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光火石間,裴定忽然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開口問道:「送紙團給我的人,是你?」

年輕人嘴角勾了起來,點點頭道:「正是我。嚴密監視,周慕古乃穆胄,小心!」

年輕人將紙團上的內容說了出來,還補充了一句:「是我讓老盧派人將紙團送給你的。想必裴兄現在已經確定,我說的話是真的了吧?」

聽到年輕人將三品官稱為「老盧」,便知盧紹存的確為其死忠心腹,再聽得此人自來熟地稱自己為「裴兄」,裴定便笑了起來,點頭道:「雖然還沒完全確定,卻大部分確定了,多謝提醒了。」

儘管他不知道年輕人是誰,但年輕人兩番舉動,已足以讓他明白了一件事。年輕人這麼做,必是對他另有所圖。

只要對方有所圖,他便還有價值。唔,他也就暫時安全了。

他雖然不怕死,但還有那麼多事情沒有做,還有那麼多心愿沒有完全,自然是不想死的。

沒有了人身威脅,他的心便更平靜了,便微笑著等待對方繼續說話。他自己作為病秧子么,耐心多的是。

年輕人半隻眼睛眯了起來,裡面還染著笑意,讚許道:「寵辱不驚,光是裴兄這份心性氣度,就足以不凡了。我原先還不明白穆胄的選擇,現在倒有些了解了……」

這番話語,聽起來是由衷讚賞,卻透露了不少訊息。至少,裴定是知道年輕人與穆胄有關係了,會找上他,也是因為穆胄之故。

年輕人提到穆胄的時候,語氣十分隨意,似乎壓根就不將穆胄放在眼內,那麼何以會因為穆胄而找上他呢?

這倒奇怪了。不過,也頗有意思……

年輕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側身對盧紹存道:「老盧,你先出去吧。」

盧紹存聞言便點點頭,還與裴定拱手行禮,這才退了出去。

盧紹存退出去之後,年輕人的笑意便更深了,問道:「裴兄,你知道穆胄為何刻意接近你嗎?」

見到對方下了這麼大的鉤子,裴定沒有理由不咬上去。於是他笑了笑,配合道:「願聞其詳。」

年輕人一隻眼露出了精光,也含著不屑,道:「穆胄知道你與韋君相有關係,所以才接近你,就是為了找到韋君相。你想必知道,鄭太后和韋君相,乃是南景的死敵。」

死敵這點,裴定當然知道。可是裴家行事縝密,他自問沒有留下半點手尾,何以穆胄會認為他與韋君相有關係?

事實上,到現在他都還沒有親眼見過韋君相,也不知道能否找到韋君相,那麼穆胄就更怪異了。

年輕人「哈哈」笑了起來,半邊臉看起來更加漂亮,道:「你大概不知道,穆胄以前是怎樣的人。他以前雙腿不能動彈,從六七年起,他就有些奇怪了。不但雙腿好了起來,做事如有神助一樣,地位越來越重要。裴兄知道為什麼嗎?」

裴定繼續配合著,老老實實地答道:「不知。」

年輕人仍舊笑著,似乎心情很好地解釋:「因為他能未卜先知啊!既然已經先知,那麼就處處得利了。你說這是不是祅天之幸?」

這一下,裴定真的是震驚了。未卜先知?這個世上真有未卜先知的人?

他曾老師講過,天下無奇不有,在永隆早年,江淮也傳說曾有人能未卜先知的,後來那人卻早早夭折,老師當時還嘆息道:「天道無私,又豈能讓人先窺後事?如有這等人,必要受盡苦難,早夭才是正理。」

他還以為這些只是傳言而而已,竟真的有人能有這等本事?穆胄……是這樣的人嗎?

裴定聰敏異常,一下子就想到了許多。難道在穆胄的先知里,他真的與韋君相有關係嗎?還是說,韋君相以後

真的出現在他身邊?

呃,如果這是真的,阿衡知道了,想必會很高興吧?

穆胄既能知道未來之事,想必這是保命的本錢。那麼為何這個年輕人會知道呢?莫不是這個年輕人也能知未來之事?

他微微調整了呼吸,正色問道:「你……到底是誰?」

(手機發布,家裡的事情尚未解決,碼字的時候眼淚叭叭流,其實不害怕,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可能我真是太不經事了,嗚嗚。)(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二更!)

