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空空如也,半點異常也沒有。

所幸陳伯倫心中多少還有點準備,這會兒倒並不是特別糾結。

至於現在……

“走,阿鋒,帶我去看那個我永遠也記不住的周霜霜!”

……………………

已經是凌晨了。

但是305宿舍中的幾人,依舊沒有睡着。

——能睡得着纔怪啊!

今晚她們可是近距離的看了周霜霜的表演,此刻那股子激盪之氣,仍舊在胸膛裏左突右竄,哪怕之前晚會時鬼哭狼嚎都宣泄不了!

“霜霜,練武……難不難?”

陸綿綿問道。

周霜霜想了想:“練武不難,只是辛苦。但是如果是綿綿你的話,我覺得是沒有問題的。”

“咦?”

上鋪的魯麗從帳子裏探出頭來:“霜霜,你這麼說,是因爲綿綿她的根骨特別好嗎?”

練武……聽聽就知道很辛苦啊,但是周霜霜卻這麼篤定的說陸綿綿沒有問題,那她肯定是沒問題的。

陸綿綿也心生歡喜。

…………………

周霜霜搖頭:“我的意思是,綿綿的性格,練武,她是可以堅持下來的。”

整個宿舍裏,別看陸綿綿在學業上的成就最不突出,可是周霜霜最覺得佩服的,就是她了。

她從小跟林侖在小山村裏長大,在那樣的家庭中,按理說眼界胸懷,都很難有突破……

可林侖只是出了主意帶她出來,她就能成長到這個樣子,十分了不得了!

包括上閱微大學,雖然宿舍裏都知道,這是聰慧過人的林侖,給她安排好的道路……

這世界諸多家境優越之人,哪怕家裏安排好了一切只需要他按部就班,能百分百執行到位的,也屈指可數。

偏偏陸綿綿可以。

林侖是個殘疾人,縱然心智過人,可有些事,他做不了就是做不了。

但是陸綿綿可以。

林侖安排逃出來,她就帶他逃出來了。

林侖安排她上學,她就上學。

林侖安排她的工作規劃,她就一步一步的執行。

林侖安排她進閱微,她就進閱微……

她不光做到了,而且做的相當出色。

——非有大毅力大韌性不可得。

而如今,她的目標是想在演藝圈闖蕩,文憑是必不可少的,藝術功底,也是必不可少的。

穿成攝政王的掌心嬌 尤其周霜霜表演的,力量和美型通通都達到了極致,她心中有想法,簡直再正常不過了。

………………………

陸綿綿心中其實早就下定了決心了。

此刻聽了周霜霜的話,就像是得到了最大的肯定——

“那行,我明天就去報班開始練基本功。我聽說明大附近有一家樓蘭舞蹈工作室,老師尤其擅長古典舞。”

武術是不要想了,還是舞蹈靠譜一些。

周霜霜也贊同:“行,去吧!你長這麼漂亮,演技又好,到時候拍片子的話,舞蹈功底少不了的!”

…………………………

今天對於周霜霜來說,是她近期難得放鬆的一天。

不用測算,不用實驗,不用作圖,不用學習……

但是放縱只是一時的。

等到天明,她還是要繼續她的學習生活。

她想了想,還是決定問出醞釀的問題。

“綿綿,你過來,到我這裏,我有些話想問你。”

………………………

宿舍裏黑黢黢的,周霜霜的寧神術悄無聲息施展,除她牀周的隔音禁制外,宿舍裏之前還精神抖擻的衆人,便立刻睡熟了。

陸綿綿卻沒在意這些。

她裹在周霜霜的珊瑚毯內,卻是咬着嘴脣,沒有說話。

剛纔,周霜霜問了她一個問題。

“林侖……他的父親,你有線索嗎?”

陸綿綿猶豫良久,還是問道:“你……你問這個做什麼?”

周霜霜毫不避諱的說道:“我需要他父親的資料,來驗證某些事情。”

“很重要嗎?”

