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具體地方易水塵記不清了,但大概地方他還是知道的。在他的記憶中,自從丹朱城城主之位被奪之後,他們就躲到了修羅王城,當時是在南城一個叫做角斗的街道上。

當時儘管被奪走了丹朱城,但易水塵的先輩在這也是經營了三代五十多年的,所以一家的積蓄還是不少的。加上走的時候也不是很匆急,家中的積蓄也都帶在了身上,到達這修羅王城后,也算是個大富之家。

南城,角斗街。

在易水塵邊走邊打聽下,他們一夥終於在第三天的下午到達了這個令他魂牽夢繞了三十多年的地方。

向角斗街深處走了差不多三百多米后,易水塵在一處豪宅前停了下來。

說是豪宅,也不算是豪宅。因為在這條街上,基本都是這種豪宅。易水塵還記得當初之所以選擇住在這裡,一個是因為這裡空間夠大,足以容納下他們所有的人。還有一個就是這屬於豪宅區,既然是豪宅區,那麼基本都是各家離各家的事,彼此間的交流也不多,這樣的話也更有助於他們隱藏身份。

再次望著寫著『易府』兩個大字的牌匾,易水塵不禁眼中熱淚盈眶。

三十六年了!我易水塵終於實現了當初我的誓言!我回來了!我完成了我的誓言!父親,母親!對不起,我回來遲了!你們現在可好?二弟,三弟,小妹,你們現在可好?

內心再次吶喊出來后,易水塵終於伸出手,然後輕輕敲響了門。

桂顏月帶著易天師三兄妹還有慕言靜靜地跟在易水塵後面,她知道現在什麼都不說最好,一切都交給易水塵了。

終於在易水塵連著敲了第六下門的時候,傳來了開門聲,並伴隨著蒼老的聲音傳了出來:「是誰呀?都快晚上了,怎麼還來敲門啊?」

門打開了。

開門的是個蒼老的面孔。他守這門已經三十多年了,可沒有哪次開門,讓他感到了想今天這番的激動。

「你…你是…你是大少爺嗎?你是,塵少爺嗎?」蒼老的聲音帶有疑惑,但更多的則是激動。

易水塵能在五十多歲便達到紫天境,相貌上的變化也不大。看上去也就三十來歲的樣子。實際上,只要修為達到了青天境,就能利用體內的靈氣,減緩歲月流去的痕迹。

「是我。雲爺爺,是我。是我水塵,我易水塵回來了!」易水塵激動道。

蒼老的面孔綻放出了幸福的笑靨,蒼老的聲音也彷彿煥發了新生似的:「哈哈,回來了,回來了就會,回來了就好啊,趕快進來吧。你父母和你兄弟他們都在家。我們先回去,回家了!」

老人說著,同時牽著易水塵的手準備往裡走。

可易水塵卻沒有動。他可不是一個來的。

老人也意識到了易水塵沒有動,他順著易水塵的目光望去,然後看見了桂顏月和易天師等人。老人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聲音頗為激動道:「塵少爺,這是……」

易水塵笑了。他微笑著指著桂顏月等人給老人一一介紹道:「雲爺爺,這是我在外面認識的好兄弟,慕言。這是我妻子,桂顏月。這三個是我的孩子,這個是天師,還有,這個是天雄,這是天姿。」

介紹完之後,易水塵又喚桂顏月等人走進前來,然後跟他們介紹道:「這是雲爺爺,他是我爺爺的好兄弟。我小時候都是他照顧來的,現在家裡也都是他照看的。」

看著桂顏月和易天師們,雲爺爺笑道:「哈哈,好,很好。好了,大家都別站在門口了,都快進來吧。老爺夫人肯定是很想你們了,我們快點回去見他們吧。」

這次,易水塵沒在停頓。跟著雲爺爺便走了進去。

雲爺爺把他們帶到大廳,便讓他們先坐著,然後他再次去通知易水塵的父母兄弟們。

望著佝僂的身影漸漸遠處,易水塵不由的一聲感慨。有回來的興奮,但也有一絲的擔憂。

他不知道父母會不會原諒自己當時的衝動?他不知道弟妹會不會原諒自己當時的不告而別?

