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錫山聽了,頓時愣住了,這個周正心裡的到底想幹什麼呢?他的兵工廠可是很大的,別說幾天,就是一天,那也能造很多子彈和槍械的,這個周正看上去是個無賴,實則聰明的狠呀。

「對了,周正,不是亞洲解放軍的總指揮嗎?不會是想用我的兵工廠給他的部隊造槍吧,如果這他成了氣候,打敗了小鬼子,我閻錫山的位置往哪裡放。」

閻錫山正捉摸著,到底是拒絕呢,還是答應他,這個時候,參謀長端著一壺茶走了進來,這個茶水他才弄好。

「哎,王參謀,你來的正好啊,這個周少爺說要借我們的兵工廠用幾天,你覺我們是借還是不借呢?」閻錫山問王參謀說道。

「啊。」王參謀聽了,把茶先每個人倒了一杯,然後站到閻錫山身邊,臉向著周正,這個王參謀跟閻老西這麼多年了,還能不知道閻錫山心裡怎麼想的嗎,「那個,周少爺,現在你們亞洲解放軍,有多少人呀,是不是很缺武器。」

「王參謀,你怎麼說話呢?我們少爺會缺武器嗎,你打個電話問問那個獻縣的吳軍長,我們繳獲的三八大蓋,鬼子野戰重炮,九二重機槍,歪把子,迫擊炮,還有七輛坦克,我們都送給了吳軍長。」

閻老西讓王參謀對周正了,龍奎也就出來接話了。

「哎呀,可惜呀,可惜。」閻老西聽了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這麼好的武器落入到了吳軍長的手裡。」

「呵呵,落到誰手裡,不都是打小鬼子嗎?這次我們打了鬼子的一個師團,還有一個獨立攻城大隊,重武器和輕武器都能裝備一個師團,閻長官,你答應就答應,不答應就算了,就你那破兵工廠生產的那武器,就像我剛才說的,還保留在一戰時代,我周正一件都看不上。」周正笑了笑說道。

閻錫山被周正嘲笑了,他這個兵工廠當時在全國來說那是第二大了,而且,鋼鐵和鑄炮技術,槍支都是成熟的流水線了。閻錫山並不清楚,這些成熟的流水線最後都被日本人搶走了。

閻錫山張大了嘴巴和王參謀兩個人面面相看,這個周正既然不稀罕武器,非要借兵工廠幹啥,兩個人搞不懂這個周正了。 「如果我要幫閻長官保衛太原的話,我起碼得讓我的部隊過來一些,否則,就指望我們十九個人,此戰難有勝算,我們的部隊過來和你們二戰區的部隊本來就不熟悉,我察看了一下,就兵工廠適合我們駐軍,而且,我們兵工廠,還可以防止兵工廠被鬼子特務破壞,這樣一舉兩得啊。」

太原兵工廠,閻錫山曾想著把工廠設備搶運到後方川陝等地,彈最終只運走一些小型機床一千餘部和動力電機兩百餘部,其餘設備悉數落入敵手,日軍將其中較好的設備四千餘部和西北鍊鋼廠煉焦部提煉汽油的設備全部拆卸裝箱用火車拉到了瀋陽,最後有一大部分全部拉回了日本。

周正對這些很眼紅,這些設備都是好東西啊,他要保衛兵工廠,目的是在閻錫山後撤的時候,提前動手,把這些設備都拉走。當然,他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利用在兵工廠的這段時間,他打算生產出一支95式的突擊步槍,再造出一些子彈,至於兵工廠的那些工人,更是如生命般珍貴。

95式步槍是為了取代AK-47的中國仿製品,性能非常強大,周正決定先行打造一支,看是否能夠適用於目前的抗日戰場,由於不知道閻老西生產的槍管是否適用於現代步槍,最多也就是槍管壽命不夠長,子彈的準頭缺失。

