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席錦榮不跟杜美華他們聯繫,她就可以繼續與史國智在一起同時,還和席錦榮在一起。

「今天怎麼又買了衣服?」還沒找到工作的席錦榮,就一直待在家裡。

「嗯!」

席錦榮猶豫了一秒,不過還是問她,「你找到工作了嗎?天天花這麼多錢?」

張文玲瞥了他一眼,「我沒找到工作,可之前也認識了一些朋友,別人會給我介紹當兼職,又再加上之前還是有一丁點的錢,看見喜歡的,那就買了。」

名偵探柯南之MARTINI 這些衣服首飾都是史國智給她買的。

她當然要收下了。

她見席錦榮還想多說什麼,張文玲就故意做出一副很累的樣子,「我都忙了一天,我要去休息了。」

席錦榮到嘴邊的話,就咽了回去,改口說:「嗯,你先去休息吧!」

張文玲關上房門,臉上突然一變,陰沉沉的。

她當然看得出席錦榮想說什麼,就是想她節約一點。

哼,真是好笑了,席錦榮跟陶紅雲離婚了,一毛錢都沒賺,都是用她自己的錢,現在還好意思來勸她,少花一點。

真要是有本事的話,席錦榮就應該出去賺錢,而不是一天到晚就知道待在家裡。

而這些話,她也暗示了席錦榮好幾次了,結果每一次,席錦榮都好像沒聽懂一樣,答非所問。

只是,她現在也要做好,風險的預算。

假如要是萬一,席錦榮忍不住跟杜美華聯繫了,那直接就會知道了,她外頭已經有人了。

哪怕她再上一次一樣,說是被他們誣衊,但以她對席秋怡的了解,這件事肯定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了,後面還會找到對她不利的證據。

想了想,她覺得還是跟席錦榮分開的好。

有了這樣的想法,到了晚上,張文玲就在吃飯的時候,跟席錦榮提出自己會搬走。

席錦榮猶如晴天霹靂般,傻愣看著她。

繼而,過了半晌,他才好不容易問:「為什麼?」

「為什麼?席錦榮,我不怕陪你吃苦,但我最害怕就是沒希望,你來了粵城這麼久,連一份工作都沒有,假如要是萬一我真懷孕了,我們的孩子都沒辦法養活,你說,我為什麼要搬出去?」

「文玲……你別這樣,大不了我就去找工作,我出去找工作,我不怕辛苦,你別離開我,我為了你,我可以失去任何一切,你不能這麼對我!」席錦榮慌忙握緊了她雙手,急切地對她說。

「沒用的,如果你要是早一點這樣的話,那我還會給你機會,可我已經對你死心了。」

當初她要是不認識史國智,在還不知道史國智與席錦榮之間的差別,她聽席錦榮說這話,她肯定還會願意繼續他過。

可是現在都已經晚了,她跟史國智在一起,被席秋怡、唐小芯、杜美華她們看見了,她就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也只有繼續跟史國智在一起了。

她之所以還吊著席錦榮,遲遲不分手,之前也是害怕與史國智之間不穩定。

可現在史國智願意為她花錢了,這也說明了,她和史國智的發展已經很順利,很穩定了。

「文玲,我是真心愛你的,你之前也是愛的,你就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張文玲不說話,這也意味著不可能會再給他一次機會。

席錦榮眼中的希翼光澤漸漸褪去,轉而失落地低著頭。

「錦榮,咱們好聚好散吧!以後還會偶爾想起彼此的好。」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席錦榮突然抬起頭,目光銳利盯著張文玲看。

聞言,張文玲隨即嘲諷一笑,「隨你怎麼想吧!」

她是否認,但也不承認。

但同時也讓席錦榮不禁猜想,自己是不是錯過她了,還因此生出了內疚感:「文玲……」

「咱們好歹,還是有以前的情分在,別互相傷害了,你也放開我吧!」

張文玲不再說話,低頭,默默地吃完碗里的飯菜。

到了晚上,張文玲洗完澡,就回到自己房間,將房門反鎖,不再讓席錦榮踏入,同時她也默默地把自己的東西收拾,整理好。

到了半夜,無論席錦榮怎麼喊張文玲開門,她都不開,沒辦法,席錦榮也只能先將就睡在沙發上。

第二天,張文玲趁席錦榮出去買吃的,她就偷偷拿著行李,離開出租屋。

中午的時候,她還給史國智打電話,說自己被房東趕了出來,現在沒辦法住。

沒辦法,史國智只能給她安排住的地方。

另一邊,席錦榮回來看見張文玲不見了,整個人都好像瘋了一樣,到時翻找東西。

最後還狂怒地跑回去找杜美華。

歇斯底里對杜美華大吼:「現在好了,張文玲已經離開我了,媽你滿意了吧!你兒子已經被她拋棄了,你開心了吧!」

聞言,杜美華驚愣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錦榮,那種女人離開了你,也是你的幸運,她要是不離開你,那你可真是……」一輩子都毀了。

