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於盤一揮手,十數名黑衣大漢就要上前,葉浪一咧嘴,急忙擺手「幹啥啊?上綱上線的,打,沒說不打,你看你比我還著急,我真是許久沒見我這老大哥了,得著實好好嘮嘮嗑!」

鄧於盤冷笑著,他鄧於盤混了這麼久這個圈子,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囂張的,敢上他這吃霸王餐,居然還敢吃了二十萬,這真的是要瘋!

葉浪心裡把蘇霸霸罵了千萬遍,這老小子,就沒一會讓人省心的,恨恨的看向蘇霸霸,蘇霸霸兩眼無辜望天,一副不關我事的樣子,葉浪真想一巴掌拍死這狗日的,奶奶個嘴的!

看著手中的電話,怎麼辦,打吧,他奶奶的!

隨即,葉浪拿起電話,裝模作樣的開始播電話,樣子必須得裝足啊,葉浪看了一眼鄧於盤等人,當即身形一正,片刻后,對著電話說道「喂?狗蛋啊,你幹啥呢?剛才你大爺給你打電話你咋沒接?我是誰?我是你大表弟啊,這不廢話么,聽出來的我聲音了?」

「額!」

蘇霸霸,以及鄧於盤等人全部都驚呆了,真通了?

鄧於盤鬼使神差的掏出自己的手機,並沒有電話打進來,與領班,大堂經理同時相識一眼,頓時明白了過來,這孫子在裝比……

「哦,對了,狗蛋啊,我跟你大爺在你這酒店吃飯,你這有幾個手下,可是不怎麼禮貌啊,把你大爺都惹生氣了!」

葉浪瞟了一眼三人,旋即振振有詞的對著電話說道,旋即詫異道「嗯?有誰,我現在問……」

隨即,葉浪捂住電話,對著幾人說道「我告訴你們幾個,你們現在道歉還來得及,不然一會狗蛋生氣了,你們都吃不了兜著走……」

然而,三人卻是無動於衷的看著葉浪,葉浪點了點頭「好,算你們狠,先從那個猥瑣男開始,你什麼名字,什麼職務,我看你是要逆天!」

「我姓王,是酒店的領班!」

領班倒是很坦然,直接告訴葉浪,葉浪對著電話氣憤道「有個領班,很是囂張,姓王,我看他極為不順眼,你趕緊給我辦了他!」

「你瞅你個完犢子玩意,還瞪眼呢,你等死吧……哦,對了,還有一個娘們,你們這的大堂經理,叫劉紅紅,這娘們太壞了,你趕緊處理了,影響酒店素質,還有那個,賊眉鼠眼的,長的跟頭豬似得那個謝頂的玩意,你叫什麼名字?什麼職位……」

葉浪指著幾人,起勢一指,對著鄧於盤說道!

「放肆……」

劉紅紅聽到葉浪點評自己之時,已然滿臉怒色,聽到葉浪這般話語,頓時大喝,倒不像是為了鄧於盤,而是為了自己!

鄧於盤擺擺手,打斷了劉紅紅,劉紅紅見總經理髮話,當即便不敢在說什麼,鄧於盤微微一笑「來者都是客,都是上帝,不必如此,你想知道我的名字?我的身份?那你離近一點,我來告訴你!」

「哇靠,這麼吊,還讓我離你近一點,你讓我離你近一點我就離你近一點,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我沒面子沒關係,但是不能丟了我大表哥的面子,所以,你離我近一點!」

葉浪一臉高傲,抽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縷青煙,坐在椅子上!

蘇霸霸在後看著葉浪,有些好笑,這葉浪原來也是個戲精啊,葉浪偏頭一看,正巧看到蘇霸霸瞅著自己笑,葉浪當即一瞪眼,還他么不是你個老癟犢子,嘴角微微一動,用蘇霸霸僅用的聲音說道「趕緊想辦法啊……」

蘇霸霸急忙將頭一偏,裝作聽不見的樣子,葉浪身形一個踉蹌,心裡咒罵蘇霸霸千萬遍!

鄧於盤有些好笑,乾脆站起身形,向前走了兩步,雙手背於身後「那你聽好了,我的名字叫鄧於盤,職位,是這家酒店的總經理……」

葉浪當即嗤笑一聲,看向發愣的蘇霸霸「一個小小的總經理而已,裝的跟什麼似得,拽的跟二五八萬似得,蘇爺,你說是不是……嗯?總經理?哇靠,總經理?」

葉浪嚇了一跳,手機掉在地上,急忙跑到發愣的蘇霸霸身旁,小聲說道「完了,完了,正主來了,你妹的,穿幫了,你個死老頭子……」

蘇霸霸也是舔了舔嘴唇,原來真正的總經來了,哎早知道當初吃完第一桌就該走了,不應該這麼貪心,真是悔不當初啊!

