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刀疤的聲音,周圍出現了十幾個傭兵,手上都拿着明晃晃的武器,隱隱把雷雲和卓如冰包圍在中間。

知道不能善了的雷雲早已做好準備,他手勢一打,一個紅色的召喚魔法陣出現在上空。

“召喚師?”不知道誰大叫一聲,大家都盯着空中的召喚陣。半晌,根本沒有生物從召喚法陣中出現。包圍的傭兵中有一個忍不住調笑道:“尼瑪,還以爲召喚什麼厲害的呢,這麼久不出現,是不是1級的火雲兔啊!”

噗!隨着召喚陣的消失,一隻紅色的小兔子跳到場地中央!

衆人沉默。刀疤的臉上也有些抽搐。只有刀疤身後的魔法師面露驚奇。

“哈哈哈哈!”發笑的正是剛纔說話的傭兵,“還真是隻火雲兔,召喚出來給我們當晚餐麼!哈……”

這個傭兵還沒笑完,就被那隻不起眼小兔子身上發出的紫色火焰團擊中,然後渾身燃燒起來,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這個傭兵直接變成空氣中的一份子了。

“紫焰彈!”唯一的魔法師驚呼道,“副團長,這是火雲獸!”

隨着魔法師的驚呼,小兔子身體瞬間變成兩米多長模樣,氣勢兇兇,額頭的王字更顯威風凜凜。更加不可思議的是這個召喚獸開口說話了!並且聲音還是童聲。“敢調笑你小夥大爺!” 第七章 小露身手

這是8級召喚獸!包圍的傭兵們大吃一驚。

這也不怪他們,他們不知道小夥是7級召喚獸的另類。口吐人言本就是8級魔獸與召喚獸的標誌,召喚獸其實與魔獸相同,只不過更厲害點,要知道,一個魔獸可以面對人類同級別對手2個,它們不光有各自的天賦能力,物理攻擊也不是蓋的,可以說高級魔獸都是魔武雙修。


刀疤心裏冒出一絲涼氣,忽然心中感覺有些不妙,往左側一跳,之間他剛纔的位置似乎有些模糊,漸漸顯出一個矮小的身影。正是侯三,侯三的攻擊被刀疤閃過,卻擊中了那個唯一的魔法師。魔法師應聲倒地,只是被侯三打暈並沒有致命!

“黃金盜賊?”刀疤吃驚道。

刀疤此時後悔帶着那個只會玩女人的公子哥出來了,對方可是有着黃金強者的僕從啊!勢力肯定不小,而且又是個能召喚出8級召喚獸的召喚師……不管怎麼說,少爺已經死了,只能拼了。

“兄弟們上,殺了他們,不然團長不會放過我們的!”

已經萌生退意的諸傭兵一聽這話,心中一凜。是啊!陰狠的團長手段他們都有見識過,如今少爺在自己等手下出事,誰也好不了。當即高喊着對着雷雲和卓如冰衝了過去。按照他們的思維,只要制住主人,召喚獸就不足畏懼了。

侯三剛纔就是怕混戰,所以假意攻擊刀疤,實則把魔法師給廢掉,雖然只是箇中級魔導士,但是混戰中魔法師的作用不容小覷。

那邊卓如冰已經進入隱遁之中,手上拿着侯三送給她的一把短劍,按侯三的說話,卓如冰的動作適合短劍,而不是更短一點的匕首。噗呲!一擊奏效,一個倒黴的傭兵直接被短劍捅進後背。

雷雲開始了作爲召喚師的第一場戰鬥。早已準備好的手勢打出,發出數道空間刃,無形之中有倒下三人。由於奧蘭多沒有太好的魔法杖給雷雲,雷雲還是赤手空拳,以前在地球時,雷雲就是個搏擊高手,在前段時間又向侯三學了些以格鬥爲主的職業,鬥士的招式,此刻躍躍欲試。

侯三與刀疤也交上了手,他要纏住這個黃金強者,兩人你來我往,都比較謹慎。

盜賊的攻擊都比較隱匿,講究着一擊致命,匕首的黑芒不停的移動,顯然是塗了毒藥的,時刻不離對方的喉嚨,心臟等要害。而黃金劍士的刀疤,武器卻是一把矮人們喜歡的單手斧,攻擊範圍要大得多,刀疤的攻擊更是大開大合,兩人金黃色鬥氣互相輝映。

