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一聲「洛晨回來了」,安靜的西娛馬上像煮沸的鍋一樣炸了起來,化妝師,髮型師,攝影師群湧向大門。

「快,快。」

眾人準備合力將洛晨推入休息室,卻發現那好看的食指舉高了,向著他們微微一擺。

「不用了,我就這樣去見林爺吧,反正新戲是為我量身打造的。」

眾人面面相覷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知道洛晨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傢伙,但是還從來沒有人要素顏去試鏡的?

正當眾人思量著怎麼來勸服洛晨時,那修長的長腿已經邁向了A區試鏡室,像學了凌波微步一樣飄得遠遠的。

洛晨那清越的聲音遠遠傳來,像偷了腥的魚一樣得瑟。

「知道你們拿不了主意的,所以我自己來拿主意,決定今天不化妝了。」

天天被粉底這些摧殘,就算她再怎麼天生麗質難自棄也免不了變成黃臉婆,為了貫徹她一向能偷懶就偷懶的原則,所以今天她怎麼也要爭取個國家自主權。

不化妝!

A區試鏡室里,時鐘滴答滴答地過去了,林邊的臉色也就變得越來越鐵青,大手狠狠地將桌子上的煙灰小瓶「砰」地一聲掃落在地上。

煙灰小瓶頓時「嘩啦」一下爛成碎片。

他林邊堂堂一個金牌編劇,曾經拿了無數個大獎,今天居然受到了洛晨這個臭小子的冷落。

如果不是要倚靠她的人氣來重塑他金牌編導的紅名,他一定會拒絕用她!

想當初,他是多麼威風,無論多麼紅的大明星,甚至像蘭素、葉露露這些大牌明星,只要接到他的邀請,一定會排開所有的檔期,來接他監製的電影。

但今天,像洛晨這乳臭未乾的臭小子居然敢要他等她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

洛晨以為她是誰!

其實林邊一直以為自己還是當初那個紅牌編導,將任何人都不放在眼裡,不過踢上洛晨這塊鐵板,也實在是倒霉!

在林邊獲了最佳導演獎后的一段時間裡,他的脾氣變得暴躁,自大起來,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

在拍電影時,他甚至還敢吆喝像宋自弦,蘭素這些大明星,造成最後所有的得力手下一個接一個相繼離巢發展,所以才會造成今天他金牌編導名聲隕落的結果。

寶媽不知道的是,其實昨晚洛晨不僅和西娛請假了,她還在電話里和林邊請了兩個小時假,但林邊向來不喜歡人向他請假,只是礙著洛晨的名氣才硬著頭皮答應了,但他卻按照原來的時間到來,所以等了兩個小時其實也怪不了別人。

門被禮貌地敲響了,林邊坐直身子后,便高聲喊道:「請進。」

進門的是洛晨!

「林爺,抱歉,耽誤你那麼多時間。」俗話說的好,不打笑臉人,洛晨一進門,便笑得像一朵花一樣,但視線卻在掃向地上碎了的煙灰小瓶時,微微一停。

見洛晨的視線停在地上碎了的煙灰小瓶上,林邊心裡一緊,咽了一口口水,忙不急地解釋道:「呵呵,剛剛手一抖,不小心就把瓶子打爛了,洛晨你不會怪林爺打爛了西娛的東西吧?」

「怎麼會怪林爺?」洛晨唇角一彎,像極了一彎月牙,「我遲了這麼久,林爺也沒怪我,打爛了一個煙灰瓶算什麼?」

聽到這一語雙關的話,林邊的臉色頓時一黑一綠,尷尬起來。

在娛樂圈這麼久,他早已練就了一副見人聽人話,見鬼聽鬼話的本領,洛晨這話,擺明就是在「坦誠」地告訴他。

林爺你生氣我遲到也不拿我開刀,就拿個煙灰瓶開刀,我怪你幹什麼?

洛晨這個臭小子,這麼輕的年紀就這麼眼尖,真是不得了!

