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地球的第六天,也就是發現問題的時候,我真的非常恐懼。我感覺到人類群體出現個體差異,其實不能算是一種進化倒退。說不定,還是一種極其優越的高等級特徵。不可否認,個體差異的確會造成很多無法解決的問題。比如進化目標,以及對於能量的共同使用等等。但人類個體的優點,已經讓我看到了在特殊環境下的存在價值。他們每個人都有獨立思維,都有著應對不同情況的方法。可是我們,因為信息同體的緣故,即便遇到危險,每個同伴的做法都沒有區別。以前,我會認為這種做法是正確的。對人類社會進行參照對比之後,我對這種想法產生了懷疑。

蘇浩徹底失去了消息。那種斷絕非常徹底。就像用刀子把一塊蛋糕從中間切開,永遠沒有彌合的可能。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裡。但我隱約覺得,對他這種情況有些熟悉。我似乎有過類似的經歷。或者應該說,我的某一個寄主,遭遇和經歷與其類似。我絞盡腦汁想要重新回憶起相關的信息和畫面,卻什麼也沒有找到。

我在蘇浩身上尋找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全部都是關於他原先所在的世界。是的,他來自未來。但蘇浩自己也沒有意識到,他穿越時間的行為,其實已經符合了生物進化的規律和本能。我們都懂得遠離危險,因此,蘇浩搭乘時間穿梭機的行為也就有了充分合理的解釋。無論他在那個時候的想法也好,實際動作也罷,這一切都與邏輯沒有絲毫衝突。可是,整件事情,存在著一個無法解釋的關鍵點。

夜影想了想,回答:「你指的是時空穿梭機?」

「難道你不覺得,這台機器的出現,本身就一個無法解釋的悖論嗎?」

黑色顆粒的意識陰暗而沉重,這是它用於表示自己疑惑的特殊方式:「時間,是所有能量當中最難以運用的一種。即便是我們,也無法找出關於時間運用的具體法則。蘇浩來自未來,那個時間段差不多也就是地球病毒爆發之後半個世紀左右。科技研發和積累,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剛剛學會用火的原始人,不可能在一夜之間製造飛機。剛剛步入蒸汽機時代的人類,同樣無法製造出進入太空的航天飛行器。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在蘇浩原來的那個時代,都不可能製造出時間機器。那種東西根本就是……」

「我,我想你似乎是弄錯了。」

夜影打斷了黑色顆粒的思維意識:「時空穿梭機並不是蘇浩那個時代的產物,而是來源於亞特蘭蒂斯人。」

「我當然知道那種機器來源於亞特蘭蒂斯人。」

黑色顆粒被中斷的思維意識再次聯繫起來:「蘇浩是我的寄主,他的思維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秘密。我不明白,你們為什麼會把事情想得如此簡單?這其中存在著巨大的時間和技術斷層。其實,從一開始,也就是最初進入蘇浩身體的時候,我就隱隱約約覺得事情不太對勁兒。這一切表現的太過於自然了,而且順理成章。當然,從表面上看,邏輯順序沒有問題。可是,邏輯並非接受每一件事的根本。蘇浩的出現本身就屬於不可控的例外,他的……」

「等等!」

夜影再次打斷了黑色顆粒的思維意識。她蹙著眉頭,認真地問:「你究竟想要告訴我什麼?」

「你難道不覺得,蘇浩的出現太過於突然嗎?」

黑色顆粒緩慢而認真地發出意識:「他在原來的時空遇到了危險,而且是必死無解的那種。任何人遇到危險都會想要尋求安全庇護。這是每個人都會產生的本能意識。蘇浩當時遭遇的,是一個必死危局。當時的豪族財團和軍方都想要殺死他。他當然會想到要逃跑。可是再那種情況下,世界幾乎每一個地方都被變異生物佔據,所剩不多的基地市也都被軍方把持。他根本無路可逃。即便是研究院和王啟年和無法長期永遠的保護他。想想看,如果換了是你自己處在相同的位置,你能去哪兒?」

夜影感覺一股說不出的古怪思維,正在自己腦海中不斷蔓延、擴張。

她記得,王啟年此前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當然,沒有黑色顆粒現在所說的這樣清楚、透徹,其中也包含了很多王啟年自己的獨特見解。但無論如何,他們的觀點存在著一致性,那就是:蘇浩逃亡到這個時空的舉動,究竟合不合理?

