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符,林楠又動用兩次,這才算是堪堪避過一劫。

而這一個小時的時間,凰大仙直接背著林楠狂奔百里的距離!

小世界內,到了這一刻,超級危險了。

甚至在之前一次被襲殺的時候,金剛符都傳出破碎聲,隨時可能完蛋,讓林楠臉色當場大變。

若是金剛符都不行,那他真的要放棄了。

好在,此刻已然闖入一半的距離,而他們還有一日的時間!

一日,前行兩百五十里!

這若是在外面,以凰大仙的速度,兩個小時足夠。

即便是林楠三個小時也差不多。

但這裡,危機四伏!

「無論如何,闖進去,哪怕是死,我也心甘情願!」凰大仙渾身是血,臉色煞白,但一點都不後悔。

有超級強大的猛獸出手,差點撕了他!

外界,陳聽雨等人聚集在鳳凰山山腳下,在他身邊足足聚集了近二十位修士高手。

甚至還請來了一位大修士高手坐鎮!

整整半天的時間,林楠二人竟然都沒有再出現,這意味著什麼?

「怎麼辦?還要等下去嗎?」徐海東沉聲。

聽聞林楠可能出事,他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夏振華臉色也布滿擔心之意。

從林楠身上,他們看到了諸多的希望,但眼下突然間要失去?

他們不希望林楠出事!

而且說到底他們這些人都欠林楠不少。

陳聽雨臉色一直很凝重,遲遲沒有下決定,而是一直在注意著山中的動靜。

先前的吼叫聲,他聽的真切,來自他們之前到達的巨峰腳下,那裡有著十頭超強的凶禽猛獸。

而且根據他此刻的判斷,那裡肯定發生了其他事情,感覺聚集了太多太多的凶禽猛獸。

本就相距不算太遠,他們此刻就站在安全界限以內,能夠隱約感覺的到。

「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這裡的天地之氣為何如此濃郁?」

陳聽雨身邊,一名中年男子眉頭微皺,帶著思索之意。

此人,正是國安局的一位大修士,而今被陳聽雨請來。

但是即便是如此,他們一行人也不敢深入鳳凰山。

夜晚,太危險!

而且真若是衝殺進去引的大規模的廝殺,極可能再度讓大群凶禽猛獸試圖衝下來,再度造成周圍村莊的恐慌。

「之前沒有這般,而且這附近也應該有猛獸存在,但此刻都沒有,肯定是發生了大事。」陳聽雨沉聲。

「我們再等一晚,明天早晨,他們再不出來,我們進去看看!」

眾人聞言沉默,然後原地等待著。

殊不知,這一刻的林楠和凰大師二人在神秘小世界內的遭遇。

最後兩百五十里,對他們而言,是何等之南。

尤其是此刻神秘小世界的天色也完全黑了下來,比外界還要漆黑的多,沒有月光,沒有任何光亮。

如此,也就更危險了。

哪怕是有著透視眼,林楠也是一陣抓瞎。

凰大師雖然是大修士高手,但在這夜色下,也一樣不怎麼好使。

如此,也就更危險!

他們更加難以發現凶禽猛獸,但凶禽猛獸好像依舊可以發現他們!

危險,超級危險!

但他們不敢耽擱,依舊繼續前行。

當然,不能再極速前行了,看不清路再這般下去,他們都得完蛋,只能一點點前行。

依靠大修士的直覺,依靠林楠的透視眼。

但依舊被襲殺,被攻擊!

這些凶禽猛獸,好似認準了他們他們,一次次的截殺,伏擊。

但奇怪的是這些凶禽猛獸都好似有自己的地界,一次追殺絕對不超過五里路!

哪怕是天上的那些凶禽猛獸明明可以繼續追擊,甚至馬上就要追上,也會在五里路之後停下來。

這讓林楠猜測不少,凰大仙也隱約明白了一些。

「這或許就是特殊的考核與磨練?」林楠自語,覺得非常有這個可能。

之前小飛仙給林楠介紹過相關的記載。

所以,哪怕是前行到現在,遇到諸多的襲殺,但他們沒有殺一頭凶禽猛獸。

哪怕是明明有機會,林楠都沒有讓凰大仙動手,考慮的就是這點。

而與此同時,就在林楠二人拚命趕路的時候,位於這片小世界最核心的位置,一頭老猿不知道枯坐多久,身上都沾染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在二人接連前行了三四百里后,終於睜開雙眼,露出人性化的表情。

甚至,開口自言自語!

