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堅持了五分鐘,然後地面就又多了一個大坑。

這個時候,火球離柳風還有不到兩米的距離,火球還在繼續往下飄,白老頭和望風卻沒有絲毫的力氣做點什麼了。

一米……

零點五米……

火球終於落在柳風頭上,白老頭甚至已經閉上了眼睛……

不過,白老頭很快就再次睜開了眼睛,因爲他聽到一聲奇怪的叫聲,叫聲中充滿了驚訝與不可思議,當長壽睜開眼睛後,也不由自主的叫了一聲。

柳風還是盤坐在原處,身體放出陣陣綠色的光芒,一環一環的向外發散,形成了一個類似星雲的環狀光圈,而剛纔把長壽搞得狼狽萬分的火球此時卻繞着柳風在旋轉,每旋轉一次,柳風身上的綠色光芒便更加旺盛了。

綠色,代表生命,代表生機,這是怎麼回事?傳說中的罰劫竟然給柳風帶來了生機!

眼前的景象讓白老頭莫名其妙,而他切身的體會卻更讓他驚訝不已,他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四周的靈氣越來越充沛,好像整個世界,不,是整個宇宙的能量都被吸引過來了似的,更加奇特的是,他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也在慢慢恢復,不僅如此,四周被破壞了的地方只要被柳風身體散發出來的綠光照耀到,都在慢慢的復甦、還原,綠色的光芒就像是一隻會變魔術的手,在像白老頭展示着一場驚天的魔術。

綠色的光環顏色越來越深,最後變成墨綠色,柳風的身體也被光環托起,漂浮在半空中,原本的短髮不知道什麼時候長到了齊腰的位置,長髮四散,無風自動。

“這算什麼怎麼回事嘛!”白老頭目瞪口呆的想到。 白老頭和望風饅頭霧水的互相對望了一眼,均從對方看到了無窮的困惑和迷糊。

“這算怎麼回事啊?”白老頭張了老半天的嘴,才喃喃自語般的蹦出了這麼一句話。

“也許,是因爲老天爺太過無聊了所以跟我們開了個小小的玩笑吧。”望風有點自嘲般的說道。

“玩笑?老子一點都不覺得好笑。”長壽已經變回了迷你版老爺爺的形態,所以從那麼大的坑下面爬起來着實廢了不小的力氣,而且經過剛纔那麼一陣折騰,脾氣自然好不到哪裏去,“這個破老天,有機會老子非捅破他不可!”長壽朝天上豎起兩根中指,氣急敗壞的罵道。

長壽的話還沒說完,天空突然響起了一陣雷鳴,很快的,半個紫色的火球偷偷從七彩的雲層中露出半個臉,不過這次火球卻是笑眯眯的望着長壽。

再次看到紫色的火球,長壽立刻一個激靈,緊接着就感覺全身好像突然淋過一陣從北極空運來的冰水似的,一股透心涼的寒冷讓他全身的骨頭都有一種**的感覺,當那火球已經露出大半個身子的時候,長壽徹底絕望了,“老天爺,我服了,我服了,我服了你了行不,是我口不擇言,您老大人不計小人過,把我剛纔的話當作是一個屁放了吧。”看來經受過一次罰劫摧殘的長壽竟然出現了輕微的精神失常,真是可憐。

“長壽他,不會是剛纔被砸傻了吧。”望風小心的問道。

“我看這個可能性非常的大,如果老天真的有耳朵有眼睛的話,天底下哪裏會有那麼多不公的事情發生呢。”白老頭顯然很同意望風的觀點,既然這些紫色的火球不僅不會傷害柳風而且似乎對柳風還非常的有利,他們就完全放心了,至於這個什麼賞善罰惡神權劫是不是會把這個世界折騰一番才啃罷休,那就不是他們關心的事情了,而且,他們此時對天上的七彩劫雲是不是傳說中的賞善罰惡神權劫還持保留態度呢。