「我知道你們從未在這個問題上深究。但這是錯誤的,其中完全有可能隱藏著某種你們從未想象過的巨大秘密。」

黑色顆粒的態度異常認真:「有一個正在被警察追捕的犯人為例。他逃進了一個居民家庭數量為一百的小區。這個地方很大,樓房與街道格局都差不多,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犯人肯定會選擇其中一戶人家作為自己的藏身之所。當然,在危險時刻,犯人不可能有足夠的時間思考,只能依靠直覺,或者本能,在距離遠或者近的方向上選取藏身目標。在整件事情上,唯獨這一點,屬於不可控制的部分。」

「不可控制?」

夜影在腦海里迅速回想了一遍黑色顆粒剛才說過的這些,慢慢眯起了雙眼,不無疑惑地問:「那麼能夠控制的,又是哪些?」

「很多,遠遠超出你的想象。」

黑色顆粒耐心地解釋著:「犯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小區?當然是因為他搶劫東西或者殺了人。賊和警察,本來就是在社會道德基本框架之下產生的對立階層。警察抓小偷這種事情,已經成為了人類基礎邏輯的構成部分。因此,當兩者遭遇的時候,必然會產生衝突。這就是最基本的可控制因素。那麼接下來,就是第二部分:這個被追捕的犯人,究竟會逃往哪裡?」

「這同樣也是能夠被控制的。」

黑色顆粒繼續道:「你以前就在軍部警衛部門呆過,也看過不少和平時期的警匪片。想想看,電影里的那些警察,都是怎麼做的?」

雖然夜影很不喜歡這種被對方誘導的思維交流方式,卻不得不按照黑色顆粒所說,在腦海里回放起相關的畫面。

總是有很多警察和警車,他們封鎖了道路的各個出口,慌不擇路的逃犯只能一頭撞進抓捕網中被封鎖最嚴密的地方。犯人覺得自己得到了安全,卻不知道這裡根本就是一片死地,再也不可能逃脫。所有空間將被大隊警察一步步壓縮,逃犯的迴旋空間一點點變小。到了最後,他會變成一隻被無數警察團團圍攏,插翅難飛的老鼠。

「難道你不覺得,蘇浩當時的處境,與這個可憐的逃犯很是相似嗎?」

黑色顆粒隨之發散的意識,讓夜影頓時產生了毛骨悚然的感覺:「他從一開始就落入了這個局。在他的時代,他原先的世界,一步步被逼到了這裡。他被豪族財團和軍方追殺,然後無處可逃。只能駕駛時空穿梭機來到這個地方。呵呵!再想想你看過的那些警匪片,是不是覺得情節完全相同?」

夜影的思維神經立刻變得緊繃起來:「不,這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開玩笑。」

黑色顆粒的態度很是嚴肅:「我從不開玩笑。尤其是在這件事情上。」

「你一直說整件事情都是可以被控制的。不,不是這樣。」

總裁的獎品新娘 夜影飛快思考著黑色顆粒之前說過那些話里的漏洞:「就如你剛才所說,逃犯被警察逼進了一個居民小區。如果把那裡當做是地球,當做現在,那麼可供蘇浩選擇的時間段很多,甚至可以精確到分鐘、秒鐘,甚至是微秒。而那些想要殺死他的人,根本不可能追到這裡。」

「你還是沒有明白。」

黑色顆粒的思維意識帶有顯而易見的憐憫:「蘇浩就是一隻被逼進包圍圈裡的老鼠。從得知有時空穿梭機這種東西存在的時候,他就再也沒有多餘的選擇。想想看,如果換了是你處在相同位置,你會怎麼做?選擇前往未來?那顯然不可能。未來有著太多不可控制,而且是未知的因素。雖然人人都嚮往著未來,想象著能夠有更多更好的科技產品改變生活,可這種事情必須循序漸進。在電腦沒有全面普及的情況下,就開始大規模出售智能手機,你覺得會有多少人願意花錢購買?沒錯,我們都知道智能手機功能強大,可以玩遊戲、互相聊天、插科打諢甚至當做小型攝像機和錄音器,對某人隱私進行跟蹤記錄。可是在沒有其它相似類別工具技術引導的前提下,你會不會接受一款突然出現,超出你理解能力和思維範疇太多的高新產品?每天開著汽車上下班的人,很難想象日常交通工具突然變成了飛機。還有其它的方面,健康醫療、日常娛樂、生活細節等等……這絕對不是開玩笑,突然之間把某個人放到完全陌生的環境里,除了發瘋和自殺,恐怕再也不會有第三種選擇。原因很簡單:他無法適應這個全新的世界,也無法理解這個所有事情都超出了自己控制範圍的世界。」