結果很快就揭曉了。

老人離去沒多久,就見一個看上去只有四十多歲的長的和易水塵頗為相似的中年人和一個中年婦女走了出來。

正是易水塵的父親易光晗和母親王君玉。

三十六年過去了,自己朝思夢想的人兒終於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雙方再也忍不住了。

王君玉早已抱著自己三十六年不見的兒子痛苦起來,一旁的易光晗也是在一旁感慨不已。

世上只有永無止盡為孩子付出的父母,哪有隻有怪責怨恨孩子的父母。

而一直在易天師他們面前那個冷靜穩重的易水塵現在也哭得更個淚人似的。

這也是易天師印象中易水塵的第一次哭泣。

這一幕,感動不止是易水塵他們。還有在一旁看著的桂顏月等人。

當然,還有見慣了血腥,見慣了求饒,見慣了不要命……但首次見到真情的易天師。

易天師也不由的打了個顫,然後心裡不由的想到:原來有個家庭,真的很好,很好。

沒過多久,又是兩道身影走了進來。後面還跟了一個蒼老的卻嘴角掛著幸福的微笑的老人。

「大哥!」

「大哥,你終於回來了!」

兩兄弟也撲了上去。他們記憶中的大哥還是在他們小的時候陪著他們訓練,幫著他們扛事的大哥。

可是此時,三十六年已經過去了。

韶華不再,但彼此間感情卻永遠不會改變。

「水印,水意。你倆也這麼大了,我走的時候,你們一個才十六,一個才十二。現在,現在我都老了……」易水塵道。


「老什麼老,大哥,別忘了我們是靈武者,我們的生命還有很長時間呢。大哥,這次回來就不要走了。我們需要你!」

「不走了,以後就呆家裡不走了!」易水塵堅定道。

看到這一幕,老人笑道:「除了瑤小姐,和二少爺和三少爺的孩子們,我們這一家算是齊了。」

的確如此,雖然當時易水塵的爺爺兄弟姐妹不少,可是他爺爺也就易光晗這一個孩子。而當時作為城主兼家主的易水塵他爺爺死後,族裡的人就各奔東西了。易光晗這一脈則是獨自逃到了這裡。

見老人進來了,易光晗也是連忙喊道:「雲叔,快進來坐著,現在我們一家人都齊了。看來還是人齊才最重要啊,什麼復仇,都可以暫時放一放了。」

不料,易水塵聽到這話后,卻大喊道:「父親,我回來了,我會帶領我們易家重新樹立輝煌的。父親,我完成了我當初的誓言。我完成了我當初的誓言,所以,我回來了!」 易水塵的話深深震撼了眾人!

他回來了,他完成了他當時的誓言!

易水塵當初發的誓,他們都是一個個親自見證的。他們還記得,當初年輕衝動的易水塵對著他們大喊道:「我要回去,我要變得更強。變不強我就不回來,到不了紫天境,我就永遠不回來!」

到不了紫天境,我就永遠不回來!

易水塵當初的話還猶如昨天說的一樣,又迴響到了他們耳邊。

終於,易光晗反應了過來,他震驚地問道:「塵兒,你的誓言完成了。那麼……」

「對,我現在是紫天境,我已經晉陞到了紫天境。所以,我回來了!」易水塵道。


聽到易水塵的話,眾人都是大喜。

易水塵晉陞到了紫天境,那就意味著他們現在復仇有望了。不再是幻想,不再是遙望了。

要知道,現在易家最厲害的也就是易光晗,可他也才只是藍天境中期,離紫天境還遠著呢。而他們,易家天賦最好的,也就是易水塵的爺爺,在五十多歲時也才只是藍天境後期。可易水塵現在卻已經是紫天境了。

