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歇萊!小爺來請,我最近賺了點小錢,我爸媽不要我一分,全由本人支配。”

蘇雪,蘇雲拍手稱快:“還是小爺大氣,不像潤潤。”

停了會,小雨拿出了一張卡說:“潤潤,你們猜猜,我這裏有多少錢!”

“猜不了,猜少了你肯定沒面子,猜多了你拿不出來,還是沒面子。”潤潤在調侃小雨。

“阿潤這是什麼話,我一個男漢子,拿不出來嗎?上次在廣南我欠你一個月玉米。現在都還上。”

這個小雨記性一流,潤潤都忘了,他還記得,真的服了他。

突然一陣孜然粉的燒烤味撲鼻而來,一看不知不覺來到了街邊一個燒烤攤邊。

潤潤要一串羊肉另加一個雞翅,阿雪要了一個火腿腸,一個牛排,另加一串蝦仁。


三妹要了一串羊肉,一串雞腿,一串魚片。四個活寶就坐在小桌子邊上開吃。

小雨買了四瓶牛奶,每人一瓶。邊吃邊喝好不快哉!

小雨又讓燒烤師傅烤了四根玉米,那個香味,沒法形容。惹得旁邊路人都停下腳步,朝着這邊望。

“阿潤,今天還了你4根,還剩26根,不過今天算你請客。”小雨笑了笑。

“好!你這個賬算得很精,佩服!”潤潤豎起了大姆指。

忽然,街道前邊傳來了吆喝聲:“烤紅薯了,三元錢一個。”此聲由遠漸近。

“烤紅薯的來四個。”小雨朝着賣紅薯的喊,並說:“師傅我看你這烤爐該換了”


“怎麼回事,我看還可以,這個桶不就是你家買的油桶嗎。”

“這就奇怪了,我在外面混了這麼多年,你還認識我?很好很好!

我今天把你的烤紅薯全買了,不過你要送到我家,我家有客人要吃。

這個小雨真是個仙家,那有用紅薯請客的,你們幾個孩子在一起玩玩也就罷了。

可這又是唱了那一曲啊!

小雨付了錢,然後說:“潤潤,走!。去逛商場,給你買點東西帶回家。

讓你好跟人家吹吹牛,我到過全國重點古鎮上牌去過,黃梅戲的家鄉,也顯擺顯擺。

“黃梅戲的故鄉!”潤潤給小雨糾正說。


這個小雨還是那個吊兒郎當的樣子,上一句下一句。不過潤潤還是非常高興。

他要給他買東西,她很樂!

進了商場,人山人海,貨物琳琅滿目,應有盡有。


女孩子就是喜歡看衣服和化妝品,幾個人不由自主的朝那個方向走。

小雨這個水貨,也只能跟着後面跑。

阿潤看到一盒化妝品非常好,裏面大大小小有12小件,非常實用。

她有點心動,小妹讀書不用,二妹不感性趣,結果理想不同,就分了道,小雨也溜了。

不一會,小雨這個活仙,突然出現在潤潤面前:“你猜猜我給你買了什麼禮物。”

“我哪猜得着!”潤潤不高興,她在生蘇雪蘇雲的氣,不打招呼就跑了。

“我給你們三個人,買了三臺發報機,不過現在不給看,等回家才能看。”小雨很神祕。

“小雨,你看那盒化妝品多好看,裏面有12小件,經濟又實惠。”潤潤眼巴巴地望着小雨。

小雨這個傻貨,還以爲潤潤沒錢,想找他借錢買。

他呢,也從來不小氣,只不過講話有點不同頻道,扯得你接不上軌。

潤潤身上確實沒錢,她和二妹打工的錢都交給她媽,因小妹上學,身上只有點零花錢。

古語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所以潤潤姊妹三都很懂事。

這時小雨突然對服務員說:“美女,把那盒化妝品給我裝起來我買。”

思春檔期 :“你太好了,小雨!我沒看錯你。”

小雨這時懶洋洋地說:“你不要高興的太早,我是有條件的。”

這時潤潤可不高興了:“什麼條件?”

“玉米的賬現在一筆鉤消,我不欠你玉米了。”小雨這個活仙卻拋出了這句話。

搞得潤潤差點把化妝品給扔了,但回過頭來一想,他就是這個鳥樣,在廣南也是這樣。

不跟他一般計較。小雨心腸好,整天跟小孩子一樣,單純天真,他現在還處在一個童話世界裏。

這樣一想,潤潤心情忽然開朗:“小雨,我們去找小妹她們。”

“等等,她們問起來這化妝品,你就說是你自己買的,不要說是我買的。”小雨有點害羞。

“我就說是你買的,咋的啦!”潤潤哈哈大笑。

“大姐,我求你了,千萬不要,你一定要遵守規矩,沒有規矩不成方園啊!” 寵物小精靈之庭樹

總裁的隱身夫人 ,我就答應你。如不同意,我就說。

而且還要說這是我男朋友買的,讓她們羨慕,羨慕!”

