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這不行啊,時間緊迫。我必須用最快的時間找到寂寞!”我暗暗想到。

可想在無間地獄找到寂寞談何容易,這裏地域廣袤,就算我能用“巽”字決飛三天三夜,也根本無法飛到頭。

更讓我煩躁的是,那些本來都在受刑的鬼魂,好像也恢復了自身的實力。雖然大部分鬼魂對我來說都還不夠看,可是還有一些竟然也達到了煉氣化神境,甚至有煉氣化神後期的強大鬼魂。

我忍不住抱怨,平等王到底是想幹什麼?他這是在幫我們,還是要害我們?萬一那些鬼魂都活躍起來,同樣能帶來很大的麻煩。

好在那些鬼魂現在都一個個跟死狗似的癱在地上,暫時折騰不起來。他們經歷了各種折磨之後,休息纔是最重要的。

無奈,想找到寂寞的靈魂,並沒有捷徑。我毫不猶豫的施展“巽”字決,悶着頭往前飛,希望能儘快察覺到寂寞的氣息。

這雖然是個笨方法,可往往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最關鍵的是,我特麼只能這麼做,我總不可能一直在原地等着寂寞自己送上門來吧?

飛了大概有一個多小時,我突然發現一股熟悉的氣息。這氣息並不屬於寂寞,也不屬於韓羅,我仔細想了想,竟然是楚閔?

我記得楚閔一直都在鬼道,什麼時候來了地獄?想想她也是很可憐的,被韓羅害了之後,只剩下殘魂,無法下地府投胎。沒想到她現在竟然這麼悽慘,被關進了無間地獄。

楚閔很顯然也發現了我,一臉的驚訝,但很快她臉上的驚訝就變成了憤怒。我答應她一定要找韓羅要回她的殘魂,但從那次之後,我再也去見過她。

這也不能全怪我,我也很想從韓羅手裏解救下那些殘魂。可是我根本不是韓羅的對手,而且他攫取的那些殘魂大部分都餵給了噬魂獸,不知道還能不能完好無損的奪回來。

“哼,真是報應,沒想到你竟然也會到無間地獄來。”楚閔冷哼道。

她現在還是很虛弱,承受了無休無止的刑罰之後,她這三天喘息時間都別想緩過勁來。

我訕訕一笑:“對不起,是我的錯,我現在還沒能戰勝韓羅。不過你放心,等我打倒韓羅的那天,我一定把他曾經攫取的靈魂都釋放出來。”

楚閔皺了皺眉:“怎麼,難道你不是被關進無間地獄的?別想再騙我了,我現在終於知道了原來你和韓羅就是同一個人。像你這樣的人才應該被關進無間地獄,我楚閔一輩子被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爲什麼要把我關在這裏受罪?”

她越說情緒越狂躁,我能理解她的心情,無間地獄真是個恐怖的地方,我要是被關在這裏,而且永遠沒有出去的機會,我可能早就崩潰了。

地府雖然規矩森嚴,但是太不近人情。楚閔本來是無罪的,可就是因爲她死之後靈魂殘缺,只能在這裏受苦,沒有機會投胎。

相對於無間地獄來說,十八層地獄那些鬼魂的懲罰都算是輕的了,因爲他們就算是再受罪,刑期也有個頭,還有機會熬出來。無間地獄的刑罰是永生永世,沒有結束的那一天。

“楚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跟韓羅真的是死對頭。我這次之所以來無間地獄,也是因爲要跟他一戰,搶奪一個對我們來說很重要的東西。雖然我羅漢現在人微言輕,但我可是逆命者,等到我實力強大的那天,我一定把你救出無間地獄。” 我家奸妃多妖嬈 我鄭重的說道。

那些罪惡滔天的人,確實應該受到嚴重的懲罰。但無間地獄這種地方,竟然連楚閔這種可憐的靈魂也關押,根本不公平。

楚閔終於冷靜了下來,苦笑着搖搖頭:“就算你說的是假的又怎麼樣?現在的我,還能把你怎麼樣?行了,你走吧,不要再看我的笑話了。”

我心裏也很難受,她現在的狀態不能說是我害的,但我也有一部分責任。對地府瞭解越深,我越覺得這個制度該更換了,不能一直這麼下去。

對,我是逆命者,我一定要強大起來,改變整個世界的格局。這一戰,我說什麼都要贏,我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韓羅贏得宿命之戰,我要想辦法拯救楚閔這些可憐的人。