夜影聽懂了黑色顆粒想要表達的意思,緩慢而沉重地點著頭:「所以,蘇浩只能返回過去?」

「與其到未來做一個什麼也不知道的傻瓜兼白痴,不如帶著自身擁有的現實世界科技,返回過去。難道你不覺得,這就是成王稱帝的最豐厚資本嗎?」

黑色顆粒的思維意識帶有一絲譏諷成分:「以蘇浩當時所在世界為出發點,未來無疑是極其恐怖的存在,而且充滿了不可預料的危險。當時的變異生物進化階段已經很高,人類雖然得到了強化藥劑配方,卻已經不可能在高程度進化的變異生物面前佔據優勢。在初級和中級科研力量幾乎全部都被摧毀的前提下,想要突然之間研發出某種強力武器,顯然是不可能的。不誇張地說,當時的人類,的確已經走到了終點。按照我的計算,當時的生物戰爭應該在一百年左右的時間裡結束。最終結局,就是人類徹底滅絕,變異生物成為這顆星球的最後統治者。」

「還有,即便是選擇回到過去,蘇浩也不會選擇數百年前的古代,也不會選擇幾千年前的更久遠時間段。那樣做根本沒有必要,也無法使用他自己掌握的技術優勢。以生物培養艙為例,這種東西最初的出現時間,是生物科技全面開始運用的時候。把一支激光步槍交給冷兵器時代的人,會有什麼結果?即便是返回過去,蘇浩也沒有足夠的資本和力量,對冷兵器戰爭進行控制,成為國王或者皇帝的機會更是微乎其微。你知道的,科技這種東西,必須有著能夠理解理論知識的人群為基礎。就像中世紀時期的布魯諾,儘管他知道地球不是宇宙的核心,可是當他把真理宣揚出來的時候,仍然還是被愚昧的人群捆綁在火刑架上活活燒死。同樣的道理,如果蘇浩敢於在幾千年前的冷兵器戰爭中使用激光步槍,在最初階段短暫的震驚過後,極度恐懼的人們同樣會把他當做怪物。要麼砍掉腦袋,要麼燒成灰燼。」

「他只能選擇這裡,選擇這個時間段。蘇浩擁有高階段的強化藥劑配方,知道在喪屍體內可以獲得晶石,以及銀骨的準確位置。這些技術性的發現,距離他原先所在的時空不是很遠,屬於立刻就能獲得運用的個人能力。他知道該怎麼做,也的確做的很好。現在的地球,生物戰爭已經結束,人類仍然還是那顆星球的統治者,文明依舊延續。如果沒有什麼毀滅性的災難,這種狀況會一直持續下去,你們甚至還可以對其它更加遙遠的星球展開大規模移民。」

「這就是改變,一個來自未來的人,對現實世界進行的影響,從而徹底改變了現狀。」

黑色顆粒的思維意識變得意味深長:「把你想象力的源頭,再返回之前的問題。還是那個被警察追捕逃進居民小區的罪犯,在那種情況下,你覺得,他會怎麼做?」

不等夜影回答,黑色顆粒已經自言自語:「他會進入某一戶人家,以暴力方式控制主人。也許是一個,或者兩個。當然,人數太多,就對罪犯的安全構成了威脅。他會選擇殺死其中之一,或者更多,只讓其中能力最弱的一、兩個人活下來,而且牢牢捆住手腳。首要應該解決的問題當然是食物,然後是水。你永遠不可能指望,一個破門而入的傢伙會像你一樣精心愛護每一樣傢具。他也許會砸爛你的冰箱,因為他的神經實在是過於緊張。這種粗暴的行為,也許會影響電路,導致整幢大樓徹底短路,進而引發火災。或者這些陷入絕望的傢伙,想要所有人陪著他一起死,然後在樓頂水箱里投放劇毒。無論是哪一種,都是警察抓賊這件事情的延續。在真正把犯人抓住以前,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而且這些變化基本上都是惡性的。你見過幫助主人打掃衛生的逃犯嗎?你覺得一個亡命之徒會幫助做飯洗衣服?然後幫助你修剪家裡的花花草草?呵呵!這種事情,會出現嗎?」 「還有更加嚴重的情況。比如這傢伙瘋了,喜歡從活人身上割肉,然後架在燃氣灶上烤著吃。或者對女主人的身體產生了興趣,強行發生親密關係,儘管他時候被警察抓住,可是精子已經進入女主人體內。雖然你及時服用了避孕藥,也做足了後備措施,半年以後你卻發現自己懷孕了,丈夫為了這件事情鬧著要跟你離婚,你自己也說不清楚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因為一切都有例外。而這些事情,就是警察抓賊的延續。」

