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明磊手指敲著桌板,腦中各種思緒閃過,但就像是葉浩洋那般,找不到一個合理的點。

紀凡背對著他,沉默了許久,突然哼笑了一聲。

「看來是有人想引我過去了。」

特戰科雖然從來不碰敏感區域,但這兩年高萬國放權讓他處理的事情越來越多。

從前不碰的敏感區域,現在想碰似乎也說的過去了。

「引你過去做什麼?」

不說兵種不同,他們過去是插手人家部隊里的事務。

海島問題是一定要解決的,或早或晚。

所以這事現在雖然棘手,但也可以把他看成一份軍功。

他們過去就是搶人家的軍功,這麼做自然是犯了大忌。

但認真說來,南嶼海那邊的趙安國,他這幾年雖然風頭正勁,但依舊比不上紀凡。

而趙家也還沒辦法跟紀家比。

說句不好聽的,這軍功真要是搶了,那也是白搶,兩家結仇是不可能的。

畢竟勢不均力不敵。

陸明磊怎麼想都想不出對方的用意。

紀凡同樣猜不出。

「走一步看一步就是了,先留意那邊的局勢。

「晚一點我先給趙安國去個電話,看那邊的暴風雨什麼時候可以停下來。」

只要葉回能離開那裡,哪怕不來西南直接回京都,他的心也能安穩下來。

沒了顧忌,到時候誰算計誰,那就不好說了。 海浪洶湧的拍打著沙灘,夾雜在暴雨中,發出巨大的聲響。

葉回頭疼欲裂的醒來,就發現四周一片漆黑,窗縫門縫透不進半點光。

越是特殊時刻就越是要冷靜,這是他們專業課老師一再強調的一點。

她穩著心神,吃力的坐起身。

他們之前住的宿舍樓離海灘遠,海浪聲雖然能聽到,但遠沒有此時這樣劇烈,像是下一刻就能將人徹底吞噬。

房間里沒有半點光影,她分不清此時人到底被關在哪裡。

除了頭有些昏沉,身上再沒有其他異樣。

只是雙手被反綁著,越是掙扎就綁的越緊。

葉回嘆口氣,這種繩結她是知道的,紀凡之前特意教過她。

只是沒有教過她如果被人這樣反綁了,她應該怎麼想辦法給自己解開。

鋼鐵直的紀科長也有失誤的時候啊。

她惆悵的嘆了口氣,正想要朝前方拱一拱,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哼唧,韓小雅醒了。

葉回聽到她的聲音就格外後悔,被敲暈前她就不應該死死的攥著韓小雅。

現在她們兩個一起失蹤,如果谷雪梅以為她們是提前回宿舍,或是去了其他的地方,也許就不會多想。

韓小雅沒有葉回這麼鎮定,醒來就是一聲尖叫,葉回差點被震聾。

不過一直到她叫完外面都沒有傳來腳步聲,應該是沒人守在外面。

這點收穫讓葉回覺得韓小雅的尖叫聲也沒有那麼刺耳和可怕。

「小雅。」

她的嗓音稍稍有些沙啞,韓小雅順著聲音轉過頭卻是什麼都看不到。

「葉子,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真是一個好問題,葉回也非常的想要知道。

這裡是軍事駐地,孤零零的海島四周都是海水沒有外人能上到這裡。

能將她們敲暈了丟到這裡的人肯定是駐地里的。

但既然是駐地里的人,為什麼要對她們動手?

想不通也就不再去想,葉回身子往前拱了拱,湊到韓小雅的身邊。

「不知道雪梅姐什麼時候才能發現咱們不見了。」

只要她們去找趙安國,海島不大她們肯定能被找到。

就怕沒人發現她們失蹤了,這樣一直拖著很有可能就會有麻煩。

韓小雅抿了抿嘴,她這會頭疼肚子也餓,她一直是嬌養著長大,還是頭一次經歷這些。

她已經在微微發抖:「葉子,你說我們會不會死在這裡?」

「不會,我們會被人找到救出去的。」

葉回說的很肯定,之前的那份不安和心慌已經不見,那很有可能說明她們被丟到這裡后就安全了。

嗯,這個思路應該是對的。

畢竟只要有心去查,她們是被誰抓來關在這裡的,總能查到。

非法拘禁和鬧出人命這是本質上完全不同的兩種性質。

就算上頭有人授意,但到了這裡換成具體執行的人估計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葉回猜不出具體情況,但只要她和韓小雅的小命沒問題,那也就行了。