然而,老天絕對是這個世界最難猜的謎,誰也別想猜到他要走的下一步棋。

“老天爺!”看到空中的情景,望風忍不住大叫出聲,這一聲叫得異常的誇張,而一旁的白老頭則是不由的忘了閉上張開的嘴,估計現在想往他的嘴裏塞下一隻西瓜也不是什麼難事。

其實空中也並沒有發生什麼太過於恐怖的事情,只是老天似乎感受到長壽是真心懺悔,所以那個已經露出大半個身子的紫色火球在長壽的認錯聲中慢悠悠的鑽回了雲層之中,可惜的是,老天的仁慈愣是把下面的三隻老妖怪給搞愣住了。


“哎喲,死短命龜,你在幹什麼!”臉上突如其來的一陣火辣辣的感覺讓白老頭第一個回過神來,伸手一摸,臉上有種黏糊糊的感覺,隱隱還聞到一股淡淡的燒焦味,海龜是不會噴火的,但是龍龜卻會,白老頭不用想就知道是誰在搞鬼了。

“沒毛鳥,你感覺到被火燒了?”長壽的表情非常的有趣,是一種混雜了興奮、驚訝、驚喜、疑惑等等於一體的大雜燴。

“廢話,我給你一個火球試試,你就知道是什麼滋味了,你不會剛纔被砸傻了吧?”白老頭滿臉關懷的望着長壽,雖然他們兩個整天吵個不停,但是關係還是不錯,眼看着這個世界上就要出現一隻百萬年的傻龜了,白老頭心裏頭還真有點難受。

“呵呵……哈哈哈……嗚嗚嗚……呵呵……”聽了白老頭肯定的回答,長壽瞬間突然大笑,瞬間又突然哀聲大哭,活脫脫一個傻子的形象。

“短命龜,你放心吧,以後的日子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白老頭目瞪口呆的望着長壽耍了好一陣子的瘋之後,才平靜的說道。

“靠,要是早知道只要求饒就可以度劫,我還傻乎乎的去扛什麼火球啊,我傻啊我,靠,我可憐的背殼,我可憐的修爲。”又哭又笑了好一會,長壽纔算是從異常的狀態中清醒過來了,剛纔那一火球至少砸掉了他上千年的修爲,他心疼啊!“奶奶的,以後誰要是敢說跟老天鬥老子就跟誰急!”

經長壽這麼一說,白老頭再次愣住了。是啊,望風的百萬年修爲、數百修真者的拼死抵抗還有那麼多高級妖怪的齊心協力竟然還比不過一聲求饒。“老天爺,你也太惡搞了點吧。”白老頭望了望天空,心裏非常無奈的想道。


至於望風,他的神情就沒有長壽那麼誇張了,不過卻緊鎖了眉頭,似乎是在思考着這次事件中的蹊蹺之處。

還好到現在爲止留在現場的只有長壽、白老頭和望風者三隻老妖怪,要是大部隊還在的話,估計以後度劫的時候肯定是哭聲一片,那場面絕對叫一個震撼。

先不管那三隻老妖怪此時心中的想法,這個時候,崑崙神域的某個隱蔽的角落,煞星正一臉奸笑的盯着眼前的屏幕,長壽、白老頭的表情非常清晰的出現在屏幕上,跟在現場看到的沒有兩樣,感情他是在看現場直播啊!

“死小子,讓你算計我,讓你對我豎中指,神仙不發火,你就當我是病貓了。要不是看到下面那羣小朋友心理承受能力不行,我玩死你。”煞星望着眉頭緊鎖的柳風,臉上笑得跟迎着陽光燦爛綻放的向日葵沒有兩樣。

現在總算是水落石出了,爲什麼這次的天劫會那麼困難,爲什麼只會出現在仙妖兩界的懲劫會降臨人間界,原來一切都是煞星搞的鬼,不,應該說是這位大神的一場惡作劇,對他們這些神來說,人間的一切都只是遊戲而已,長壽他們真是冤啊。

本來天人五衰已經讓受劫者毫無力量了,根本用不着也不會降下神雷劫那麼誇張,更不要說是專門懲罰仙人級別的修行者的罰劫了。而且,伴隨着天人五衰降臨的天劫一般來說只有一道,也只是普普通通的雷光劫,其寓意是幫助受劫的修行者羽化肉體,算是降下天人五衰的一種售後服務吧。因爲即使沒有雷光劫,受劫的修行者還是會死亡的,畢竟在這個世界上,生命共享儀有且只有一個,而且還是一次性的。

