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峰點了點頭,心中已經豁然開朗。

薛秀雅笑道:「老鄧你是知道的!如果讓老鄧出手,別說武田玄光那個小崽子,就是他的爺爺武田不二也根本不堪一擊!」

陳雲峰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那是!」

薛秀雅微笑道:「你要的東西我會讓人準備。」

「謝謝啦!」

「不用客氣!說起來咱們也算是一家人!」

陳雲峰故作驚訝地道:「難道老爺子同意我們的事了?」

對於陳雲峰胡言亂語,薛秀雅早就習慣了,開玩笑道:「你要真有心,那就好好討好父親吧!」隨即手機里傳出了陳雲峰的嘀咕聲,「不知道老爺子喜歡什麼?唐裝?或者古董?」薛秀雅不禁哭笑不得,「好了!沒什麼事我就掛了!」隨即掛斷了電話。看著手中的手機,薛秀雅絕美的嬌艷上流露出一抹動人的笑容,她覺得跟這個小男生說話整個人都好像變得輕鬆了起來。

陳雲峰迴到公寓樓的樓梯口,正好看見錢小鵬和他的父母抱著被子從裡面出來。陳雲峰笑著打了聲招呼。錢小鵬的父母熱情地回應了,不過錢小鵬卻沒有任何反應。

陳雲峰注意到他們手中的被子,感到非常奇怪,「你們這是去哪?」

錢小鵬的父親笑道:「我們到體育館去休息!」

錢小鵬催促道:「爸,我們快去吧!」

錢小鵬的父親朝陳雲峰點了點頭,隨即離開了。

陳雲峰看著這一家三口的背影,不禁有些感慨。

第二天,開學典禮在學校操場上舉行。陳雲峰的大學生活算是正式開始了!

人潮散去,陳雲峰朝圖書館走去,上午他沒有課,打算到圖書館找些書看看。

嘟……手機響了。

陳雲峰拿出手機,「喂,老鄧。」

「小子,我已經到你們學校門口了!你在哪?」

棄夫難纏,國民老公甩不掉 陳雲峰朝大門口方向看了看,「我就出來,你等我。」掛斷電話后,陳雲峰立刻朝大門口奔去。 校園門口的樹蔭之下停靠著一輛黑色的小轎車。陳雲峰走上前,打開車門,坐了上去。

坐在副駕駛的老鄧遞過來一個旅行包,「小子,這是你要的東西。」

陳雲峰接過旅行包,很意外地道:「這麼快就準備好了?」

老鄧笑道:「都是現成的!」

陳雲峰哦了一聲。

「小子,聽大小姐說,你準備動武田玄光?」

陳雲峰撇了撇嘴,「誰有興趣動他啊!我又不是玻璃!」

老鄧哈哈一笑,「臭小子又胡說八道了!」頓了頓,「武田玄光這個人有些來頭!爺爺武田不二是個空手道大師,外祖父是劍道大師!另外,這武田家還有黑龍會的背景!」

「我說老鄧,他們既然是日本黑道的人,你們怎麼不管呢?」

老鄧了個笑道:「那小子只是來讀書的,我們怎麼可能對他下手呢!」隨即皺眉道:「單單以你的格鬥能力與那小子相比的話,還有些差距!另外,你要小心他的劍術!」陳雲峰笑道:「不至於吧!只是普通的比武而已,那小子難道會拔劍傷人?」

老鄧流露出輕蔑之色,「別看小日本一天到晚把武士道精神吹得天上有地上無,其實他們是最沒有武者精神的!這百多年的歷史,使用突襲偷襲手段最多的就是他們!我與他們打交道太多了,類似的事情見過無數!你小子可不能掉以輕心!要是陰溝裡翻船就太不值得了!」

陳雲峰點了點頭。

從轎車裡出來,首先回到公寓,將旅行包放好。剛要出門,迎面碰到了錢小鵬和一個濃妝艷抹姿色平常的女生,錢小鵬正一臉殷勤的模樣,而那個女生則顯出一副高傲的樣子,很顯然,錢小鵬正在追求這個女生。

