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無奈……

……

“缺兒怎麼今天如此不高興?今天是我小蠻部落族慶之日,而且今天我還會宣佈你就是我小蠻部落下一代族長,並將族中一些事情交給你打理。”巫啓慈愛地說。

在巫缺面前,巫啓就是一個普普通通,寵愛自己孩子的父親。

巫缺一愣,在此刻他的雙眼之中竟然包裹着淚珠,看着自己父親那見見蒼白的頭髮,想起自己所作所爲,他凌亂了!

“告訴父親,讓族人全部撤走,還能保住小蠻部落!”一道聲音在巫缺腦海中升起。

另一道反駁聲音強烈揚起:“不,絕對不能告訴父親,一旦告訴父親依照父親的脾氣絕對會大義滅親。我還要帶着曦兒逍遙世間,我還沒有成爲絕世強者,絕不能死!”

突然,巫啓再次說道:“缺兒,你今天怎麼了,爲何這般心不在焉?以你現在的狀態,如何帶着小蠻部落走上輝煌,如何抵抗虎視眈眈的異族?!”

“父親我……”巫缺哽咽地說,但是他的喉嚨好像被卡住一般,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好了!你自己反省一下,曦兒的事情我會親自去辦,一會我要看到真真正正的少族長!”巫啓甩袖離去!

巫缺當場石化……

……

一個時辰之後,備考的金黃荒獸肉散發着誘人香氣,一罐罐劣質酒從地下挖出,卻有着一種獨特香味。

小蠻部落之人個個面露喜色,甚至那些遷移而來的部落之人,都帶着那種喜慶。顯然,他們已經將這裏當做自己的家了!

“衆位族人,今天我巫啓有事要宣佈!”

洪亮的聲音從巫啓嘴中發出,傳入每一個小蠻部落之人的耳中!

“我巫啓自從從我父親手中接過族長之職,時至今日已經四十餘載,期間我拼過命負過傷,立過功犯過錯,但是小蠻部落在我手中依舊是薪火相傳!”

“族長威武!”

“族長威武!”

“族長威武!”

……

“我父親也是在我這年齡將族長之位傳給我的,今天我也在這年齡將族長之位傳給我的兒子巫缺!”

“傳給我兒巫缺!”

“……”

……

聲音迴盪……

巫缺在所有族人的矚目之下,一步一步走向臺去,心中激盪這!

“我巫缺將不負所托,帶領我小蠻部落走上輝煌道路!”巫缺漲紅着臉吼道!

“少族長威武!”

“少族長威武!”


“少族長威武!”

……

“哈哈……好激動人心的宣言,只不過今日你這小蠻部落就會不復存在,這方圓萬里將是我天族區域!”青洪猙獰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巫缺臉色一寒,驚恐地看着遠方!

巫啓心中一怒,即刻吼道:“小蠻部戰師迎敵!”


頓時,無數人族戰師丟下手中酒水和烤肉,渾身散發着濃郁血氣和怒氣,抓起身旁兵刃向着外面氣勢洶洶走去!

“哈哈……真是一羣天真的人,你們以爲你們還有勝算?!”碧玉寒陰森的聲音垂落,讓所有小蠻部落戰師都是一寒。

“妖族兒郎今天這些人族鮮血就是你們的晚餐,盡情地吃吧!”碧玉寒猙獰地說。

青洪也是吼道:“天族兒郎屠滅人族,這方圓萬里將是我天族天下,殺!”

“轟……”

如流水一般的軍隊瘋狂對碰,每個人族戰師都是把自己心中那份怒火徹底爆發出來,爲了部落,爲了族人,他們必須戰鬥,戰鬥,戰鬥!

“你們沒有中毒?!”碧玉寒有點不可思議地說。

巫啓臉色一冰,罵道:“妖婦少用什麼迷惑人心的手段,荒虎給我攔住她!”

一個月之前,在巫啓幫助之下,這荒虎已經突破到三星,雖然還不穩定,但也可以稍稍阻攔一下碧玉寒!

“巫缺你個小雜種,爬上老孃的牀,老孃還幫你滅了情敵,你竟然敢騙我!”碧玉寒殺機狂涌地說。

巫缺臉色頓時煞白,整個人都愣在那裏了!

“缺兒,她說的可是真的!”巫啓怒吼,整個眼球都變得猩紅起來,體內殺機不可遏制的涌現!

“哈哈,巫啓老兒你自己兒子做的好事你竟然不知道,你這父親真是好得很啊!”青洪一掌震開巫啓嘲諷地說!