「數百年了,終於又有人進來了?」 鳳凰山外。

天色大亮,前後二十個小時過去,但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不能再等了,麻煩幾位跟我一起進去,其他人留下等待!」陳聽雨著急了。

在鳳凰山中二十個小時,天知道發生了什麼。

林楠是神秘,但實力還是太弱,這是致命缺陷!

當即,那位大修士為首,陳聽雨徐海東夏振華這幾位高品修士跟上,直接進入鳳凰山。

然而,速度很快,不過半個小時后,他們返回,但一個個臉色煞白!

「怎麼回事?」其他人開口詢問,但他們一句話都說不出。

有些事情,不敢說,也不能說!

何止千頭?

密密麻麻,哪怕是讓他們都覺得心顫,那位大修士臉色也是難看不已。

為何這裡竟然擁有那麼一股可怕的力量!

上千頭不止的凶禽猛獸聚集在一起,相安無事!

而且,比他這位大修士更強的凶禽猛獸也有著不少。

也好在他們此行極為小心,更沒敢上前,否則根本不可能活著出來。

恐怖數量讓他們真就,而與此同時真就的還有另一方面。

那道七彩門戶是什麼?

所有的凶禽猛獸完全圍繞著它,山中此刻磅礴充沛的天地之氣也赫然是從其中傳出。

那是一道門戶,背後是什麼?

林楠他們二人是不是進入其中了?

一個個疑問,縈繞在陳聽雨心底,也縈繞在其他人心底。

鳳凰山中,他們沒有發現林楠,但最大的可能他們認為是闖了進去。

至於如何能在上千頭凶禽猛獸之中闖到七彩門戶內,他不知道!

林楠到底要怎麼做,他同樣不知道。

只能等待!

轉眼間,又是半天過去!

山中沒有動靜!

一整天過去,還是沒有人出來!

…………

而殊不知,此刻的林楠和凰大仙二人,當真是面臨著九死一生的局面。

哪怕是之前準備了四百多萬的恐怖數量靈氣值,但在這裡,也就堪堪夠保命而已。

這一刻,林楠真想想罵一聲坑爹!

這和凰大仙那位先祖介紹的不同!

或許是他們的實力和那位凰大仙先祖相差太多了。

一路闖入,一路被襲殺,基本上二人就沒有完好無損的時候了,狼狽不已。

但眼看著就要成功,他們不捨得放手!

只能拼搏下去!

而這一切,赫然都被某一座枯坐的老猿『看』在眼裡!

兩天時間過去了!

林楠沒有出來,山中也沒有動靜。

陳聽雨等人都沒有離去,內心著急。

若非七彩門戶前凶禽猛獸太多,他都想衝進去尋找林楠。

他不能出事!

「還有最後一天的時間!」陳聽雨自語。

林楠離去時已然交代了。

最長,三天!

三天後若是再沒有回來,那也就意味著真的出事了。

為此,哪怕是燕京那邊其他事情催促著,他也給壓了下來,也等待著林楠的結果!

山中,依舊沒有任何動靜,諸多凶禽猛獸依舊聚集在巨峰之下,他甚至再度悄然進入過,七彩門戶還在。

但,沒動靜!

又過了半日,依舊沒有動靜!

這一刻,所有人都感覺不對勁了。

家中,林母二人總覺得不對勁,這次林楠出門,臨行前交代了不少,再然後竟然聯繫不上了。

雖然平日間他們不會過問林楠的事情,但感覺還是有的。

省城那邊,因為省城餐廳的事情,這幾日和秦嵐一直在努力,在想各種辦法。

但卻一次次的被阻擊。

那些人,擺明著要整他們,根本不在乎錢財!

是什麼人?為什麼?

她們不知道,只能盡量去想其他的辦法。

而眼下十家餐廳,盡數關門了。

甚至連帶著五家大仙農旗艦店也關門了。

門店位置,全部被人買下!

這讓周穎心累不已。

她想要告訴林楠,想要他的聲音。

但卻突然間人間消失一般,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甚至連個電話都打不通。

公司那邊,楊瑾不知道,就連楊胖子也一點不清楚。

「你去哪了?」周穎自語,這兩晚,她始終心中不寧,感覺到一些懼意。

她隱約明白一些,林楠肯定是遇到大麻煩了,否則不可能接連兩三天不聯繫自己。

三天時間,就這般過去。

看著中午十二點已然到來,陳聽雨臉色蒼白。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