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蓮轉身離開。

蘇紫陌回頭看向沐雲軒。

“雲軒,我們去看看你孃親吧!”

“嗯!”

沐雲軒點了點頭,目光柔和動人。

巫族,禁地裏。

庚樂羽和紅嫣看着天烏里的場景。

庚樂羽有些嗤之以鼻。

“看來,瑤兒是有事情瞞着本座,要不是有今晚這麼一出好戲,本座還不知道,瑤兒對沐雲軒藏着那樣的心思。”

庚樂羽一身大紅色的帶有民族風的衣裙,冷冽的身姿欺霜塞雪。

就連紅嫣都很是驚訝!

“難怪她出現這麼長時間了,一直不肯對沐雲軒下手,只是抓住了蘇紫陌不放,不是她沒有機會,而是她不肯下手。”

“沒用的廢物,難道我巫族的兩代人都到栽到他們沐家人的手裏嗎?”

庚樂羽陰冷的雙眸裏寒冰如刀。

此刻她恨不得殺了庚桑瑤。

只是她現在還有利用的價值,她又硬生生的忍下了心裏的怒氣。

“蘇紫陌和沐雲軒的命數發生了改變,紅嫣,這次是一個好時機,連老天都在幫助我們,你可不能在讓本座失望了。” “族長,放心吧!紅嫣已經吩咐下去了,陸元長老他們已經到了皓月國了。”

“唉……!”

庚桑瑤嘆了一口氣,心裏微微一酸,她已經快一百年沒有見到那個男人了,他對穆欣妍情深義重,而她卻絲毫不如他的眼。

“族長爲何嘆息?”

紅嫣有些擔心的看向她。

族長很少這樣唉聲嘆氣的。

“紅嫣,本座心裏就那麼一個心結,你會不知道嗎?”

庚樂羽走回軟榻上坐下。

他曾經是那麼的讓她魂牽夢繞。

可是現在的他們……。

庚樂羽壓下心裏的想法。

“族長,這麼長時間了,你也應該放棄了。”

紅嫣的話音一落,庚樂羽從軟榻上站起來。

慢慢的,她身上蔓延着一身殺氣,心裏更是悲痛欲絕的,她那漆黑如子夜寒星的寒瞳中,是難以掩飾的絕望,像漫延無邊的一口深井。

“忘,如果能忘記那該有多好!”

庚樂羽挑眉,她很久沒有感受過這撕心裂肺的痛了,只是每痛一次,她心裏的仇恨就會多增加一分。

“他就是因爲會心痛,纔會一睡就是百年,他不敢面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所以他逃避了。”

庚樂羽痛苦的閉了閉眼眸。

在次睜開時,眼眸裏只剩下冷意。

他,永遠都承受不了他曾經做過的一切。

紅嫣對庚樂羽的話並不是太瞭解。

她和老族長的關係也算是親近的。

可是當年發生的之前,她從來沒有對她提過。

“族長,星月國出現了去偷鳳絕吟的人了,只是兩次都失手了。”

“那慕容邵峯果然難以對付,要想得到天下,慕容邵峯可是一個巨大的絆腳石。”

庚樂羽看了看天烏,她的修爲還未完全恢復,現在想全面的啓動天烏的力量,還有些難。

都市之崛起從零開始 “現在能與慕容邵峯抗衡的就只有魔靈了,族長,如果魔靈不覺醒,只怕對付慕容邵峯要花很多心思。”

紅嫣趁機提醒道。

她心裏回憶這沐瑯豫的容貌,初見到沐瑯豫的時候,他是一個俊逸冷傲的男人,微挑的眉下嵌着一雙狹長的鳳眸,配上挺直鼻樑,錦銳的薄脣,可以說,他是她見過的最俊美的男子。

族長會迷戀他這麼多年,也是情有可原的。

豪門闊少,我愛你 “魔靈的事情我們緩緩在說,去找一根桃木和草木灰,還有兩條毒蛇來,慕容邵峯不是難以對付嗎?本座要讓他嚐嚐傀儡蠱的滋味。”

庚樂羽想了想,還是決定做了。

“族長,你現在還不能使用幽禁禁術,會遭到反噬的。”

紅嫣一臉擔心的看着她。

“紅嫣,你就放心吧,上一次,本座也是孤注一擲,只可惜,本座賭輸了,這一次就不一樣了,男人都是靠不住的,本座這次要的是整個天下,等本座的修爲恢復以後,這巫山裏的魂獸,本座要把它們全部召喚出來,本座要讓天下爲本座百年來的痛苦陪葬。”

此刻,庚樂羽的鳳眸裏染上怒氣,揚起的脣角渲染上絲絲冷氣。

這就是她堅持了百年要做的事情。

天下的人,誰也攔不住她。 明月山莊裏。

蘇紫陌和沐雲軒去看了君子兮。

她只是被人打暈了,並無大礙。

沐雲軒也砸確定自己的孃親沒事以後,他回了一趟雲城。

是夜,靜謐的只聽得見人的心跳。

蘇紫陌一臉怒容的想着前前後後的事情。

君臨天有魔軍在手,他動用魔軍在明月山莊裏做這樣的事情是輕而易舉的,這次是她大意了。

“陌陌,今晚也算是有驚無險,你就別太在意了,夜深了,去休息吧!”

