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這種大明星會喜歡上這個男的,這男的一定是冒充什麼大仙,然後誘騙可憐的謝婷婷說什麼她有血光之災啦,什麼破財之兆啦,然後說什麼只有和他雙修才能解除厄運,這種套路都是幾十年前玩剩下的啦,竟然還有人玩,關鍵是還玩到了大明星,擦啊,運氣吊炸天啊!

三個男的憤慨不已,尤其是三槍,指着林羽大罵:“曹泥煤的,敢玩我的女神,老子斃了你。”

林羽很平淡的說:“開槍吧,看你三槍怎麼打我。”

不過這時候,秦嬌嬌第一時間站了出來,沉聲道:“等一下!”

“嗯?這位美女,你還有什麼話說麼?”三槍朝秦嬌嬌看去說道。

“秦玉山的目標是我,我跟你們走,放過他們。”秦嬌嬌沉聲道。

“呵呵,小子你行啊,三個女的爲你死!”三槍冷笑着看着林羽,那個羨慕嫉妒啊。

林羽卻是霸氣的把秦嬌嬌摟了回來,說道:“我怎麼會讓你去死!”

“死我一個總比一起死好,況且秦玉山也不一定殺我,畢竟我們還是一家人。”秦嬌嬌擠出笑容安慰。

“狗屁,那傢伙現在狗急跳牆了,爲了權利他一定會滅口的。”林羽紅着眼睛說道。

“反正不管了,你們走吧。”

“這件事必須聽我的,知道嗎!”林羽霸氣的將秦嬌嬌拉到身後。

沈靜和謝婷婷意外的對視了一眼,均都是看出一絲不尋常,這兩人關係不簡單啊!

秦嬌嬌俏臉微紅的看着林羽,心中涌起一股異樣的感覺。

三槍冷笑一聲,快速給槍裝好了消音器,然後說:“去死吧!”

“砰砰!”

兩槍射出,三槍瀟灑的收起槍,目光看去,笑道:“兩槍對付你,你足以瞑目了。”

“哦,是麼?”林羽隨手拍拍肩膀,兩顆子彈被他扔出。

擦啊,房間內一片寂靜!

所有人眼珠子都差點瞪了出來!

什麼情況,剛剛就看到林羽甩甩手,然後兩顆子彈就扔了出來,這……這也太扯了!

“老……老……老大!”一個小弟顫抖着說:“他……好像……接住子彈了!”

“我看到了!”三槍目光嚴峻,說道:“你會變魔術?”

“呵呵,這不是魔術,而是功夫!”林羽微微一笑,“這下,你認爲三槍對付我夠用嗎?”

“動手!”

此刻三槍也不裝比了,畢竟裝比遭雷劈,這種情況下必須速戰速決,以免陰溝裏翻船。

他的兩個手下也是訓練有素之輩,聞言第一時間舉槍,不過這時候林羽早已將手中的筷子射出,冷聲道:“不自量力!”

嗖……

筷子擊打到三槍握槍的手腕,緊接着拿起酒瓶就砸向左邊一人,隨後快步上前,一腳踢向右邊一人。

話雖然說得多,但是動作一氣呵成,行如流水,沈靜謝婷婷等人不由得拍手叫好。

三人很快被打倒在地,林羽踩着三槍胸口哼道:“嬌嬌,報警吧。”

沈靜倒是說:“我馬上聯繫哦認識的局長,此次有着三人的口供,那個什麼秦玉山絕對沒好果子吃!”

林羽和秦嬌嬌對視了一眼,均都是露出喜色。

誰能想到,本來他們還想要想辦法怎麼對付秦玉山來着的,沒想到這秦玉山腦子突然秀逗,居然派出殺手,關鍵是這殺手居然如此不靠譜,這一次的謀殺未遂夠這秦玉山喝一壺的了。

而出了秦玉山這件事之後,想必秦玉山老爸秦融成也是獨木難支,沒了秦融成,整個秦家基本上沒有競爭對手能夠對付秦嬌嬌了。

很快警察趕來,將三人抓了出去,林羽等人一一錄口供之後也都各自回去。

臨走的時候秦嬌嬌感謝的看着林羽,似乎有什麼話說,謝婷婷和沈靜對視了一眼,都說先去車上了。

“BOSS……”

“林羽,你還叫我BOSS啊,真是的……”秦嬌嬌白了林羽一眼,當真是百媚生。

“在我心中你比BOSS更重要。”

秦嬌嬌俏臉一紅,卻是啐道:“少來了,你心目中可是有那兩位大美女呢,現在你地位不一樣,我在你心目中恐怕都快沒有位置咯。”

林羽苦笑搖頭,他和秦嬌嬌經歷了太多太多,此刻秦嬌嬌解決了最大的敵人,兩人似乎沒什麼話題好說了。

沉默了良久,只有風吹着。

“如今我最大的敵人覆滅了,剛剛大舅給我打電話了,讓我放過秦玉山,他願意放棄秦家所有財產,林羽,我成功了,這一切都要謝謝你,所以我們當初的合同也要作廢了呢。”秦嬌嬌看着林羽說。

“你打算放過秦玉山嗎?”

