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雄這纔看清楚那看起來很普通的綠色元氣內,竟然黑光閃爍另有殺招!

他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但直覺告訴鐵雄,這無比鋒利、霸殺的玩意,會要了他的命。

鐵雄怕了!

他想要躲閃,卻已經來不及了!

下一秒,綠色光點如他所料,瞬間穿透了他比鋼鐵還要堅硬百倍的前額,如破豆腐塊一般,無比的輕鬆。

時空在這一刻徹底靜止了。

鐵雄的巴掌就這麼停留在孫飄雨的上空,僵硬了下來。

他能清晰的感應到,妖魂被巨斧的霸殺能量衝的支離破碎,所有有關迎回金鵬老祖的念頭正在迅速的潰散、消失!

好強大的殺招!

“不,不可能,我怎麼能敗!”

鐵雄獸目睜的滾圓,那張毛茸茸的臉上滿是不甘。

他可是五品的妖祖啊,昔日金鵬老祖手下最能打的護法,連祕境期高手都拿他沒辦法,如今竟然死在了這麼一個小丫頭手上。

他終於明白了,秦羿爲什麼會讓他挑戰這個甲級弟子,從他答應的那一刻,就已經踏上了死路。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敗了!

意識潰散!

鐵雄那如山丘一般龐大的身軀,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發出一聲轟隆巨響!

場中死一般的寂靜。

沒有人明白髮生了什麼!

上一秒大家還在爲孫飄雨擔憂,爲鐵雄喝彩,誰能想到劇情會如此的大反轉,鐵雄竟然被孫飄雨輕描淡寫的一招給秒殺了。

鐵雄的身軀慢慢的縮小,恢復了人形,慘死當場,那張醜陋的臉上寫滿了困惑與不甘。

眉心的血洞,更是觸目驚心的令人感覺到可怕!

“鐵雄!”

黑鴉夫人第一個衝過來,在用妖氣再三試探後,不得不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鐵雄被秒殺了!

“這怎麼可能?”

“孫天罡你太無恥了,你們這麼多人居然聯合在一起演戲,甚至還不惜搭上一個長老的性命。”

“你們贏了,你們的木神,呵呵,一個甲級弟子……”

“你們真夠卑鄙的。”

黑鴉夫人無比痛心,仰天怒吼了起來。在她看來,孫天罡等人在刻意隱瞞孫飄雨的真實實力,讓她以甲級弟子來挑戰鐵雄,殺了鐵雄一個猝不及防。

失去了鐵雄,她再想迎回老祖,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夫人,咱們跟他們拼了。”

山甲忿然怒吼道。

“拼,怎麼拼?”

“她能一招秒殺鐵雄,同樣就能殺了你我。”

黑鴉夫人看着面色平靜,冷傲如仙的孫飄雨,無奈的搖了搖頭。

孫飄雨這一擊,不僅僅是殺了鐵雄,更是擊碎了衆妖原本的信心,他們知道原來崑崙山的這幫人還真不是軟柿子。

妖獸修煉艱難,熬了幾千年,誰也不想就這麼白白送命,一時間上百妖獸鴉雀無聲,無一人迴應山甲。

“小雨,你……”

孫天罡看向愛女,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小雨的修爲他是知道的,絕不可能有秒殺鐵雄的能力,更遠遠沒達到木神境界。

但奇蹟就這麼誕生了!

小雨挽救了乾道宗,這是不爭的事實。

“剛剛那一擊,絕非是木元之力,我感應到了至邪至霸的氣息,怎麼會這樣?”

青木長老對木法極其的敏感,心中不禁犯了疑。

孫飄雨看似平靜,實則此刻心中只有用震撼、恐懼來形容自己的感受,她當然知道秒殺鐵雄的是那把魔斧,可是它是從哪來的,自己爲何有木神一般的實力了。

想不明白,她也懶的想了。

戰勝了鐵雄,她並沒有太多的激動與興奮,反而有一種前所未有的疲憊!

就像是全部的力量被抽空了,連說話張張嘴都覺的是一種困難。

“大小姐,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的,打了這麼久,肯定乏了吧,趕緊吃塊點心吧。”

就在她幾近眩暈之際,秦羿適時的湊了過來,奉上了糕點。

孫飄雨知道此刻絕對不能露餡,妖獸的實力依然整體強於乾道宗,她是定海神針,無論如何都要強撐下去,當即感激的看了秦羿一眼,旁若無人的吃起了糕點。

幾塊糕點下肚,孫飄雨頓覺氣力恢復了不少,總算是緩過了一口氣來。

“秦羿,謝謝你。”孫飄雨微微一笑,把盒子遞給了秦羿。

那不經意的淺笑,如春風一般溫柔,不僅僅是武思源等人氣炸了肺,一旁的孫天罡也是眉頭緊鎖,小雨居然對男人笑了,這是此前從未所未有的。

而且,他從秦羿與孫飄雨的眼中,讀到了一絲異樣的味道。

不,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他養着孫飄雨是有大用途的,當然他還沒無恥到自己享用青木鼎,也不允許自己兒子染指,畢竟養了這麼多年,早就是一家人了。