錢小鵬看到陳雲峰竟然在,愣了愣,皺起眉頭。那個女生不悅地道:「小鵬,你不是說公寓里沒人嗎?」

陳雲峰笑道:「我正要出去!不打擾你們了!」隨即便離開了。走出沒幾步,便聽見背後傳來錢小鵬諂媚的聲音,「小娟,你坐!我給你倒茶!」

陳雲峰感到有些好笑。

來到圖書館,找了些專業方面的書籍,然後找了張靠窗的座位坐了下來。

正當陳雲峰聚精會神看書的時候,一道人影擋住了面前的光線,陳雲峰不禁抬起頭來。看到來人,不禁一愣,「是你?」 豪門小俏妻 面前這人是一個女生,頗有幾分姿色,衣著新潮,時尚氣息撲面而來,她也來自臨海市一中,而且和李若斯她們同班,她的名字叫錢千惠。

錢千惠笑了笑,「沒想到你還記得我?」

陳雲峰呵呵一笑,「這個世界可真小啊!沒想到在臨海國際學院碰到了這麼多老同學!好事!」

錢千惠在陳雲峰的對面坐了下來。「過幾天就是我的生日,我想請你參加我的生日party!」

「嗯……」陳雲峰想要拒絕。

錢千惠一臉難過地道:「難道你就這麼看不起我嗎?」

陳雲峰連忙擺了擺手,「哪有的事?嗯,生日晚會是吧?沒問題!是哪一天?我一定到!」

錢千惠流露出了笑容,「五天後,我打電話給你吧!」

「行!」

錢千惠站了起來,微笑道:「那我不打擾你看書了!再見!」

陳雲峰點了點頭,「再見!」

錢千惠朝外面走去,走到門口時,回頭看了陳雲峰一眼,眼眸中流露出詭異的興奮的味道。

不知不覺,兩天過去了。

傍晚時分。「等會兒比武就要開始了!得趕緊去佔位置!」一個男生興沖沖地對身旁的同伴道。同伴們點了點頭,全都一臉興奮的模樣。隨即這幾個男生開始議論起來。

陳雲峰獨自一個人走進體育館。一進門,就被眼前的場面給嚇了一跳,能坐上千觀眾的體育館內人山人海,連過道上都站滿了人!鬧哄哄的,大家都在議論著即將開始的比武!

「田伯光,這裡!」吵鬧的環境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陳雲峰循聲望去,看見黃小月正朝這邊揮手呢!笑了笑,擠了過去!來到黃小月旁邊,看見李若斯也在,旁邊竟然坐著齊雲圖!?齊雲圖看見陳雲峰,一臉不高興的模樣!

黃小月將陳雲峰拉到自己和李若斯之間的位子上坐下,挑釁似的看了一眼坐在李若斯另一邊的齊雲圖。齊雲圖鬱悶得不得了,這可是他花錢買的位置啊!

陳雲峰沖齊雲圖笑道:「齊公子,咱們可真有緣啊!」

齊雲圖不想宅李若斯面前失了風度,乾笑了兩聲。

「田伯光,你說他們誰會贏?」黃小月好奇地問道。陳雲峰呵呵一笑,「這誰知道啊!打過以後才知道!」

黃小月興奮地道:「項鵬一定能贏!小日本怎麼會是他的對手?」

陳雲峰肚子里嘆了口氣,暗道:恐怕項鵬要贏,很難啊! 附近有一個男生突然大聲叫道:「同學們,項鵬對武田玄光,賠率三比一!有沒有人下注?」

周圍的學生們呼啦啦一下子圍攏過來,大家紛紛下注,現場顯得有些混亂。

黃小月撅了撅嘴巴,很不高興地道:「什麼呀?這賠率根本就不對嘛!這豈不是說項鵬不是那個武田玄光的對手!哼!真可惡!」陳雲峰呵呵一笑。黃小月不樂意地道:「笑什麼笑?難道我說的不對!」