她是見識過席錦榮對張文玲的言聽計從,哪怕是張文玲說屎是香的,席錦榮都毫不猶豫也說是香的,甚至都會去吃。

這才是讓她覺得張文玲的可怕之處。

現在她鬆了一口氣,最少她這個兒子還能挽救。

「媽,我已經一無所有,沒有了文玲,那我就是生不如死,既然是這樣,那我還不如死給你。」 說著,席錦榮轉頭就進了廚房,找刀子。

杜美華驚呼:「不可以。」

她急忙去拽住了席錦榮。

「錦榮,媽就只有你這麼兒子可以依靠了,難道你要讓媽失去你嗎?」杜美華聲淚俱下地哀求著席錦榮,「張文玲那種女人,她根本就是外邊有人了,你為了她死,不值得的,清醒一點好嗎?」

「文玲她是愛我的,她不可能在外頭有人的。」席錦榮眼中有陷入瘋狂的痴情,對杜美華就是憤怒喝斥,「你就是對文玲有意見,你們所有人都對她有意見,所以她才會離開我的。」

「是張文玲這麼跟你說的嗎?」

「她沒有這樣說,但心裡也絕對是這麼想的,放開我……」席錦榮仍然執意要去找刀子自殺。

「錦榮,你為了張文玲這種人這樣,你有沒有想過你家人,有沒有想過你兒子?」

「媽你都是為了你自己著想,你為人是最自私的,你捨不得自殺,就是因為你想我給你養老,你害怕唐小芯和大哥不養你的後半輩子,所以你才會這樣逼迫我,去跟陶紅雲和好。」

他再也不會相信他媽說的話。

「我怎麼自私了?我辛辛苦苦把你們養大,難道就不可以讓你們給我養老嗎?倒是你,為了你的事,我難道還少操心了嗎?你為了張文玲那種不知廉恥的女人,你還要自殺,你對得起我嗎?」

鳳妃在上:帝君,求嬌寵! 「我……」

這時外出買菜的席國強回來了。

見到他們母子在廚房門口拉拉扯扯,一下子就問:「這是怎麼啦?」

「你兒子要鬧自殺,你趕緊去把菜刀收起來。」杜美華叫嚷。

席國強面容驟然一變,連買回來的菜都丟在了地上,直接從杜美華身邊經過,跑進廚房,將菜刀圍巾裹得嚴嚴實實,收放在自己身邊。

杜美華這時就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再使勁將席錦榮拉離廚房門口,席國強趁機跑了出去,把菜刀寄放到隔壁家。

然後又趕了回來。

家裡沒了菜刀,杜美華也不再使勁拽著席錦榮了。

席國強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席錦榮就不再使勁,直接跟個孩子一樣,坐在地上,委屈地哭了起來,還一邊跟席國強訴了心中的苦楚。

席國強知道事情來龍去脈,就勸他,「你還有家人,張文玲離開了你,那就讓她走,大不了你再回頭找陶紅雲,帶著兩個孩子過日子,也是一樣的。」

杜美華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哪壺不開提哪壺,你明知道他現在還喜歡張文玲,你還提陶紅雲幹嘛呢!」哪怕心裡是這麼想,那現在也不提啊。

要不然席錦榮萬一再尋死,那怎麼辦?