楚閔大罵了我一頓,再也沒了力氣,也不想再搭理我。我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往前飛,尋找寂寞的蹤跡。

沒想到飛了幾個小時之後,我又遇到了熟悉的氣息。竟然是我們店長,他竟然也在這裏。他的遭遇跟楚閔相似,他的靈魂也被韓羅攫取了一部分,被鬼卒抓到地府之後,因爲靈魂殘缺,也被關在無間地獄。

除非他們能找回自己殘缺的靈魂,否則就會永生永世被關在無間地獄中。店長的態度比楚閔好了很多,我們兩個聊了一會之後,他給了我一個重要的信息。

原來韓羅曾經害過的人,大部分都來了無間地獄。當然,也有些幸運兒因爲各種原因靈魂最後圓滿,前去轉世投胎,還有些躲在別的地方,沒被抓到地府。

“我曾經聽過一個同樣被害死的鬼魂說過,他見過跟你們倆一模一樣的傢伙。”店長說道。

我頓時來了精神,趕緊問道:“那個跟我們一樣的傢伙在哪?我怎麼才能找到他?”

“唉,我們在這裏能說句話都是很困難的事情,我根本沒時間打探更多消息。或許你遇到那個鬼魂,才能知道。當然,既然那個傢伙也來了無間地獄,肯定還有別的鬼魂曾見過。”店長嘆息道。

說是這麼說,可是偌大的無間地獄,能遇到寂寞,實在是巧合中的巧合。而且就算有別的鬼魂見過寂寞,但誰會去記一個跟自己無關的人呢?

這條線索的用處並不是很大,不過也給我提供了一個方向。至少我從尋找寂寞到尋找見過寂寞的人,能省下很多麻煩。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我終於碰到了一個見過寂寞的鬼魂。他讓我往一個方向尋找,他說曾經在那邊見過韓羅。

無間地獄沒有時間觀念,他也不知道上次見到寂寞到底是什麼時候。這個線索我不可能放棄,馬不停蹄的按照那個鬼魂的指點,尋找寂寞。

一直到第三天,我還是沒找到寂寞的蹤跡,我幾乎都要放棄。經過兩天時間的休息,那些比較強大的鬼魂也都恢復了實力,給我造成了一些麻煩。

大部分鬼魂都很老實,知道自己幾乎沒有出去的機會,寧願懶洋洋的躺在地上休息,等待着刑罰開始,能休息一會是一會。

但是有些不安分的鬼魂,卻開始爲非作歹,吞噬別的靈魂,對一些靈魂施暴。剛開始我見到,還會呵斥一聲。後來那些鬼魂根本不懼怕我,反而還要對我出手,煩不勝煩。

“羅漢,我發現了韓羅的蹤跡!”突然,一個鬼魂急迫的向我衝過來。

我眼前一亮,這個鬼魂我打過交道,他也是被韓羅害死的。我一直想找寂寞,沒找到,沒想到卻找到了韓羅。

“他在哪?”我問道。

實在找不到寂寞的話,我就拿韓羅下刀。我現在總算是明白了孟老所說的外力,在無間地獄中,有不少數被韓羅害死的鬼魂,如果我要對付韓羅,他們肯定會幫我。

“我是聽另外一個鬼魂說過的,你跟我來。”那鬼魂謹慎的說道。

邪惡首席:萌妻小寶貝 我猶豫了片刻,還是準備跟着他過去看看。我相信他沒有害我的理由,我們兩個是同一條戰線,有韓羅這個共同的敵人。

大概往前飛了一個多小時,我終於看到了韓羅。更讓我欣喜的是,他正在對寂寞出手,他比我更先找到了寂寞。

我拼死拼活的跑了兩天,連根毛都沒見到,沒想到這次一下全部都找到了。我本來很激動的想要衝出去,可是想了想之後,我停下了。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特麼就是那隻黃雀! 第4055章

「對啊,我也聽爹爹說,三天後讓我跟著爺爺去帝族給族長慶生的事情了,只是我有些不懂,我們旁系的人,向來很少回帝族的,這次怎麼就允許我們回去了,族長從前過生辰也沒讓我們旁系去這麼多人的,而且還有我們這樣的晚輩,真的是想不通……」香兒有些疑惑的說道。

「我倒是聽說了一點消息,說是想給帝族的幾個公子選妻子,族長不太喜歡外族的人,所以這次讓旁系的少女都去參加,不過也就是聽聞,不清楚是真是假!」百合聞言說道。

「什麼?可是我……」香兒聞言一愣的說道。

她心裡只喜歡帝浩天一人,哪怕是給對方當妾都願意的,所以香兒從未想過要嫁人的!