陳雲峰連忙道:「對對對!大小姐你的話哪有不對的!」

李若斯抿嘴一笑。一旁的齊雲圖流露出不屑的神情。

黃小月笑眯眯地道:「田伯光,你真是個馬屁精呢!」推了陳雲峰一把,朝旁邊正在下賭注的人群努了努嘴,「田伯光,你去買項鵬贏啊!」

「為什麼啊?」

黃小月眼睛一瞪,「難道你不樂意?」

「我的錢那可都是血汗錢啊!我可不想打水漂了!」

黃小月鼓起腮幫子,瞪大了眼睛,一副非常氣憤的小模樣。此刻的黃小月就像一頭小藏獒,隨時都會撲過來似的!

李若斯適時道:「好了小月!賭博不是什麼好事!就不要參與了!」

黃小月朝陳雲峰重重地哼了一聲,與此同時腳下也不放過陳雲峰,在他的腳背上來了刻骨銘心的一腳!疼得陳雲峰齜牙咧嘴的!

黃小月扭過頭去,賭氣似的不理陳雲峰。齊雲圖的臉上流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

陳雲峰看了一眼黃小月側臉,笑了笑,他明白黃小月為何這麼生氣!黃小月絕對是一個民族主義者!在她的眼中,最看不得的就是那些胳膊肘往外拐的傢伙!陳雲峰剛才的話語在她看來就是一種胳膊肘往外拐的行為!可愛的姑娘!

一個男生登上了擂台,他是這場比武的主持人,大四學生,是校園裡的名嘴,衣著打扮非常的,新潮!一身花俏的西服,朝天沖的紅色雞冠頭!

「同學們!……」

喧囂的體育館安靜了下來。

主持人通過麥克風繼續道:「同學們,我們今天相聚在這裡,將見證一場驚心動魄的龍虎之戰!你們準備好了嗎?」

現場立刻喧囂起來,鼓掌的鼓掌,吼叫的吼叫!黃小月卻一臉不耐煩地道:「要比試就快點!啰嗦!」

警探長 主持人朝東側伸出手臂,「有請中華武術部的的『長拳猛將』,項,鵬!」

現場響起激揚的打擊樂聲,伴隨著音樂,身著傳統武術服的項鵬在幾個人的簇擁下出現了!現場立刻歡呼起來!居然有人高喊著「打倒小日本!」這喊叫聲立刻引來許多人的不滿!那些發出不滿聲音的多數是日系留學生!臨海國際學院,做為一所國際性的高等學府,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其中日韓學生是最多的!

項鵬登上了擂台。

主持人跟著指向西側,「讓我們有請另一位勇士,空手道部無敵主將,武田,玄光!」

現場音樂立刻變成了日本風格,聚光燈聚焦到門口,與此同時,身著空手道練功服的武田玄光出現了!日系學生們發出日本風格的歡呼聲,還有人打出了太陽旗!這又引起中方很多學生的不滿!

黃小月瞪著眼睛道:「哼!竟然敢打出膏藥旗!太可惡了!」隨即站了起來了,做出了一個引人注目的舉動!她居然沖著場中央大聲叫道:「項鵬,打倒武田小日本!我們支持你!」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聚集到黃小月身上。也許美女的力量是巨大的,現場立刻響起震耳欲聾的吼叫聲,「打倒小日本!打倒小日本!」

然而日系學生們也不甘示弱,發出了他們的聲音。

此刻比武還未正式開始,然而現場的氣氛已經非常激烈了!

在雙方觀眾的吼叫聲中,比武正是開始了。首先發起攻擊的是項鵬,這引來了以黃小月為代表的一大群學生興奮的叫聲!