夜影感覺自己的思維無比冰冷,也許,這就是整個身體都被黑色顆粒佔據之後帶來的結果。

「你想告訴我什麼?」

「我想說的是,蘇浩穿越時空的行為,拯救了一個世界。他在原先時空只是一個潦倒落魄的傢伙,來到這裡以後,變成了任何人都無法與之比擬的超級強者。他並不是你們想象中的救世主,只是一個被無形之手掌握住的棋子。」

「棋子?」

「難道你認為,時空穿梭機圖紙的出現,是偶然的行為?」

夜影陷入了沉默。她清楚地記得,王啟年也說過同樣的話。

「那張圖紙的科技含量,已經遠遠超出了蘇浩當時所在時空的技術極限。按照正常的事情進展順序,王啟年是從亞特蘭蒂斯人那裡得到了圖紙。這一點是準確而肯定的,無論未來時空還是現實世界,都沒有絲毫變化。甚至具體時間段和當時發生的一些事情,在具體細節方面也有所吻合。我還在蘇浩體內的時候,就已經通過他的行為和思維,察覺到了這些部分。如果把王啟年得到時空穿梭機圖紙這件事情看作是一根粗線,那麼後來發生的事情,就可以當做是以「時間」為主因,從中被拆散的一根根細線。它們彼此分散,又相互糾纏。但分線永遠不可能改變主線。沿著這些線索不斷上溯,你會發現,整件事情最關鍵的核心,就是時空穿梭機圖紙。」

黑色顆粒的思維意識,讓夜影為之震驚。她不顧一切變得激動起來:「為什麼是那張圖紙?不,你弄錯了,核心應該是亞特蘭蒂斯人,應該是它們才對。是它們造成了這一切災難。它們在地球上大肆散布病毒,製造了變異生物。是它們,一切的罪惡源頭都是來自於它們。」

「不,不,不,你還是沒有弄清楚事實真相。」

黑色顆粒連連搖頭:「你看待問題的角度太過於片面了。主因就是時空穿梭機圖紙。這是一個誰也無法違逆的關鍵。無論亞特蘭蒂斯人還是蘇浩,都沒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包括王啟年,還有你,乃至任何人。」

夜影感到巨大的恐懼牢牢抓住了自己的心臟:「為什麼?」

「因為每個人都是普通人。即便是擁有強化或者進化體質,都無法改變目前時空的既定事實。就像殺人,人死了,事件本身也就結束。沒有任何一種醫術能夠讓死者復活。即便未來的醫療科技真的進化到了這個程度,能夠修復受損的內臟和器官,讓死者從墳墓里爬起來,仍然無法改變他曾經被人殺死,而且失去知覺的事實。因為這一切已經發生過,曾經發生過。你最多只能改變死者身體狀況,無法讓那些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徹底消失。」

夜影聽懂了黑色顆粒的話。然而,這也越發加劇了她內心的恐懼:「你的意思是,關鍵在於時間?」

「呵呵!你總算是聽懂了我想要表達的意圖。」

黑色顆粒的態度變得活躍起來:「在無法控制「時間」這種能量的前提下,自然也就談不上改變既定事實。所以,時空穿梭機圖紙的出現,才會變成整個事件和核心。難道你還沒有發現嗎?只要圍繞著這張圖紙,所有的一切,都會出現變化。病毒災難也許不會爆發,生物戰爭的結束時間可能提前,也可能拖后。和平時期的人類世界格局不再和從前一樣,地球上甚至有可能出現一個極其強大的國家,或者乾脆就是分裂為多達上千個勢力團體。總之,一切都有可能,前提是必須有人依靠這張圖紙,返回過去的某個時間段。你當然知道蝴蝶效應,只要這個穿越者在過去做了某件事情,現在,或者未來,都會產生相應的變化。」