柳風的情況有點特殊,而且他還去過神界,所以受到的待遇自然就與衆不同了,前面的三道天劫煞星並沒有動什麼手腳,如果硬要說的話,煞星也僅僅是稍微提高了一下下天劫的威力而已,所以說那些修真者的付出並不能說是白費,前三道天劫還是必須硬扛的,至於後面的,那就完全是煞星的大手筆了,不然你還真以爲天劫會往回縮啊!

煞星那麼辛苦費了那麼大的勁搞出那麼大的場面自然不會只是想讓柳風的朋友辛苦一下而已,他之所以那麼做,是因爲他知道柳風現在雖然動不了、看不到,但是卻能聽得到、感覺得到,當整個世界的生命能量源源不斷的彙集到柳風身上的那一剎那,他的聽覺和感覺就恢復了。“當柳風聽到那麼多的不可思議事件後,自然會想到是自己在搞鬼,可惜的是,他卻什麼也做不了,哈哈哈,總算出了一口惡氣了,哈哈哈……”想到這裏,煞星很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當然,煞星給了柳風一個大棒之後也不忘來一個甜棗,畢竟還有不少事情是要柳風幫忙的,於是就出現了長壽等妖怪眼中不可思議的一幕:恐怖無比的罰劫火球落在柳風身上竟然變成了療養液,讓他們差點以爲柳風是老天爺的私生子了。

長壽等妖怪自然不知道此時天上的某個傢伙正在得意的笑着,自然也就不知道剛纔的一切都是某個傢伙的手筆了,要是給長壽知道真像的話,估計就算拼了他那條老命也會去跟煞星拼命吧。

“怎麼柳風還沒有醒過來?”柳風身上的光芒已經消失了好一會了,但是他卻沒有半點甦醒的跡象,這讓長壽心裏免不了又是一陣罵天,當然,他現在只敢心裏罵,打死他也不敢開口罵老天了,至少最近很長一段時間是不敢了。

“算了,我們還是安靜的在這裏等着吧,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就沒有一件是正常的,已經見慣不怪了。”白老頭無奈的苦笑道,度個劫還能招來仙界都難得一見的罰劫,他現在算是徹底服了柳風。

“我們等沒什麼,就算是要等一萬年也沒什麼要緊的,但是仙兒那丫頭那裏估計就難搞了,這不,已經來了上百個電話了,問我爲什麼那麼多修真者都妖怪都離開了,柳風還沒有出去,剛纔都已經開始出現哭腔了,要不是有夏青薇、靈禾和靈瑩在那裏安撫着,恐怕早就殺進來了。”長壽也是一臉的無奈。天空的劫雲雖然已經退去了,但是這四周不僅靈氣充裕,殘留的劫氣也不輕,這些劫氣對他們來說沒什麼,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卻是非常有害的東西,弄出個精神錯亂還算是好的,一個不小心劫氣入侵導致魔化那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唉,現在除了等還能做什麼?仙兒那裏能拖多久算多久吧,實在不行就讓她好好睡一覺,反正是不能讓她接近這附近。”白老頭看了看仍舊是一副熟睡模樣的柳風說道。