「呵呵呵。」林邊訕笑著掩飾自己的尷尬,徵詢道:「既然洛晨你來了,那我安排人就位,試鏡開始吧?」

修長的身姿在柔軟的沙發上靠了下來,洛晨一笑,耳鑽一閃一閃的:「我隨時可以開始,林爺你隨意。」

……

拿到劇本后,洛晨那漂亮的鳳眼倏然瞪大,唇角抽搐,沒想到試鏡的第一幕戲,居然是要她調戲黃花大閨女。 拿到劇本后,洛晨那漂亮的鳳眼倏然瞪大,唇角抽搐,沒想到試鏡的第一幕戲,居然是要她調戲黃花大閨女。

周若,飾演者:任如影

任如影,對洛晨來說,熟悉又不是很熟悉。

任如影是西娛的當紅小花旦,和周璇,賀思思,葉喬言並稱「西娛四花」。

他們之間的交集可能只有那一次。

人有三急的洛晨跑進女廁,看見了女廁里正在畫眉的任如影,任如影尖聲叫了起來,洛晨跑出門口,對著門牌上的「女洗手間」瞪大眼睛仔細看了看,恍然大悟地喊道:「靠,居然是女廁,看錯了。」

然後在任如影將信將疑的視線中,洛晨很淡定,很君子地重新走回男廁。

「燈光師就位,攝像機就位,《二流痞子》第三場第一幕No。1開拍。」

隨著開拍牌被副導演按下,發出「咔」的響聲,任如影穿著白色的連衣裙緩緩地出現在攝像機的中央。

白色的連衣裙,烏黑的長發,美麗白皙的小臉,此時的任如影飾演的周若宛若一朵蓮花一樣,出淤泥而不染。

大路上,那美麗的倩影緩緩行走著,直到另一邊迎面走來一個流里流氣的小痞子。

小痞子很帥,戴著耳釘,染著深褐色的頭髮,穿著黑色的骷髏T恤和洗水牛仔褲,吹著口哨,就這樣大大咧咧地走近周若。

周若將手中的袋子舉高到胸部,遮住了那起伏的曲線,卻沒擋住小痞子那精光閃閃的視線。

「小姐,你的袋子真漂亮。」小痞子比周若高半個頭,視線陰險地從上到下瞥進周若的胸口,看著那白皙的渾圓一起一伏,吹了下口哨,「在哪買的?我買個給我妹妹。」

老土的搭訕方式,洛晨很不屑,但依舊賣力演得色咪咪的。

周若後退了兩步,小臉紅的幾乎可以出血,眼神四飄道:「我……我忘了。」

小痞子笑笑了一下,上前兩步,又縮短了兩人的距離,俊臉猛地貼近周若,情人般地耳語喃喃道:「忘了沒關係,其實小美人你的人比你的袋子更好看。」

洛晨這樣子脫離劇本演的一句,讓任如影的心瞬時「噗通」地漏跳了一下,耳根熱得快要冒煙,簡直不知道自己是真的被洛晨挑逗到了,還是在演戲。

面前演戲的男人俊秀至極,即使流氓也遮不住她原有的俊美,一舉一動都是迷死人的風采,一個拿著道具的女助理愣愣地看著這樣的洛晨,忘記了適時上前遞道具。

「卡。」林邊大聲喊停,轉身對著那位女助理就破口大罵起來,「你這隻豬,怎麼看戲看得臉道具也忘了遞上去。」

被林邊這樣的破口大罵嚇得呆住了,攝影師愣了一下,手裡的動作也停止了,紅色的攝像機一閃一閃的。

女助理的嘴蠕動了兩下,眼眶濕濕的不敢反駁,垂著眸一言不發地盯著地板受訓。

「你這隻豬,真的是活該做一輩子的打雜的,居然拍戲走神,你說你活下來還有什麼意義?」

林邊越罵越過癮,幾乎是對女助理人身攻擊,似乎想將剛剛被洛晨挑起的怒意全部轉移到女助理身上。

「人有自知之明,如果我是你,我早去死了。」

眾人無比同情地看著女助理,對林邊敢怒不敢言,他們在他手下這麼久,一直沒有尊嚴的活著,難道他們就不是人嗎?