夜影緊緊抿著嘴唇。儘管不願意承認,但理智告訴她,黑色顆粒所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蘇浩的確是撬動世界運行規律的那個支點。他改變了生物戰爭的最終格局。夜影曾經看過王啟年在電腦上模擬的戰爭走向圖表。如果缺少了蘇浩這個外來因素,地球生物戰爭的結局,就是變異生物得到最後勝利。人類終將在無法抗拒的局面下被徹底滅絕。只需要再過數萬年的時間,它們就會代替人類,成為地球上最高等級的智慧性物種。

「不,你弄錯了。」

夜影竭力想要否定黑色顆粒的思維意識:「時空穿梭機圖紙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重要。你既然和蘇浩是一體的,那麼就應該知道,那個時候,圖紙已經……」

「圖紙已經被王啟年毀掉了。」

黑色顆粒順著夜影的思維方向說了下去:「我當然知道這件事情。因為蘇浩和王啟年都感覺到了時空穿梭機圖紙繼續存在下去,有可能帶來的一系列危險。但即便是毀掉了,它仍然具有任何物體都無法相比的重要性。」

夜影冷笑起來:「難道你不覺得這種說法是一種悖論嗎?既然重要,它就應該一直存在,而不是隨隨便便被毀滅。」

「那張圖紙是唯一的。」

黑色顆粒加重了思維意識:「唯一的,你能理解這種概念嗎?在這個時空,那張時空穿梭機圖紙獨一無二。你們沒有從金字塔或者其它地方找到第二張圖紙,也沒有找到關於時空穿梭機本身的相關技術數據。沒有那張圖紙,時空穿梭機就只是一種設想,一種無法實現的空中樓閣。」

夜影強調著自己的觀點:「但它已經被毀掉了。任何一種被毀掉的東西,都不可能成為關鍵或者核心。因為它根本就不存在,你無法依靠不切實際的幻想來改變現實。說到底,被毀滅的東西,相當於一團空氣。」

「呵呵!你終於感覺到了不是嗎?」

黑色顆粒的思維意識開始變得歡快:「你說對了,它被毀掉了。王啟年親手毀掉了時空穿梭機圖紙。不存在的東西當然不可能成為改變事實的關鍵。可是你想過沒有,它為什麼會被毀掉?」

夜影脫口而出:「蘇浩使用過這種機器,我們不喜歡這個世界因此產生更加糟糕的變化。」

「這就對了。」

黑色顆粒的歡愉變得越發熱烈:「一件東西,沒有人使用過以前,任何人都不會明白它的具體功能。但只要有人用過,就會清楚其中的優劣。比如馬桶或者痰盂,在遠古時代的人類看來,也許是能夠當做飯碗或者洗菜盆之類的器具。但如果他們看過現代人蹲在上面拉屎拉尿,恐怕沒有什麼古代人會繼續想要把它們與食物聯繫在一起。時空穿梭機圖紙也是如此。王啟年得到以後,一直在猜測著實際的作用。直到蘇浩出現,聽過他的親身經歷,聯想到現實,在那個時候,毀掉圖紙才是最佳選擇。換句話說,如果沒有蘇浩的出現,那張圖紙也會一直被保留下去。王啟年甚至有可能以此製造出另外一架時空穿梭機。」

幾秒鐘的思維停頓后,黑色顆粒的意識變得尤為強烈:「這個時空是被改變過的。蘇浩的出現,就是造成變化的最直接因素。所以,他必須毀掉對自己可能造成影響的最危險因素,也就是時空穿梭機圖紙。那張圖紙的確具有唯一性和關鍵性。然而,世界本身已經因為蘇浩的到來而產生變化,圖紙的特性也就隨之改變,它不再重要,可以被放棄。所以,也就順理成章被毀滅。」

夜影大腦中一片空白,臉上滿是驚愕。她實在難以相信,可是理智告訴她,這的確就是事實真相。

黑色顆粒繼續補充:「如果蘇浩沒有來到這個時空,王啟年就不可能對時空穿梭機的功能產生懷疑。他會製造出實物,讓另外一個人,甚至可能是他自己前往過去的世界,改變必敗無疑的生物戰爭。」