赫雲霆看她一臉沉思已經好一會了。

蘇紫陌猛的拉回思緒。

“雲霆,輕寒,雲寒,你們去休息吧,我等你大哥回來。”

說完,蘇紫陌便不再理會他們。

赫雲霆給夜輕寒和沐雲寒使了使眼色。

三人隨即離開。

雲城,雲霄殿裏。

青楓和敬淮走了進來。

“聖主。”

兩人齊聲喊道。

“青楓,說說這段時間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沐雲軒滿臉陰沉。

師傅和師傅,白斂和秦晉鵬都回了三清山,這回雲城裏到是冷冷清清的。

想到幽冥宮,沐雲軒心裏也已經有了打算。

“聖主,我們一直注意先祖的行蹤,他最近出去很頻繁,而且都是晚上出去的,而且二公子已經查到了城南破了,今晚,二公子也去了城南破。”

“什麼?齊兒今晚又去了城南破。”

沐雲軒微微驚訝!

青蓮說齊兒已經睡了,他和陌兒都信以爲真。

“這個小調皮鬼,被她孃親知道了,又要被罵了。”

“二公子既機靈,修爲又高,他已經連續盯着那座四合院三天了,二公子發現的應該比我們的人發現的還要多。”

敬淮出聲說道。

“盯緊城南破,他在城南破一定又據點。”

沐雲軒冷冷地道,不管是誰,想動他的女人和兒女,他絕對不會顧及一分一毫。

當殺則殺!

沐瑯豫,果然有問題。

天地神宮和他脫不了干係!

“把逍遙樓暗中拔掉,那個女人想暗中留後路,本座要讓她無路可退。”

想到今晚她對自己做的事情,她讓陌兒那樣心痛,他絕對饒不了她。

“是,聖主。”

敬淮想了想又說道:“聖主,陳長老一家被庚桑瑤威脅離開了京城,君臨天現在正在查這件事情,可據我們查到,夫人的人已經暗中安排了這件事情,也已經查到了庚桑瑤的頭上了,只是那君臨天無動於衷,這君臨天眼下的做法到是讓我們匪夷所思了。”

青楓蹙眉,其實,夫人和慕容邵峯能查到的事情,他們都能查道。

只是慕容邵峯的手伸得太長,每次都讓他佔盡先機。

“那件事情先不用管,既然君臨天已經知道了,他自會處理,你們現在先對付逍遙樓,那水倍巫師的身份很可疑,你們要多留意一下,還有,沐瑯豫有了動靜,立刻通知本座,本座要會會他。”

沐雲軒交代道。

“是,聖主。”

隨即,沐雲軒起身往神池的方向走去。

他要去看看櫟兒。

沐雲軒進入了神池,一股清涼的氣息迎面而來。 沐瑯豫很快發現了沐雲軒進入了神池裏。

只見沐瑯豫坐到神池中央,閉眼修煉。

而櫟兒坐在離沐瑯豫不遠處,也在修煉狀態中。

沐雲軒不經意的看了一眼神池邊的銀株草。

讓他意外的是,銀株草的數量少到一眼就能數得過來了。

沐瑯豫緩緩睜開眼眸,笑看着沐雲軒。

“雲軒,這個時候了你怎麼會來?”

沐雲軒一臉面無表情。

“今日剛回來,雲軒到雲城裏處理一點事情,順道過來看看櫟兒和前輩。”

沐雲軒的聲音裏沒有一絲感情。

沐瑯豫不由得多看了一眼沐雲軒。

今天的沐雲軒看起來有些奇怪,是他多疑了,還是……?

“軒兒有心了,櫟兒的修爲最近增進了不少,要想殺了巫族的十二銅人,櫟兒的乾坤印必須練到九階方能有一絲希望和他們鬥。”

沐瑯豫解釋道,笑着回頭看了看依然還在修煉的蘇櫟。

“相信櫟兒能做到的。”

沐雲軒目光柔和的看向蘇櫟。

攻妻不備:老公不要啊 “前輩,櫟兒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他孃親了,不如今晚讓他回去明月山莊一趟,修煉也不差這一兩天。”

沐瑯豫皺了皺眉頭。

“好吧!櫟兒也一定很想他孃親,就回去一兩天,修煉還是不能耽擱。”

沐瑯豫一臉理解的說道。

“多謝前輩!”

沐雲軒說完,往蘇櫟身邊走去。

他想看看,櫟兒不在的這兩晚,他會出去做些什麼?

“櫟兒。”

沐雲軒笑看着兒子。

看着他眉眼之間越來越像自己,沐雲軒的人心裏柔得像水流過一樣。

“爹爹!”

蘇櫟睜開眼眸,脣角不自覺的揚了揚,弧度不大,卻足以看得出他此刻見到爹爹非常的開心。

“走吧!我們先回明月山莊。”

沐雲軒抱起蘇櫟,衝着沐瑯豫點了點頭。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