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蘭扯了扯薄被,翻了個身子,用背對着我。

雯雯睡的極深,我還聽見她清淺的呼吸聲。

強迫自己閉上眼睛,耳邊傳來滴水的聲音,半夜十二點格外清晰。

滴,滴,滴……

一滴滴的落在地上,滴水聲很小很清晰,聲音漸大……

滴水聲吵的我睡不着,聽方向是走廊盡頭的廁所,不知誰洗手沒有關水龍頭。

按道理說,女廁所的水龍頭沒有關,我們宿舍離的比較遠應該聽不到。聲音卻攪得我不得安寧。

我朝雯雯喊:“雯雯,你聽到外面廁所裏水龍頭的聲音嗎?陪我去關一下。”回答我的是雯雯做夢的囈語。

宿舍裏的另外兩個同學睡的比她們還沉,我不指望她們。

掀開被子,披上一件長袖外套,穿上人字拖,怕把她們吵醒,我沒把燈打開。

長長的宿舍走廊,掛着一盞老舊發黃的白熾燈,冷風吹過,左搖右晃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攏了攏身上的外套,九月天氣,我卻感覺外面冷的發涼。

距離女廁所愈近,滴水聲愈加清晰,我剛走到水龍頭旁。

“小幽……”

突然,後面傳來冷清的聲音。聲音幽幽細細的拉長,我嚇得差點心臟都嚇出來。

我嚇着不敢動,片刻後又聽見後面傳來:“小幽,你幹嘛呢?”

猛地回頭,看見是雯雯。

我鬆了一口氣,罵道:“雯雯,半夜三更的,你想嚇死我啊!”

雯雯打着哈欠,眼睛半眯,從宿舍門口慢悠悠的走到我面前,邊走邊說:“你幹嘛呢,我睡的淺,還以爲你夢遊。”

我沒好氣道:“懷疑我夢遊,你還喊我,不怕我失魂被嚇死?”

雯雯一臉孤疑問我:“看你披外衣就知道你不是夢遊,對了,大半夜的不睡覺你來這裏上廁所?宿舍裏不是有嗎?”

ωωω ▪t t k a n ▪CΟ

我走上前,細緻看一排水龍頭,發現每個都關的嚴嚴實實的,並沒有漏水,也沒有滴水。

腦中又響起滴,滴,滴的聲音。

不是水龍頭髮出來的,是裏面的女廁所?

我緊張的拉住雯雯的手,問:“你有沒有聽到滴水聲?”

雯雯把我手鬆開,漫不經心道:“沒有啊……咦,你先別說話,我好像真的聽到滴水聲。”

我指了指廁所:“是不是從裏面滴出來的?”

雯雯把外面的燈開關打開,黑漆漆的廁所裏閃了幾下,卻沒亮。“燈泡又燒了,你在這等着,我進去看看。”

“燈泡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燒,下午不是剛換的嗎?”我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我在宿舍裏能清晰聽到滴水聲,雯雯一個人進去,如果遇到什麼,我不敢繼續想下去。

我拉着雯雯衣服,說:“我們一起進去看看。”

雯雯出門時帶了手電筒,她把手電打開。發黃幽暗的燈光照亮女廁所的地板,滴,滴的水聲很清晰。

廁所裏很冷,那種冷就像有團冷氣從腳底冒進身體。

我和雯雯緊緊偎依,小心翼翼的推開第一個廁所門,裏面還挺乾淨,順手把廁所給關了。

第二個雯雯快速的推開,看見便池裏面的異物。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雯雯撇嘴唸叨:“真是特麼的,上完廁所都不衝。”她掩着鼻子,伸手過去衝乾淨!

第三個廁所門時,我推開,雯雯手電黃光一照,發現裏面有些發黑的血跡,流到便池裏。我們誰也沒放在心上,還以爲那個女生來了大姨媽沒衝。

當走到第四個廁所門時,空氣陰寒,我冷的身子發抖,雯雯站在我背後扯着我的衣服,她聲音顫抖:“我奶奶說最後個女廁所陰氣最重,不,不然我們出去把?”

話剛說完,雯雯手電筒餘光照到第四個女廁所門下。

發黃的光線,我似乎看見門下有發黑的血水流出。

我扯了扯雯雯的衣服,聲音發涼:“雯……雯雯,我們走,這個廁所有古怪。”

雯雯身體先是一震,似篩子一樣顛抖,她也看見到從門下流出的黑色血水,伴着一股濃郁惡臭味。

她拉主我的手:“走,小幽,我們快出去!”