還有第三個目的,周正決定利用閻老西的兵工廠生產出一支像樣的狙擊步槍,88式和90式狙擊步槍就足夠了,至於反設備的大口徑狙擊步槍,還是等這些機器到手后,再慢慢研發吧。

對於第二個和第三個目標,周正不敢確保能夠實現,雖然,他非常熟悉這些槍械的參數,但對於子彈和槍管要求都很高的現代狙擊步槍,他不能確保一定會成功。

閻錫山和王參謀聽了,又吃了一驚,這個周正借兵工廠竟然是為了駐軍,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時問道:「你打算來多少人。」

「只有五百人,閻長官難道有什麼不放心的嗎?」周正說道。

「才五百人,越多越好,哈哈,越多越好。」閻老西心裡有一萬個不願意,但嘴上還是裝作很大方地說道,既然這個周正只來五百人,那他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到時候如果能夠打敗小日本,周正這五百人不怕賴在兵工廠不走了。

「哈哈。」周正象徵性地陪著閻老西笑了笑。龍奎知道閻老西上當了,當然也不算上當,反正周正說過,這些機器設備到時候都被日本人拉走了,與其送給日本人,倒不如送給自己人。

「我還有個要求。」周正很快又補充道。

「啊,還有啥要求?」閻錫山覺得周正駐軍兵工廠的事情已經夠嚴重的了,沒有想到又提了一個要求,立刻緊張地問道。

「就是整個山西的戰場局勢地圖啊,沒有地圖,我打個毛帳啊。」

「地圖,哈哈,王參謀,你立刻給周少爺去拿一份地圖,」閻錫山聽了后,立刻讓王參謀去拿作戰地圖去了。

王參謀很快拿來了地圖給了周正,周正看也沒有看,就讓龍奎收了起來,然後就要求馬上到軍工廠,閻錫山本來打算留周正吃飯,卻又怕這個周正說出什麼不當言論,也就不沒有多留,不過,閻錫山送周正出了門口的時候,閻錫山卻問周正打算怎麼幫他守衛太原。

「怎麼幫,我只能說,我們打我們的,你們打你們的,到時候,我會拿谷壽夫的人頭送給你。」周正信心十足地說道。

「你說的可是第六師團的師團長谷壽夫。」閻錫山問道。

「難道鬼子還有另外一個叫谷壽夫的嗎?如果再來一個,照樣打死,哈哈。」周正回答。

閻錫山聽了不解,不過聽起來卻很解氣,於是閻錫山又多問了一句:「難道周先生要去千軍萬馬中去取谷壽夫的人頭嗎?」

「當然不會,我又不是傻瓜,天機不可泄露,到時候戰爭一旦打響,你就等著谷壽夫死亡的消息吧。」

閻錫山聽了,沒有多問,這個周正說話就是這個吊樣子,揮了揮手就讓王參謀帶著周正去兵工廠了。

一幫學生在外面本來坐了一地,看到周正出來,立刻都站了起來,這些學生此刻都冷靜了下來,像軍隊一樣規矩地站成了幾排。

「我們要抗日,我們要加入亞洲解放軍。」學生們大喊。

「周少爺,收下我們吧,我們會跟隨著,躍馬揚刀,入東京。」有的學生情緒昂揚,大聲叫喊。

「躍馬揚刀,入東京。」學生們齊聲叫喊。

「姐夫收下他們吧。」秦燕茹說道。

「看你的面子,那就全都收下吧。」周正看了看秦燕茹笑道,其實他本來就準備收下了。

「嗯,謝謝姐夫。」秦燕茹笑著說道,說完后又對學生們大聲喊道:「我姐夫說收下你們了。」

學生們一片歡呼,周正掃視了大學生一眼,讓秦燕茹準備個花名冊,到了軍工廠如一登記,彼此要相互認識。

吩咐完后,周正就把目光落在了王參謀長身上:「王參謀長,這些學生以後就是我亞洲解放軍的人了,這陣子我們的吃住就讓閻老西管了啊,還有,你要在在兵工廠外面給我搭建一處臨時的行軍營,也好讓這些大學生住下來,等我走的時候,我就帶他們走。」