“很重要。”

她回答道。

………………………

陸綿綿在良久的沉默後,終於一咬牙:“我知道的不多,只大概知道一點……”

“他的名字裏,有個‘倫’,單人旁的倫,我姐雖然不識字,但是那時候喜歡他……你知道,大凡女人,真的愛一個人的時候,是會關注對方的一切的……所以,當從別人的隻言片語中知道後,她就特意跟我說,害怕忘記了。”

“小侖的名字,就是從他的名字裏拆出來的,意爲他的骨血。”

………………………

“我不知道他是什麼人,只知道是大戶人家,是帝都人。”

陸綿綿聰明,哪怕那時年紀小,可隻言片語,她也是記得的。

“當時他匆忙離開,一是想要避開我姐——你想啊,正常男人,碰到風月場所的人想跟他談真感情,沒覺得受到侮辱然後打擊報復,反而是故意避開……”

“這已經很好了。”

這句話不是陸綿綿的真實想法,是她的話,她根本不會讓自己陷入這種境地。

但是套在當初的林柔柔身上,那個人真的是很好很好了。

豪門蜜戰,妻限99天 “其實,我是感激他的。”

她盯着同樣黑沉沉的頂罩,語音平靜:

“一般人可能理解不了,但是我姐林柔柔,她在家過的日子,還有在紅姐手上的日子,真的是豬狗不如。”

“她跟着那個男人,雖然不光彩,但最起碼不會挨餓受凍……也算是這輩子享了一點福了。”

這點,周霜霜是相信的。

——因爲她見過的。

……………………

有些人的生活,真的是讓外人聽起來,連活着的勇氣都沒有。

林柔柔在家裏,打水做飯刷鍋洗碗洗衣服幹農活收拾屋子伺候家裏人……

沒有熱水,一年四季都是冷水。

也沒有飽飯吃,紅薯粥是她的日常。

捱打辱罵是家常便飯。

她上不了學,也不可能有朋友,如果沒有紅姐,她一輩子的路,無非就是被爹媽屯在手裏,隨便賣給願意出錢的誰。

哪怕那個人是殘疾。

哪怕那個人會打死人。

哪怕那個人根本沒有人性。

但只要有錢,就可以。

…………………………

所以,陸綿綿說她過了一段時間好日子,是真心話。 舊事重提,陸綿綿的心情卻已經不會像最初那樣激動了。

林柔柔在那個人身邊,雖然估計仍舊只是一個玩物,可是她學會了認字,也願意孩子用他的名字,證明那段時光,確確實實是她生命中難得的溫柔歲月。

不是他,也會是別人。

所以,對於林侖的親生父親,陸綿綿儘管不喜歡,但的的確確是感激着的。

林柔柔掙錢的手段不光彩,可是陸綿綿和林侖卻是靠着這份不光彩生存下來的。

誰都可以對莬絲花一般的林柔柔指指點點,唯獨他們是沒有資格的。

…………………………

更何況,現在在陸綿綿心中,林侖的未來纔是最重要的。

“霜霜,謝謝你之前給小侖裝的機械肢,他如今的性格,已經變了很多了。”

林侖記事太早了,又太聰明,所以他的世界,向來都非常殘酷。

以前他話很少,性格看似柔弱,實際上卻錙銖必較,記得每個施加痛苦給他們的人……並且,他能輕易看透人心,總是把眼光死死盯着那些人內心深處的黑暗面。

不管對方是好心還是惡意。

真的說起來,是半點也不陽光的。

………………………

周霜霜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不過,她也早有心理準備,所以並不氣餒。

此刻只是笑了笑,摸了摸陸綿綿柔滑的頭髮:“沒事,他能好,你纔開心,是不是?”

陸綿綿點點頭。

“我知道機械肢是你的。”

她突然低聲說道。

周霜霜並不奇怪,陸綿綿心思細膩,她先出手給林侖裝了機械肢,後期畫圖紙也沒避着誰,她發現端倪,也是正常。

不過,鑑於機械圖紙實在太過複雜,整個經管院看到她畫圖的人不少,可若說看懂的,那真是沒人了。

陸綿綿也是仔細觀察了好久纔想到的。

不過,對於周霜霜的能力,她向來是迷之自信,所以接受起來反而沒什麼障礙。

換做別人,就算看懂了,也不會相信的。

……………………

“嗯。”

周霜霜平靜的回答道。

她見到的陸鋒出現了那樣詭異的情況,機械肢的事情就沒打算瞞多久。

最近摒棄所有一心研究外骨骼裝甲,也是源自於在軍部看到的那些幻像。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是開元通寶帶她看到的,目前還沒有假象。

那個幻象中,所有人都裝載着外骨骼裝甲,雖然並不知前景如何,可是最起碼證明她的設想沒錯。

既然有可能,那就去做。

這世上,沒有哪一份發明,是提前就知道前景和具體功能的。

陸綿綿放在她身上的目光這樣多,察覺到,也是正常。

……………………………

夜深了,陸綿綿已經有些困了。

“霜霜,你不知道我多感激你……”

“嗯?”

周霜霜疑惑。

“小侖從小就愛做夢,夢裏有個女孩子會來救他。”

“可是,從來沒有過。”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