「香兒難道你打算為了副殿主,終身不嫁嗎?」百合看著香兒的表情詫異的問道。

「百合姐我……」香兒看著百合有些鬱悶道。

「香兒,我們心儀的人都是副殿主,但是我們也都明白,副殿主是不會看上我們的,雖然我也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更加明白,我們的未來,是由不得我們自己做主的,因為我們是女子,未來嫁人不嫁人,要嫁給誰,這些從我們出生后,就註定只能聽從家族的安排!」

「我們只能祈禱,對方不是一個特別讓我們反感的人而已,香兒,聽我一句勸,把對副殿主的心意,放在心底,以後別讓任何人察覺出來,否則一旦被發現將會萬劫不復的……」百合看著香兒認真的說道。

「百合姐,你怎麼……」香兒震驚的看著百合道。

「沒什麼,我不過是提醒你,也提醒自己罷了!」百合看向拍賣會說道。

香兒聞言沒有心思去看拍賣會,但是看樣子百合的話,卻被香兒聽進去了,一個在看拍賣會,一個在沉默想事情!

墨九狸覺得香兒和百合雖然不是親姐妹,感情卻不錯,而且墨九狸從兩人身上,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這才是墨九狸多聽幾句的原因……

如果墨九狸沒有感應錯誤的話,哪個叫百合的女子,應該是暗殿的人!

說起來墨九狸還有些好奇,之前去暗夜森林的時候,似乎出來的時候,沒有察覺到暗殿的人,進去之前她分明感應到附近有暗殿的人來著!

還有諸神拍賣會中,墨九狸也沒察覺到暗殿的人來,不過想想也就理解了,暗殿可是神殿的死對頭,應該會做一些防止暗殿人來的事情!

這個時候,墨九狸聽到高台上的姜老說了一句話,讓墨九狸微微一頓,直接開口對黃文和黃武說道:「把這個奴隸拍下來,不管多少錢……」

「是,主子!」黃文和黃武立即說道。

此刻,下面拍賣的是一個奴隸,是一個中年婦女,剛才黃文和黃武沒仔細聽,這會兒一聽終於明白對方的身份了,據說對方是神界一個名為暗殿的勢力中的人……

別看對方是一個中年婦女,但是對方在暗殿中, 在韓羅和寂寞的周圍有不少的鬼魂,但我還是不敢接近,這兩個傢伙都有自己的手段,能察覺到我的存在,就算我距離他們足夠遠,我也必須小心翼翼的遮掩自己的氣息。

兩人還並沒有打起來,因爲距離太遠,我也沒法聽到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甚至看不到兩人臉上的表情。

不過很快兩人就談崩了,我也鬆了口氣。要是寂寞根本不反抗,直接跟韓羅融合,成爲他的附庸,那我就悲催了。

我這是在賭,賭寂寞不會乖乖屈服。他也是有傲氣的傢伙,不可能連跟韓羅一戰的勇氣都沒有,就乖乖認輸。以我對他的瞭解,他甚至可能還存着別的心思,他想戰勝韓羅,改變自己的命運!

“嘿,打起來了,你說他們兩個誰會贏?”帶我過來的鬼魂很興奮的說道。

他是被韓羅害死的冤魂,當然是希望韓羅被打趴下。但我不得不說,寂寞的實力遠不如韓羅,他要是真的跟韓羅打起來,肯定會吃虧。

兩人的戰鬥波動非常驚人,距離他們不遠的鬼魂紛紛往後退。我屏氣凝神,時刻關注着戰局,只要寂寞露出疲態,我就會毫不猶豫的衝上去,把他搶走。

說起來寂寞確實是挺苦逼,當初他輸給我的時候,自己的命運就已經註定,肯定會成爲我和韓羅的獵物。只不過最後到底鹿死誰手,還不一定。

韓羅的全身還是黑霧纏繞,寂寞根本不敢近身,時不時打出金色的“卐”字印,朝韓羅的身上轟去。

佛法專門剋制邪法,韓羅也不敢接近寂寞,只是用黑色霧氣試探寂寞。俗話說的好,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能看得出,雖然剛開始戰鬥的時候,寂寞看起來很勇猛,而且有佔據上風的趨勢,可是他的實力遠不如韓羅。

