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秦陽跟着鹿,過林而入,見一小潭,水尤清冽。

當即不管不顧,率先下水,洗去了一身泥漿。

事後,秦陽很舒爽的上岸,而鹿只能在旁邊一臉憤恨的盯着他,居然攪渾了一池子水!

幸好,這小潭上方有活水而來,等待片刻,水便會再次清澈。

秦陽躲着鹿遠遠的,藏到了一顆樹後,換上帶來的一身道袍。

心中暗自慶幸,還好這次帶了備用衣服,不然就被這鹿害慘了。

道袍一穿,走兩步。


嗯?

還挺舒服的!

秦陽真香了,之前他還覺得穿道袍太過於妨礙行動,直到穿上之後,才發現,居然比想象中的要合身很多。

晚上,隨便獵取了山中的一隻野獸,架在火焰上,烹而實之。

第二天,又開啓了狩獵時間,這附近的野獸遭了殃,被秦陽打的打,殺的殺。

這次,他很注意保護衣服,並未在衣服上沾染太多髒東西,不過依舊是風塵僕僕的樣子。

黃昏,秦陽和鹿走在返回的路上,今日的磨練已經差不多了,再下去,身體將會陷入疲憊,並不合適。

刷刷!

前方傳來樹葉的響動。


一人一鹿立刻警惕起來,並且藏在了一邊的灌木內。

是一支隊伍,皆是穿着類似道袍的衣裳,身上有七星標記,儼然是鹿提過的那個大勢力。

秦陽記得,這片森林,好像就屬於那個大勢力的後山來着。

一共五人,爲首的弟子劍眉星目,頗爲氣度不凡。

對方手中持着一羅盤,讓秦陽蠻好奇的。

羅盤是指南針的前身,用來辨別方向,對方持有羅盤,是爲了防止迷路?

下一刻,秦陽的猜想就得到了答案。

那羅盤上,方向針忽然就指住了秦陽所在位置,並且不再移動。

這是個探測器!

刷!

一瞬間,對方五人分散開來,警惕的盯住秦陽所在位置。

秦陽心裏一驚,臥槽,被發現了!

“衆位師弟,等會兒聽我命令一齊出手,斬殺在內的野獸!”爲首的弟子開口呵道。


“是!”其餘四人整齊回答。

秦陽心裏發懵,現在破壁進度條還未恢復,想穿越回去都不行,只能面對或者戰鬥。

可問題是,這是人家後山,打了小的,還不得出來老的?

我和反派大佬同歸於盡后 ,下一刻,將會出手!

“諸位別急,別急,還有商量的餘地!”

秦陽在灌木內大喊,不喊不行啊,對方下一刻就要攻擊了。

對方五人愣住,最後止住身形,戒備不減。

“裏面的是何人,出來一看!”對方呵斥。

秦陽示意身邊的鹿呆着,自己走出去。

“諸位才俊莫急,正是在下。”

秦陽從灌木內走出,身上沾了不少樹葉。

對方五人仔細打量秦陽,在確定什麼。

“師兄,好像是山下的村民!” 最強BOSS吞噬者 ,開口道。

秦陽一愣,他現在一身風塵,沾了不少樹葉,臉上也因爲戰鬥烏漆嘛黑,對方認錯,倒是也說的過去。

而且,他現在穿的一身勁裝道袍。他很慶幸,換了這一聲衣服。

因爲這個世界的穿着,應該是偏古風。

對方爲首的弟子也盯着他打量,開口問:“我且問你,是不是山下的村民?是怎麼跑到這森林深處的?”

秦陽當即演技加身,臉上帶起驚恐:“說來悽慘,我本是山下村民,上山採取些許藥材,但不料,遇到一隻五米大的禽類!”

接着,臉色一變,轉爲悲慘:“那禽類好生可怕,嚇得我慌不擇路,朝着一個方向就使勁跑,後來這路,就徹底迷失了!”

“可憐我一山下村民,實力微小不敢殺雞,在這深山老林走了一下午,眼見黃昏已到,卻還是走不出去!”

“恐怕……恐怕我就要餓死,渴死,被野獸殺死,在這深山老林了啊!”

秦陽說的很動情,戲精附體。

對方看起來有點相信了,但爲首的人,卻不是個省油的燈。

“不對,羅盤所指,若非寶物,即是有修爲之人。你一山下村民,又有何寶物?定然是有修爲!”爲首之人大喊。

“戒備!”

他再喊,五個弟子又警惕起來。

秦陽牙疼,這人不好對付啊,腦子也太好用了,這都被看穿了?