秦嬌嬌搖頭說:“當然不會,他這人我算是看透了,做事不折手段不計後果,此次我至少讓他多呆幾年,至於我大舅,只要他安安分分的,我不會對付他,若是不安分,就怪不得我了。”

林羽點點頭,秦嬌嬌還是沒變,依然的雷厲風行,是個標準的女強人。

“林羽,合約結束了,以後你不是我的男友了,對了,是假男友!”秦嬌嬌笑了一下。

林羽點點頭,“假扮你男友真的很開心。”

“討厭你……”秦嬌嬌拍了林羽一下,很不服氣的說:“以後在別人面前可不要再說我們有關係了哦,否則你那兩個女友可饒不了我。”

林羽苦笑搖頭,說道:“嬌嬌,別這樣說,其實……”

“好了林羽,秦玉山剛剛也被抓了,我還有很多事要會秦家處理。”

秦嬌嬌說完扭頭上了車,車輛行駛了出去,林羽沒看到的是,秦嬌嬌眼眸中閃爍着淚花。

而林羽也似乎有千言萬語卡在喉嚨中,想說,卻說不出…… 等秦嬌嬌走遠,沈靜和謝婷婷對視了一眼,貌似都看出了林羽和秦嬌嬌之間的不對勁。

這兩人關係不簡單啊!

不過她們都是聰明人,自然不會多說什麼,有時候感情這種事,旁人不好說。

當然,對她倆來說,現在是競爭對手越少越好。

謝婷婷這時候接了一個電話,似乎過幾天有電影要開拍,隨即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沈靜說道:“小羽,我走的這幾天你一定要小心一點,有些女的雖然好看,但是內心險惡,指不定會誘惑你啥的,你可小心點不要吃虧。”

沈靜一聽都要氣炸了,拐着彎罵她嘛。

“大明星,你走就走吧,話那麼多,林羽喜歡誰你管得着嗎?”

謝婷婷哼了一聲,隨即和林羽說電話聯繫,就先離開了。

等謝婷婷一走,沈靜就說去家裏看看他父母去。

林羽一想也是,好幾天沒見爸媽了。

回家之後林羽父母樂壞了,這幾天林羽不在家,沈靜可以說是把家裏收拾的井井有條,早上煮早飯,中午晚上變着法煮好吃的討二老歡心,還別說,有心的女人確實討老人家喜歡。

沈靜一回家就張羅起給二老煮夜宵,煮的是銀耳蓮子湯,沈靜還說了,煮這個東西補身體。

沈春蘭和林羽他爸這是越看沈靜越喜歡,吃完了夜宵趁沈靜洗碗的功夫,沈春蘭和林羽他爸林家勇把林羽拉到他房間內。

“兒子啊,我就說我祖上積德了啊,居然有這麼好的女孩看上你了,你還不趕緊求婚啊。”林家勇眉飛色舞的說道。

沈春蘭拿出手機說道:“看看上面的追女十大攻略,老媽只能幫到你這裏了。”

林羽:“……”

“兒啊,我們老林家不容易,你看看前陣子,你媽爲你的婚事那是操碎了心,幾次都準備給你介紹那個村裏的鬥雞眼給你,生怕那個女娃子被其他男的搶走了,要不是我給攔着,搞不好現在追你的都是那個鬥雞眼啦,所以你現在就長點心吧,我看那個小靜很不錯,長得就不用說了,關鍵有心,會照顧人……”

林家勇苦口婆心的說着。

林羽沒想到,老爸老媽居然這麼喜歡沈靜。

沈春蘭再說道:“我這幾天也給你算了和沈靜的生辰八字,那個算命的說了,你只有和沈靜在一起,才能活到一百多歲。”

“那我不和她在一起呢?”林羽好奇問。

“哎……只能活一百多天!”

“這……那個算命的是誰找的?”

“沈靜啊,專門給我們在港島找過來的呢。”

林羽無語的心想:她找的啊,難怪那算命的會那樣說,一定是沈靜教的,果然好毒辣啊。

“叔叔,阿姨,我給你們的洗腳水弄好了,你們洗腳吧。”外面沈靜喊道。

“哦,哎呦你這孩子,這麼客氣幹嘛啊。”沈春蘭瞪了林羽一眼,隨即走了出去。

“叔叔阿姨,這是我專門託人從泰國帶來的泡腳神藥,聽說泡了之後睡眠好,對風溼關節炎都有好處呢。”沈靜把兩個洗腳盆放好說道。

這一下子把沈春蘭和林家勇樂得合不攏嘴,得此兒媳婦,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隨即他們倆泡起了腳,心中已經決定,這沈靜絕對要做他們的兒媳婦,不管林羽喜不喜歡,必須的!