“嘭!”

巫缺瞬間跪倒在地,吼道:“父親,是孩兒對不起你,對不起族人!”

“父親你放心,今日之仇我巫缺一定銘記在心,我這就出去尋訪名師,待我藝成歸來之際,我一定屠滅全部異族,爲小蠻部落報仇雪恨!”巫缺重重叩頭,揮淚向着曦兒的方向奔襲而去!

“噗!”

巫啓一口鮮血直接噴出,整個人的頭髮都瞬間花白起來!

巫缺聽到自己吐血的聲音,他的腳步一頓,然後速度竟然提升三分!

“哈哈,你這兒子真是好樣的,枉你巫啓英雄一輩子,竟然生出如此兒子!”青洪嘲諷無比地說。

巫啓怒吼:“廢話少說,青洪今天我就是拼盡全族之力,也要和你們這些雜碎同歸於盡!”

“就你?青山那老兒都被我生生撕裂,更何況你這廢物,今天我就讓你們人族在地下團聚!”青洪猙獰說道。

“青天掌!”青洪怒吼!

青山掌一階絕品武學,乃是青洪掌握的最強武學功法,雖然纔剛剛神韻,但是實力已經超過一階上品武學很多!

巫啓面色一寒,渾身血氣猶如燃燒一般乍起:“滾刀斬!”

手中關刀飛舞,將空氣都給撕裂,他的力量已經被他發揮到了極致!

一道虛幻的掌印從青洪手中爆出,毒氣瀰漫就連四周空氣都被污染。

“嘭!”

勁氣碰撞,瞬間巫啓的關刀便滿布裂痕,甚至裂痕之中都瀰漫着毒氣,勁氣擴散瞬間將他給逼退十幾丈!

我在古代當後娘 兵成境圓滿!”

巫啓驚恐地說。

“哈哈,不錯,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拿命來!”青洪狂吼!

巫啓面色一頓,也是吼道:“圓滿又能如何?兵血燃燒,全族戰士共抗敵軍!”

“轟!”

巫啓體內鮮血奔騰,猶如長河一般滾滾不止,他的力量在瞬間提升!

“戰!”

巫啓一聲咆哮,手中關刀飛舞道道紅色光暈散發而出,直接把空氣都給劃開!

“找死!青天掌!”

青洪一聲暴怒,他的掌力竟然再次提升三分,紅色血氣摻雜着毒氣對着巫啓戰刀碾壓而來!

一掌拍下,巫啓橫刀格擋!

“啪!”

關刀碎裂,掌勢不見減小,毒氣更勝。徑直對着巫啓右臂斬殺而去。

“哈哈!”

巫啓一聲冷笑,隨後眼眸一寒:“爆!”

陡然之間,巫啓右臂脹大血氣濃郁,在下一瞬間直接炸裂而來!

“哈哈,你圓滿又能如何?!”巫啓揚聲狂笑!

整個身體完全癱倒而下!

青洪胸膛塌陷,整個人的血氣都起伏不定,鮮血不停從嘴裏噴出,就連他周身仙光都開始暗淡下來了!

“受傷,殺你也如同屠狗!”青洪在下一瞬間直接暴起,恐怖毒氣竟然在身邊乍現,一股毀滅氣勢直接對着巫啓攻去!

“天亡我小蠻部落!”

巫啓不甘怒吼!

“轟!”

一掌落下,兩道身影在此時各自倒飛而出!

那身影是青魂!那個瘦弱,而又決絕堅強的小孩!

他竟然能夠承擔一個練兵階強者一擊!

“天族……妖族,殺父……滅族之仇……不共戴天!”青魂聲音漸漸弱下去,最後意識消失!

“哈哈……人族竟然淪落到要一個三歲孩子前來救助,真是替你們可恥!”青洪站起身來猙獰咆哮,渾身毒氣越發濃郁起來。

緊接着青洪吼道:“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實力,定擁有很強大的血脈之力,吞了他我一定可以至臨巔峯!哈哈……巫啓老兒又有一個人族天才因你而死……”

青洪在巫啓絕望之中,一步又一步,血腥地走向小青魂!

距離越來越近!

又進一步!

“嘭!”

“吼!”

碩大的荒虎被碧玉寒一掌掃下,整根脊樑都斷裂,躺在地下虎目不甘的怒視!

“一個剛晉三星荒獸,也敢阻攔老孃,真是癡心妄想,吞了你老孃定能進階!”碧玉寒陰毒地說。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