年紀越輕,到達的境界越高,以後前途也就越好。

興奮之極,易水塵終於想起來一件事,桂顏月和易天師他們還都在一旁望著呢。反應過來的他,趕快把桂顏月五人喊了過來,然後又相互一一介紹了一遍。

看著自己的兒媳,自己的孫子,易光晗露出了晚上最開心的一個笑容。

特別是知道了易天師在僅僅只有十六歲的情況下,實力已經是黃天境後期了。這等天賦比之易水塵還要厲害的多啊。

易光晗心中更是默念好幾遍『祖宗保佑,祖宗顯靈了!』。易光晗和王君玉又是把易天師等人都拉過去問長問短的。對於這樣的關懷,易天師也是樂於受之。

就在大家還陷得團聚的大氣氛里,旁邊的老人也悄悄下去吩咐下人做好了一桌上號的飯菜。

看飯菜快要好了,老人又連忙喊著眾人入席。

人並不多,除了易水塵他們六個外,家裡也只有易光晗和易水塵兩個兄弟,以及家裡的老人云爺爺了。

這時,易水塵才想起來好像缺了什麼,趁著還沒上菜,問道:「父親,怎麼就我們幾個呢?二弟和三弟他們妻子和孩子呢,還有小妹怎麼也不再?」

易光晗緩緩說道說道:「水印和水意都只有一個孩子,但都是男孩,一個叫做天宇,一個叫天勤。今年都是十三歲,現在正在城中的學院里學習,所以家裡才不見他們。至於水印和水意的媳婦,她們本是一姐妹,因為家裡長輩去世,所以先回去了。」

「哦,是這樣啊。咦,小妹呢,我走的時候她才五歲,現在應該早就嫁人了吧?」易水塵再次問道。

易光晗沒有回答易水塵的問題,反而問道:「水塵,你是什麼時候突破的紫天境,現在對戰同階強者怎麼樣?」

易水塵思考片刻,說道:「差不多一年前吧,對戰同階強者不好說,因為我也沒機會交過手。不過和紫天境後期的獸族交過手,差不多能打個平手。對了,父親,現在那個小道門主實力怎麼樣了?」

見易水塵這麼問,易光晗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笑了笑,緩緩說道:「小道門主現在還是紫天境,不過他已經是紫天境巔峰了。以你現在的實力肯定不是他對手,不過你的天賦比他好。而且我們還有一大助力。所以要不了多久丹朱城就是重新回到我們手上的。」

「一大助力?」易水塵疑惑道,「父親,難道又有什麼勢力幫助我們嗎?」

易光晗突破神情頗感無奈,長嘆一口氣,道:「你剛不是問了你小妹的事。我剛才沒回答你,就是準備現在好給你說的。其實,說起報仇,如果你不回來的話,我們的希望還是在水瑤身上的。」

「小妹?她現在怎麼樣了?」易水塵立即問道。

易光晗笑道:「放心好了,她現在挺好的。而且她現在的實力也已經到了青天境巔峰。離藍天境也不遠了。」

「小妹實力這麼強了?」易水塵疑惑道。

易光晗道:「這就是我要說剛才要說的助力。差不多是十年前吧,水瑤遇上了一個喜歡她的人。而這一切都是拜這個人所賜。」

「什麼人啊?」易水塵再次好奇道。

易光晗道:「你也知道,在修羅王城中,最厲害的便是修羅王了,他的實力深不可測,光活都活了二千多年了,而在他手下,最厲害的便是十八使者了。這十八個使者,個個天賦異常,而且最差都是大圓滿基本的強者。而瑤兒遇到的便是這十八個使者中排名十八的青光使者。

青光使者排名十八,不是因為他弱,只是因為他入門遲。要說起天才來,他才是真正的天才,水塵,你知道嗎。他知道他是多少歲突破的大圓滿嗎?五十歲,只有五十歲他就突破大圓滿了。一次偶然的機會他遇上了瑤兒,並且深深喜歡上了她。當時瑤兒則是一心為了變強,而對感情這些都很冷淡。