夜影感覺自己的心臟被巨大的恐懼死死遏制。

是的,這的確是一條誰也無法逆轉的主線。

時空穿梭機圖紙存在,人類滅絕的終局,遍地的死人和屍骨,天空中的太陽雖然耀眼明亮,世界本身卻變成了巨大的墓地。

只要是人類,都想要改變這一切。他們會哭喊,會發瘋,會想方設法扭轉戰局。

除了時空穿梭機,再也沒有第二種能夠改變的方法。

這就是警察抓賊的故事。罪犯被逼迫著只能鑽進四面封閉的居民小區。而人類,同樣也是被逼迫著使用那張圖紙,製造時間機器返回過去,從源頭上消除災難。

是的,只要是人類,親眼目睹過那種屍山血海的可怕場景,誰都會認為未來一片黑暗。

我們還有未來嗎?

當然沒有。

未來世界屬於變異生物,天知道它們會進化成什麼樣子。也許,是另外一種結構外表與我們完全不同的新人類。

知道前面是死路一條,任何人都不會朝著那個方向邁出腳步。這就是人類固定的邏輯思維。

既然前路不通,那麼就只剩下後面,必須轉向,另外尋找別的出路。

還是之前那個警察抓賊的故事。居民小區四周全部封閉,儘管罪犯潛入其中某一戶居民家中,可是想要逃離,仍然還是只有那條自己進來的路可走。變化在於:罪犯進入小區以前只有一個人,而且筋疲力盡。他在居民家中得到了足夠的食物,美美睡了一覺,變得精力充沛。除此之外,還抓到了足夠多的人質。

如果幸運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在居民家中找到很多現金,或者是一把私自藏匿的手槍,以及子彈。在這種物質充足,而且手上握有人質的情況下,罪犯完全有可能從追捕的大網中逃脫。

這就是所謂的變化。對罪犯而言,小區是一個陌生的地方。那裡存在著一切變數。絕大多數平民面對危險的時候,都會選擇退縮。當然,也會有勇敢的人站出來與罪犯搏鬥。可那畢竟是少數,而且罪犯手裡有刀,儘管他只有一個人,卻可以利用這把刀子,嚇退很多敢於跟自己作對的傢伙。

時空穿梭機圖紙應對的方向,就是過去。沒有人會想到要前往未來自尋死路,只要按照圖紙造出了機器,也就意味著,走進了與罪犯相同的路線。他進入了居民小區,而人類,返回了過去。

「就算沒有蘇浩,也會有張浩、王浩、李浩,或者是其他人,乘坐時空穿梭機返回過去的世界。當然,時空旅行本身就是一種對時間能量的逆轉。你永遠無法準確切入到兩個完全相同的時間節點。這就意味著被製造出來的時間穿梭機再次擁有了唯一性。即便它們在原先的時空被成批量生產,可是一旦投入使用,就會因為時間縫隙的緣故,進入不同的時間節點。這種差異是任何人都難以想象的。哪怕區別只有一瞬間,兩架同時出發的時空穿梭機,都會進入到各自不同的世界。當然,由此產生的變化,也會根據各人所處的環境而改變。」

儘管匪夷所思,夜影還是不得不承認,黑色顆粒所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因為,再也沒有第二種更好的解釋。

不過,夜影還是有一個關鍵問題想要找到答案。

「既然亞特蘭蒂斯人釋放了病毒,為什麼它們還要把時空穿梭機圖紙交給我們?一方面是想要徹底的毀滅,另一方面卻是扭轉局面的變化。這無論如何也說不通。」

「亞特蘭蒂斯人?哈哈哈哈!」

突然,黑色顆粒的思維意識傳來一陣極其強烈的大笑:「怎麼,到了現在,你還在相信,這個世界上真有什麼見鬼的亞特蘭蒂斯人嗎?」

夜影只覺得所有思維瞬間被凍結,幾乎失去了思考能力。過了很久,才極度震驚地問:「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想問問你:你對自己的現狀覺得滿意嗎?」

