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過去通過百英客棧銷售過不少吃食,但佐食坊的開業,縮減了由江北到江南的運輸成本,讓江南的客商歡欣雀躍,幾乎整個江南的訂貨商全部來搶貨,場面尤其壯觀。

李石頭和何方盤點了下收入,當天現貨交易就達一萬兩,訂貨收入十一萬兩千兩。

佐食坊一時風頭無兩,成為京城風頭正勁的商賈。

看著正認真盤賬的香菱,凌卿玥湊近了,訕然笑道:「丫丫,下個月、下下個月、下下下個月的月例,一整年的俸祿能不能先支給我啊?」

香菱錯愕的看著凌卿玥道:「相公,你的月例錢花得這麼快?」

不是香菱把錢把得緊,而是凌卿玥花得太費了。

凌卿玥每年的俸祿只有幾百兩,香菱每年給凌卿玥的月例得有上千兩,已經超過了凌卿玥的俸祿,生怕凌卿玥在官場上捉襟見肘。

凌卿玥訕然的撓了撓頭道:「那個,那個就是借給喜旺不少……」

「劉喜旺?」香菱更加莫名其妙了,自己給劉喜旺開的月銀也不少啊,怎麼窮到借銀子的地步了?」

這件事香菱早晚得知道,凌卿玥咬了咬下唇,選擇「坦白從寬」道:「丫丫,不止是我、何方、石頭、二柱……我們都把手裡的錢借給喜旺了,得有十三萬多兩銀子。」

香菱驚得張大了嘴巴,詫異道:「喜旺要這麼多銀子做什麼?」

凌卿玥臉上立即現出一抹得意之色:「就是紅姐啦。紅姐不肯嫁喜旺,喜旺就按現在的價格把她給包下了,一包就是七十三年,一晚按五兩銀子算,一共是十三萬多兩銀子,已經交給公中的,你盤賬的時候沒收到?」

香菱從一堆賬冊里把粹香樓的拿出來,翻到最後一頁,看著賬冊明細,被嚇了一跳。

果然,這個月的收入竟然有十五萬多兩銀子。其中最大的一筆是十三萬一千四百兩,備註是:劉喜旺包下粹香樓紅姐七十三年。

香菱頓時哭笑不得,斜睨著眼道:「這不會就是你給劉喜旺出的餿主意吧?」

凌卿玥沒有否定,只是嘻嘻笑道:「惡狗怕蠻棍,好女怕纏郎。紅姐不願意嫁給喜旺,喜旺只要死纏不放,總有一天會有情人終成眷屬的。」

香菱一臉憂色道:「雖然我的本意也是想讓他們在一起,但是我也同意紅姐所說的,她可能年紀大年老色衰得快;可能一輩子沒有子嗣,喜旺娘可能根本不容於她…….」

愛情固然是美好的,但支撐愛情長久的現實也很殘酷。

凌卿玥點了點頭道:「既然我們都說不準,不如交給以後。也許,紅姐就懷了身孕呢?豈不是兩全其美;當然,也有可能,不用七十三年,只一年,甚至一個月,兩個人感情就淡了。試過,總比前怕狼后怕虎的好。」

這倒是說得有道理,說不準的事情,不如都交給以後,時間是一切的良藥。

香菱把銀票拿了出來了,看了凌卿玥道:「喜旺管你借了多少兩銀子?」

凌卿玥大喜,娘子是要大手一揮還銀子了!

大氣!果然大氣!!不愧是京城最炙手可熱的商賈!!

凌卿玥笑道:「一萬五千兩。」

香菱查出了十一萬六千四百兩銀子的銀票,遞給了凌卿玥。

凌卿玥查了一遍,發現數目似乎不對,訕然道:「丫丫,怎麼還差一萬五千兩啊?」

香菱斜睨著凌卿玥道:「這些銀票是讓你還給喜旺的,借錢嫖娼,虧你想得出?!純粹的愛情都讓你們給搞得猥瑣不堪了!讓喜旺把錢還給何方、二柱、石頭他們。」

凌卿玥心裡一驚道:「那,那我的呢?」

香菱眼色輕眯,陰仄仄道:「凌卿玥,你是不是該跟我交代一下,你是怎麼能從一個月一百兩月例里,攢出一萬五千兩私銀的?」

凌卿玥:「……」

沒等凌卿玥回答,香菱已經睜大了眼睛驚詫道:「相公,你不會因為月例錢不夠,就搜刮民脂民膏、吃拿卡要吧?咱家不缺錢,你可不能當個貪官啊!要不然我給你漲月例銀子?」

凌卿玥連連擺手道:「丫丫,你可別亂猜。前幾日,我把蘋果梨嫁接的方法呈報給了尚書大人,尚書大人見果樹已經成活了,賞賜給我三千兩;咱們兩個喬遷京城,安王給我補了一萬兩銀子……正趕上喜旺的事兒,就事急從權,借給他了……」