然而陳雲峰卻皺起了眉頭!一旁的李若斯則朝陳雲峰看來,將陳雲峰的神情看在了眼裡,然後將目光移回到擂台上!

擂台上,項鵬朝武田玄光發起猛烈攻擊,拳腳充滿了力量感,令人熱血沸騰!然而讓人失望的是,他的進攻總是沒能建功,大部分都被躲掉了,剩下的也都被對方給擋住了!黃小月急得不得了,在那又跳又叫的!然而場面上,項鵬還是佔據上風的,這使得日系學生們都緊張得不得了!

嗨!武田玄光突然大吼一聲!幾乎同時,只見他使出了一個空手道慣常的劈掌,速度快得驚人!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原本佔據上風的項鵬便重重地挨了一下,倒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體!

原本喧囂的現場立刻安靜了下來!緊接著,日系學生們發出歡呼聲,而其他的學生們則流露出緊張的神情! 項鵬流露出震驚之色。武田玄光冷冷一笑,大喝一聲,開始猛烈反擊。

戰況極為激烈!武田玄光完全佔據了主動,項鵬苦苦地支撐著!項鵬的眼神充滿了憤怒,他竭盡全力想要扳回局面,然而技不如人,根本就無法做到!

觀眾們的心情可謂冰火兩重天,有的興奮得無以復加,有的則緊張得難以自持!喧囂的吶喊聲伴隨著擂台上激烈的搏擊!

不知不覺第一輪結束了。雙方退回到各自一邊休息。陳雲峰之前見過的那個嬌俏的女生小跑著奔到項鵬身旁,沒有說話,眼神中全是擔憂之色。氣喘吁吁地項鵬朝她投去一個寬慰的眼神。

陳雲峰武田玄光那邊努了努嘴,「那個女的是誰?也是日本人嗎?」陳雲峰指的是站在武田玄光身旁的一個女子,身著時髦女裝,長發飄逸,非常美麗,就算與李若斯相比也毫不遜色!

黃小月冷哼一聲,「那個女的是一個漢奸!不提也罷!」

李若斯淡淡地道:「他叫王露,大三的學姐!聽說是武田玄光的女朋友!」

陳雲峰點了點頭。又朝那邊看了一眼,一個中年人引起了他的注意!那顯然是一個日本人,腰間挎著*,神情非常倨傲!

「那個,我去一下廁所!」陳雲峰道。

黃小月沒好氣地道:「懶人懶馬屎尿多!哼!」李若斯笑了笑。

陳雲峰猴急地離開了座位,朝廁所奔去。在路上與一個女子擦肩而過,陳雲峰不禁停下腳步,回頭望去。他不由得驚嘆於那個女子極其完美迷人的身段!想到正事,連忙朝廁所奔去!此刻陳雲峰並不知道,這是他與『舞后』的第一次見面。

陳雲峰奔進廁所,廁所里一個人都沒有。

陳雲峰連忙進入一個隔間,從水箱內取出用防水布包裹的一套衣服。

此刻,第二輪比武開始了。

黃小月朝後面看了看,嘀咕道:「這個田伯光真是的!解個小手居然去這麼久?」

第二輪比武完全是一邊倒!武田玄光終於展現出了全部實力!項鵬非常硬氣,然而畢竟技不如人,在對方狂猛無比的攻擊下節節敗退,險象環生!黃小月叫嗓子都啞了,然而這並不能挽回項鵬的敗局!

武田玄光重重一拳打在項鵬的右邊的太陽穴上,項鵬登時眼冒金星。不等他反應過來,武田玄光抓住了他的一條手臂,使出一個側摔將他重重地摔倒在地!

現場鴉雀無聲!中方的學生們全都難過得不得了!那種感覺無法言喻!

項鵬掙扎著想要爬起來,然而遭受了重創的他根本就無法做到!那個嬌俏的小女生已經是熱淚盈眶了!