年輕人聽了他的問話,並沒有回答,而是繼續說起了穆胄:「他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殊不知一個人變化那麼大,是怎麼都瞞不住的。他去大宣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他還懵然不知。」

年輕人有些不屑,然後看向了裴定,神色充滿了考量:「我一直很好奇……裴兄為什麼會引起穆胄這麼大的注意呢?甚至不惜借國朝的力量對付你?」

隨即,他自問自答道:「穆胄能預見的事,必是將來大事。所以我認為,你將來會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

聽到他這麼說,裴定笑了笑。他忽然想到了之前阿衡的調笑,說是天之驕子世所矚目之類的,這年輕人的話,怎麼聽起來也是這個意思呢?

不過,他還是最想知道,這個年輕人究竟是誰。

這麼俊美的年輕人、遮住半邊臉,這麼明顯的特徵,比穆胄的淚痣更加引人矚目,卻又不為人知。

再想到之前對他身份的猜測,必是位高權重的人,裴定對他的身份更好奇了。

看到裴定的笑容,年輕人也笑了起來,繼續道:「我這個人,最喜歡和穆胄作對了。他要對付的人,我偏偏要保住。他處心積慮要做的事,我偏偏就要攪黃了。」

聽到年輕人透露更多消息,裴定鳳目半眯,肯定道:「你不是最喜歡和穆胄作對,你是最喜歡和穆醒作對,是吧?」

見到年輕人瞳孔驀地一縮,裴定沒有給他反駁的機會,再次肯定道:「你姓穆,沒錯吧?」

年輕人的笑意隱了下去,半邊臉沉了下來。可是下一刻,他的眉便揚了起來,「哈哈」地笑出聲:「哈哈,你說得都對!雖然我看不起穆胄,不過還是相信他預見的內容的。裴兄想必是不凡人物。話說……你是怎麼知道呢?」

雖然他愕然意外,卻沒有多少怒氣,反而露出了好奇的神情。

裴定淡淡地道:「猜的。」

「……」年輕人窒了窒,還是不恥下問:「裴兄是怎麼猜到的呢?」

「胡亂猜的,在見到盧大人的時候便肯定了。」裴定這般說道,徑直走到年輕人對面坐了下來。——不然一直扭頭看著年輕人,也挺累的。

其實他說的還真是實情,當真是胡亂猜的。早在接到紙團之後,他就和阿衡仔細推敲過了,認為傳訊的人在南景地位不一般,尤其涉及穆胄這個皇子,方向就更容易確定了。

他們原先猜測不是皇族便是重臣,現在他見到盧紹存這個南景的三品官對此人這麼恭敬,就肯定是皇族了。

據聞,盧氏一族世代侍奉南景的皇族。這樣的傳聞也不會是無所依的,這個年輕人不是南景皇族還能是什麼人呢?

他之所以推測年輕人和穆醒不對付,關鍵還是在穆胄的年紀。穆胄的年紀太輕,南關周家那個手筆不可能是穆胄布下的,很可能是穆醒早早就鋪好了路,穆胄只是去執行罷了。

這個年輕人一心破壞穆胄的計劃,可不就是沖著穆醒去的?這個年輕人年紀也不大,何以會與穆醒結下血海深仇呢?關鍵,還是在於年輕人的身份……

裴定靜靜看著年輕人,等待其揭開謎底。年輕人特意將他擄了來,不會是為了和他閑聊打機鋒的。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年輕人沒有迴避他的目光,似是終於下定決心般,他深吸了一口氣道:「我現在姓穆,但我才是周慕古。」

他這輕緩的一句話,簡直如投下轟轟響雷,震得裴定愣住了。周慕古,眼前這個人就是南關周家的周慕古?

他一直以為,周慕古早就夭折了,所以穆胄才能偷天換日。甚至他和鄭衡還想過,周慕古很有可能是子虛烏有的人。不曾想,周慕古還活著,還成為了南景皇族的人。

這種離奇曲折……當真是傳奇誌異都寫不出來!