卓如冰的隱遁時間已經過去,她已經連續幹掉了兩名傭兵,此刻圍攻她的有5人,只見卓如冰曼妙的身姿在圍攻中不停的轉圈。

與她對戰的對手就很鬱悶了,總感覺這個剛剛領悟鬥氣的盜賊那麼難對付,每次攻擊都被對方輕易化解,而且有幾次還差點傷到自己人。話說這5人最低的也有黑鐵戰士的水準,其中有兩個還是青銅戰士,5人圍攻一個感覺比他們差的盜賊居然還佔不了便宜。

卓如冰一個輕跳躲避一個劍士攻擊自己的下盤,此時還未落地,一個拿大劍的楸準機會,青色鬥氣佈滿劍身對着卓如冰直接刺去。

在他看來,對方還未落地,肯定不能再次閃避,誰知卓如冰落地之前身子一個360度的旋轉,劍身險險的擦着她的身體,卓如冰一落地,立刻對着收勢不及的劍士下體一絆,對方直接摔出很遠,而且收不住的大劍深深的插進前方一顆大樹,深沒劍柄。

抽空一看雷雲,她擔心雷雲近戰吃虧,雖然她知道雷雲的搏擊很厲害。但是奧蘭多講解過,魔法類職業被近戰類職業近身可是大忌。

卓如冰倒是多心了,此刻圍攻雷雲的7人中有兩人在開始就被無聲無息的空間刃放倒3個,陰損的空間刃加上小夥的鐵爪左右揮舞,剩下4人只有防禦躲閃的份,根本不能發出有效攻擊。

一個劍士忽然趁着同伴受傷的瞬間,一個欺身接近了雷雲身側,一臉猙獰舉劍就像後者劈去,在他看來,這麼近的距離,這個召喚師一定抵擋不了。

雷雲不慌不忙一個側身,後退一小步,馬上使出了一招撩陰腿。

這個劍士明顯沒想到志在必得的一擊居然被對方輕鬆閃掉,這個召喚師身手怎麼這麼敏捷?這是他清醒時最後一個想法。接着,兩腿之間一陣劇痛,這個劍士兩手捂住下體,身子彎的像個蝦米一樣,伴隨着一聲殺豬般的慘叫。

剩下的3個圍攻者看到同伴的慘狀,只感覺下體發涼。就連那邊纏着刀疤的侯三也暗自道了聲:“少爺好狠。”

雷雲可不會放過痛打落水狗的機會,直接一個後襬腿踢中倒黴的傢伙下巴,後者很乾脆的暈了過去。臥槽?這傢伙不光是個召喚師,難道還是個鬥士?小夥可不顧你發佈發呆,一尾巴抽飛了一個傢伙,童聲喊了一句。“主人可真陰險……”

說着抓向另外兩個恢復清醒的傭兵,一個剛剛躍起躲避過小夥尾抓擊的傭兵還在半空中就“啊!”的一聲,倒地後爬了幾下都沒爬起來,正是被雷雲暗中的一記空間刃打中了膝蓋。

圍攻雷雲的最後一個傭兵已經丟下了兵器……雷雲的戰局完美結束。

罪魁禍首已死,雷雲不想多傷人命,不然,以小夥7級巔峯的實力早就送這些人去冥界了。


雷雲又打出一個手勢,又是一道魔法陣出現在空中,一個身材高大的猿猴跳了出來,猿猴身高接近兩米,面色不善,一身黑色體毛顯得威武不凡,只是站着,沒有什麼動作,就讓人感覺無法擊倒。

“啊!他居然能同時召喚出兩隻召喚獸!天哪!這是5級大地猩猩!”一個見多識廣的傭兵喊道。他的喊聲提醒了同伴,所有還能動的人停止了攻擊,後退幾步,恐懼的看着場中另一隻召喚獸。

埃辛大陸人人皆知,召喚師除非突破到聖級實力,否則的話是不能同時召喚出兩隻以上召喚獸的,而傳說中突破界限的召喚師更是能召喚出一個軍團來,不過那只是傳說。可是眼前的年輕人居然可以同時召喚兩隻,這是什麼概念!

和侯三戰在一起的刀疤眼見大勢已去,發現對方似乎也沒有趕盡殺絕的打算,沒有廢話,扛起暈倒的魔法師,大喊道:“我們撤!”

“撤?”當然要撤,不撤留下來受虐啊!傭兵們沒有廢話,分別扛起地上受傷的同伴,以及少爺的屍體迅速消失在三人面前。

“少爺,小姐,你們沒事吧!”