香菱「哦」了一聲,把其餘的銀票堂而皇之的收了回去,自言自語道:「全是紙質票子,不如換成金子心裡頭踏實。」

凌卿玥等了半天,剛剛還擔心他月例銀子不夠的香菱,竟然故左右而言其他,沒提還給他一萬五千兩銀子的事兒。

凌卿玥訕然道:「丫丫,月銀……」

香菱輕「哦」了一聲,回首打開小匣子,拿出二百兩銀子道:「預支兩個月的月銀。」

凌卿玥:「……」

好好的一萬五千兩銀子,就這樣打了水漂了,連個水花都沒還給他。

見夜色己深,娘子還在挑燈盤賬,凌卿玥可憐兮兮的拿起一本書,坐在貴妃榻上看書陪同,卻是越看越發困了。

正半夢半醒間,凌卿玥彷彿聽見香菱在叫他,睜開惺忪睡眼呢喃道:「回房嗎?」

香菱一臉肅然道:「相公,我發現了一些問題。」

凌卿玥十分睡意立即去了十一分,忙道:「怎麼了,是有人打佐食坊的主意嗎?」

香菱搖了搖頭,把手裡的兩張銀票遞給了凌卿玥道:「相公,你看看這些銀票。」

凌卿玥接過銀票,特意走到桌旁,挑亮了燈芯仔細看,並沒有看出有何區別來。

凌卿玥不由得看向香菱。

香菱沉吟道:「我也是偶爾把糖水撒在了銀票上,往下擦水的時候,結果聞到草皮味道和土氣味兒,覺得好奇,就把銀票拿出來檢查,發現上面的字體也稍有差別。」

香菱指著銀票上的「一百兩」的「兩」字右側折彎鉤處,上面有一個小小的微不可查的針眼兒。

而另一張,光滑如新,根本沒有針眼。

凌卿玥臉色不由得一凜道:「香菱,你當此事沒有發生過,別打草驚蛇,我好好查查。」

凌卿玥睡意全無,一臉憂色。 這機器有沒有病?

不知道。

但!

楚嬌嬌肯定有病,還病的不輕,病名就是盲目症,瞎到照鏡子也認不清自己的地步。

嗯。

一定是這樣。

黎灸默默想着,然後,他抬起頭,望着檢測台那邊,對魏梟雄與吳鏡月道:「梟雄,阿月,我們現在走嗎?」今晚是所有參賽學生報到的日子,明天舉辦一個校際爭霸賽開幕式之後,馬上就會進入到緊張、刺激的比賽中,大家都沒有太多的時間瞎晃悠……

黎灸想早點回去睡覺,養足精神準備戰鬥了。

他摩挲著拳頭,躍躍欲試:自己如今的實力,哪怕與楚嬌嬌、岳棲元這批人正面對上,應該也是十拿九穩了!