但孫飄雨是他維護乾道宗最重要的一張牌,天下間能配她的只能是三個人,首要自然是崑崙至尊,再者就是重新復出的江東秦侯,最後再不濟也得是武神殿的段慕全。

秦羿一個小小的廚子,就算是有一手好廚藝又能如何?他的影響力又豈能跟那三人相比,娶自己女兒無疑是癡心妄想。

“黑鴉夫人,大小姐贏了,按照約定,你們可以回老窩待着了。”

“當然,你們也可以不走,不過後果嘛……你們都懂的,除非你覺的自己的頭比鐵雄還要硬。”

秦羿拿起刀子走到鐵雄的屍體旁,三兩下就起出了保存完好的內丹,在手心顛了顛,冷森森笑道。 “行,算你們乾道宗走了狗屎運,這一戰我們輸了,自認倒黴!”

黑鴉夫人擡手攔住神情激動想要說話的山甲,無奈表態道。

說完,領着手下數百妖獸,灰溜溜的回到了禁地以內。

她是真心沒轍!

秦羿來談判的時候,可是自帶金身光環的,黑鴉夫人雖然不明白這樣厲害的人物爲何會窩在乾道宗,但確實是惹不起,除了服軟,別無選擇。

否則一個木神,一個擁有無比可怕實力的廚子,兩人聯合起來,還真不是他們能吃得消的。

羣妖來時洶洶,去時狼狽如犬,回到了老窩。

萬獸峯恢復了平靜!

衆人回到了乾道宗,這一次的賞賜自然是歸孫飄雨所有了,孫無忌兄妹倆可謂是立了大功,尤其是小雨,成爲人盡皆知的木神,她原本就受下院弟子追捧,此刻的聲望大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且由於鐵雄的死傳到了其他宗門,一時間孫飄雨儼然成爲聲望在兩大聖少之上,能與段慕全比肩的存在了。

孫家也因爲這一戰,基本上坐穩了乾道宗的寶座,青木長老在損失了朱火這個幫手後,實力大損,武思源三個甲級弟子更是威望一落千丈,如今乾道宗上下都知道如果不出意外,孫飄雨未來是最有可能接任掌教位置的人選了。

不過對於青木長老師徒而言,他是不會就這麼認輸的。

畢竟三宗會盟上誰能勝出,纔是真正的大顯光彩,聲振崑崙山!

青木深知單憑他,這輩子怕是坐不上掌教寶座了,唯一能寄希望的還是自己的寶貝徒弟。

隨着三宗會盟臨近,青木爲了搏最後一把,他決定豁出去,採取一個危險而又大膽的舉動,這讓乾道宗這汪看似平靜的潭水下,波濤愈發的洶涌了。

太虛東乾洞,這是青木長老清修之地,平素他已經很少來這,除非有特別重要的機密纔會現身於此。

武思源快步匆忙的走進了山洞,滿臉的頹然之色,最近他幾乎服食了青木長老能給予的所有的資源,然而修爲依然停留在仙氣中期,氣力增長有限,甚至好幾次因爲心浮氣躁險些走火入魔,這讓他十分的苦惱,原本乾道宗最有希望接手掌教位置的他,似乎失去了命運之神的庇佑,陷入了低谷。

一進入山洞,木元鋪天蓋地的涌入心脾,他心頭才稍微舒暢了一些,走到正在打坐的長老身前,恭敬拜道:“師父,你找我。”

“思源,你看起來很浮躁,心神不寧啊。”青木睜開眼,拂袖正然問道。

“師父,蒼天不佑啊,原本乾道宗弟子是以我爲尊的,現在好,莫名其妙孫飄雨就成了木神,如今下院弟子,全都是心向着孫家兄妹。而且後天就是三宗會盟了,我剛剛得到消息,段慕全在半年前就踏入了神煉後期大武尊,而我呢卡在仙氣中期道尊境界已經好幾年了,我怎麼跟人家比啊。”

“哎,師父,你說我是不是要完了?”

武思源無比痛苦的問道。

豪門尋歡:做我女人100天 “徒兒,凡事不要看得那麼極端,孫飄雨能突然爆發,肯定是有人相助,而且她身上藏着一股子魔道煞氣,我看孫天罡也未必明白。”

“不說他了,你想不想在三宗大會上一戰揚名?”