“沒事!雷,你什麼時候突破召喚界限的?啊!三哥,你的傷沒事吧!”話說一半,忽然發現侯三胳膊上有一道傷口,驚喝道。

侯三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個三級的光明恢復術卷軸,直接捏破,一道白光覆蓋在他的胳膊上,不多時,已經不再出血,傷口已經凝結。做爲資深盜賊,豈能沒有點存貨。

“小姐,我沒事了!外傷已經恢復,內傷調理些時間就可以了!”畢竟,傷口的製造者有着黃金斗氣,侵入傷口,想要完全恢復還得要點時間。

雷雲驚歎道:“三哥,這就是光明恢復術?果然很神奇啊!”

“哦!少爺,你那不是有幾張老爺子給的卷軸麼,其中還有一張8級的魔法卷軸,都是價值不菲的,如果遇到強者不要猶豫。這兩張是6級大恢復術的卷軸,你和小姐各自收好!以備不時之需。”說着又拿出兩個更精緻的卷軸。

兩人沒有矯情,直接收在空間戒指道謝。

侯三有些猶豫的道:“少爺,小姐,這個蒼狼傭兵團在巴爾雅迪斯帝國確實有些名氣,如今我們殺了他們團長之子,他們應該不會放過我們的。爲什麼不把他們全部留下。”

雷雲臉色一凜,沉聲道:“我不想多造殺孽,如果他們不知悔改,我就會讓他們在這個大陸上除名!”

語氣無比堅決。雷雲初次遭遇到外人,就發生這樣的事,他終於有些明白了,埃辛大陸強者爲尊的意思。雷雲此刻有一種自己都道不出來的衝動。

侯三也不多話,他感覺雷雲做得到,正想卓如冰想法一樣,這個男人無論說什麼,都感覺他肯定能做到。

“少爺,小姐,我們要不要到提拉城休息一天,這裏離提拉城應該不遠。去那不勒斯港正要經過那裏。”

雷雲看了眼卓如冰,徵求後者的意見。卓如冰輕輕點頭道:“好啊!順便了解一下這裏的城市,你說呢雷!”

雷雲點點頭道:“三哥,帶路!”

提拉城,北方大陸巴爾雅迪斯帝國的一個面積不大的城,城雖小,但是卻非常繁華。他的地理位置接近魔獸聖地落日森林,這裏的流動人口要**人口的百分之八十,都是些傭兵,冒險者,他們在進入落日森林前都會在提拉城進行最後的補給。

由於許多冒險者在森林外圍獵殺魔獸,這裏商人也是處處都是,幾大聞名大陸的商會也紛紛在這裏建立分部,魔獸晶核,皮毛,骨頭,甚至一些有用的魔獸內臟在這裏你都能賣掉,而商會也抓住商機,不管遠近購置一些提拉城沒有的特產來進行買賣。可以說,提拉城就是冒險者的天堂。

提拉城外,看着偉岸的城牆雷雲有些感嘆的道:“我感覺我到了三國時代!很壯觀!很氣派!”

卓如冰點點頭,贊同的道:“是啊!好像古裝片的城牆,只是城樓有點西方建築的影子。”

侯三可不知道什麼三國時代,提議道:“小姐,我們在提拉城休息一晚,明天再上路吧!這城雖小,但是大陸上的吃的用的這裏基本都有!”

“嗯!我們進去吧!”

現在已經是傍晚,但是城門口進城的人還排着長隊,可見提拉城的繁華程度。城門口幾個身穿盔甲的士兵正在挨個收費。輪到雷雲三人時候,奇怪的打扮讓士兵們都驚訝了一下,不過稍轉即逝,畢竟各個種族什麼的見得多了,見怪不怪。

“每人2枚銀幣!三人一共6枚銀幣”一個老兵有些恭敬的道。

一身管家袍的侯三沒有廢話,直接扔了一個金幣過去。大陸的貨幣規則是,1金幣等於10銀幣等於100銅幣。按照雷雲的思維,1金幣和100元華龍幣的概念差不多,或許高一點。在這裏一個普通家庭,一個月的最基本消費就需要5枚金幣,而10枚金幣的話,1個月內就可以生活的很好了。

“這是4銀幣,請您收好!”