她的話讓韓小雅莫名的有了一點安全感。

她也不管熱不熱,又朝著葉回身上擠了擠。

「葉子,那你說咱們什麼時候能被救出去?」

「這就要看雪梅姐什麼時候發現咱們不見了。」

她們雖然人被大雨隔在這裡,但也算有任務在身,白天是要去辦公樓待命的。

所以最晚到第二天上午,她們兩個再不出現,谷雪梅應該就會發現情況不對。

韓小雅嘆口氣,「葉子,我好餓啊。」

葉回:「……我也很餓。」

她可是大胃王……一頓不吃都會要命那種。

「你坐起來,讓我試試看能不能把你手上的繩子解開。」

兩人努力背靠背,但手上的繩子太緊,葉回兩隻手背對著,完全沒辦法將繩子解開。

看來將她們丟在這裡的人一早就考慮到了這種情況。

「睡吧,咱們逃不出去就努力保存一點體力。」

這麼說似乎也有道理,韓小雅對葉回的話向來不會質疑,兩人頭挨著頭全都閉上眼心大的又睡了過去。

預測會下三天的暴風雨一直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只是風雨都不再如前一天那樣大。

頭頂依舊是雷鳴陣陣,這樣的天氣如果可以幾乎不會有人願意出門。

谷雪梅是第二天中午發現她們兩個失蹤的。

因為前一天已經收到京都的處理文件,她們上午沒出現她也沒讓人去找,只當這兩人是睡過了頭。

但一直到中午人都沒出現那就有些說不過,這兩人又不是鐵打的,不可能接連兩頓不吃飯。

「趙安國打來電話,葉回不見了。」

陸明磊顯然是有些懷疑電話內容的真實性。

但這種事趙安國沒有開玩笑的必要,他目光陰沉的看著紀凡。

想到前一天紀凡說有人要引他去南嶼海,他還不信,但現在種種跡象已經很明顯。

「那邊的暴風雨應該還有兩天才會停,風浪大,不能行船,葉回就算失蹤肯定也還在島上。

「兩天時間如果還不能找到人,趙安國這個團長就不要做了。」

紀凡的聲音淡淡,像是在說著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

但只有站在他身前的陸明磊知道他此時的不平靜,桌板已經被他按出了深深的指印。

「你現在準備怎麼辦?」

「怎麼辦?自然是打申請,要求去南嶼海收回海島。」

上面有人逼著他過去,他要是不配合,那就不知對方還會再折騰出什麼幺蛾子。

葉回他們一天不能離開那邊,他就一天不能放心。

既然如此,那就如他們所願好了。

陸明磊嘆口氣,「你這又是何必。」

「總不能丟她在那裡不管,而且就算她不在那邊,事情到了現在這樣的地步我也要過去。」

紀凡站起身在陸明磊的肩頭拍了拍。

「走吧,陪我一起去打報告,動作快上一點,讓葉子也能少遭一點罪。」

葉回真的是要餓暈了,她以為這些人將她們丟在這裡,總會給她們送點吃的過來。

結果一直到了第二天中午,她和韓小雅已經餓的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葉子,咱們不會被活活餓死吧。」

「別瞎說,估計再晚一點咱們就能出去了。」 紀凡的報告打上去,一片嘩然。

紀老爺子氣急敗壞的將電話打過來,中氣十足的一頓臭罵。

南嶼海那裡現在就是一灘渾水,別人都怕會躲不掉,他居然主動申請要往那邊跑。

這個孫子一向精明,這次怎麼就跟腦子進水了一樣!

這事就不可以辦不好,而且那麼多雙眼睛盯著,一旦問題解決這份功勞又要落在誰身上?

他這樣千里迢迢的跑過去撈軍功……他們紀家人的臉要放哪裡。

「葉回失蹤了。」

紀老爺子罵的累了,哼哧哼哧的喘著粗氣,紀凡趕在他停頓的空檔,淡淡的說了一句。

紀老爺子:?????

葉回失蹤了跟他要去南嶼海有什麼關係!

不對,有關。

原本那一行人是要去西南的。

幾道彎飛速閃過,紀老爺子終於是明白紀凡這份申請到底是為了什麼。

「你這樣太冒險了。」

「總要試一試。」

掛掉電話,紀凡就給高萬國打了過去,他的申請越早批複,葉回她們安全的幾率就越高。

被人從海邊的崗哨中扶出來,葉回腿軟的眼前一陣陣冒金星。

再沒人過來救她,她就真的要餓死在這裡了。

「葉子,你們……怎麼這麼不小心。」

谷雪梅心下知道這事有些蹊蹺,但他們在這裡就是外來人員,又是兩套體系,根本說不上話。

葉回虛弱的哼了一聲:「先吃飯。」

雨依舊下著,只是已經從暴雨轉到了中雨。

也許夜裡就會停下來,她身上黏黏膩膩,有雨水也有汗水。

「我剛從趙團長那裡收到消息,等這邊的雨停下來,紀科長就會帶人過來協助解決海島爭端問題。」

將人餵飽送回宿舍,又幫著葉回她們打了熱水做了簡單的擦洗。

谷雪梅這才將她聽到的消息告訴給葉回。

葉回頓時一怔,扯著背角愣了好一會。

紀凡來這裡做什麼?他在西南不是有任務?

「你也別多想,紀科長他們要來這裡就意味著咱們可以直接回京都了,等雨停應該就能走,你們這一天一夜估計都嚇壞了,好好休息吧。」

谷雪梅體貼的關上房門,知道這兩人被關了一夜,心裡害怕就沒有關掉室燈。

葉回倒在床上看著雪白的天花板,之前想不通的現在全想通了。

這一連串的變故原來都是在設計紀凡。

就是不知道南國那幾個登島的人是趕巧了,還是如何。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