「二位?還有什麼想說的么?如果沒什麼想說的,就把賬結了?我們恭恭敬敬的送您二位回去,若是在這市裡住的話,我可以派車送您到家,我們的服務肯定是相當到位的!」

鄧於盤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葉浪咧了咧嘴,急忙道「狗蛋啊,是這樣……」

「我他么叫鄧於盤……」

聽到狗蛋這兩個字,鄧於盤瞬間火了,咬著牙對著葉浪一字一頓的說道!

「你看你,啥表情啊,這是要咬人啊,樓盤啊,你聽說我……」

「鄧……於……盤……」

「開盤啊,你聽我說……」

鄧於盤終於放棄了糾正葉浪的問題,葉浪繼續說道「其實我跟著老頭子才認識一天,不,兩小時,不,一會,我們沒多大關係,你說呢?或者我這麼說,你們信不信?」

「好你個小兔崽子,你剛才吃的時候怎麼不這麼說!」

「靠,你還有臉說,你這麼大歲數了,還騙人,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你趕緊麻利的,付賬……」 「沒錢……」

蘇霸霸面色一垮,反正事情也敗露了,沒什麼好藏著掖著的了,蘇霸霸直接了當的說道!

「不是我說你啊,這事我絕對是幫里不幫親,我都看不下去了,大臉盤子,你還等什麼?讓你的人上啊,我這就給你們騰地方,我先走,你們慢慢解決,冒出人家大爺,我呸,臭不要臉的……再見!」

話落,葉浪還不忘記拿上一包冬蟲夏草,便向著外面走去,然而,四五名黑衣大漢迎了上前,葉浪微微一愣,以他的身高居然只能看到人家的胸膛,抬起頭,四個大漢,黑著臉,戴著墨鏡,就如四座山似得擋住自己!

葉浪一瞪眼,不滿道「擦,很壯啊?很牛鼻啊? 我的總裁 很囂張啊?」

「喝!」

誰知,四名大漢同時一喝,將自己的肌肉高高隆起,葉浪頓時一捂臉「好了,好了,夠大了,夠大了,不去,不去,怕了,怕了……」

葉浪訕訕的走了回去,蘇霸霸可憐兮兮的望著葉浪,葉浪一瞪一眼「你看什麼?別看了,還看,再看我抽你啊……」

冒充人家大爺,還吃霸王餐,讓人抓個正著,還有比這更丟人的事情么?

「這樣來說,二位是不打算付錢了?」

鄧於盤面色微微一沉,看著二人說道!

葉浪輕咳兩聲,嘿嘿一笑「那個,狗蛋啊!」

「我再說一遍,我他么叫鄧於盤,什麼狗屁的狗蛋!」

鄧於盤瞬間暴走,葉浪一口一個狗蛋,這莫須有的傻名字鄧於盤實在是有些受不了!

「行了,狗蛋,著啥急,你這脾氣,還是跟以前一樣,怎麼也不改改!」

葉浪一臉關愛,責怪的說道,等於瞬間風中凌亂了,之前一樣?說的好像你他嗎認識我一樣!

「那個,狗蛋啊,商量商量,能不能打折?」

葉浪笑眯眯的對著鄧於盤說道,等於也是笑眯眯的對著葉浪說道「能!」

「打幾折?」

「打骨折!」

「擦!」

葉浪一番白眼,大手一拍桌子「狗蛋,你這就過份了,我們是差錢的人嘛?二十萬是吧,一分不少,這樣,我們兩個先走,明天派人把錢給你送過來,都這麼熟了,狗蛋,你不會怕我不認賬吧?」

「行,沒問題,我這個人最好說話了!」

鄧於盤燦爛一笑,對著葉浪說道,葉浪大喜,就連蘇霸霸都竄了起來,一拍大腿「好孫子,明天大爺就把錢給你送過來!」

至於明天送錢,見鬼去吧,傻子才給他送錢來,葉浪瞬間無語,你他么能不能不提這個孫子的事情,自己聽著都彆扭,更別說人家本人,然而,鄧於盤似乎並沒有什麼反應,讓葉浪鬆了一口氣!

