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季延走上宣傳會台,他現在就是全場的焦點,每一個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旁邊站著的主持人呢也是局促不安,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當前的局面。

「陸總……」

只見主持人面色灰白,嚇得不輕,他沒想到今天一個普通的影視劇宣傳現場會有這樣的商業巨頭出現,顯然是大吃一驚,他根本沒收到消息說陸季延要來。

陸季延目光隨意一略,一眼鎖定了顧可彧的位置所在,莫名的壓力就落在她的頭上,這種敏感是女人特有的,看著緊張的顧可彧陸季延似乎非常愉悅,很享受這種捉弄她的感覺。

不管主持人的動嘴,陸季延有請顧可彧和江映寒向前一步,然後拿起話筒。

「不管是誰,都是兢兢業業的演員,希望各位嘴下留情,謝謝配合。」

說罷單手圈了一下顧可彧的肩頭,手指的溫熱透過衣服傳遞給顧可彧,她心頭一暖,但有怦怦直跳,有了異樣的感覺。

似乎害怕公眾誤會,陸季延也拍了拍江映寒的肩膀以示安慰。

她一度懷疑人生,自己什麼時候和陸季延關係這麼熟悉了,熟悉到當眾有了肢體接觸。

此時此刻,顧可彧才明白陸季延的出現是替他們當事人解圍了,但是她沒有想到一個公司總裁會幫一個八竿子打不著新人演員解圍。

幫江映寒那是出於同公司的上下級關係,那對自己呢?

顧可彧心裡不知所措,一直想不通究竟是為什麼,原來季導通知自己來繼續參加宣傳,就是有把握處理和應對這種突發情況,真的沒想到這種把握是陸季延給的。

難道是因為昨天見面的照片取得了陸季延的信任嗎?

突然的關心令顧可彧有一點點不便,因為自己騙他還獲取了信任,顧可彧十分自責。

雖然這是她一定要經歷的一部分,但是還是感覺到十分糾結和痛苦,因為還是欺騙了陸季延。

轉眼間,說完這些話陸季延就離開了現場,江映寒也往後退,只有顧可彧愣在台上不為所動。

芳嬌 她身後的司念示意趕緊退場,不然接下來肯定會被有心人大做文章,可能還會有記者提問的,畢竟一個老闆出來護著下面的人還是十分少見的。

看著漸漸離開的陸季延,顧可彧終於長舒一口氣,終於不用在高壓下生存了,她太痛苦了,更沒想到的是大眾面前受到陸季延的支持和維護,這種感覺太奇妙了。

過了一會宣傳會終於到了尾聲,顧可彧筋疲力盡,在小唐的攙扶下一起走向後台。

「雖然今天告一段落,但是你還是小心謹慎,外面有很多狗仔和媒體在等著,特別是後門,你要特別小心,必然又有新聞報道,這樣對你不好。

兩人收拾完畢之後準備打開離開,雖然顧可彧也是演員,但是因為資金能力,她和小唐每天都是打車上下班,畢竟條件有限。

就在準備上車之際,有人叫住了顧可彧。

「顧可彧是你嗎!姐姐你超棒!」

眼見一個穿著稚嫩一看就是學生的小女孩從畫壇後面興奮的喊著,特別是手裡還大包小包的拿著禮物,一看就是粉絲。

顧可彧沒想到自己還有粉絲在後門守著,自己竟然也有人來支持。

小女孩出現的時機還是很奇怪,不由得讓顧可彧多看了幾眼。

就是普通的學生模樣,手裡拿著一個禮盒一樣的東西。

「你好。」

相比小女孩的激動,顧可彧十分淡定。

「姐姐,我一直很喜歡你!你要加油,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女孩子的興奮略微有一些不適,顧可彧還以為是自己多想了,以為自己第一次遇到粉絲,可能是有些不適應。