裴定下意識不相信這個事情,但不知為何看到這半邊臉,他直覺就認為這必定是真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年輕人,姑且稱呼他為周慕古吧,這樣說道:「我姓穆,是南景的十二皇子。我以前的記憶一直是混混沌沌的,直到五年前皇子所發生了一場大火,我幾乎被燒死,在生死關頭竟然想起以前的事來……」

周慕古將自己所記得事情說了出來。他的記憶始於六歲,始於被南景士兵追殺,他的父母為了保護他,死在了南景人的手中。

後來他被一個老人救了,老人將他帶到了南景皇室,讓他替代出生於冷宮、卻又死於冷宮的十二皇子穆胥。再然後他不小心摔倒了,就什麼都忘記了。直到皇子所那一場大火……

裴定緊緊抿著唇,聽著這種仿如傳奇的經歷,一時沒有說話。

老人……哪位老人有這樣的本事呢?能將周家的仔細瞞天過海塞到了南景皇宮中?這幾乎不可能!

可是眼前這人說得有模有樣……

周慕古一直含著笑容,彷彿感嘆般道:「你不相信是不是?若非這的確是存在我腦中的記憶,我也不會相信這種荒謬的事。便是南景皇族子嗣不缺,我又怎麼能那麼輕易成為皇族子嗣呢?後來我知道那個老人是誰后,就不懷疑這點了。」

「那個老人是誰?」裴定這樣問道,心中隱隱有了一個答案。

周慕古搖搖頭,說道:「其實我一直都不知道他是誰。但他相貌一般,一雙銅鈴大眼最為醒目,寫的字有開天闢地的氣勢。你說這個人是誰?」

這個人,是鴻渚韋君相!

周慕古的話語,印證了裴定的猜想。周慕古現在看起來二十餘,六歲時的記憶,想必就是南景入侵時的事情了。

那時候鄭太后親征,韋君相當然也會出現在南關府,也很有可能出現在南景。

當時韋君相在救下周慕古之後,為何將其送進了南景皇宮中呢?這大概只有韋君相才知道答案了。

「所以……你相信了自己的記憶,才會提醒我?才會將我擄來?」裴定這樣問道。

周慕古沒有正面回答,只是道:「我過去一直不明白自己為何不親近皇兄弟們,也對父皇隱隱厭惡。原本我還以為自己是在冷宮之故。現在看來……」

「是因為我是南關周家子弟!」

(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更!)

周慕古在說出這一句話后,伸手緩緩揭開了半邊青銅面具,將整張臉露了出來。

哪怕裴定早就想到這面具下的臉或許有問題,但在看到的那一剎那,還是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這半邊臉,上面交織著各種傷痕,有的能明顯看出是燒傷,有的也能分辨是刀傷,其中左眼下,竟然被挖開了一個窟窿,顯得陰森可怖。

與之相比的,是另外半邊俊美的臉容,當他們合在一起的時候,簡直觸目驚心,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難怪他會戴著這個青銅面具……

看到裴定的反應,周慕古笑了笑,問道:「很可怕吧?這副樣子,能止小兒啼哭呢!」

裴定想了想,老實回道:「是有些可怕,想必看慣了就好。你又不是春香樓那些姑娘,得靠臉賺銀子。」

春香樓是南景都城最出名的青樓,裴定前兩日才聽南景官員提過,現在正好拿出來用。

似乎沒有料到裴定會這麼形容,周慕古一下子愣住了,半餉才回道:「我這半張臉,比春香樓的姑娘好看多了!」

裴定仔細盯著對方半張臉,煞有其事地道:「雖然我沒見過春香樓的姑娘,但還是認同你這句話。不過……你揭開面具,是為了和我爭論美醜妍媸嗎?」

其實裴定還挺想配合周慕古裝瘋賣傻,但他實在還有很多疑問在心,並不願意浪費時間。

再者,他被擄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使館裡面怕是炸開了鍋。接下來事情如何進行,還得想個辦法才是。若是要安好出現在使館,還得找個充足理由才行。

周慕古緩緩戴上面具,這般說道:「我給你看臉,只是想說穆胄做了些什麼事。你可知,穆胄臉上原本沒有淚痣?偏偏我天生淚痣,這是南關周家族人都知道的事情。天底下有淚痣的人何其多,也不知穆胄預見了什麼,竟派人來挖走了我眼下一塊肉,隨後不放心,還在皇子所起火的時候,將我的門鎖住了,幸好我大難不死……」