王參謀聽了后,看了一眼大學生,這個周正目前名氣如日中天,一下就收了三百多名大學生,這以後勢力發展起來那勢頭不小啊,王參謀想了想說道:「周正,這個事情我可做不了主,我得彙報閻長官,再說,我也沒有那麼多錢養你們這些人啊。」

「哎呦,既然王參謀,沒錢,那我們就帶著大學生離開太原,回我家了,我家可不缺錢。」

周正說完,就對大學生喊道:「人家王參謀連頓飯都不願意管我們,那我們只好走了,走,回天津去嘍。」

「哎哎,行,行,周正,我服氣你了,不就是管飯嗎,這個問題我來解決。」

王參謀聽了后,急忙拉住了周正說道。

「那行,龍奎,你帶上其他的人趕緊收拾好東西出來,我們一會從門口路過,一起去兵工廠。」

龍奎點了點頭,背著步話機大步走去,周正帶著一幫學生,走在前面,王參謀沒有任何脾氣地跟在後面,一起去了兵工廠。

半個小時后,到了兵工廠的門口,王參謀把兵工廠的廠長叫了出來,指著周正對兵工廠的廠長說道:「這個是抗日英雄周正,身後的這些人都是學生,要跟周正打鬼子,一切都按照周正的要求安排他們的衣食住行。」

兵工廠廠長一聽說是周正,臉上沒有任何錶情,點了點頭表示一切都沒有問題,等王參謀一走,這個廠長高興地大叫:「快點啊,抗日英雄周正來了,大家快來啊。」

呼啦,兵工廠的工人一聽,從四面八方來了,門口都被堵住了。

「周正,你整兩句吧。」兵工廠的廠長對周正說道。 「呵呵。」周正臉上的笑容很燦爛,「那我就整兩句,就兩句啊。」

「多說幾句唄。」有的工人起鬨。

「沒說的,對小鬼子就一個字,打,一句話打他狗娘養的。」周正說道。

「哈哈,哈哈。」現場的工人很多,笑聲層次感明顯。

鬼子已經到了石家莊,那距離太原也就不遠了,每個人都感覺到頭頂上懸了一顆大石頭,說砸下來就砸下來了。

「小鬼子其實也就那樣,個子就這麼低。」 豪門狂少的偷心女孩 周正說著用手比劃了一下,到了他的腰間,實際上哪裡有那麼低,周正就是噁心小鬼子呢,「站起來是個侏儒,趴下像個畜生,沒有什麼好怕的。」

「繼續講啊,怎麼不講啦。」

「對呀,接著講唄。」

……

這裡很多工人真沒有見過鬼子,聽了后,感覺到很好奇,而眼前的周正卻是個抗日的大英雄,就想多聽聽周正打鬼子的故事,結果周正就講了兩句,好像就不準備講了,工人們哪裡能讓他,紛紛叫喊道。

「不是剛說好的就兩句嗎?」周正笑道,「大家別急啊,我要在這工廠里住幾個月呢,沒事的時候,找你們嘮嗑,給你們講講打鬼子的故事。」

「感情要住幾個月呢?那不急,周正,我們第五車間可等著你呢啊?」一名車間主任說道。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周正剛從獻縣過來,反正時間早呢」兵工廠的廠長也跟著說道。