「啊,謝謝你,快回家吧,注意安全。」

小女孩並沒有要走的意思,手裡抱著盒子看樣子想要送給顧可彧,她的眼神里透露著所謂粉絲對明星的喜愛,雙手直接遞上了盒子。

「姐姐,這是我們大家為你寫的信,還有一些小禮物,希望您能收下!」

顧可彧看著面前的東西,不為所動。

因為自己在娛樂圈剛剛出頭,哪來的鐵杆粉絲收集禮物來現場應援的啊?一點都不符合常理。

她本意要拒絕,不想收下禮物的,但是旁邊的小唐一直用手指戳她,示意她收下,害怕這個小女孩假借送東西的名義,來黑顧可彧。

「謝謝你,希望大家不要亂買東西啊,有心意就夠了。」

女孩子看見顧可彧接過東西,有一種好像懸著的石頭終於落地的感覺,顧可彧越看越奇怪。

「姐姐你快去忙吧!我非常喜歡你和江映寒的合作,姐姐加油哦,再見!」

說罷小女孩撒腿就跑,顧可彧看著背影,略有無奈,覺得她出現的莫名其妙,本來想要把盒子遞給小唐就準備上車離開。

小唐在一旁覺得畢竟是別人送的東西,一番心意,不能隨隨便便讓人心寒。

「你還是看看吧,咱們把外面的裝飾拿掉,這樣也好帶回去。」

顧可彧沒辦法只好默不作聲準備看看這盒子里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先開盒子,裡面就是一些書信,小禮物,顧可彧隨便翻了翻,準備把東西都拿出來放在一個大袋子里拿回公寓。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盒子底下有一條眼鏡蛇!

因為顧可彧動作幅度過大,惹怒了它,它鑽了出來,處於攻擊狀態看著顧可彧。

誰也沒有想到,第一次有粉絲支持竟然還是個假粉絲。

一旁的小唐被嚇得尖叫一聲,瞬間引起周圍人的目光,顧可彧雖然也被嚇到了,但是因為小時候生活經歷的緣故,並沒有太慌張。

轉眼間,顧可彧臉色十分差勁,她很氣憤為什麼會有這種人出現在世界上來捉弄別人,還假借粉絲名義。 周大年的臉上有些不相信,那天在自己家的時候,李天對付自己的小舅子可是很有一招的,小舅子在他的手裡連一個回合都走不了,就算牛二這些人非常厲害,也不至於被人把胳膊給打斷了吧,況且看李天臉上的表情,一點兒疼痛感都沒有,真的不像是被人打斷了胳膊。

「隊長,這胳膊好像真的出事了,咱們趕快送醫院吧,要是送得及時的話應該還沒事兒。」周大年下面有一個學法醫的,稍微上去看了幾下就知道李天這胳膊肯定是有大事兒,沒看見都有點變形了么?

牛二這些人現在也緊張了,隨便的打個人是一回事兒,可要把人家打成重傷就是另外一回事兒,如果沒有這麼多人看著的話,打成重傷也就打成重傷了,可現在周圍有幾十個人看著呢,真要是追究起來,就算自己的後台死保,這也得脫下一層皮來。

剛才牛二出手的時候可是沒有留力,他非常清楚自己那一下子會造成什麼後果,可總是感覺這事情有詐,剛才警察沒來的時候這小子那麼厲害,怎麼忽然間就斷了胳膊呢?

「這小子騙人,如果他斷了胳膊的話,剛才怎麼能一腳把我們這些人提出那麼遠呢,這分明就是騙人的,我還要告他一個詐騙罪呢。」牛二著急的說道,他看到李天的胳膊都有點變形了,這罪過要是怪到自己的身上,那可算是完了,非得進去呆兩年不可,裡面是個什麼情況他可知道,他們這些人都稱那裡面是苦窯。

「把這幾個人全部都給我帶回去,你先別說話,這情況你也看見了,到裡面再說吧。」周大年接到了李天的眼神兒,眼下這麼做也是非常正常的,牛二他們也說不出什麼來,畢竟這裡有個重傷的了。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點在網上查查斷了胳膊是幾級傷殘,咱們要賠多少錢啊?」牛二回過頭來小聲的說道,等會兒進了局子里,估計所有的手機都會沒收上去,趁著現在還有機會趕緊查查。

「把車開的快一點。」牛二那些人上了後面那輛車,周大年就跟李天上了前面的車,周大年剛才也看到李天的胳膊變形了,所以也有些擔心,雖然現在能夠接骨,但如果耽誤的時間太長的話,對以後的恢復也是十分不利的。

「我這裡倒是沒事兒,你給我說說這個牛二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那麼猖狂呢?」李天滿不在乎的說道,開車的小警察差點就開到溝里去,這種疼痛不是一般人能夠受得了的,可看看後面的受害者,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這要是在戰爭年代,那絕對是軍神,當年的關二爺跟這個比起來也差不少事兒呢。