青木沉聲問道。

“當然,師父,徒兒無時無刻不想光耀咱們木系一脈,孫家獨掌乾道宗多年,是時候讓他們交出師父當年的寶座了。”

“別忘了,多年前,執掌乾道宗的可是師父您啊。”

武思源激動道。

“難得你有這份心思,師父決定再助你最後一臂之力,讓你在三宗會盟上一戰揚名,贏取孫飄雨的芳心,最後執掌乾道宗。”

青木老懷大慰道。

“師父,什麼法子,您,您快說。”

武思源雙眼綻放出燦爛的光芒。

“我想好了,把一身修爲全部傳功給你,這樣一來,你融合我的仙氣後期修爲後,必定可以至少達到神煉後期,甚至是巔峯、祕境初期也猶未可知。”

青木決然道。

“什麼?師父你要把全部的丹田之氣傳給徒兒,可是那樣你一生修爲盡毀,豈不是……”

武思源無比驚駭,內心卻是狂喜不已,世上怕是沒有比這更好的事情了吧。

“師父就你一個徒兒,看的比親兒子還重,我這一生論天賦不如孫天罡,這輩子怕是鬥不過他了。所以,爲師只有把所有的寶押在你的身上了,日後你要坐上了掌教之位,給師父封個牌位,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青木嘆然道。

“師父,你放心,如果我能在三宗大會上揚名天下,畢竟逼宮孫天罡下位,到時候就讓您老做上掌教之位,徒兒心甘情願爲你打下手。”

武思源朗聲道。

“好徒兒,接受傳功吧。”

青木大喝一聲,右手一翻,一道強橫無比的勁氣生生拔起武思源,在空中飛旋了一圈,倒立與天靈之上,兩人天靈相接。

然後,丹田的青木靈氣,如潮水一般,沿着天靈灌入了武思源的頭頂。

傳功之法,在武道界歷來是大忌,而且極其的危險。

若非是走到了這一步,青木也不至於冒這個險。

但現在他已經沒有選擇了。

傳功必須是同脈同源,最理想的是父子關係,武思源由於自幼修習的是木系之法,經脈運行路數與青木是同源的,雖然不是親血脈,倒也可行。

只見源源不斷的綠色之氣縈繞在二人體外,武思源頓覺魂海激盪,潮水般的氣息涌入了天靈,他連忙運行法訣,將師父的丹田之氣引入丹田。

青木長老可是仙氣後期,接近祕境的大道尊,一身修爲何其了得,比起武思源要雄渾數倍,面對如此強的靈氣灌體,武思源很快丹田盈滿了。

多餘的氣勁開始在體內亂竄,引的他渾身血脈幾近爆裂,無比的痛苦。

西游記之逆轉乾坤 “莫慌,藉助靈氣,衝擊後期境結,只有這樣才能容納爲師的丹田之氣。”

青木長老凜然提醒道。

武思源會意,瘋狂的藉助着氣勁,一次次的衝擊着後期境結。

往日無比堅固的境結,在無窮無盡氣勁的強催下,開始鬆動,武思源大喜,繼續狂衝…… 唪!

也不知過了多少個時辰,他陡然吐出了一口鮮血,雙眼竟是綻放着綠光,渾身瞬間輕鬆,原本的丹田頓時廣闊如海,源源不斷的氣勁沿着經脈,匯聚於中。

當青木長老傳輸完最後一絲丹田之氣後,猛然力竭,一頭栽倒在地,武思源漂浮在半空,緩緩落了下來,負手而立,渾身綠光縈繞,傲氣無雙。

“籲!”

“終於踏入了夢寐以求的仙氣後期,如果再能得到孫飄雨的青木鼎,只怕踏入祕境也猶未可知。”

武思源享受着體內那股澎湃無比的氣勁,仰天大笑了起來。

“思源,思源……”角落裏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

原本仙風道骨的青木長老,此刻失去了一生的修爲,佝僂蜷縮着,滿臉的雞皮疙瘩,那一頭順滑的齊肩銀髮形同枯草一般,就算是比起山下村裏的九十歲老頭還要蒼老,那裏還有昔日半分長老風采?

“師父。”

武思源並沒有走過去攙扶一把,而是站在原地,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思源啊,別忘了,你答應過爲師的,一旦拿下了孫天罡,哪怕讓爲師在掌教位置待上一天,我也是心滿意足的啊。”

“對了,我掛在牆上的葫蘆裏,有回元丹,你,你快給我拿過來,爲師本元衰竭,快要支撐不住了。”

青木長老指着牆上的葫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彷彿下一口氣提不上來,就會馬上斷氣。

“好!”

重生空間之完美軍嫂 武思源走到了牆角,託着葫蘆一步步的走到了青木長老的跟前,瞳孔中的綠芒變的無比的邪惡、森冷。

“思源,快,快給我服丹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