我們轉身時,嘭一聲,背後的廁所門突然打開,我和雯雯不約而同的回頭。

雯雯手電光照亮廁所,一個穿白色連衣裙的女生掛在第四個廁所裏,繩索套在腦袋下勒着脖子,幾乎把脖子勒斷,吊掛的身體像提線木偶,搖搖晃晃。

滴着血的眼珠子睜的很圓,凸出來,似要掉下來。黑眼珠子在轉動,陰狠狠的瞪着我,怨氣很重,像死不瞑目。 “啊——”

雯雯發出淒厲的叫聲,我拉着雯雯撒腿外面跑去。

黑色發臭的血水從她身上滴下來,一滴滴落在便池裏,我聽見的滴水聲是從她身上傳出。

我怕極了。

從小未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雯雯臉色發白,雙腿發軟,我拖着她往門口跑去。“跑啊,雯雯……快跑!”

我們奔到廁所門口時,嘭……一聲,陰風吹過,廁所大門被緊緊關上,我使勁推,怎麼都推不開,用身子狠狠的撞,絲毫不動,就連撞廁所聲音全無。

我撲在廁所門上雙手拼命捶打門,邊敲邊使勁哭喊:“救命……救命啊!”

我們兩發出的悽慘尖叫聲,整棟大樓都能聽的到。外面如死般寂靜,連風的聲音都停止了。

無論我們怎麼敲,廁所門還是打不開,沒有人來救我們,我們被堵死在裏面。

慌亂中,雯雯的手電滾落在地上,滾了幾個圈,雯雯扯着我的衣服戰戰兢兢哆嗦:“怎……怎麼辦?小幽,我們被堵死在這裏了。我們是不是要死了。嗚嗚,我還不想死啊。”

我哭着安慰她:“別怕,別怕……在敲,一定會有人來救我們,青蘭她一定能聽到。”

“對,我出門時,青蘭迷迷糊糊的叮囑我拿上手電。”

背後陰寒而至,傳來淒涼入骨的女聲,冷的沒有一絲人氣。“喋喋……你們出不去了。”

靠着門,我轉過身來,地上的手電暗黃的光圈正好照在她臉上。

她的臉漆白,脣色如血凝固呈現黑色,眼睛滴着黑色血淚,凸出來鼓得很大,就像隨時會掉落。

嘴角,鼻孔,眼睛,耳朵……全流着血,黑色的血。順着她的臉頰一滴滴落在地上,白漆脖子上是一圈深深的勒痕。已把她的脖子勒斷。

我不知道她是怎麼從繩索上下來,可我跟她無冤無仇。

雯雯躲在我的背後,顫抖的說:“她,她叫陳曉美,舞蹈系有名的美女,失蹤了半年時間。學校貼了很久的公告。”

陳曉美慢慢向我飄來,白色長裙角下面已爛成碎布,披散繚亂的長髮有幾縷蓋住眼睛。

她伸出尖銳的手指,手指甲已發黑,掌心透着糜爛的腐臭味。

指甲迅速朝我心窩伸過來。

陰惻惻的聲音透着詭異:“龍小幽,我想要你的心,給我。把你的心給我……”

幽冷的聲音,冷入四肢百骸,她迅速向我衝來,詭異的指甲像刀尖一樣。

躲無可躲,藏無可藏。這一刻,我覺得我們完了。

我和雯雯抱在一起,身子瑟瑟發抖,像等死一般。

突然,雯雯從脖子扯下的護身符,哆嗦的手把護身符拆開,護身符裏裝紅色粉末。

她就快衝過來,我咬牙上前一步,把雯雯擋在身後,我知道陳曉美是衝着我來的,能擋一時算一時,是我連累了雯雯。

陳曉美在我身前停下,銳利黑色指甲停在我胸口處,她淒厲道:“我死的很冤很冤,只有你的心能救我,把心拿來,給我……”

手迅速覆蓋心口,眼見她銳利的爪子就要戳到我心窩,我眼眸驟然瞪大。

雯雯把護身符裏的紅色粉末往她尖銳的黑色指甲上一灑。“去死把……”

——啊

陳曉美雙手冒着火星沫子,火星子像硫酸一樣,迅速燒了她的指甲,燒透她手背白漆的皮膚,手背迅速變透明,火星子蔓延很快,小點慢慢擴大,就像單薄紙張穿透一個孔,小孔瞬間燒沒蔓延四周。

陳曉雙手火星被吞噬,迅速燒沒了。

濃煙散發惡臭味道,就像腐爛的燻肉,薰得人想閉氣。

陳曉美倒在地上,想把火星子撲滅,火勢卻越來越大。她抱雙手吱吱的亂叫,那聲音我從來沒有聽過,像詭異怪獸淒厲慘叫。

我問雯雯:“她,爲什麼會是這樣?”