毫不客氣的說,現在的寂寞已經發揮了自己的巔峯戰力,可韓羅依然遊刃有餘,保存實力,根本不把寂寞放在眼裏。

兩人的戰鬥大概持續了十幾分鍾,寂寞身上散發的氣勢越來越弱,韓羅卻越發的淡定。他已經摸清了寂寞的實力,很快就會以雷霆萬鈞之勢擊敗寂寞。

“唉,寂寞在無間地獄,實力大減,他要輸了。”我忍不住嘆息道。

我覺得寂寞這次發揮的實力,甚至不如那晚跟我交手。這也在情理之中,他在無間地獄被摧殘的不輕,雖然經過了兩天的休息,卻依然沒有完全恢復實力。

而且韓羅雖然看起來並沒有佔據上風,一直都在防守,可他卻一直在想辦法壓制着寂寞,不讓他使出強大的攻擊。寂寞的陣法和一些威力很大的佛法,根本無法施展。

突然,韓羅身體周圍的黑色霧氣變成了一隻巨大的手掌,朝着寂寞拍去。寂寞明顯接不住,而且還沒有逃走的機會。

“就是現在,該我出場了!”我化作一道清風,往寂寞的身邊飄過去。

果然如我所料,被那黑色大手拍中之後,寂寞就像是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而出。韓羅並沒有因此放鬆警惕,那黑色的大手依然窮追不捨,像是要把寂寞的靈魂給抓回去。

“我不甘,我不甘啊!”寂寞哀嚎了一聲,眼看着就要被黑色手掌抓走。

我當機立斷,拋出一擊乾坤印擋在黑色大手前面,順勢抓住了寂寞胳膊,拉着他往遠處逃遁。

我沒時間跟韓羅戰鬥,而且以我現在的實力,也很難跟他正面對抗。只有暫時逃走,融合了寂寞的靈魂之後,我纔有戰勝他的把握。

“哼,終於捨得出來了麼?在暗處躲了那麼久,難道你還想坐收漁翁之利?可惜,你根本沒有那個實力。”韓羅冷笑不已。

我心中一驚,在我的正前方,竟然是一張黑色霧氣凝成的大網。原來韓羅早就發現了我,他也做好了迎接我的準備。

此時的寂寞被我用靈氣鎖鏈捆住,動彈不得。不過發現是被我帶走,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羅漢,看來你確實比我有資格做韓羅的對手。只可惜,你最終也只能落得跟我一樣的下場,你根本沒有對抗韓羅的實力。”寂寞毫不客氣的說着風涼話。

我根本沒空搭理他,先拋出了一擊乾坤印。可是乾坤印根本擋不住黑色霧氣的侵蝕,剛接觸那大網,瞬間崩潰。

身後的黑色大手也已經摧毀了我之前拋出的乾坤印,對我窮追不捨。尼瑪,前有狼後有虎,看起來我根本無路可逃。

“夠了,你們兩個都不要垂死掙扎了,勝利者只能是我。”韓羅下一個瞬間已經到了我們兩個面前。

這下麻煩大了,我被困在這裏,進退不得,如果這個時候韓羅對我出手,我根本沒有抵抗的能力。

“寂寞,跟我聯手對抗韓羅如何?”我皺眉道。

寂寞眨了眨眼:“跟你聯手對我有什麼好處?你能把主導權讓給我,讓我回到陽間?”

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寂寞他根本就沒有要跟我聯手的意思。我也不對他抱什麼希望,深吸了一口氣,大吼一聲,猛然朝地下衝去。

“坤!”

動用“坤”字決之後,地面被我生生豁開一條通道,我毫不猶豫的衝進通道中。當然,我並沒有放鬆對寂寞的控制,帶着他一起衝進了地下。

黑色的霧氣大網已經幾乎籠罩了我的頭頂,我只能想辦法從地底逃走。這裏的地面無比堅硬,我盡全力動用“坤”字決,也只能讓我能夠靈活的在地底穿梭,沒有餘力再用大地之力對抗韓羅。

有“坤”字決的幫助,我能夠在地底深處呼吸,六感都還存在,行動自如,跟在地面上沒什麼兩樣。寂寞就慘了,剛進入地下,他就像是離開了水的魚一般,痛苦至極。

我才懶得管他,在覺得到了夠深的地方,便改變了方向,想遠離韓羅。我知道,就算是深入地底,也不是很保險,誰知道韓羅還會有什麼樣的手段。

“轟!”