「我隨時都可以走。」吳鏡月看向魏梟雄,道:「梟雄,你呢?」

魏梟雄眼睛眯著,不動聲色地注視着攬月星軍事學院一群學生的方向,低聲道:「再等等,我要看看沈長青的水平。」

攬月星軍事學院這群人,需要重點注意的可不單單隻是楚嬌嬌與岳棲光、岳棲元這倆兄弟,還有幾個人也需要重點的關注。

黎灸停下,重新轉過身,他也非常好奇沈長青等人目前的水平如何,於是,點點頭,道:「好,那我們就再等等。」

幾人說話間,接下來出場的不是沈長青,而是盛清顏。

黎灸興緻缺缺,道:「攬月星那邊是怎麼想不開派了他來?就這麼想認輸嗎?」

吳鏡月盯着盛清顏的面孔,低聲道:「不要小瞧他。」

「咳咳……」黎灸略有些不自在,道:「我沒小瞧他,我只是覺得盛清顏這種人,怎麼可能會願意來參賽?該不會是被刀架著脖子逼來的吧?」

盛清顏的賴,是出了名的。

他身上的缺點,何止是懶,他是一朵放在奇葩堆里都能異常抓人眼球的奇葩。

吳鏡月聽到黎灸語氣里對盛清顏的不屑,忍不住道:「你不覺得你的話語里有很多矛盾點嗎?他如果真的不行,攬月星那邊不可能拿刀逼着他來!」

魏梟雄也忍不住說了一句良心話,道:「如果拿刀逼着他來,就是為了給學校丟臉,圖啥?」

「圖怎麼丟臉更讓人印象深刻?」魏梟雄反問一句。

黎灸:「……」

吳鏡月道:「別說話了。」

此時。

盛清顏站在測試台前,實際上他根本就不想上台來測試,要不是身後的楚嬌嬌一腳踹到他的屁股,把盛清顏給踢到了枱面上,盛清顏怎麼可能站出來?

為了一道油燜大蝦?

他多少油燜大蝦沒吃過?

咳咳……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盛清顏噘著嘴,滿臉的不高興,道:「人家才不想來測試哦,就是給人家10道蝦哦,100道蝦人家也不來哦……」

身後楚嬌嬌訓斥了一頓:「少廢話,給我測!測完你那盤蝦給我吃。」

盛清顏一聽,嘴巴噘起,滿臉的委屈:「人家不哦……」

楚嬌嬌眯起眼:「1、2……」

盛清顏不敢再耽擱,一拳揮出!

砰!

屏幕一陣陣閃爍,圍觀的學生們瞪着眼,盯着接下來的結果呈現,剛才這貨廢話了這麼久,磨蹭了這麼長時間,馬上要出結果了,大家也就不吐槽了。

很快。

一串數字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力量:25000!】

眾人瞳孔一縮,這個死娘炮,一拳轟出來,竟然這麼強大?

怎麼可能?

不止是對盛清顏了解不深的人驚訝,就連黎灸、魏梟雄、吳鏡月也是瞳孔倏地瞪大:盛清顏這個死娘炮,怎麼可能這麼強?

力量25000,暫列力量排行榜第9名!

這個成績,着實驚呆了一群人。

這位看起來娘們兮兮,矯揉造作,走路一搖一擺,時常嘟唇、噘嘴、一開口就讓人頭皮發麻,渾身直冒冷汗的死娘炮,竟然這麼恐怖!

一時間,現場寂靜了幾秒。

沒人吭聲。

現場倒是響起了盛清顏那扭捏作態的嗓音:「討厭哦,本小可愛不准你們用這麼下作的眼神這麼看着人家哦!」

眾人:「……」

麻蛋!

感覺手好癢……

「哼哦……」盛清顏絲毫沒有自己已經惹得四周人群紛紛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他當着所有人的面,用鼻孔輕輕哼了下,接着造作的跺跺腳:「人家不跟你們這些無趣的人玩哦。」

說完。

盛清顏轉過身,正對着精神力檢查機器。他如蔥白的食指輕輕點了點屏幕,精緻、明艷的臉龐上略有些不情願,但接觸到楚嬌嬌的視線,他嘴角往下跨了跨,才不甘不願地連接上精神接駁器。

一接上。

模擬成像顯示屏幕上,一陣晃動之後,出現了盛清顏的精神波動,那股精神力就跟他的人一般懶洋洋的,似乎要靠着主人敲一下,向前進一步,敲一下,再進一步……

但,看似敲著打着進,衝擊的距離卻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500米已經成功突破。

800米也已經突破。

現在,正在向1000米進發!

精神力閾值能達到多少米,就相當於它的閾值潛能有多大,1米相當於10量值,500米是一道坎!是一個關卡,1000米也是一道坎!是一道非常大的關卡。

實際上,精神力能突破1000米,對於大二年紀的學生來說非常難,成千上萬個學生里,也就只有那麼一兩個,一旦突破1000米,就相當於他的精神力閾值達到了10000!

盛清顏能嗎?

此時,圍觀者沒人敢再小覷場中央的這個辣眼睛男生,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認真的盯着他。

轟——

盛清顏一鼓作氣,衝破了1000米大關,直接向著1100米進發!

接着,勢如破竹!

轟隆隆——

1400米!~

1500米!

1600米!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