工人聽了,紛紛轉頭,一千多工人很快散去。現場就剩下了兵工廠的廠長和十幾名保衛科的士兵。

「周少爺啊,我們這裡條件不好,但住的地方有,我們這是整個西北機械局最大的分廠,一千多名工人呢,如果算上鋼鐵廠,汽油提煉廠,機車廠,那算起來得有七千多名工人。」

「住的宿舍,我們就不用了,還是給我們搭建行軍帳篷吧。」周正聽了后說道。

「啊,不住宿舍,住行軍帳篷?」兵工廠的廠長叫王天福,王天福聽了后就愣住了,「周少爺,這就是你的不是了,看不起我老王是吧,這行軍帳篷多艱苦啊,還是住宿舍舒服。」

周正聽了后笑了笑,原本他也打算住宿舍的,但聽王天福說著是最大的兵工廠后,就改變了想法。

「王廠長,我不但不住行軍帳篷,另外,你們還要多準備一些行軍帳篷,打仗都是吃子彈的,鬼子首先要炸的我估計是我們的軍械製造廠,既然我們是西北機械局最大的分廠,那就小心鬼子的飛機了,鬼子的飛機要是來了,他不會炸機器,但我們的工人就不好說了。」周正說道。

「鬼子為什麼不炸機器,就專門炸工人呢?」王天福不理解。

「我話就說到這裡了,你聽不聽由你,我可提醒過你,別到時候被小鬼子飛機炸,心裡就罵娘。」周正說道。

「不管炸什麼,我都要罵娘,我罵小鬼子他娘。」

王天福說完,帶著周正先安排了一個臨時住的地方,就去找後勤部的人去找王參謀,要行軍帳篷去了,按照周正的吩咐,王天福多要了一些。

秦燕茹按照周正的吩咐,從廠子里借來一個登記本,按照學校和專業的分類,開始造學生的花名冊,大學生們擠成一團,叫喊著自己的專業和大學。

周正也沒有閑著,讓龍奎把鬼子的衛生隊和通信隊叫到了一邊,這些鬼子都不是一線的作戰士兵,不是那麼頑固的,通信隊主要是負責戰場上搭建電話線路和維護通信器材故障的,可以說是通信方面的技術高手,衛生隊就更不用多說了。

不管怎麼樣,都是鬼子,即便做了俘虜,不收拾一下,那不好使喚,用周正的話講,那就是狗毛也要捋順,否則,咬你一口就麻煩了。

一幫鬼子兵被召集到了周正的跟前,身上沒有武器,可以這麼說除了衣服和

「站好了,總指揮要訓話了。」龍奎吼了一聲,鬼子們立刻哆嗦著站到了一起,一個一個低著頭,不敢正視看周正。

周正點了根煙,看了看眼前的小鬼子通信兵和衛生兵,就開始講話了。

「刀槍入庫,馬放南山,天下太平,五穀豐登,一直是每個中國人內心的渴望,不像你們小日本每天處心積慮侵略這個,侵略那個,你們準備侵略中國的歷史已經有三四百年,這個我就不多說了。」周正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接著很快又說道:「為了中國的和平,為了世界的和平,所以,我周正毛遂自薦,成立了亞洲解放軍,目的,就是為了重新建立一個新的亞洲和平秩序,我們不希望靠暴力解決,但是我們並不缺乏以暴制暴的決心和能力,所以呢,今天,我站在這裡,就是想問你們一聲,加入不加入我們的亞洲解放軍,一起為了亞洲的和平而努力,當然了,你也可以拒絕,我的話講完了。」

周正講完了話,站在鬼子面前開始抽煙了,這個時候的鬼子通信兵和衛生兵,誰敢拒絕啊,拒絕那就是死路一條,沒有鬼子敢說話。過了一會,一個小鬼子站了出來,大聲對周正說道:「我是平野浩南,我想問,問一下,如果加入亞洲解放軍,我們將來是不是可以回家,和我的妻兒老小一家團聚。」

平野浩南這個小鬼子問完了后,一幫特戰組長就都笑了,這兒小鬼子看來還不知道亞洲解放軍是幹什麼的呢?