“我看也只能這樣了。”長壽也知道現在也只能這麼做了。

“你們快看。”正當長壽和白老頭在低聲唉嘆的說道,突然響起一聲驚喜的叫聲,兩妖心中一動,緊接着快速向柳風望去。

柳風的眼睛還是緊閉着,但是手指卻動了,像是想要抓住什麼似的。緊接着,柳風的眼睫毛開始動了,在長壽、白老頭和望風熱切的期盼中,柳風終於睜開了眼睛。

“老天保佑。”長壽真誠的說道。

“這小子是屬蟑螂的。”白老頭笑着說道。

望風只是望着柳風笑,沒有說話。

可惜的是,柳風完全無視眼前異常激動的三隻老妖怪,一個虎躍,柳風如同一陣風似的從長壽等三妖身邊穿過,直接來到柳靈武落在地面砸成的大坑旁邊,然後沒有任何猶豫的跳了下去…… 柳風就那麼呆呆的漂浮在大坑的中間,雙目茫然的望着眼前什麼都沒有的坑底,久久沒有說話,整張臉似乎被萬能膠粘住似的,連一個細微的變化都沒有發生,甚至是連眼睛都不曾眨一下,整個人好像變成了一座雕塑。一種莫名的傷感籠罩在大坑的周圍,似乎天地都爲這種傷感所感染,瞬間靜得有點可怕。

“柳小子這是怎麼了?”長壽第一個忍受不了這樣死靜的氣氛,開口問道,不過他的聲音有點奇怪,好像強忍着某種情緒似的。

“不知道,好像發生了什麼我們所不知道的事情。”白老頭也是一頭的茫然,但是,爲什麼心中有種強烈的想哭的衝動呢。

“短命龜……”

“沒毛鳥……”

靜了半分鐘,兩隻老妖怪幾乎是同時開口說話。

“你先說。”

“你先說。”

又是不約而同的同時開口。

“我想哭。”

“我想哭。”

兩隻老妖怪對望了數分鐘後,同時說了三個非常好笑的字,但是誰也沒有笑,而且兩隻老妖怪的臉上並沒有露出太過於驚訝的神情,似乎已經料想到對方要說的話了。

“我也有種想哭的衝動。”望風也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哭,是一種發泄悲傷的舉動,這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對於他們三隻修行了上百萬年的老妖怪來說,早就不知道什麼是哭了,生離死別、悲歡離合看得多了,心裏早就習慣了,也麻木了。如果說想哭的感覺不是他們內心的感觸的話,那麼,就是受到外界的影響,想要觸動三隻百萬年級別老妖怪的心境,其難度不下於向魔鬼傳教!

就在三隻老妖怪大眼瞪小眼的看來看去的時候,突然從天空射下一道淡金色的光束,淡淡的金色照在身上,讓人感覺到一種很舒服和很溫暖的感覺。太陽雖然掛在空中,但是這個淡金色的光束絕對不是普通的陽光,還有一點奇怪的地方,天空並沒有雲層,光束似乎是從空氣中迸射出來的。

淡金色的光束直接照射到柳風的身上,不,應該說是照射在坑底,發覺這個異常的現象後,柳風臉上冰雕般的神情也不僅融化了,他似乎感受到什麼,神情突然變得異常的激動,對着空氣說道:“靈武,是你嗎?靈武,真的是你嗎?”

三隻老妖怪聽到了柳風的聲音,但是沒能聽清楚他說的話,還以爲柳風是在交換他們,於是異常激動的向柳風所在的位置飛奔了過去,可惜的是被淡金色光束照射的地方好像有一張無形的網在保護着,他們用了吃奶的勁都不能穿過那個光束。“柳小子,你在搞什麼明堂,快給老子出來。”搞了半天還是突破不了光束,本來就憋了一肚子氣的長壽有點氣急敗壞的說道,可惜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柳風的話他們可以很清楚的聽到,但是處於光束內的柳風卻聽不到半點外面的聲音,長壽這麼做完全是白白浪費口水。

“靈武,我知道你在這裏,你出來,讓我見見你吧,好嗎?”現在的柳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了,即使光束裏面能夠聽到長壽的話,也會被柳風刪屏。

天空中似乎突然響起了一種似有似無的音樂,在淡金色的光束照耀下,坑底突然飄起了一個個彩色的小球,雞蛋一般大小,放射出炫麗的彩色光芒,光芒雖然華麗無比,但是卻不刺眼,而且給柳風一種很溫馨的感覺,沒錯,是溫馨,而不是溫暖,彩色的小球在他身邊飛繞着,他立刻有一種被親情包圍的感覺。

