,這是金之大道大威,充滿著鋒芒,讓人不可匹敵的鋒芒,摧枯拉朽之勢,直接將石炎打的倒飛了出去,一時沒有忍住,一絲鮮血也是從嘴角溢了出來,

「好歷害的一劍,若不是我的劍勢也足夠強大,身體的強度異於常人的話,這一劍怕都要了我的命,怪不得,金方鋒他們在這第七關呆了一年多,依然沒有闖過關,這守關者,太強大了,怪不得說,闖過第七關就有接近封侯的實力,果然不虛,」石炎搖了搖頭,揉了揉胸,還在瑟瑟的作痛,

守關傀儡收起了劍,道:「你還不是我的對手,以後再來吧,」

石炎點了點頭,也是轉身離開了,此時確實不是守關者的對手,當然了,除非石炎動用玄武不滅神通的話,那有可能還可以一戰,勝負難說,不過呢,石炎不太想用玄武不滅神通,如果下一次再沒有辦法的話,那就只能是動用玄武不滅神通了,這樣的機會,石炎還是想要來逼迫自己,將劍道意境提升上去,這樣對他日後的修練也是有著極大的幫助,

一遇到困難就想著動用大底牌的話,那顯然不是什麼好的想法,

隨便的了一個地方盤坐了下來,石炎也是開始思忖著:「青劍神通已經是提升到了撐控之境了,短時間內不可能提升到極致大圓滿的地步,現在唯一可以讓我的實力短時間內提升的,那就是將境界提升到神通五重境後期,劍道意境再提升一些,那樣的話,方才有可能跟守關者一戰,再是不行,借且玄武不滅神通,我過關的可能性還是非常的大,」

定下了對策,石炎也但是開始修練了,朝著這兩個方向,當然,石炎也沒有給自己多長的時間,只給了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後不管怎麼樣,都會再次的去闖關,不惜的爆露一切,

石炎在這裡閉關修練,此時七星宮外卻是熱鬧異常,甚至是整個金甲城,都是非常的熱鬧,金方鋒菜來厄和米修三人被一個名叫石炎的人族踢去了第七關的消息,也是不脛而走,傳的沸沸揚揚,成為了許多人茶前飯後必談之事,石炎的強勢表現,也是讓他的名聲急劇的攀升,不少人都知道了有這麼一個天賦妖孽逆天的人族來到了金甲城,

一間酒樓,一間雅間之中,

塗箭朗聲一笑道:「哈哈,石炎兄弟真是生猛的很啊,嘖嘖,這一下一鳴驚人了,沒想到連金方鋒他們三人都這麼快就栽倒在了石炎的手裡了,這三人的名氣可是極大,實力也是強的可怕的存在,真叫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赤游搖頭一笑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不是也闖到了第六關嘛,雖然沒有到第七關,但也很歷害了,」

塗箭道:「哈哈別說我歷害,跟石炎兄弟一比,那差的太遠了,就是跟蕭宇兄一比,也差的很遠啊,這不,蕭宇兄可還沒有出來,這一會兒,估計也已經到了第七關了,這兩個傢伙,還真是太打擊人了,還有赤游兄你們三人也很歷害啊,進七星宮之時都是神通四重境巔峰,現在一出來全部都是神通五重境初期了,以你們的境界,也能闖到第六關,也很逆天了,」

「我倒是發現了一個問題,你們五個都是妖孽啊,絕對的妖孽,」

赤游三人也是不由的一笑,要說他們是妖孽,那還真的是這樣的,他們確實是妖孽之才,站到了世界巔峰天才的行列之中,不過說起來,塗箭也是非常的不錯,能夠闖到七星宮第六關之人,皆是極有天賦之輩的,

現在金甲城到處都在議論著石炎的事亦,也是讓赤游他們四人頗為欣喜,只等著迎接石炎出來了,

——


距離金甲城數十萬里之外的一處深淵極深之處,有一個山洞,山洞之中有一處小世界的入口,而這小世界中,有著一片恢弘的建築群,還可以看到有著全身穿著黑甲的人在巡邏著,守衛無比的森嚴,儼然有種皇宮重地的感覺,

宮殿深處的一間密室之中,一道身影盤坐在那裡,突兀的一道黑影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無聲無息猶如鬼魅一般的來到了那道盤坐的身影後面,

「大人,金甲城中出現了一名名叫石炎的人族,天賦異常妖孽,有希望成就金甲七星宮的七星戰士,天賦評為特級,要不要斬殺此人,」那道黑暗淡漠的問道,

盤坐的身影才開口道:「難得出一個天賦評為特級的,又是人族,還在混域之地,哼哼,簡直就是送死,上頭早有命令下來了,讓我們可以放開手去做事,若是之前我們當要好好的籌劃一下,不過現在嘛,殺了便是,特級天賦,必殺無疑,一級,也要全力斬殺,縱是二級,能不放過的,皆不放過,不管是人族還是其他族,統統都得死,這是我們的任務,」

黑影點了點頭:「屬下明白,馬上去辦,」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