雯雯怯怯看了她一眼,往我身後躲藏,小聲的說:“我奶奶說我容易招惹不乾淨的東西,護身符裏裝着硃砂,正好克她們。”

她把硃砂往我手心的塞了些,在我胸口處抹上一層。“胸口抹上,或許有用。”

本來以爲事情就這樣結束,卻沒料被硃砂燒沒了雙手的陳曉美突然歪歪斜斜的站起,慘白的面孔變得猙獰,扭曲在一起。

她離我們很近,眼珠子滴着黑色血跡。突然,她張開血盆大嘴,露出尖銳的獠牙朝我脖子咬過來。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陰涼的氣呼到我臉上,牙齒就要觸碰到我的脖子。我扭頭淒厲的尖叫:“啊……”

雯雯手顫的很厲害,哆嗦的把手裏硃砂朝她撒去。

她狡猾了,身子一瓢往旁邊廁所一躲,雯雯手裏的硃砂丟空。 她從廁所裏飛出來,笑的陰森森:“沒有磷酒硃砂,我看你們怎麼對付我。死把,全部都去死把……”

她伸出燒沒了發黑的手腕,她撲到我面前,張開陰森森的嘴,黑色血液滴出來。尖銳的牙帶腐臭味,就朝我的脖子咬下去。

我歪着脖子,手裏還有抹雯雯給我的硃砂,往她臉上,嘴裏,眼睛上一灑。

“啊……”

這一次,她沒能躲過,抱着臉倒在地上,悽慘的尖叫。叫聲很尖銳,雯雯捂着耳朵躲到我身後,能明顯感到雯雯的顫抖。

陳曉美倒在地上,淒厲陰狠的狂嚎:“我不甘心,不甘心,龍小幽我一定要你死!”

地上,她慘白的臉,硃砂所到之處燃起火星子,燒透了她的臉皮,從臉皮蔓延到鼻子,嘴脣。

很快燒沒了鼻子,燒掉了眼睛,滲進腦顱、從脖子以上,全沒了。

成了一具無頭女屍。

即便這樣,她沒有死透,還在地上瘋狂的串動。

掙扎着,歪歪扭扭的身子站起來,尋找我們的方向,想和我們同歸於盡。

我們都沒有了硃砂,對付不了她。她很快就尋到我們。

躲在我背後雯雯雙手使勁拍着門,悽悽瘋瘋的大喊:“救命啊,蘭姐,救我們。”

我急了,使勁的拍着門,朝着門外瘋狂大喊:“救命,來人啊,救命啊!”

不管我們怎麼喊,外面走廊安靜的出奇。

凌晨兩三點,根本不可能有人起來跑到這裏上廁所。我們就像被隔絕着,被走廊外的世界和整棟教學樓隔絕着。

陳曉美燒沒的腦袋,脖子上冒黑氣,陰冷的空氣能聞到燒焦腐肉的氣味,她已沒有了臉,只剩下黑漆漆脖子不斷的涌出黑色血液。

她發不出聲音,沒有了手,卻還能判斷我們的方向,一顛一抖的衝我們奔過來。

我迅速把外套脫了,抹着硃砂的地方對準陳曉美。只要她敢過來,我就敢把外套往她脖子上撲去。

她遲疑了,似知道我手中還有硃砂,直覺對硃砂的恐懼,她定在那不敢靠近。

一秒,兩秒,三秒。

我眼睛盯着她,額頭的冷汗沿着臉頰流到脖子上,我不敢擦,甚至不敢閉眼睛,怕她撲過來。

拿外套的手顛抖的很厲害。

雯雯沒出聲,停止拍打廁所門,她顫抖的手掛在我手臂上,在我耳邊輕聲說:“屏住呼吸,只要不露出生人氣息,她就不會察覺到我們的存在,來試試。1,2,3……”

我和雯雯同時閉氣,陳曉美歪着身子,冒黑血的脖子傾斜,大致過了十秒時間,轉身慢慢向最後一間廁所飄去。

女廁所的最後一間,是陰氣最重的。

她本能的尋找陰氣集聚的地方養陰。

她走的極慢,走到第二間廁所時,我快憋不住了,呼吸兩口氣。她瞬間停下來,轉身。

我和雯雯心跳到嗓子眼,雯雯抓我手臂上的肉。扣緊,很疼。

我迅速閉氣,內心祈禱。

走,快走,快走……

她停了兩秒,轉身,繼續走到第三間廁所,我捏着自己的鼻子,就算憋死也不敢呼吸。

終於走到第四間,廁所門自動打開了。我看到裏面盡是黑漆漆的血液。

就當她快飄進去時,我聽到廁所門外面青蘭自言自語:“這兩個,上個廁所這麼久,不會掉進去了把?”

我和雯雯頓時喜極而泣,終於有人救我們了,青蘭終於來了。我們能出去了。

即將走進第四間廁所的陳曉美,突然轉身,風馳電擎的向我飛過來。那速度太快,我根本反應不及。

她像鬼魅一樣,想要跟我同歸於盡。

我傻眼,雯雯手疾眼快,拿我手上的外套朝她脖子上撲去。我的外套胸口處抹了硃砂,外套裏燃燒了火焰,陳曉美髮出吱吱尖銳聲,到處亂竄。

即便如此,她任舊往我的方向衝而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