看到這裏,請讀者大大猜猜小雨這個活仙是怎麼說的嗎?

他說:“阿潤,你太突然了,我還沒準備好,你怎麼這樣呢。

我們是親戚這怎麼好意思做這樣的事。”

阿潤接過來說:“這叫做親上加親,你懂不懂?傻蛋!”阿潤格格大笑,很開心。

“潤潤我想查一查百度,瞭解一下這方面的情況,增加這方面的知識,你說是吧!

因爲我在這方面還是一遍空白,像我們這種情況。

有點類似於紅樓夢中的賈寶玉,林黛玉的那種,她們也是親戚關係。

到最後有可能很悲慘。”小雨很正經地說。

“不跟你說了,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潤潤說着拉着小雨的手:“去找小妹!”

這兩個活寶在裏面找了一圈沒找着,最後在洗手間邊上看到了她們。

原來她們兩個吃燒烤吃多了,肚子有點不正常,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你們倆讓我們好找。”潤潤衝着她們說:“現在都下午三四點了,我們也該回了。”

“來來,你們兩個過來,我給你們三賣了好禮物,絕對實用,猜猜看!”


蘇雪說:“你能買什麼好東西,買點燒烤,吃了還垃肚子。”蘇雲與蘇雪開懷大笑。

“你可不要亂說,人家出了錢請客,你們不但不感恩,還責怪這是什麼道理?”潤潤在批評她們:“你們記着要學會感恩!”

潤潤這下以大姐姐的身份在教訓她們,說:“要懂得做人與尊重,否則以後怎麼進社會。”

“啊呀!不要太認真,出來耍就是要放鬆自己,不然就沒意思了。”小雨朝潤潤瞪了一眼。

“來我給你們每人送一臺發報機,以後每個人都要跟我聯繫。”說完小雨就拿出了禮品。

三個小姐妹都樂了:“電話手錶!太好了,我非常喜歡!”

三姐妹恨不得把小雨擡起來,都圍着他轉,小妹阿雲喜歡得在小雨臉上親了一口。

這個傻蛋樂得臉通紅髮燙,傻傻地憨笑。

這潤潤就不樂意,她只准自己親,不讓別人親,她也自私,難怪人家說愛情是自私的:

“小妹,你這膽子也太大了吧,在公共場地親男孩子,是老師教的嗎?”

“是呀,在學校裏面都是,你親一口,他親一口,說外國人都是這麼幹的。”

“你還強嘴,好的不學,專學壞的,等下回去我跟媽講。”

“姐,你可不能做傷天害理的事,我是跟你開玩笑的。

你不要生氣,學校裏可正規了,將來我帶你去學校參觀。”蘇雲馬上投降了。

吃吃喝喝,打打鬧鬧,東噴西噴,也耍夠了,這幫瘋娘也該回家吃晚飯了。

回到家中,他們四個坐在沙發上,累得都一動不動地躺着,玩得太讓人感動了。

這時方樂出來了:“小雨,你中午也不帶她們回家來吃飯,搞什麼鬼。

還搞那麼多紅薯回來,害得我們吃了胃發痛,你存心想氣死我。”

方樂數落完,月兒也上場了。

“你們三個也知道回來呀,你們這樣子,長大後,有那個男人敢要你們。”

“媽,我們錯了,下不爲例。”三姐妹一起跪下承認錯誤。

這時小雨站起來說:“寧月姑姑,這可不能怪她們,是我帶她們出去耍的。

而且我還害得她們每人都拉肚子,因爲是我請她們吃燒烤的,你罰我吧!”

小雨最大的特點就是實活實說,不帶一點水份,他也跟着跪在一起。

寧月忍不住笑,差點嗆了:“都起來吧,今天都不追究了。” 寧月在古鎮上牌呆了差不多上十天了,她也要起程回廣南,準備進行打工生涯了。

她這次準備,從這裏乘車南下,也不準備回江南,話說回江南家裏也沒什麼親人。

老媽去了天國,就三個妹妹在江南,老公那邊是孤兒,也沒人。

寧月想想,心裏很難過,幸虧找到了哥嫂一家子,在這裏雖呆時間不長,但這是她一生之中,最幸福的時刻。

本來她早想走的,可哥嫂一再留她們娘三在這裏過完元宵節才走。

今天元宵節,方樂與王寒一早就起牀了,方樂上街買萊,王寒在家打掃衛生。

月兒也起來幫忙,她把她從江南帶來的山貨全部打開進行清理:

有野山姑,筍衣,筍片,核桃,黃桃幹還有醃製的野山雞等等

今天元宵要進行大清理。王寒把寧月帶來的山貨,讓方晴與關鍵送點給外婆與大姨家。

等下回肥北讓方晴也帶點回去,其餘的燒好明天帶到路上吃。

方晴與關鍵在上牌過年,這元宵節一定得回去過,不然方樂王寒不好做人。

方樂買萊回來後,就跟寧月商量:“月兒,你看我給你做了一個方案,供你參考。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