沒有誰可以抵擋洛晨的魅力吧!看著那個快要哭出來的女助理,任如影的心不知為什麼,就倏地彈出這樣的想法,幾乎脫口而出想為女助理辯解,卻適時被理智拉回了。

雖然現在林邊的名氣沒以前那麼大,但也不是她一個西娛的小花旦可以招惹的。

不要扯這趟渾水了。

正當林邊將要將手中的劇本猛地打在女助理的臉上時,一隻好看得手倏地從一邊伸出,按住了林邊的手。

洛晨唇角一彎,像極了一彎月牙,「林爺,如果她沒走神的話,就代表我的演技很爛,如果我的演技不行,那作為導演的您,是不是就會有想死的衝動了?」

「既然她看著我演戲入神了,就是肯定了我的演技,既然這樣,林爺你為什麼還要罵她?不是應該為我高興?」

有條有理的話,讓林邊啞口無言起來,他不笨,他知道洛晨這個臭小子是為著那隻豬出頭。

神色一冷,林邊不容置疑地說道,「洛晨,這事不是你該管的,你也沒資格管,她最大的錯,就是作為一個助理不該忘記自己應有的職責。」

赤果果的下馬威呢!洛晨的唇冷冷地勾起:「林爺,謝謝你提醒了我,那導演的職責和資格就是應該對一個助理人身攻擊,冷言辱罵嗎?」

「你——」眾目睽睽下被人這樣挑明來說,林邊裝不下去了,一把將手中的劇本甩出去,怒目而視道,「洛晨,別以為現在你有幾分人氣,就可以目中無人!」

「只是一個小小的新人王,換在以前,我一隻手可以將你捏死!」

「很可惜,現在並不是以前了。」洛晨抱著手,唇邊帶著微笑,只是笑容達不到眼底,「目中無人這個詞並不適合我,應該適合林爺你,林爺你有把你的助理當人來看待嗎?」

冷冷地與洛晨對峙,卻被對方的氣勢壓得直不起身子,林邊一把踢開腳邊的凳子,對著身後眾人道:「你了不起,我們走。」

經過洛晨身邊,林邊一字一句道:「洛晨,你給我記住今天。」

洛晨笑容依舊,回答道:「林爺,不容你老費心提醒,我記性很好。」

「走!」林邊被氣得直發抖,一聲令下后,全部人便收拾工具浩浩蕩蕩地離開了,只是看向洛晨的眼底都帶著佩服與敬意。

為了一個助理與導演吭聲,在這個污穢的社會中究竟多麼難得?而且明裡禮貌,暗裡針鋒,真是了不起的人!

洛晨嗎?

看那修長的身姿將要離開,任如影終於沉默不下去了,她在洛晨背後輕輕喊道:「洛晨,林邊不是一個好惹的人,今天你這樣招惹他,恐怕二流痞子是拍不成了。」

腳步一頓,洛晨轉身,對著任如影笑道:「那又怎樣?今天他可以這樣來辱罵他的助理,明天他也可以這樣來罵我,與其為了拍他的戲我要唯唯諾諾,不如趁早推了他。」

男子眼神很透徹,笑容很明媚,幾乎迷了任如影的眼。

她輕輕垂下頭,輕聲說道:「我懂了,那我祝洛晨你會找到更好的導演和劇本。」

「嗯啊。」洛晨一笑,耳鑽一閃一閃的,「承你貴言。」

看著落日下被霞光拉扯得極長的身影,任如影似乎有點明白,這個出道不到一年的男人,紅遍大江南北的原因。

那就是,真誠! 不出意料地被寶媽念叨了接近一個小時,直把洛晨的耳朵念得出了耳繭,洛晨搖了搖寶媽短短的手臂,委屈地撒嬌道:「寶媽,是他太過分了。」

寶媽嘆了口氣,對林邊的小氣與暴躁有所耳聞,所以聽了今天的事也不會覺得太過了,畢竟洛晨在情在理並沒錯,只是以後害怕對洛晨的星路會有所影響。

「大男人的,像個小女孩一樣撒嬌像什麼樣子。」寶媽對洛晨的動作很不屑,轉而嚴肅道,「既然不得罪也得罪了,我也不好說什麼,只是洛晨你給我記住,以後再亂出風頭,我就砍了你。」

寶媽揪起洛晨的耳朵,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姿勢。

「嗯啊,還是寶媽最好,最溫柔。」洛晨彎腰,在寶媽的肥臉大大「吧唧」親了一下,修長的身姿隨之而起,「Jason那裡不好交代,寶媽你幫我解決一下。」

寶媽明理地點了點頭。

此時的兩人並不知道,林邊的報復竟是來得那麼快!