而當瑤兒知道了青光使者的實力后,便毫不猶豫地嫁給了他。我不知道瑤兒是不是喜歡他,當時我也勸過,但這孩子,和你一樣,太執著了。他嫁給青光使者后,青光使者自然也對我們挺幫助的。但當瑤兒提出丹朱城一事後,青光使者卻是說道,幫我們肯定行,但必須要我們出一個人打敗丹朱城主,奪得城主之位才行。剩下的程序他都能弄好,可是他自己卻不能親自動手。這是修羅王的親自下的命令,所以他也沒辦法。所以他才會儘力培養瑤兒。至於我,雖然已經是藍天境中期了,可是我老了。而水印和水意他們天賦也不是很好,現在也才剛剛到青天境初期。」

易光晗緩緩說完這一切之後,易水塵沉思了好久,問道:「這個青光使者對小妹怎麼樣?他們現在在哪?」

易光晗道:「這個你放心好了,青光使者對水瑤是好的沒法說。就是水瑤對他,還頗為冷淡。」


「這是怎麼回事?」

「唉,還不都是水瑤那孩子。和你一樣,心裡想的都是怎麼報仇,所以每天話也懶得說上幾句。至於嫁給青光使者之後,她也是沉溺於修鍊當中。也難得青光使者能一直對她這麼好。水瑤這孩子,命好啊!」易光晗緩緩說道。

易水塵也笑了,「每人都有自己的幸福,只要小妹過的好就行了。」

「是啊,不管她們這些了。現在你回來了,有了青光使者的幫助,我們這次奪回城主之位幾率也大多了。」易光晗嘆了一口氣說道,頓了一下,又超旁邊吩咐道,「哦,水印呀,明天你去一趟城主府,請青光使者和水瑤回家一趟,就說你大哥回來了,讓他們趕快回家。」

「恩,好的。」易水印點頭答應道。

易水塵卻是奇道:「父親,我們怎麼不親自到青光使者那去一趟,他在怎麼說,也是大圓滿強者。就叫他這樣直接上門不好吧?」

易光晗笑了笑說道:「不是我們不去,而是根本去不了。青光使者他是修羅王的最小一個弟子,極受其寵愛,所以現在青光使者還是住在修羅王府中的。而修羅王府,可不是我們能呆的地方。再說,水瑤他們也是經常過來的,偶爾還會住上一段日子。所以,放心好了,沒事的。」

易水塵這才安心,不過心中又是對見到這個大圓滿強者充滿了期望。他也沒見過大圓滿強者,他也想知道大圓滿到底有多強? (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

次日一早,易水印就按照易光晗昨日的吩咐,前往修羅王府去請青光使者和易水瑤回來。不過,由於修羅王府距離這不算近,所以青光使者最早也得等到晚上才能趕到。


還有一白天的時間,自然不能閑著,下人們該做飯的做飯,打掃房間的打掃房間,一副忙碌的樣子。易水塵現在也是滿心的期待,他要好好見識下大圓滿強者到底是怎麼樣的。

不過,此時易天師卻是一副很著急的樣子。本來在他看來,到修羅王城就是走個過場,見一下親人罷了,沒想到現在易家有了青光使者這樣一個實力強勁的後援。所以在其他人都準備的同時,他也得好好準備一下了。

他的準備卻和別人都不一樣,別人都是想著怎麼露下臉,引起更多的關注。而易天師卻要抓緊時間先把自己的修為隱藏了。

當然,隱藏的不是靈武,這個也沒法隱藏,他要隱藏的是他的精神力。青光使者已經突破了大圓滿,精神力自然也是大圓滿水平,所以可以清楚地通過精神力來探測出其他人的精神力水平。就好像易天師當初就能清楚地探測出易水塵和管蕙音的精神力水平。

雖然這個青光使者不一定會探測他的精神力,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發現他僅僅只有黃天境後期的靈武,卻擁有紫天境初期的精神力。擱誰身上,誰也會起疑。易天師現在可不想被懷疑。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