席國強頓時恍然,只是「哦」了一聲。

「爸,連你都跟媽想的是一樣的,文玲哪讓你不順眼了?」

「你媽說她不好,那估計還真是有點不好。」他也不好再提張文玲在外頭,有別的男人的事,萬一又刺激錦榮,那就不好了。

「媽,她哪不好了?」席錦榮仍然不死心,扭頭就問杜美華。

「錦榮,媽騙過你嗎?你也知道,我是怎麼對你大哥的,你是我最疼的兒子,也是我最看重的兒子,我說的話,都是為了你好,或許你現在是覺得厭煩我說的,但我是真的,親眼所見,張文玲跟另外一個男人在一起,卿卿我我。」

「只要張文玲願意,有這個決心跟你在一起,生個孩子,媽又怎麼會不同意你們在一起呢?」

「可是張文玲她沒有這個想法,她是在嫌棄你,覺得你沒出息,她根本就不想跟你生孩子!」杜美華髮自肺腑地對他說。

「如果她要是不喜歡我,又在會在我落魄的時候,還一直在我身邊呢?我自從陶紅雲離婚後,我就賺過一分錢,我都是在花她的錢,她要是嫌棄我,早就開口了,何必等到現在,一定是媽你對有意見,還冤枉她跟別的男人在一起,所以她才會死心,不想繼續跟我在一起了。」

「夠了!」杜美華恨不得把他的腦子撬開,看看裡面是不是裝的是豆腐渣,「以正常人來想,你這個樣子,別說著張文玲嫌棄你了,要不是因為你是我兒子,我都嫌棄你了,你說你多久了,一份工作都沒有,張文玲之所以會忍你,還不是因為看重了,你妹妹有幾個錢,她就想著你要是振作起來,你要是開口問秋怡借錢,秋怡不會拒絕你,還會給予你幫助,想著你早日賺大錢。」

「那爸呢?」席錦榮反問她,「爸這一輩子都是碌碌無為,你是不是也快要忍受不了爸了?你怎麼不拋棄爸呢?」

「你爸雖然是碌碌無為,可他有責任心,知道對我這個媳婦好,我就想著跟他過一輩子。」

「那跟我有區別?」

「區別大了,張文玲就是一個不安分的女人,你媽我這一輩子就是只有爸一個人,再說了,你爸對你和秋怡還不錯,一直都寵著你們,你呢,看看,你有爸一半的好嗎?」

聽了后,席錦榮不屑冷哼了一聲,「說到底,你還是想讓我跟陶紅雲複合。」

「……」

「我告訴你,你這輩子都別想了,我寧願一個人過,我不會跟陶紅雲複合。」

「隨你!」她現在說什麼,他都會覺得自己,就是為了讓他跟陶紅雲複合。

杜美華就讓席國強去做飯。

席國強支支吾吾:「沒菜刀。」說著,他又忍不住瞥了席錦榮一眼。

「那就隨便吃青菜,不吃肉。」現在錦榮的情緒還不穩,還不能把菜刀要回來。

吃過中午飯後,席國強對杜美華說:「我們都要出去上班,就留他一個人在家,應該沒事吧!」

杜美華想了想,給席秋怡打了電話,問問她有沒有空回來一趟,最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看住席錦榮。

席秋怡也是聽杜美華提了張文玲離開一事,她不假思索就答應過來。

等到席秋怡趕來,杜美華和席國強才放心去上班。

席錦榮就跟一隻刺蝟一樣,意見很大地瞥了席秋怡一眼,雙手抱胸前:「媽應該都跟你說了吧!現在張文玲離開了我,你是不是心裡特別高興?」

小仙女們,今天已經更新4000字了,補上了之前兩位小仙女送的月票,今天我又看見了5478和6561的小仙女送的月票,明天再加更一章,而徐家主母今天請假,明天會更新6000字,歡迎追書哦! 「嘟嘟嘟嘟嘟嘟……」火神炮發出了怒吼,二百台火神炮這個時候徹底的打蒙了那兩萬雜牌軍,而五十兩坦克也向前沖了進來,裝甲車上的車載機槍也發出了烈焰……

生命此刻顯得這麼不值錢,而那些黑人卻真正的指導了龍牙的可怕,短短的十幾分鐘,自己的戰友不知道死了多少……

「撤啊……」一個人大聲的喊著,這些非洲軍人立刻撒開腳丫子,跑了起來。黃然笑了笑,擺了擺手,那二百火神炮手,回到了運兵車裡面,然後黃然他們繼續慢慢慢的進行著,不時的有人拿起步槍,幹掉一個目標,但是坦克和直升機卻沒有在攻擊……