武田玄光走到項鵬面前,岔開雙腿!朝項鵬比了一個小手指!輕蔑侮辱的味道讓人感到窒息了!黃小月緊握著雙拳瞪大了眼睛,撲哧撲哧地喘著粗氣!李若斯微微皺起眉頭!

武田玄光高傲地對主持人道:「可以宣布結果了!」

主持人回過神來,連忙奔上擂台。

正當他準備宣布勝負的時候。「等一下!」一個沙啞的聲音突然從東側選手出口處傳來。眾人不禁尋聲看去,全都一愣,黃小月更是驚訝地張大了嘴巴。他們看見一個男子正朝擂台上走去!他衣著非常獨特,有些像武俠劇中的黑衣勁裝!不過又有些區別,無袖,更顯彪悍!臉上罩著黑色的面巾,完全看不見容貌,只有兩隻目光逼人的眼睛露在外面!背上背著一個長布包,不知道是什麼?

現場經過短暫的沉寂,隨即喧囂起來,大家紛紛在猜測這個突如其來的蒙面人的身份!黃小月皺著好看的眉毛,一副疑惑的模樣,她覺得那個人給她一種很熟悉的味道。

「這下熱鬧了!竟然出來了神秘人物!」一個男生興奮地道。同伴卻有些擔憂地道:「這出場倒是夠拉風的!就是不知道行不行?要是給對方揍了個滿地找牙,不僅他倒霉,我們也跟著沒面子!」他的話引起了周圍同學們的共鳴!

黃小月瞪著那個蒙面人,一臉興奮的模樣,在這個心思單純的女孩子心中,這個突然出場的神秘人,簡直就像極了傳說中的『事了拂衣去不留身與名』的俠客!

武田玄光看了一眼蒙面人,嘲弄一笑,「你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相較於武田玄光的傲氣,他身後的那個中年人神情則顯得有些凝重,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

蒙面人沙啞著嗓音淡淡地道:「我向你挑戰!你敢接受嗎?」

日系學生中爆出一陣鬨笑。有一個日本學生更是叫囂道:「支那人,你是在找死!」『支那人』三個字立刻刺激到了在場的中國學生,引來一片怒罵聲,然而對方根本就不怕,還高昂著腦袋,在他們的觀念中,『沒有實力的憤怒,只是可笑的哀嚎而已!』

武田玄光輕蔑地打量了蒙面人一眼,朝他勾了勾手,「來吧!我要讓你知道,大日本帝格鬥術的厲害!」

蒙面人輕蔑一笑,「日本格鬥術?不過就是中國的狗拳演變而來的罷了!」

蒙面人的話戳到了日本人的痛處,紛紛叫罵起來。而中國學生方面則感到小小地出了一口氣。

武田玄光冷聲道:「你敢侮辱空手道!上來,我要教訓你!」

然而蒙面人卻淡淡地道:「不急!你剛剛比過一場!我讓你休息半個小時!」 「若斯姐,這個人是誰啊?」黃小月好奇地問道。李若斯搖了搖頭,「不知道。」一旁的齊雲圖充滿醋意地道:「不就是一個愛出風頭的傢伙嗎?有什麼好稀奇的?」黃小月瞪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你出風頭的時候,喜歡把臉蒙著嗎?真是的!」齊雲圖氣得要死,卻又無法發作。

武田玄光回到休息區,按摩師立刻上來為他舒展筋骨,王露和那個中年人也來到他的身旁。

「武田,你真了不起!三兩下就把那個項鵬收拾了!」王露有些諂媚地道。

武田玄光傲然一笑,「我們大和民族的空手道是這個星球上最強的格鬥術!是無敵的!項鵬中國人的武術根本就不夠看!」語氣傲氣衝天!他的聲音很大,很多人都聽見了!正在療傷的項鵬怒不可遏,想要再戰,然而卻根本無法站起來,只能用憤怒的眼神盯著對方!然而他這樣的神情卻令對方更加得意!

「項大哥,你別激動啊!」那個嬌俏的女生哭腔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