“靈武,是你嗎?我知道一定是你。”柳風欣喜若狂的說道。

彩色的小球慢慢聚集,一個彩色的光球越來越大,逐漸形成一個人形的樣子,在柳風期盼的眼神下,一個被彩色光芒環繞的柳靈武面帶微笑的懸浮在他的面前。

“你……我……對不起。”柳風望着眼前的柳靈武張了半天的嘴,最後還是滿臉愧疚的說了三個字——對不起。這句對不起是爲之前沒有完全信任他而愧疚,還是因爲沒有保護他而後悔?只有柳風心裏清楚,也許兩者皆有吧。

柳靈武依舊是面帶微笑的望着柳風,他很想說“沒關係”,他很想告訴柳風,只要他沒事,自己就滿足了,他很想告訴柳風,能見到他,自己就已經非常開心了……他有很多很多話要說,以前,柳風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而現在,他卻一個字也說不了,老天,就是愛折磨人。

“靈武,跟我回去見見仙兒,好嗎,你應該也很想見她吧,我想她肯定有很多話要跟你說的,好嗎?”柳風哽咽的說道。這些天來,柳風一直非常的煩躁和不安,感覺會有一樣很重要的東西離開自己,柳風一向很相信自己的感覺,所以他對柳靈武一直保持着一定的戒心,因爲他認爲要失去的會是仙兒他們,或者是自己的生命。不過,當他再次經歷生死瞬間的時候,他什麼都明白了,他要失去的,是這個來自三百年後的兒子,因爲在那一瞬間,他看到了一些未來的影像片斷。

歷史已經在剛纔被悄悄改寫了,柳靈武也將不復存在了,是真正的消失,不是死亡,不是毀滅,是消失。柳風知道,也許在下一瞬間,柳靈武這三個字就會永遠的從自己的記憶中消失,所以他要在還記得的時候多叫喚幾次。

“靈武,這個名字應該是你媽媽給你改的吧。”柳風微笑着打量着眼前的兒子,越看那是越發的喜歡,他伸出手想要撫摸一下柳靈武的頭髮,可手卻穿頭而過,柳風的臉上立刻閃過一絲痛苦的悲傷。

“孩子,你要走了嗎?”柳風自言自語了好一會,突然發現柳靈武身上的光芒突然閃動了一下,心裏突的一跳,某些記憶似乎在慢慢變淡,慢慢變淡……

柳靈武一直保持着一個表情,他不能說話,不能動,甚至連眨眼都不行,但是,他還是非常的感謝老天,因爲老天讓他聽到了他最想聽到的稱呼。即使下一刻自己就要消失了,柳靈武還是在笑,他真的很開心。

“別走,再留一會,一小會就好,讓我再好好看看你,別那麼快走。”眼角溼潤了,漸漸變淡的身影更加的模糊了……

當柳風的眼神變得茫然的時候,淡金色的光束也消失了,同時消失的,還有一段短暫的記憶。


“柳小子,你剛纔在那裏幹什麼,那個金色的光束是怎麼回事!”柳風還在迷糊的狀態中,沒有了金色光束阻礙的長壽已經氣呼呼的下來興師問罪了。

“金色的光束?什麼金色的光束啊?”柳風一頭的霧水,他甚至不明白自己是什麼時候跑到這個坑底來的。

“你怎麼哭了?”望風一見到柳風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你們好像也哭了吧。”柳風指了指對面的三隻老妖怪說道。

“邪門了,不會是什麼傳染病吧。”白老頭摸了摸眼角,溼溼的,但是他卻怎麼也記不起自己什麼時候哭過。

“靠,小子,你別岔開話題,說,怎麼罰劫的攻擊火球落到你的身上一點事都沒有,虧我還爲此失去了上千年的修爲呢,你要不給我說出個子午卯酉來,我跟你沒完!”長壽飛過去就扯起柳風的耳朵大聲說道。

“行了行了,長壽爺爺,耳朵都要被震聾了。”大家爲了幫自己度劫所做的一切柳風都能聽到、感覺到,也知道長壽確實爲了自己吃了不少苦頭,至於煞星的暗算,他稍微一想就猜了個**不離十,“這件事情,說起來就話長了,還要從我那天偶然進到崑崙鏡中的世界說起……”安慰了一下暴跳如雷的長壽,柳風開始慢慢述說自己前陣子的際遇。柳風之所以決定向長壽他們三個坦白,一是接下來的事情自己一個人扛不住,找多幾個幫手,二是被他們在度劫時的表現感動了,他覺得要是再隱瞞着他們自己就真不是東西了,而且煞星並沒有說神域的事情不能跟別人講。