「當然可以回家,將來等我們解放了日本,打敗了日本軍國主義,你就可以回家和妻兒老小一起團聚了,我們要殺的只是日本軍國主義。」周正說道。

平野浩南聽了后,沒有多說話,退回到了隊伍里。接著周正讓他們開始報名字,這些鬼子所在的關東師團,都會講中文,一個一個把名字報了出來,周正讓龍奎找了個本子,龍奎等小組長還不太會寫字,周正就用本子把這些鬼子兵的名字全都記在了本子上,然後先裝到了自己的口袋裡。

人越來越多了,周正該把這些人好好整合一下了。 行軍帳篷很快被運了過來,王天福帶著工人開始搭建帳篷,周正就讓日本衛生兵和通信兵也去幫忙,他則從龍奎手裡拿過步話機開始聯繫霧靈山,準備讓張鳳山和吳興奎兩個縱隊過來,家丁們要保衛根據地的。

對於霧靈山根據地,周正其實沒有必要擔心,因為鬼子目前還顧不上。

「那我也要過去。」秦燕秋說道,「路上總要有人時時跟你聯繫的,我跟著方便。」

「行,你跟著隊伍過來吧,小心鬼子,鬼子已經開始往忻口排兵布陣了,這一路上行程遙遠,你們自己要注意安全。」

周正沒有考慮就同意了,他知道秦燕秋過來無非就是擔心秦燕茹的事情,要來就來吧,好長時間沒有見到了,說不想那是假的。

「周正,你和以前不一樣了,你為什麼連句想我的話都不說。」秦燕秋聽了后,低聲說道。

「想是放在心裡的,哪能一天放在嘴上。」周正剛想到這塊,就聽秦燕秋就說了出來。

秦燕秋正要說話,結果雷彤就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一看秦燕秋拿著送話筒,一把就搶了過來,大聲說道:「周正,我要告狀。」

周正正準備聽秦燕秋說話呢,結果聽到了雷彤的聲音。

「雷彤,誰敢惹你,你告狀,告誰的狀。」周正聽到了雷彤喘氣的聲音,肯定是一路跑過來的。

「噢,是這樣的,那個夏青姐不是帶過來個政委嗎?我剛才把政委揍了一頓。」雷彤說道。

「啊,啥時候的事情,揍的嚴重不。」周正一聽趕緊問道,他第一次領教了惡人先告狀這個詞語的意思,切身體會啊。

「就剛才不到兩分鐘,我先給你說一下,然後我就躲咱爹家裡去,嘿嘿,咱爹可疼我了,夏青姐一會找我算賬,就找不到我了。」雷彤說道,「不是太嚴重,我就打他屁股的,打了十幾下,把那個政委打哭了,不信,你問陳明珠和蕭雅他們兩個都在啊。」

一個大政委被一個女人大屁股,而且還打哭了,那場景肯定是慘不忍睹,周正聽了,臉上露出了駭然的表情。

「你好好打人家政委幹什麼?這個事情你做得不對,我得好好批評批評你。」周正說道。

修佛傳記 「那個小子不是東西,還真把我們霧靈山當成他自己的了,說什麼一切繳獲要充公,我這個銀行不是也要充公嗎?」雷彤說道。

「充公,那咱們的部隊,充公了,不還是咱們的嗎?充公了,還是由你管理不就是了嗎?這個不矛盾啊。」周正說道。

雷彤聽了,想了一會,接著對周正說道:「哎,對呀,這個問題,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哎呦,這件事情可能是我太衝動了吧,算了,我不跟你說了,我得先躲躲去了,夏青可維護那小子呢?」

豪門密醜,總裁的代嫁新娘 雷彤說完把送話筒遞給了秦燕秋一溜煙就跑了,秦燕秋瞅了一眼雷彤的背影,嘆了口氣,在步話機里對周正說道:「這個雷彤無法無天了啊。」

「呵呵,燕秋啊,你轉告一下夏青,讓這個政委暫時停止工作,一切等我回去再做安排,做工作要講究方法的,咱們的部隊可能不吃那一套。」周正笑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呀,寵著雷彤還換個說法,先這樣吧,我收拾一下東西,馬上找唐天商量一下,就和兩個縱隊一起出發。」