一聲悶響從頭頂傳來,我瞬間有了不好的預感,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可是我分明感受到四周的土壤都向我壓過來,讓我的行動越來越緩慢。

越是深入地底,壓力就越大,但我之前有“坤”字決的幫助,根本沒考慮這些。此時,我覺得“坤”字決似乎失去了效果,這又讓我陷入了新的危機之中。

“要做縮頭烏龜?那我就讓你做個夠,你不用再出來了,我不需要你的力量,只需要你乾乾淨淨的靈魂。”韓羅的聲音傳入耳中。

這個混蛋果然是不好對付,我都已經躲入了地底深處,他還能困住我,讓我陷入危機。寂寞一直都在強撐着,看到我的窘況之後,臉上露出嘲弄之色。

漸漸的,我發現有些不對勁,按理說越是接近地底深處,就會越寒冷。可是這土壤中卻蘊含着一股燥熱,好像在大地之力中還摻雜着火之力。

我咬了咬牙,又往下擠了一段,寂寞瞪大眼睛看着我,艱難出聲:“羅漢,你瘋了?這裏的壓力我們都快承受不住,再往下,我們一定會被巨大的壓力壓的神魂崩潰!”

“神魂崩潰又怎麼樣?那也比被韓羅抓到手強!”我回了一句。

“我以爲我就夠瘋狂了,沒想到你更加瘋狂。而且我的瘋狂只針對別人,你卻是在虐待你自己。與其神魂消散,我寧願被韓羅融合,至少還能保存自己的記憶。”寂寞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

他知道自己的狀況,想要戰勝我們兩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也就破罐破摔,想着被韓羅吞噬,如果韓羅能像孟老那樣,可以讓我們兩個成爲化身,那我們還有一線機會能夠保存自己的記憶和意識。

我冷笑了一聲:“你根本不瞭解韓羅,他絕對不會允許我們有自己的意識。如果他能融合我們的靈魂,那他肯定會把我們的記憶全部抹除!”

寂寞這次不再說話,他也應該有這種預感,剛纔韓羅就說過,他需要的只是我們乾乾淨淨的靈魂,連我們身上的力量都不屑一顧。

又往下擠了一段之後,周圍的壓力已經讓我很難在動彈。而且韓羅似乎是針對“坤”字決,讓我無法調動大地之力,想把我們困死在這裏。

“離!”

我拼盡全力吼了一聲,離爲火,如果大地之力中真的蘊含着火之力,那我還有一線生機。

事實上這裏的情況也跟我想的一樣,只不過大地之力中的火之力實在太薄弱,無法幫助我脫身,我只能拼了命的再次往下擠去。

我記得剛進入無間地獄的時候,地面無時不刻的不在噴發着火焰,說明地底深處很可能有更豐富的火之力。只要我能調動那些火之力,一切就都好說了。

“嘩啦!”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往下衝了多久,巨大的壓力已經讓我的口鼻中全部都滲滿了血液,我終於感受到了狂暴的火之力。灼熱的感覺席捲全身,我急忙用“離”字決幫我抵抗那灼熱的感覺。 第4056章

卻是負責賬目的,因此對方的身份十分不簡單,想必知道暗殿不少的秘密,因此有人送來拍賣,如果誰對暗殿有興趣,就可以把對方買回去……

姜老雖然說是別人送來拍賣的,但是墨九狸想也知道是神殿的人做的!

墨九狸特意感應了對方身上的氣息,確實是暗殿的人,所以墨九狸才讓黃文兄弟拍下,墨九狸這麼做就是不希望這裡隱藏著跟暗殿有關係的其餘家族和勢力暴露!

畢竟神殿的人都不是好東西,這個暗殿的婦人,被折磨成這樣,或許真的如姜老說的,被人送來拍賣的,但是很大的可能對方是神殿抓起來的!

可是神殿恨暗殿入骨,為何還要把人折磨的慘兮兮的拿出來拍賣,故意神殿是想一箭雙鵰吧,用對方揪出暗殿的人,或者是跟暗殿有關係的人是其一!

墨九狸覺得這個暗殿的婦人被控制的可能性極大,如果這個婦人被暗殿買回去,那麼神殿就等於在暗殿留下一顆棋子,哪怕暗殿被哥哥和白未央打理的,幾乎讓神殿無從下手!

但是墨九狸心裡十分清楚,一個勢力絕對不可能從頭到腳到都是一心的,何況人都有惻隱之心,這個婦人曾經和暗殿的其餘人還是夥伴的不是嗎?

神殿才是好算計,一場苦肉計用的如此熟練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