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這麼大年紀了,竟然還有那麼多心思。

她剛剛到媚術主要是針對心存慾望之人。

如果心中沒有什麼慾望的話,自然不會被她媚惑。

夏姬再次看向李天之媚笑道:「秦皇,你也看到了,妾身有能力媚惑一切敵人。」

「等會你可要乖乖聽話,老老實實的哦。」

「不然的話,妾身也不敢保證生氣之後會拿你怎麼樣呢。」

只見。

夏姬說話之時,美眸閃過了一絲奇異的色彩。

她緊緊的注視着李天之的雙眼。

夏姬這是要對李天之全力發功了。

夏姬全力發動狐媚之瞳的媚惑之力。

在這一刻起,李天之看着夏姬的時候發現夏姬越看越美,越看越讓他着迷。

李天之的看向夏姬的神情漸漸柔和。

李天之內心有一道聲音,在喊著自己對夏姬要好好疼惜她。

李天之剛想按照內心的去做,但又有一道聲音告訴李天之當心唐突佳人……

此時李天之的腦子很亂。

這是因為李天之的思想正逐漸的被夏姬的媚惑之力左右。

一旦李天之被夏姬媚惑,李天之的一切思想都將會以夏姬為中心!

嗡!

這次帝王鎧甲幻化的龍袍依舊只是一陣嗡鳴作響,提醒了一下李天之。

這一陣翁鳴聲讓李天之猛然驚醒。

隨後李天之心有餘悸的盯着夏姬。

「好詭異的媚術,剛剛朕這是怎麼了?」

李天之心裏驚呼道。

帝皇鎧甲幻化的龍袍只是警醒了李天之一下,李天之並沒有感覺到帝王鎧甲有什麼作用。

這讓李天之心裏暗罵帝王鎧甲,一點用都沒有。

連個媚術都擋不住,還帝王鎧甲?

「不行,等系統升級完成清醒過來,朕要退貨!」

李天之無力的吐槽道。

正在對李天之施展着媚惑之力的夏姬,看到李天之竟然又清醒了過來,心中驚訝之餘多了一絲凝重。

李天之能夠擺脫她一次媚惑,或許可以說是意外。

但是,第二次呢?

夏姬覺得李天之可能有什麼方法能夠擺脫她的媚惑。

不過,夏姬似乎並不願意服輸。

只見她對着李天之冷哼一聲。

「哼!」

夏姬緩緩靠近李天之玉手輕輕撫在李天之的胸膛。

夏姬這是要動手了?

在夏姬靠過來的時候李天之就向後退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無論李天之如何想後退,但他的雙腿彷彿被定住了一般。

怎麼動都動不了!

看着夏姬,李天之眉頭微皺。

李天之感覺得出,夏姬就是想要媚惑自己,想要自己沉淪在她的媚惑之中。

她現在應該已經通過媚術手段控制了自己大腦的一部分神經,這媚術太詭異了…….

如果李天之就此沉淪。

以後怕是永遠的成為夏姬的奴隸!

幸好帝王鎧甲幻化的龍袍又一次提醒了自己。

「沒用……..的。」

李天之剛想跟夏姬說她的媚術對自己沒用,想以此打消夏姬要奴役他的念頭。

但是。

當李天之感覺到夏姬那帶着一絲冰涼玉手撫在自己胸膛的時候,李天之愣了。

感受着夏姬那帶有絲絲冰涼玉手,李天之有種飄飄然之感。

「這是什麼手法?」

李天之心裏欲罷不能的呢喃道。

夏姬直勾勾的注視着李天之,嘴角逐漸勾起了一絲動人心魂的嫵媚。

夏姬彷彿看穿了李天之心中的想法。

只見她忽然貼近李天之的耳垂旁。

「這招叫做黯然銷魂掌。」

夏姬語氣軟儒,呵氣如蘭,清香四溢。

愣愣的聽完夏姬這句話,李天之猛的感覺自己的魂兒都差點丟失了。

「哼…….」

李天之一聲悶哼。

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什麼。

只見,此時李天之的雙瞳已經逐漸的開始空洞。

他這是要徹底被夏姬媚惑的表現。

「陛下?」

美杜莎女王從不遠處匆匆趕了過來,她早就看到李天之有些不對勁了。

但因為她與夏姬之間實力差距太大,所以剛剛一直都沒有出聲。

但現在看到李天之似乎已經快要被媚惑成奴隸了,美杜莎女王也顧不得這麼多。

先救下皇上再說!

夏姬撇向了美杜莎女王。

當感應到美杜莎女王的修為之時,夏姬的狐媚之瞳閃過了一絲不屑。

只見,看向美杜莎女王的夏姬雙瞳異彩連連。

嗡!

美杜莎女王感覺自己腦海中一陣嗡鳴,隨腦袋便渾渾噩噩了起來。

美杜莎女王也與羅剎神女皇一樣。

被夏姬媚惑了…….

「昂……」

七彩龍脈看着夏姬接連將羅剎神女皇與美杜莎女王媚惑,頓時對夏姬產生了一絲興趣。

不過,當七彩龍脈靠近夏姬的時候,發現李天之似乎正在與夏姬玩耍。

它不敢搶李天之的東西玩。

於是七彩龍脈便傻傻的停留在李天之與夏姬面前,好像是在等李天之與夏姬玩累了要到它一樣。

「這傻龍,怎麼還不來救朕,還是不是大秦帝國的龍脈了!」

李天之對着七彩龍脈,心裏暗罵了起來。

七彩龍脈似乎有所感應到看向李天之。

頓時一臉委屈了起來。

它還以為李天之不喜歡它出現在這裏。

誤以為李天之在擔心它搶走玩具。

「昂……」

七彩龍脈委屈的飛走了。

看到七彩龍脈飛走,李天之無語至極。

「這傻龍!這麼傻多龍怎麼就當上了龍脈了呢?」

李天之心裏無語道。

夏姬看到七彩龍脈飛走,心裏頓時鬆了一口氣,俏臉又恢復了嬌媚可人的模樣。

「呵呵呵…….」

夏姬看着李天之掩嘴吃吃地笑了起來,不過她的美眸抓緊點迷幻。

媚惑繼續!

李天之提起了全部心神警惕著夏姬。

「秦皇…….放鬆…….沒事的呢。」

夏姬再次開口,李天之大腦都一陣嗡鳴。

差點就控制不住內媚惑到了。

嗡!

忽然李天之全身一陣嗡鳴,隨後流轉着陣陣金光漣漪…….

九轉金身!

李天之之前服用了系統的九轉金丹成就的九轉金身,這個時候終於爆發起來了。

李天之還是第一次感應到自己的九轉金身在爆發。

這一切都好突然,就連李天之都很意外。

最終,夏姬的媚術竟然是被李天之的九轉金身抵禦了。

「啊哈哈哈哈!」

李天之感覺到自己的九轉金身被激發出來抵禦夏姬的媚惑之力,頓時興奮得仰天大笑了起來。

「朕都說了,沒用的!」

「夏姬,你還是乖乖得束手就擒吧!」

看着嬌媚動人的夏姬,李天之神色逐漸淡漠。

夏姬看着無法被自己媚惑的李天之,美眸中閃過一絲恐慌。

她輸了么?

她的媚術竟然對秦皇沒用!

夏姬嫵媚的俏臉上露出來一絲苦澀。

「不,我還沒輸,他不是我的對手!」

忽然夏姬美眸一凝。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