三人進城後,一個新兵問向剛纔收侯三錢的老兵道:“老艾倫,你怎麼對剛纔幾個奇怪打扮的人這麼恭敬,那個女子真美啊!還有那衣服,真是讓人興奮啊!我感覺精靈也不過如此。”

“閉嘴,那兩人身着雖然怪異,但是氣度不凡,說不定是什麼隱世家族的人,或者是哪個國家的貴族,站你的崗,別廢話了。”


“唉!這麼厲害!是是,明白了老艾倫。” 第八章 美女騎士

走進提拉城,雷雲和卓如冰饒有興致的打量異界的城市,城市比他們想象中繁華的多。他們走的是一條石板路,有二十米寬。

道路兩旁分佈着各種建築。與羽沙村的木製房屋不同,城市的建築材料基本上以石頭爲主,風格倒是獨特。有三角形建築,一層層往上越來越窄小。有方形建築,房子頂部以及周邊應該是木頭雕刻加工的裝飾,別有一番風味。整體顯得很大氣,有紅有綠的,還挺好看。

街上行人很多,穿着打扮也各具風格,比他們仨更另類的也有,大多數行人只是好奇的看了他們一眼,便不在理會。

“雷,這裏奇怪打扮的人還真多啊!”卓如冰左顧右盼的道。

“呵呵,如冰,其實我們的打扮在這些人眼裏纔是奇怪的!”

侯三解釋道:“小姐,在這裏兩塊大陸任何種族的人基本上都有。”

“三哥?那邊那個長着牛頭的傢伙是不是牛頭人啊!”雷雲指着不遠處一個牛頭人身高大的人問道。

“噓!少爺啊!別這麼指着人家,那的確是獸人中的牛頭人,不過它們的脾氣可不怎麼好!”侯三瞄了一眼那個牛頭人,小聲的提醒道。

雷雲摸了摸下巴道:“老爺子不是說人類和獸人有着不可化解的矛盾麼?怎麼會公然出現在人類的城市?”

“少爺啊!獸人雖然被人類打壓了幾百年,但是在現任獸皇**的治理下日漸強盛。前幾年更是簽署了人類與獸族的貿易條約,獸人與人類開始貿易,獸人在人類的城市出現已經不奇怪了。而且,這裏做爲到落日森林的最後一站,獸人冒險者的數量很多。何況我聽說,最近幾年大陸的一些學院都招收各個種族有天賦的學生了,包括獸人。”

“哦!聽說獸人各族的實力都很高啊!”

“這個倒是實話,獸人很多種族天生力量超過人類,而且戰鬥技巧豐富,在普通人羣中,一個戰鬥種族的獸人可以頂的上3個甚至4個普通人類。不過獸人真正的強者並不多,他們修煉的鬥氣大多是普通鬥氣功法,真正高階的鬥氣功法很少。”

雷雲恍然道:“哦!對了,你教如冰的那個什麼來着!馭……”

“是馭風斗氣,這個也只能算是下等的鬥氣功法,比普通的鬥氣要強上一些。這也是我當年一次盜墓所得!”侯三說到這裏有些尷尬,“真正高階鬥氣或者頂級鬥氣功法基本都掌握在各大帝國,大家族以及一些隱世家族,高手手中,外人一般很難得到。”

“好了,三哥教我的鬥氣我感覺很厲害,是我的修爲太低了!我們去吃些東西吧!”

侯三聞言,感激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

“明白了,我們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三哥!”

“什麼?”

“帶路!”

“……”

兩人在侯三的引導下走進了一棟比較大氣的建築,從外面看不知道鑲着什麼礦石的外層,顯得覺富麗堂皇。侯三道:“那裏叫天下美味,全大陸大城市都有,味道很好,我曾經去過幾回,我們去嚐嚐吧!”

“靠!這裏的人居然知道開連鎖店!”

“少爺!連鎖店是什麼?東西很好吃麼?”

“……家鄉的店,我們進去吧!”

進了建築後,裏面更是精緻,大到寶石魔法燈,經過雕刻的牆壁,小到椅子上魔獸皮的坐墊,看的出這裏的佈置很下心思。

幾人隨便找了個靠窗桌子坐下,雷雲很沒形象的大喊道:“夥計呢,把這裏最好吃的都拿上來!”雷雲三人一進來,就吸引了數量不多食客的目光,不過大部分男性都在盯着從沒見過這樣性感穿着的美女在看。

一個夥計打扮的人急忙跑來,恭敬的道:“幾位客人,不知道要吃點什麼?”

雷雲大大咧咧的道:“把你們認爲好吃的都拿上來。”

看着一副暴發戶模樣的客人,夥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這位先生,我們天下美味每一道菜品都非常好吃,您還是選選吧。”說着遞過去一個精緻的菜單。

“不用看了,一樣來……”

“雷,還是看看有什麼吧!”卓如冰結果菜單,輕輕的說了句。

“少爺!”侯三擦了擦頭上的汗,接着道:“注意點形象!這裏就餐的基本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

“靠!不就是身份證沒帶着麼!難道變成沒身份的人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