周慕古顯然沒有和別人說過這些話,所以一說起來就滔滔不絕,將內心種種情緒都宣洩了出來。

末了,周慕古笑著道:「說起來,我還得感謝穆胄。若不是他做了那麼多事,我還渾渾噩噩什麼都想不起來。」

裴定從他的笑聲里聽出艱澀與痛恨。想必周慕古在恢復記憶之後,有過一段痛苦的掙扎歷程。

周慕古是在南景皇室長大的,雖然一直與皇兄弟們不親近,但從沒懷疑過自己的身份。不曾想,他稱呼的「父皇」,實則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他的兄長,則殘害了他的容貌身體……

他能說出「我是南關周家子弟」這麼一句話,最後心歸何處,已經昭昭。

周慕古,現在總算不負南關周家忠烈英勇的威名。

到了這個時刻,裴定已能明白他的選擇和仇恨,於是便這麼說道:「這麼多年,韋先生從來沒有出現過?他為何要把你放在南景皇族中?」

這點,周慕古也曾思考過無數次,結果都沒有答案,便答道:「從來沒有出現過。這一次他在南景現世的消息,還是先從大宣傳出來的。」

最先從南景傳出來……這說明大宣安插在南景的細作查到了韋君相,也有可能,韋君相只顯身給大宣的細作看見。

他原想著,既然韋君相與周慕古有這等淵源,或許會有韋君相的下落。看來,鄭姑娘要找到她老師,還得多費一些時間。

那麼,現下就只能說他與周慕古的事情了。

裴定直視他,開口問道:「那麼你為何將我擄走?在這個時刻?」

在他擄走穆胄的時刻,在他返回使館尋求庇護的時刻,周慕古將他擄走。在剛開始的時候,他還真以為是穆醒派人來捉他,不想竟然是真正的周慕古!

周慕古回視他的目光,解釋道:「如果我不將你擄走,那麼就是穆醒將你擄走了。現下穆醒重視穆胄,你若落到他手裡,還能有好的?我聽得了宮中的消息,才搶先了一步。對了,穆胄如今在你手中吧?」

裴定眯了眯鳳目,並沒有回答。

周慕古不以為然,繼續道:「你也不用裝了。穆胄早就將你與韋君相的事在穆醒面前透了底,他監視你的事情,穆醒早就知道。如今穆胄不見了,穆醒能不找你嗎?你留在使館太危險了。」

聽周慕古之意,擄走自己是為了避開穆醒的舉動,但裴定心中卻沒有多少輕鬆。

難道現在就不危險了嗎?他畢竟還是大宣使臣,必須回到使團中。若是他在南景消失,那麼可以說道的事情就太多了。以皇上對裴家的忌憚,隨時都有可能栽一個「叛敵」的罪名。

所以使館他一定要回去,多危險他也要回去。

「穆胄能預見將來的事情,你可千萬別讓他逃脫了。」周慕古也不理會裴定,自顧自叮囑道。

裴定揚了揚眉,好奇地問道:「將來的事情,你覺得穆胄還能預見到嗎?」

先機隨時都會變化,或許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都有可能改變事情的走向。如果穆胄真的能預見到將來,那麼其就不會輕易被他們捉住了。

將來不是永遠不變的,哪怕知道再多先機,所能影響改變的,也只能是一時、一地而已。穆胄自以為掌握了將來,所以才有種種行事。

殊不知將來是變化的,只有牢牢握住現在,才能把握將來。

現在穆胄連人身都沒有自由,何談什麼預見將來?此人,不過是跌落時勢中的一顆石子,能泛起一時波瀾,卻很快就會沉寂下去。

周慕古一下子愣住了。他從穆胄那裡搶奪先機,卻還沒意識到這先機深意,當下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我知你好意。接下來的合作,從長計議吧,一時半刻也說不完。現在勞煩你先送我回去吧……」裴定這樣說道。

他鳳目中閃著決意,將自己的要求說了出來,頓時又是令周慕古一愣。

「……用這種方法送你回使館,不太好吧?」周慕古上下打量著裴定,皺著眉頭說道。

(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二更!)

南景使館內,顧奉和傅日芳神色凝重,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事情大了!他們都是世家子,尤其是裴定,他的小廝都不知他為何不見了。這下可怎麼辦?」傅日芳開口道,語氣極為沉重。

英勇威烈的周家,河東第一的裴家,這兩家的子弟竟然都失蹤了,任使團官員如何尋找,都沒有找到絲毫蹤跡。

聽到屬下來報的時候,顧奉他們的臉色都變了。兩個大宣使團官員在南景地界消失,這實在有太多可能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