洗好腳沈靜也收拾的差不多了,說道:“叔叔阿姨,那我走了。”

“哎呦,天色都這麼晚了,留下住吧。”沈春蘭說道。

“是啊是啊,留下吧。”林家勇瞪了一眼他家的不孝兒,不停擠眉弄眼,示意林羽表示表示。

“不好吧,這樣多不方便啊。”沈靜很不好意思的說道。

“有啥不方便的,真是的。”沈春蘭愛不釋手的握着沈靜的小手,說道:“反正這麼晚了,你不許走。”

見爸媽都這樣說了,林羽只能說道:“沈靜,要不……住下吧。”

沈靜雖然很想住下,可是……不由得扭捏說:“那好吧,可是……我住哪裏啊?”

林羽家不大,只有兩室,一間他父母的,一間就是林羽的,沈靜要住下的話,很麻煩的說。

沈春蘭和林家勇對視了一眼,有些尷尬,瞧瞧,留人家下來卻住的地方都沒有。

還是沈春蘭反應快,遲疑了一下說:“要不你不嫌棄的話……和林羽一起睡?”

擦啊,剛說出口林家勇就推了一下她,心想你怎麼說話呢,人家還沒在一起,怎麼能在一起睡呢,萬一把人家小姑娘嚇壞怎麼辦?到時候去哪裏找這麼好的兒媳婦。

沈春蘭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忙說道:“不好意思啊,你們都沒在一起呢,怎麼能……”

話沒說完,沒想到沈靜臉只是紅了一下,然後不好意思的說:“不嫌棄……”

聞言,沈春蘭大喜,不停朝林家勇擠眉弄眼,林家勇說:“那好,那好,春蘭,還不多準備一牀被子。”

“哦哦哦……”沈春蘭連忙去準備去了。

林羽那個尷尬啊,沒想到要和沈靜睡一起了,這不是惹人犯罪嘛。

看了看沈靜旗袍下面的兩條大長腿,林羽那個無語啊。

沈春蘭還故意說:“林羽,待會小靜和你睡一起,你可不要打什麼歪主意,要不然我饒不了你。”

林家勇也點頭說:“不要欺負人家小姑娘。”

隨即二老進屋了,一進屋沈春蘭就嘀咕說:“你說林羽不會真的傻乎乎不打什麼歪主意吧。”

“應該不會這麼傻吧……”林家勇說。

“那個……我先去洗澡……”

饒是沈靜是個嬌蠻女,但是面對這種事的時候也不好意思起來,洗好澡出來後林羽眼珠子都瞪了出來,太美太讚了,尤其是穿着夏季的絲綢睡衣,能夠隱隱約約看到那凸出的兩點,擦啊,身材這麼好。

沈靜不好意思的爬進被窩,說:“不許做壞事哦。”

林羽強行鎮定點頭,“嗯,你先睡吧,我也去洗澡。”

洗好澡出來林羽就發現沈靜睡着了,他睡到了牀上,聞着沈靜身上的香味,那個心猿意馬啊。

於是一隻手慢悠悠的探了過去,身體緊緊貼了上去,這是沈靜嬌軀一顫,林羽那個激動啊,擦啊,原來沒睡着啊。

此時若是不動手,那真是畜生不如了。 沈靜心中是糾結的,真的,她很喜歡林羽,但是女孩子都怕男人吃幹抹淨不認賬。

她沈靜雖然霸道,但是絕對不是那種綠茶女,她也有對愛情的追求,對喜歡男生的追求。

所以此刻她糾結着要是和林羽真的那樣了,會不會讓林羽覺得很隨便?畢竟他們認識時間還不久呢,又是自己主動追求人家,會不會讓自己的身價變低,讓林羽覺得自己很容易得到?

猛然間,沈靜感覺到林羽的手摸了上來,差點就因爲本能反應一腳踹了過去。

這時候沈靜更緊張了,半推半就?還是義正言辭的拒絕,和林羽說這樣是不好的行爲?

林羽只覺得手上一片舒服,真的,那手感,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他只覺得沈靜身上滑不溜秋的,手好似能夠滑下來一般,讓人流連忘返。

最關鍵的是,沈靜居然沒拒絕,簡直讓他樂開了花,這不是故意讓他搞嘛,此時不搞更待何?

不過就在這時候,他腦子裏突然一陣刺痛,緊接着就發現自己突然在一片白光之中,面前有一個女子的身影。

這一次這個女子的身影凝實了許多,林羽一眼就認了出來,尼瑪這不是那個什麼天外仙女,霓裳麼!

原來自己又進入了夢境。

但是林羽知道,這不是真正的夢境,因爲眼前一切都是真實的。

“小子,讓你準備的藥材好了沒?”霓裳開口道,這聲音很好聽,但是在林羽聽起來,壓力實在太大了。

硬着頭皮說道:“準備的差不多……”

“時間已經過去差不多一半了,你應該知道若是超時的話,你和我,都要灰飛煙滅。”

“知道知道。”

“知道你還鬼混?”霓裳冷冷喝道。

說話間,一個人影從一陣煙霧中走出,林羽定睛看去,這眼睛一下子都直了,尼瑪啊,太漂亮,果然是仙女,身上氣質出塵,面容豔麗無比,一雙鳳眼媚意天成,卻又凜然生威,一頭青絲梳成華髻,繁麗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瑩亮如雪,星星點點在發間閃爍,蓮花移步來到殿前,柔柔俯身,一道勁風襲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