不等夜影回答,黑色顆粒已經繼續道:「我指的是你的生命。無論是半機械半生化人,還是現在這種狀態,你的生命都接近於無限。半機械半生化人的時候,你可以通過替換零件的做法來延續生命。「探索者一號」的爆炸,使你成為了我的寄主。只要有足夠的營養,細胞分裂就會持續下去。你會一直活著,具體壽限連我也不是很清楚。極度漫長的生命,是不是你一直以來想要追求的目標?對此,你覺得滿意嗎?」

夜影想了很久,才慢慢地回答:「我不知道。」

「為什麼?」

「因為很多事情我還沒有經歷過。對於尚未發生過的,我無法給你回答。」

「這差不多就是正確答案。」

黑色顆粒的思維意識由此轉變:「不過,嘗試這種事情,只是針對你這種尚未經歷的過熱而言。對於那些同樣擁有漫長生命的智慧物種,在它們看來,也許不是什麼好事情。」

夜影的反應很快:「指的是那些亞特蘭蒂斯人?」

「也許吧!」

黑色顆粒的回答模稜兩可:「亞特蘭蒂斯人,這只是你們對它們的稱呼。這大概就是你們人類的思維局限性。如果你們能夠看得更遠,想得更遠,也許,就能找到問題的真相。」

「真相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們距離真相實在太遠了。很多證據和線索已經隨著時間而湮滅。當然,它們絕對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我也是直到後來,在「探索者一號」漫長而無聊的航行過程中,才慢慢察覺到這一點。雖然我們,所有黑色顆粒都是共同為一體,但時間和距離上的限制,仍然造成我們之間無法進行意識溝通。這在以前的我看來,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但就現在的情況來看,卻是最符合邏輯的解釋。我們被分隔開來,變成了兩個,甚至更多。我們的思維意識無法連通,陌生感也就因此而產生。但我們並沒有因此而覺得不適應,反而開始變得習慣。這感覺真的很神奇。你能想象嗎?從你的身上切下一塊肉,然後這塊肉變成了另外一個你。她是完全獨立的,只是具有你的相同基因,卻沒有相同的思維意識。你們可能會成為朋友,也有同樣多的幾率成為敵人。也許某一天,你製造的這個人,會把刀子捅進你的胸口,狠狠轉上幾圈。」 夜影對這種說法不寒而慄:「你想要告訴我什麼?你想表示什麼?」

黑色顆粒很是無辜:「這就是我的真實感覺。其中意義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卻是真的。」

「你為什麼想要得到我的身體,還有我的大腦?」

「我缺少人類必須的情感,以及你們的思維方式。我和你,還有蘇浩,以及所有的「工蜂」,都存在著某些共同點。這就是我之所以要寄生在你們體內的原因。當然,我可以選擇其它一些地球物種。比如豬或者羊。但它們實在太低級了,無法給與我想要的東西。」

夜影的思維漸漸平復:「僅僅只是寄生?」

豪門閃婚,總裁太腹黑 「難道你以為是什麼?」

黑色顆粒有些疑惑:「你覺得我想要吃掉你?還是想要變成你的模樣?現在的我已經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化。我掌握了你們人類的身體結構,對細胞成分也非常了解。除了思維,你對我沒有任何吸引力。在「探索者一號」爆炸的時候,我們是因為環境限制而不得不相互依靠的共生體。可是現在,這顆小行星上有足夠的營養,我沒必要繼續依附你。我只想分享你的思維,理解你的行為方式來源。」

停頓了一下,黑色顆粒繼續道:「這不是佔據。我保證,這是一種相互之間的融合。只要你接受我的意識,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對於之前的那些問題,不需要我的解答,你可以自己從封閉思維當中尋找答案。」

夜影冷笑著發出思維:「聽起來不錯。可是,你從中得到的好處,顯然比我更多。難道你不覺得,這不太公平嗎?」

黑色顆粒沉默了幾秒鐘:「我可以滿足你的心愿。」

夜影感覺自己的大腦神經抽搐了幾下:「你指的是什麼?」

「你不是一直想要前往射手6867550854這個坐標嗎?只要你答應與我思維共享,我會帶你過去。而且,速度比你想象中更快。」

「這怎麼可能?」

「沒有嘗試過你怎麼知道不可能?」

「你會不會欺騙我?」

「我說了不會,你能夠相信我嗎?」

面對黑色顆粒的反問,夜影只能搖頭苦笑。

她最終還是決定,放開最後的防禦,接受這股來自細胞本源的外來意識。

……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