周大年也是吞了一口口水,從來都沒見過那麼厲害的人,胳膊都斷了,還能在這裡談笑風聲。

「你別老看我的胳膊,跟你說沒事兒就沒事兒,給我講講這個牛二的來頭,我看這傢伙膽子還真不小呢,大街上撞了人還敢不道歉的。」李天看到周大年老看自己的胳膊。

「你這當真沒事兒啊,胳膊都已經彎曲成那個樣子了,別留下什麼後遺症,你現在可是個年輕人。」周大年還是有點擔心,畢竟類似的事情以前都沒有見過,包括開車的小警察也是。

在李天再三保證之後,周大年才算是不再過問這個事情了,給李天說起了牛二的歷史。

在鄉下這個地方,一般的潑皮也就是經常打架鬧事兒,欺負一下普通的老百姓,但是牛二卻給他們不一樣,牛二在鄉鎮上有很多的營生,比如說挖沙就是他最大的經濟來源,現在房地產比較火,沙子的價格也一路往上,這傢伙就靠各種各樣的辦法取得了周圍幾個沙場,這幾年賺得也是盆滿缽滿的。

牛二就是靠著他的兩個姐夫,一個姐夫就是陽上鎮的首富,另外一個姐夫就更厲害了,那可是縣城裡的副縣長,好幾次這個傢伙都被抓到看守所里了,但是上面一個電話就讓他出來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人家朝中有人呢。

「按說這個傢伙故意傷人好幾次了,可最終都沒有辦法立案,把這個傢伙抓起來的時候,他家裡的人就開始對受害人威逼利誘,要麼送錢,要麼嚇唬,反正到最後的時候人家都不追究了,就算是我們想對他怎麼樣,最後也沒有辦法,況且這個傢伙跟鎮上的所長都比較好,我就算是想辦他也沒那個能耐呀。」周大年無奈的說道,現在這個年代,就算是想做點事情,社會上方方面面的關係也讓你做不成。

「呵呵,這個事情從現在開始你就不用煩心了,我以為這個傢伙有多大的能耐呢,無非就是個副縣長,沒什麼了不起的,再說我這裡還是鐵證如山呢,一定要把這個案子給他做實了,我這可是斷了一隻胳膊,按照規定應該得算四級到五級傷殘了吧,這怎麼著也得讓他賠給我幾十萬呀。」李天笑呵呵的說道,早就把這個傢伙給算計清楚了。

李天的綠色農業要在這裡長期紮根下去,牛二這樣的人必須得一次性解決了,讓他到裡面去休息兩年,對於他來說不見得是個壞事兒。

他們說話的功夫,車子也開到了鎮衛生院,雖然規模不是很大,但是應該能做一下初級的處理,然後就得一路呼嘯著到縣城去了,也就只有那裡的醫院才能夠做接骨手術。

「我的老天呀,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給砸的呀?趕緊的拉去山泰市的醫院,也不用去肥桃縣了,縣城裡的醫院沒那個能耐,我稍微給你固定一下。」這邊的外科醫生僅僅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肥桃縣的醫生不可能治得好,就算是治得好的話,那也只能是個別的醫生,不如直接拉去山泰市了,地級市那邊的醫院要好一點,而且醫生也多。 「你看看你乾的好事兒吧,這麼多年了,你是大事小事就沒斷過,今天出這個事情,明天出那個事情,好傢夥的,今天你做的這個事情夠露臉,不但被你自己的行車記錄儀給拍下來了,還讓周圍那麼多人都給看見了,你知道把人打成什麼樣了嗎?咱們肥桃縣的醫院都治不了,我剛剛得到的消息,現在周大年拉著人到山泰市的大醫院去了,直接胳膊就斷了,這是五級傷殘,你懂什麼叫五級傷殘嗎?沒有50萬下不來。」派出所的王所長也是無語了,平常跟牛二的姐夫都是稱兄道弟的,小小的事情也都是能放過去的,可現在這個事情根本就沒法放。

「啥?」牛二雖然也意識到事情嚴重,但是沒想過事情竟然這麼嚴重,村子里也有人斷過胳膊斷過腿的,不都是打上個木板子乎上的膏藥就完事嗎?外來都少爺就那麼金貴了?