旋即,葉浪與蘇霸霸屁顛屁顛的向著門口走去,然而,十數名黑衣大漢將二人攔了下來,葉浪與蘇霸霸腳步同時一愣,望向鄧於盤「狗蛋,你這是啥意思?」

「沒啥意思啊,我同意讓你們走,但是我這些手下人同不同意就又是一回事了!」

鄧於盤笑眯眯的給了眾人一個眼神,這些保鏢頓時將葉浪二人圍了起來,葉浪雙眼一瞪「管你同意不同意!」

「嘭!」

「啊!」

葉浪伸出雙指,直接插在了最前方的一名保鏢眼鏡上,保鏢痛喊一聲,捂著雙眼扭曲著身形!

蘇霸霸也是反應不慢,見葉浪動手,一把抄起椅子直接砸向人群,人群頓時分開一個空隙,葉浪抽身拉住一張沙發,低喝一聲,直接將沙發推了出去,眾人連連後退,葉浪與蘇霸霸行若閃電,動若奔雷,眾人都沒反應過來,時間讓眾人連連後退!

本來,兩人已經跑了出去,然而,葉浪三步並做兩步,居然又竄了回來,來到領班身前,領班頓時嚇了一跳,葉浪直接給了領班一個脖留「你小子以後容易當漢奸,倒霉玩意……」

旋即,葉浪揚起手,轉身看向劉紅紅,劉紅紅尖叫一聲,葉浪一瞪眼「你不是個娘們,我早就揍你了……」

「葉浪,你還幹嘛?還不跑?」

蘇霸霸已經跑出去了二十多米,對著葉浪大喊道,葉浪作勢就要離開,便聽到鄧於盤在旁邊大喊道「他在這裡,抓住他們,不要讓他們跑了!」

萌妻嫁到:高冷總裁別太壞 葉浪猛的瞪向鄧於盤,鄧於盤嘴角一抽,還來不及說什麼,十數名保安快速竄了上前!

「嘛呀……」

葉浪怪叫一聲,拔腿就跑,邁開兩條大長腿,狂奔著!

鄧於盤急的大跳腳,大吼道「你們這群廢物,給我追,快追啊,今天他們兩個要是跑了,你們都給我滾蛋,滾蛋!」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追不上葉浪,自己等人就失業了,於是,眾人奮起直追,場面頓時熱鬧了起來,人來人往的路人頓時紛紛側目!

「這邊跑,這邊跑,葉浪,你快點啊,我先去前面等你……」

蘇霸霸大喊一聲,一個急轉彎直接消失在葉浪眼前,葉浪大叫一聲「我擦,老頭子,你他么又坑我……」

葉浪急忙向著老頭子的方向狂奔,然而,跑著跑著,老頭子突然跑了回來,眨眼間便於葉浪穿越而過,葉浪有些發愣「老頭子,你是不是跑反了?」

「我的好孫兒,你先走,我替你擋住……」

蘇霸霸大喝一聲,旋即抄起架勢,作勢一副要動手的樣子,葉浪瞬間感動了,不過這老頭子能有這麼好心?

「蘇爺,認識你這麼久,你真的是感動了我一次,我愛你,如果你今天走了,我逢年過節會為你多燒點紙,你歲數這麼大,我估計他們下手不會太狠的,撐住,我先走了……」

話落,葉浪當即加速向著前方衝去,然而,下一瞬間,幾十號人從老頭子跑過來的方向衝來,而且有些人手中居然拿著傢伙!

「我擦,老頭子,你他么坑我……」

葉浪怪叫一聲,急忙調頭狂奔,他瞬間明白,他么的,不是蘇霸霸為自己爭取跑的時間,是他娘的這邊更危險……

「你個小兔崽子,還多給我燒點紙,你也不是什麼好玩意……」 能在五星級酒店當值的人員,身體素質自然需要考究,無論是保安還是到保鏢,都是有些身手的!

畢竟是五星級酒店,其戰鬥力自然也是非同一般,這一下子頓時熱鬧了,長長的走廊內,前面幾十人,後面幾十人,將蘇霸霸與葉浪夾在了中間,兩人面色發苦,很是無奈!

「跑啊,你們不是很能跑么?」

暖暖 鄧於盤穿過人群,氣喘吁吁的對著葉浪二人說道!

從這個距離,葉浪看著鄧於盤,若葉浪想擒賊先擒王,鄧於盤鐵定是跑了不了,這麼近的距離,這麼窄的位置!