秦燕秋說完掛掉了步話機,周正也掛掉了。兩個縱隊過來的時間預計要十天時間,周正恰好在這段時間裡做出來95式的突擊步槍,然後再造一把自己的88式狙擊步槍,時間緊迫,他準備立刻行動了。

周正打算尋找那個第五車間的那個車間主任,這個事情沒有必要驚動兵工廠的廠長王天福。於是,周正點了一根煙,背著步話機準備去找車間主任,突然又想起來,這得先把兩支槍的樣式和參數畫出來,沒有樣式和參數,就算那個主任同意了,也無法製造啊。

說到畫畫,周正就頭痛,要是夏青在就好了,畫畫的高手啊。周正想了想,就去找秦燕茹,秦燕茹還在那裡登記花名冊,周正就直接走了過去,一幫大學生有男有女的,很多漂亮的女大學生就盯著周正偷看。

「哎,秦燕茹,你姐夫來了。」有的學生看到周正過來,就小聲地通知了秦燕茹。

秦燕茹聽到后,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到周正,臉上莞爾一笑,就朝周正小跑著走了過來:「姐夫,你是不是檢查我的工作來了。」

「檢查,你做事情,我還用檢查嗎。」周正說話間用颳了刮秦燕茹的鼻子笑著說道,「給我找個畫畫的大學生,我找他有重要的事情。」

周正說道。

「畫畫,這個事情誰不會呀,我就可以畫啊。」秦燕茹聽了說道。

「你,你?」周正有些懷疑,「你是學畫畫專業的嗎?」

「姐夫,你太小瞧人了,你也不是打鬼子專業的啊。」秦燕茹笑了笑說道,「再說了,這裡面有個陳丹的女生,就她一個人是學畫畫的,我得幫我姐看著你。」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也把陳丹找過來,你們兩個幫我做一件事情。」周正說道。

「好,你等著。」秦燕茹聽了后,轉身走到了登記桌跟前,找了一名大學生負責接著登記后,就把陳丹找了出來,兩個人一起到了周正的跟前。

陳丹到了周正面前,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和一個所謂的抗日英雄站在了一起,而且據說周正是個色鬼。

「你,你找我。」陳丹緊張說道。

周正沒有回答,只是看了一眼這個陳丹,就知道這個丫頭片子肯定是大戶人家,至少家裡挺富足的,的確很漂亮的。

「哪的人?」周正問道。

「啊,這個周正是不是看上我了。」陳丹聽了后,心裡就有些害怕,據說周正好幾個夫人了。

「我姐夫問你呢?你不是南京江陰人嗎?說呀。」秦燕茹登記的時候就記住了,她看到陳丹那麼緊張,立刻替陳丹回答了。

「江陰的,跑這麼遠?」周正聽了后又接著問了一句。

「鬼子飛機扔炸彈,把我父母和弟弟都炸死了,家裡值錢的東西都被逃兵搶了。」陳丹緊張地說道。

「對不起。」周正聽了后,感覺有些內疚,他沒有想到陳丹的遭遇是這樣的,於是說了三個字后,就讓秦燕茹帶著陳丹去臨時安排的宿捨去了。

「這是要帶去幹什麼?」陳丹邊走邊問。

「畫畫去啊?看你那麼害怕,怕什麼,有我看著呢,放心,他不敢欺負你。」秦燕茹說道。 到了臨時宿舍,周正開始指揮兩個人按照自己的思路畫畫,其實相當於設計了,秦燕茹負責95突擊步槍,陳丹負責88式狙擊步槍,可是這些步槍有些地方只能意會不能言傳,兩個人又沒有見過,畫的有點慢,有時候周正就要抓著兩個人的雙手畫。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