怎麼這個年輕人這麼厲害呢? 一品廚娘 直接要往山泰市的大醫院送,他也知道那些大醫院是怎麼賺錢的,隨隨便便一個小病就要你一兩萬,更何況斷了一個胳膊了。

50萬?這個數字直接讓牛二感覺到腦部缺氧,實在是太多了吧,這傢伙橫行鄉里一年也就混個二三十萬,一下子讓他拿出50萬來,這跟要了他的命沒什麼區別。

「不用這麼嚴重吧,回頭讓我家那口子過去跟他們家說說,咱們少賠點錢就是了,不會那麼嚴重的。」牛二一臉僵硬的說道,不知道他這個話是給人家說的,還是給自己說的。

「我說你就是個白痴,你知道你打的那個人是誰嗎?什麼樣的人你都敢打,你還想賠人家點錢,人家不弄死你就是好事兒了,人家是李氏餐飲集團的少東家,知不知道什麼是李氏餐飲集團呀,咱們肥東縣餐飲界的老大,聽說最近收購了很多的飯店,家族資產好幾億的,別說是你了,就你姐夫那個樣的,也不是人家的對手,還是趕緊去聯絡你大姐夫吧,沒準能看在你大姐夫的面子上饒了你。」王所長的脾氣也不好了,怎麼說李天也是當地的開發商,一個開發商在自己的地皮上被打斷了胳膊,這要是傳揚出去以後誰還敢來陽上鎮投資?

「所長,鎮長跟書記過來了,就在你的辦公室里呢。」這邊王所長的話還沒說完呢,那邊鎮長跟書記就過來了,肯定也是因為這個事情過來的呀,以前的時候就沒見過鎮長跟書記到這邊來。

「你說說你這個傢伙給我惹多少事兒吧,現在鎮長和書記都知道了,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招商引資,現在所有的官員都在忙招商引資,咱們好不容易招來這麼一個大老闆,人家非得在咱們這邊包地嗎?到其他的地方不能包地嗎?叫你這一棍子都給打回去了,你小子等著吧,如果這個事情被你給搞黃了,鎮長和書記也放不過你。」王所長不敢怠慢,罵了兩句之後,就趕緊一路小跑的回辦公室了,留下牛二和他的這些兄弟們,一個個的都傻眼了,沒想到那小子竟然有這麼大的背景。

「大…大哥…那小子真的就那麼厲害嗎?」

「咱們剛才其實應該冷靜一點的,我看那小子身上穿的衣服就不便宜。」

「家裡好幾億資產呀,肯定是不缺錢的,到時候得把咱們給弄死呀。」

「你們幾個趕緊閉嘴吧,出了事情有大哥呢。」

所長辦公室。

「都了解清楚了沒有,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剛剛要說為我們這裡建一座小學,接著就出了這樣的事情,建小學的事情我剛剛報到縣裡,縣委還對我們提出了表揚,現在就給我弄出了這樣的事兒,這個牛二是怎麼回事兒?什麼樣的人都敢惹,把他立刻給我控制起來。」鎮長和書記也是真的憤怒了,本來挺好的一個事情,這還沒高興了有一天的時間呢,竟然出了這樣的事情。

「書記鎮長你們放心,這個傢伙現在就在我們的看押室里呢,我找了兩名民警,專門看著這個傢伙肯定是跑不了的。」對於王所長的安排,他們兩個還是非常滿意的。

「鎮長,這牛二也不是白給的,他大姐夫可是劉副縣長,這劉副縣長要是打電話問應該怎麼辦呢?」王所長也是官場老油條了,這個時候就得先請示。

「現在不是還沒問嗎?問的時候再說呀,總之這個人你要看好了,不能夠讓他離開這裡。」鎮長聽到這個事情也是無可奈何,劉副縣長雖然是排名最靠後的一名縣長,但怎麼說也是縣長呀,絕對不是他一個鎮長能夠管的,可李家那邊最近也風頭正盛,最煩的就是碰上這種事情。

「咱們這邊有沒有人跟李家能說上話,問問李家是什麼意思,到時候劉副縣長打電話就直接告訴劉副縣長,咱們可別夾在裡面裡外不是人,這兩邊都不是咱們得罪得起的。」書記還有一年就退休了,他也不是劉副縣長那邊的人,沒必要為劉副縣長強出頭。

「我手下有個治安隊長周大年跟這位李少爺關係還不錯,前一段時間有人看到他們在一塊喝酒呢,要不我去問問?」王所長自告奮勇的說道。

「那還不趕緊的去問問,只要是明白他們想幹什麼,咱們這些人心裡也有個底,我看這次事情非同小可,這可不是咱們能夠控制的。」 兩世愛,一家人 書記無奈的說道。

本身自己馬上就要退休了,準備平平安安的熬到退休呢,誰知道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現在一個不小心有可能波及到自己的。