但發生的事情不同,處理的方式不同,本來就吃霸王餐,還挾持人家總經理,這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等一下……」

忽然,葉浪大喝一聲,就在這萬分緊迫的一刻,葉浪伸出雙手,大喝一聲,兩側人馬同時一頓,葉浪眼神凌厲,大喝一聲「今天,在這裡,我就留想說一句話,此時此刻,你們……一會,能不能不打臉?」

「額!」

蘇霸霸錯楞的看著葉浪,旋即捂住額頭,都這個時候了,你就不要裝比了,太特么的丟人了!

葉浪腳步一磋,雙腳四十五度一般,右腳微微上前,身形站的筆直,雙臂一擺,眼睛封面閃動,一身起范的架勢,大喝一聲「別……打……臉……」

「給我上……」

鄧於盤大喝一聲,兩方人馬同時涌了上前,場面頓時熱鬧了起來,眨眼間,蘇霸霸與葉浪二人,便被兩撥人馬直接淹沒!

鄧於盤拍了拍自己身上莫須有的塵土,冷聲一聲「趕來這裡吃霸王餐,真是不想活了!」

旋即,鄧於盤對著人群喊道「別打死啊,留口氣,還得讓他們付賬呢……」

就在鄧於盤此話剛剛落下的時候,人群中開始有些騷動,鄧於盤等人疑惑的看向著前方看去,由於人太多,從他們這個位置根本看不到發生了什麼!

片刻后,這些人開始後退,鄧於盤微微一愣,急忙說道「我讓你們留口氣,不是讓你們後退,上啊,都給我愣著幹嘛?」

鄧於盤不說這話還好,此話剛落,眾人開始連連後退,鄧於盤頓時大怒,還未來得及說什麼!

「啊!?」

一聲慘叫,一名黑衣大漢橫飛了出去,落在鄧於盤的腳下,鄧於盤下了一跳,細看之下,葉浪與蘇霸霸身前,各倒下七八名大漢,躺在地上,哎呦個不停!

鄧於盤等人頓時一驚,發生了什麼?什麼情況!

葉浪橫跨一步,一拳打在一名黑衣漢子身前,那漢子悶哼一聲,應聲倒地,鄧於盤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終於明白,這地上橫七豎八的人,都是葉浪乾的?這些人可是經過嚴格訓練的,五星級酒店的戰士,居然連葉浪一拳都受不住?

葉浪舔了舔發乾的嘴唇,抽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了一口氣「我若想走,沒人能攔得住,所以啊,還是談談打折的事嘛,好說好商量的,是不是……」

「商量你妹,你們還愣著幹嘛?誰把這兩人制服了,我給一萬獎金,工資照發!」

鄧於盤大吼一聲,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眾人一聽這條件,一個個又如打了雞血似得竄了上前!

「靠,又來,老頭子,這次你上!」

葉浪怪叫一聲,一把拉過蘇霸霸,蘇霸霸嗤笑一聲「我上就我上,喝……」

蘇霸霸大喝一聲,眾人腳步同時一頓,這一老一小有些邪門,還是小心一點的好,突然,就在這一瞬間,那原本準備戰鬥的蘇霸霸,居然一溜煙轉身跑了!

「我擦……」

葉浪怪叫一聲,急忙跟上「死老頭子,你又坑我!」

「上,上,上的上你妹,不跑是傻子!」

蘇霸霸頭也不回的對著葉浪說道,葉浪雙眼一瞪,一加油門,直接超過了蘇霸霸,蘇霸霸一愣,旋即急忙加速,奈何,兩人對這酒店那是相當的不熟悉!

就像是無頭蒼蠅似得,被一群人追著攆!

另一座包間內,楊涵,景泰等人繽紛落座,舉杯不斷,氣氛倒是恰到好處!

「來,兄弟姐妹們,為了我們的友誼長存,我提議,大家一起干一杯!」

「好……」

「來,乾杯……」

「除了我們的友誼長存,還得感謝楊涵啊!」

「是啊!」

眾人年齡相仿,家事相同,又都是同學朋友,所以說起話來倒是沒什麼約束,忽然,眾人聽到包房外,吵吵鬧鬧,那是何等的熱鬧!

「額!」

眾人又同時一愣,旋即咚咚咚,砰砰砰,嘰里呱啦,烏壓壓的亂成一片,就連桌上的水杯都開始蕩漾起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