一說就是小半個小時,聽得眼前三個老妖怪目瞪口呆,表情那叫一個精彩啊,“柳小子,你不會是在跟我們講神話故事吧。”長壽不知道什麼時候鬆開了柳風的耳朵,已然一屁股軟坐在柳風的肩膀上。

“我也希望之前發生的事情是南柯一夢,這樣還可以活的開心一點。”柳風苦笑道,“可惜往往是事與願違。”

“天啊,我是豬,你們兩個變態在那裏打情罵俏我去湊什麼熱鬧啊我,我犯賤,我自己找罪受啊!”明白了事情原委的長壽頓時哭得那叫一個天昏地暗,之前以爲哀求就可以度劫就已經讓他後悔不已了,知道真相後他沒有掐死柳風已經非常難得了。

望風聽了後什麼也沒說,表情也沒有太大的變化,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他越是這樣柳風心裏就越是過意不去,“望風,我會想辦法恢復你的修爲的。”

“算了,沒有了那些累人的東西我還活的自在點。”望風搖頭笑道,“你也知道,我最討厭打打殺殺的,沒了修爲對我來說也許是一種解脫吧。”

“柳小子,你是怎麼進入崑崙鏡的,你好像沒有說吧?”柳風正要說話,一直低頭思考的白老頭突然插嘴說道。

柳風被白老頭的這個問題搞得一愣,接着任他怎麼回憶,怎麼想,就是想不起自己到底是怎麼進入崑崙神域的,“白爺爺,我怎麼也想不起我到底是怎麼進入神域的。”把自己有記憶以來所發生的事情都在腦海裏放映了一次,柳風最後還是無奈的說道。

“好像,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被我們遺忘了似的。”白老頭若有所思的說道。

“我好像也是。”被白老頭這麼一說,望風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是啊,怪不得我總感覺丟了什麼似的。”長壽也皺起了眉頭。

“不會又是煞星搞的鬼吧,他既然有能力改變天劫,想要把你弄去神域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白老頭猶豫着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很有可能。”望風點頭應道。

“我看像。”長壽也同意了。

“似乎只有他有這個能力。”柳風皺眉說道,這個煞星,總有一天要他好看的!

“靠,怎麼全怪到我的頭上了!我要是能自由穿越神域的終極結界還用得着被困在這裏,早就去找那些卑鄙的傢伙報仇了,你們怎麼可以沒有任何證據就污衊別人!”還在觀看現場直播的煞星聽到三隻半妖怪的討論,氣得直吐血,罵完後,煞星也皺起眉頭,“對了,那小子爲什麼可以來到神域呢?神域的終極結界似乎只有世界毀滅的力量和神器的力量才能打開啊,那小子根本沒有完全掌握崑崙鏡的力量啊……” 距離天人五衰的事件已經半個月有餘了,柳風回到家後就馬上開始了閉關,在接下來的半個月內,他沒有踏出家門半步,除了柳仙茗,他沒有見任何一個人,整天把自己關在家裏的二樓,好像得了強度抑鬱自閉症似的。還好有李光和夏青薇等徒子徒孫代替他去給在度劫時出手相助的高手登門道謝,不然的話就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在心裏問候柳風及其家屬,要知道這次爲了幫柳風度劫可是有不少妖怪和修真者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啊。當然,對於那些做出很大犧牲的同志,簡單的道謝是絕對不夠的,還好白老頭平時喜歡煉丹,對於他們這些超級妖怪來說,丹藥的作用是非常的小,不過對於A級的妖怪和同等境界的修真者來說,S級鳳凰煉的丹無疑是非常難得的好東西,於是那些平時只能呆在昏暗的地下室的丹藥這個時候就得以重見天日了,妖怪都市世界的統一戰線因此得到了鞏固。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