不一會兒的功夫,王所長就回來了,看臉上的這個表情就不怎麼好。

「怎麼個情況?」鎮長和書記都把頭湊過去了,平時想要找這樣的機會都找不到,平時都是王所長巴結鎮長和書記,但是現在他們兩個竟然等著自己的話,可這個話真的是不怎麼好聽呀。 先往後撤了幾步,顧可彧和小唐兩個女生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特別是小唐那麼膽小,被嚇了一跳就往後跌。

顧可彧被連帶拽向後面,慣性太大,導致兩個人雙雙往後倒去,就在這個時候顧可彧的腰上突然出現一股力量拖住了她,這樣她也有機會扶助小唐。

「小心!」

顧可彧回神定睛一看,眉毛擰到了一起,一張帥氣十足的臉映入眼帘,原來是江映寒。

男人的體溫的炙熱再一次讓顧可彧感受到了他的關心,但還是馬上站穩推開男人,他可不想再被拍,現在兩個人的姿勢也太曖-昧了。

江映寒看著被推開的自己,眉頭皺在了一起。

他本來想出來再和顧可彧道歉的,因為自己之前在後台沒有好好道歉,想要認認真真道個歉,認個錯。

畢竟因為自己的擅作主張讓群體大眾粉絲攻擊了她這麼久,江映寒真的很過意不去。

結果他一來就看到這一幕,嚇得他趕緊過來。

反過神兒來,顧可彧也明白了原來這個人不是自己的粉絲,可能是別人雇來的,專門整她來的。

就在這個時候剛才那個小女孩又沖了出來,一改剛才的激動和善表情,指著鼻子罵。

「你這個賤人,離我們家江映寒遠一點!」

顧可彧果然沒有猜錯,這個人就是黑粉。

假借名義來送禮物,其實本意就是來害人,顧可彧真實感受到了這個社會的惡意。

「竟然是你!林小佳,你為什麼要來!」

江映寒也十分驚訝沒有想到她會出現在這裡,這個女的陰魂不散,到處出現在江映寒行程場地周圍。

一聽到這個名字,顧可彧明白了,這個人就是江映寒的私生粉,不喜歡江映寒合作的每一個女演員,況且自己還和他傳過緋聞,這次就是來報復她的。

「江映寒!你是我的!你不能和她在一起!離這個狐狸精遠一點!」

女孩子瞬間變臉,神情兇狠,馬上就要衝上來打顧可彧,張牙舞爪的。

江映寒眼看著林小佳馬上衝過來,一把抱過顧可彧躲開了攻擊。

他保護完顧可彧,又馬上拉開了林小佳。

「你要再這樣糾纏,別怪我不客氣,我報警了!」

江映寒沒有想到這個人又糾纏到了這裡。

過去的兩年裡這個女生追他的車,跟蹤他,尾隨他私人行程,甚至在他家門口蹲著,這就是私生飯。

林小佳直接被江映寒推倒在地,她惡狠狠的盯著顧可彧。

「你個賤女人,你離江映寒遠一點!」

江映寒直接把顧可彧護在身後,害怕她再受到威脅,不料身後的顧可彧卻被蛇咬了。

小唐大喊:「啊,蛇!」

顧可彧一蒙,等反應過來的時候,手指尖傳來了冰涼黏膩的觸感,緊接著是一陣刺痛蔓延……

顧可彧的手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紅腫了起來,而且她發現整隻小臂已經完全麻木到沒有了知覺,緊張慌亂感襲上心頭,她竟是很罕見的害怕到顫抖。

「被蛇咬了!我會死嗎?不,我不要!就算是下地獄,我也要在大仇得報之後再下,顧可君和梁銘思那兩個人現在還好好的活著呢!我怎麼可以先他們死去……」

顧可彧一時間心頭思緒翻飛,竟是呆傻在原地不知所措。

「快快快!趕緊去醫院!」

江映寒是第一個回過神來的人,他看到顧可彧和小唐都是一副獃滯的樣子,乾脆衝上前把顧可彧打橫抱抱起來,飛快的跑向了停車場。

林小佳看到心尖尖上的江映寒此刻居然抱著另一個女人,恨的的破口大罵顧可彧是個賤貨。

只是現在已經沒有人顧得上再搭理她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