那些士兵被嚇壞了,一個個跑了起來,他們不敢停下來,身邊的戰友過一段時間就會死一個,這種死神降臨的感覺讓這新士兵害怕極了。

「放慢速度,不要追的太緊,讓他們跑……」黃然這個時候慢慢的說,隊伍的速度又慢了下來,而那些非洲士兵,卻不敢鬆懈,慢慢的向前跑著……

跑了兩個小時,終於到了加彭的邊境上,那些士兵輕輕的鬆了一口氣,回頭一看卻發現龍牙的坦克已經追了上來……

「跑啊……」剩下的一萬多軍隊好像受驚之馬,快速的越過邊境,而黃然的軍隊還是在後面慢慢的跟著,最後越過邊境……

剛果這個時候亂了起來,龍牙攻了過來,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剛果的部隊趕緊集合,剛果在非洲也算是一個強大的國家,有石油的他算是富裕,軍隊的戰鬥力也比一般國家強悍……

「隊長,前方十公里處出現剛果的正規軍,大約三萬人……」這個時候一個士兵報道說。

「哼,準備戰鬥……」黃然冷哼了一聲,擺了擺手,那些後面跟到步兵散開,而坦克這個時候也發出了怒吼……

「轟……」剛果的正規軍的一輛坦克,直接被美國的重型坦克給打了一個大洞,美國最先進的重型坦克,性能是無比優越的,比起剛果的那些落後的坦克,那是先進的太多了,五十兩坦克一字擺開,展開的進攻……

「進攻……」剛果的軍隊也下達了命令,但是進攻步伐卻提不上來。一個照面,自己的坦克全被對方給炸翻了,而對方的坦克還在怒吼,那精準的打擊,讓剛果的軍隊收到了嚴重的打擊……

黃然這邊雖然是五千人,但是配置的裝備卻不少,這個時候幾百名狙擊手快速的向前衝去,然後各自找自己的狙擊位置……

黃然站在坦克上,拿起自己的狙擊步槍,輕輕的笑了笑,舉了起來,然後慢慢的扣動扳機,那個剛果部隊的最高指揮官就被黃然打爆了頭……

戰鬥仍在繼續,而在非洲的另一個地方,大炮卻在認真的等待著……

大炮仔細的觀察著眼前這所軍事基地,這是美國在非洲的一所小型基地,裡面常年駐紮著一千名美軍,大炮帶來了二十幾個人,全部是進行過第二階段訓練的高手,每一個都是以一敵百的好手……

「隊長,我們進攻嗎……」這個時候一個年輕的士兵來到大炮身邊,輕輕的問。

「我們等一會兒,你們散開,我們包圍這所基地,一會兒不能放過一個人……」大炮笑了笑,二十多個人包圍一千人,還不能放過一個人,簡直就好像是在開玩笑。

「放心吧,隊長……」那個士兵笑了笑,然後擺了擺手,二十多個人慢慢的散開……

大炮看了看時間,輕輕的笑了笑,自己的狙擊步槍,輕輕的笑了笑,這一次他並沒有帶那把巨型步槍,不太方便,自己這次不是搞刺殺的,所以就沒有帶那個大殺器。

「現在對錶,五點鐘準時進攻……」大炮在耳麥中慢慢的說,然後聽見幾聲咚咚的聲音,意思是明白。

大炮輕輕的把一個狙擊彈夾拿出來,這把狙擊步槍是黃然特別生產的連狙,一個彈夾12發,有了連狙,就更增加了龍牙的戰鬥了……

幾個美國士兵在認真的警戒著,前段時間加彭發生的事情他們也知道,當時自己也接受到了增援的命令,但是自己去了卻有撤了回來,因為他們到了地方菜發現,自己去了是送死的,所有又直接撤了回來,雖然後來隊長收到了處分,卻讓一幫兄弟活了下來……

「碰……」幾聲悶響,那些警衛的美國兵一下子倒下了二十多個,美軍這個時候快速的做出了反應,基地裡面警鈴大作,軍隊也快速的做出了反應……

一架武裝直升機升了起來,大炮笑了笑,舉起自己的狙擊步槍,對準直升機,連開三槍,直升機就落了下來,大炮輕輕的笑了笑。

「隊長,我們受到了攻擊……」這個時候一名年輕的美國兵慢慢的說,身體壓的很低,不敢露頭。

「注意安全,我們是最幫的……」那個隊長輕輕的安慰到,作為特種部隊,他們有自己的驕傲。

私寵之帝少的隱祕情事 「卡特,怎麼樣……」那個隊長來到一個士兵身邊,輕輕的問。卡特是這個部隊裡面技術最高的狙擊手……

「隊長,我們這次碰見高手了,我根本就找不到對方的位置,但是有一點我敢保證,對方的人數不會超過三十個……」卡特這個時候慢慢的說,語氣裡面露出了低落的表情。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