第二天,T城的新聞快報席捲全國,引起了軒然大波。

《娛樂第一手》,《娛樂那點事》,《明星快捷報》三頁大首版齊齊寫著:

「金牌編導林邊揭秘,洛晨那點不為人知的事。」

「啪——」

西娛經理人1室,此時瀰漫著前所未有的低氣壓,Jason怒意沖沖地將報紙大力地甩在桌子上。

「洛晨,你對這個有什麼解釋?高傲欺人,恃寵而驕,目中無人,每一樣都可以置你於死地。」

洛晨慢悠悠地從桌子上拿起《娛樂第一手》,大概地瀏覽了一下,唇邊漾起一絲微笑:「這讀起來還挺真實的。」

被洛晨這種雲淡風輕的表情氣到了,Jason聲音猛地提高了幾十倍:「真實?那你承認這全部都是真的?你究竟知不知道這樣子足以封殺你了?」

一把扔開手裡的報紙,洛晨起身,修長的身姿隨之向門外走去。

「站住,你想去哪裡?」Jason恨鐵不成鋼道,「說你兩句就跑,洛晨你以為你還是小孩子在過家家嗎?」

「Jason,與其在這裡責罵我,不如先處理好外面的記者。」洛晨精緻的臉上帶著嚴肅,「如果任由他們在門外糾纏,我想西娛未來一段日子都不能運行了。」

Jason愕然,剛剛接到上面的消息時,他確實只想到來罵醒洛晨,根本忘了外面那一群聞風必動的狗仔隊們,如果不是洛晨提醒,今天西娛鐵定要癱瘓了。

「快,快去。」想到這裡,Jason推著洛晨向門外跑去。

殷氏集團36樓殷氏總裁辦公室里,偌大的落地玻璃窗前立著一個頎長的身影,藍色的條紋襯衣在陽光下分外矚目。

撥通了掌心裡的手機,殷暖陽將手機貼在自己耳邊,雙眸注視著殷氏樓下的景色,淡淡地下了命令:「回收洛晨今天頭條的報紙。」

男人急切的聲音從聽筒那邊傳來,「總裁,今天《娛樂第一手》已經加印了1300萬冊,並且在未來24小時內有可能繼續加印。」

意思是,回收不了了。

「網上眾大新聞網上第一名搜索也是洛晨與林邊,而且將要突破1億點擊了。」

意思是,這消息壓不下去了。

殷暖陽眉頭緊蹙地抓緊了耳邊的手機,「《娛樂第一手》是哪個集團旗下的?」

「傳媒大亨,譚氏集團。」

修長的食指按斷了通話,殷暖陽烏黑的雙眸里湧起了一陣劇烈的風暴。

譚韓楓,你對待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也能這麼心狠手辣,了不起。

將椅背上的西裝隨手拿起,殷暖陽轉身向門外走去,沒有人,可以在他的能力範圍內傷害她!

一出西娛大門,數百支長槍大炮在團團保鏢的保護下伸進了保護圈,對準了洛晨。

「洛晨,和林導鬧成這樣,你有想過嗎?」

「洛晨,林爺說了,後生可畏,本來覺得你是最適合拍他的新戲的,現在新戲卻被腰斬了,你覺得可惜嗎?」

「聽林爺說,任如影因為你的目中無人,和你不合,但由於同處在西娛,不好意思出面,傳聞是真的嗎?」

……

被保鏢們粗壯的手臂圍在中間,洛晨勾唇一笑,露出一個璀璨的笑容,優雅道:「是非公正大家自有判斷,我只想借著這個機會對我的洛神們說一句,我,還是那個我!」

鳳儀嬌 一個女記者逼開周圍的記者,不懷好意將話筒伸過來:「但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洛晨你是想仗著洛神們對你的信任來混淆這次事件,對嗎?」

「如果我想混淆事件,那我會對洛神們說,請你們相信我,然後將林大編導踢到一邊去。」洛晨得體地打趣道,似乎被緋聞纏身的並不是她,「而並不是只有一句,我,還是那個我。」

女記者訕訕地離遠了一點,似乎被洛晨這樣滴水不漏又真誠的話語折服了。

「相信大家都知道,在這種不好緋聞的情況下,當事人都是選擇沉默或者事後開記者招待會,但我選擇第一時間站出來澄清這件事,並不是我心裡有悔或者害怕失去什麼,而是我只是想還西娛一個清靜的工作環境,和我自己一個清白的身份。」

洛晨勾了勾唇,眼神澄澈如水,「所以我希望你們可以現在先離開西娛,讓西娛可以平常運行工作,而稍後,我會開記者招待會,到時你們有什麼問題可以當場提出,決不隱瞞。」

記者陸陸續續地離開了,只剩幾個死心不息地圍在西娛門口,準備再挖新聞,卻被保鏢一手攔住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