“不對,師兄,你看這村民腰間!”

關鍵時刻,一弟子忽然道。

衆人皆是看向秦陽腰間,包括秦陽自己。

那裏帶有一小枝植物,正是從地星帶過來的覺醒植物枝丫,用來驅散蚊蟲的。

對方師兄移動羅盤,果然,那羅盤的指針緊緊的指着秦陽腰間的枝丫。

“當真是身上有寶物!”

那師兄也是忍不住開口。一山下村民,腰間居然有能讓羅盤指着的東西。

羅盤所指,定然爲寶! 爲首師兄的眼中閃過一絲貪婪,羅盤向來不指非寶之物,一介山下村夫,身上居然帶如此寶物!

這寶物,一定要弄到手!

隨即,他壓制下內心的貪慾,眼中恢復清澈,開口道:

“也罷,既然你在山中迷路,我七星峯弟子自然該助你指明方向。可你闖入此地,也屬實不該,違背了我七星峯的規則。”

隨後,他嘆一口氣,搖搖頭道:“難辦啊,難辦!”

秦陽看他的表情,如何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這是想要敲詐一筆啊!

而且看對方的表情,是想要他的驅蟲草!

秦陽心裏快速推導一番,立刻就有了想法,驅蟲草可以給他們,但他也不能虧了!


他臉上立刻浮現出悲慘悽苦之色,開口:

“諸位才俊,實不相瞞,我一直有個修煉的夢想,希望有朝一日成仙作祖!可家境貧寒,只能來着大山之上採藥,爲的就是有個機緣!”

說道這裏,他拿起腰間的驅蟲草,再道:

“這草藥,是我在迷失之後,又險些被一隻巨狼殺死,冒死折下的一枝,爲的就是能換取到絲毫的修煉機緣啊。”

隨着秦陽拿起驅蟲草,那師兄手中的羅盤指針隨之而動,讓師兄心中難以忍耐,恨不得直接奪過來。

秦陽臉上帶起將要落淚的表情:“這藥材,今日便交於諸位才俊,以求換得安全出山的活命機會,只是可憐我那修煉夢想,剛有點苗頭便又要沒了。”

說完,悽悽慘慘的欲要將手中驅蟲草遞出,又彷彿有百般不捨。

“你這村夫,我七星門弟子,豈會做那斷人機緣之事!”一弟子被說動,也是憤然開口。

秦陽一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那爲首的師兄也是眼珠子一轉,他身位七星門外門弟子,且小有名氣,如此搶奪一村夫的機緣,倒也說不過去。

雖然他貪婪秦陽的驅蟲草,但也要拿的光明正大。

“你且聽好,你手上這植物,是爲煉丹草藥,於你而言,並無任何用處。且就算你拿去出手,恐怕難找一煉丹師,反倒是懷璧其罪,恐有殺身之禍!”

爲首師兄侃侃而言,義正言辭,又道:


“但我七星峯內就有煉丹師收購草藥,正巧你可以將此草藥給我,我來支付你報酬!也免了你找買家被殺人奪寶!”

說着,他伸手入懷,掏出一本半寸厚的書籍。

“你不是有個修煉夢麼?這本劍訣十五式,是我七星峯的不傳劍訣,可以交換與你,但切記,只可你一人觀看!”

言罷,那師兄將劍譜往前一遞,換過秦陽的驅蟲草。

秦陽心裏一樂,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雖不知對方劍訣質量如何,反正他不虧。

那師兄也是心裏一樂,什麼劍訣十五式,那不過是他花了一塊靈石從一路邊攤位上買來的。

事後他翻看過,只是劍道的基礎招式, 花都之極品公子 。但和他七星峯的修仙大道沒有絲毫關聯。

那師兄從懷中抽出一木盒,很珍貴的將驅蟲草放進去,然後對秦陽開口: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追究你闖入此地的責任了,沿着我等而來的方向,你可一路回到山下。”

“那便多謝各位才俊。”秦陽也將簡譜裝好,開口道。

“你快些回去吧,森林裏夜間太危險。”那師兄又道。

“師弟們,跟我往前走,繼續歷練。”

爲首師兄下了命令,接着他們不再管秦陽,徑直往深山裏去了。

秦陽一笑,這些傢伙怕是進山去找驅蚊草了,他剛纔說是從一植物上掰下來的,恐怕這些人是信了。

“阿巴阿巴!”

路從一邊的灌木出來,很讚賞的給予了秦陽肯定。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