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什麼時候了,咱們能專心點嗎?

雖然我的內心世界是異常激烈的,但實際上,我們一行三個誰也沒有說話。從天台到伏虎山之間的這條路上,就只剩下我們走路的腳步聲。

說起來,唐家的這些陣法真的太厲害了。

如果沒有唐麒破開這個伏虎陣的話,我壓根就不知道在這裏竟然還有一條路是從天台直接通往伏虎山內部的。

可唐琅竟然一眼就看出來了。

難道說,我們兩個的智商差距真的有這麼大嗎?

“走路的時候注意點,不要胡思亂想了。一會兒摔下去,可沒人救你!”

唐琅的聲音忽然在我耳邊響起,直接把我嚇了一大跳。

我氣鼓鼓地瞪着他,“唐琅你幹嘛嚇我!”

唐琅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說道,“我要是不提醒你的話,你現在早就掉下去了!”

“這怎麼可能啊?這麼大一條路,我能掉到哪裏去?”我不服氣地反駁道。

只是說這話的同時,我還是下意識地往腳底下看了看,這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沒把我嚇得腿軟起不來。

我們竟然是走在半空中的?

我以爲這是地面上的一條道路,可實際上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

這一步一步的,簡直就像是踏在虛無的半空中一樣,根本就沒碰着地面。

可這樣叫我怎麼接着走啊?

“別停下來,這條天路很快就要消失了,快點跟上!”

唐麒在前面焦急地說道。

我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條路還有時間限制的。這麼一想,我的心更加慌亂了。

我這可怎麼辦啊?

“不要慌!記住,跟在唐麒的身後,他走一步你就跟着走一步,聽明白了嗎?”唐琅嚴肅地說道。

我點點頭,知道這不是撒嬌耍賴抱怨的時候。

聽得唐琅說完之後,我趕緊追上等在幾步遠的唐麒身後,然後靜靜地跟着他的步伐,一步,一步。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我們終於把這條路走完了。

而當我的雙腳踏踏實實地站在地面上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那雙腿直打顫,簡直就不像是自己的腿了。

想到唐琅竟然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嚇唬我,我簡直快要炸毛了,我氣鼓鼓地看着他說道,“唐琅你是不是故意的?我明明走的好好的,你幹嘛要嚇唬我啊?”

唐琅掃了我一眼,涼涼地說道,“我要不提醒你,你早掉下去了。”

這句話已經是唐琅第二次說了。可我不想聽這句話。

我氣鼓鼓地看着他,就這麼一直看着他。

唐琅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這條路不僅叫做天路,還叫做心路,你要是這麼一直胡思亂想的話,別說是掉下去了,到時候我們連你會走到哪裏都不知道。”

我瞪大了雙眼看着唐琅,心裏在想着他這句話到底有幾分真的幾分假的。

可是當我看向他的雙眼時,我卻發現,唐琅好像真的沒有跟我開玩笑!

我低頭癟癟嘴,悶悶地說道,“哦,我知道錯了!可是!”

“可是什麼?”唐琅一點也不客氣地說道。

我委委屈屈地看着他,很想跟他說,就算是這樣,他也不能嚇唬我啊。萬一把我嚇得掉下去了,那他就哭去吧。

我這麼想着,順便還腦補了一下唐琅哭鼻子的樣子,這麼一來,我的心情倒是好多了。

唐琅看着我又開始胡思亂想了,皺着眉頭說道,“張小瑤,你這無時無刻都胡思亂想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因爲唐琅的這句話,唐麒原本不打算說話的,這時候卻跑出來替我說話了。

“哥,你別對她這麼嚴厲。剛纔的事情也怪我沒說清楚,所以小瑤纔不知道這其中的厲害!”唐麒越說聲音越小。

最後在唐琅的注視下,唐麒怎麼也說不下去了。

最後唐麒只得閉上了嘴,朝我比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而我也同樣用眼神告訴他,沒關係!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我們兩太旁若無人了,我感覺到周身的空氣又更冷了。

尤其是看着唐琅這黑的能滴出墨汁一般的臉,我心想,這傢伙怎麼又生氣了啊?

偷偷地瞄了唐琅一眼,發現他正面無表情地看着我,那架勢就像是等着我去主動認錯。

我心想,這個時候不表態更待何時啊!

我趕緊上前去,搖尾乞憐地說道,“我記住了,我保證,下一次絕對不胡思亂想了。您大人有大量,別生氣了唄?”

唐琅就這麼一言不發地看着我,直把我看得心裏發毛。

“嘿嘿,您老人家別生氣了唄。要不,咱們先緩緩?你之前不是說嗎,有什麼等辦完正事了再說唄?怎麼樣?”

我眨巴眨巴眼睛,可憐兮兮地看着唐琅,就剩沒有在屁~股上按個尾巴搖尾乞憐了。

可唐琅竟然還是不爲所動的樣子!

我憂愁地看着他,心想,這傢伙到底是因爲什麼纔會生這麼大的氣啊!

早知道會這樣,我剛纔跟他擡什麼槓啊,簡直就是吃多了撐的我!

我深深地嘆了口氣,原本的恐懼現在已經全部都被衝散了,我腦子裏心裏現在就只剩下該怎麼才能讓這鬼大人不生氣!

我實在是沒轍了,雙手合十地比在胸~前,苦哈哈地對着唐琅說道,“大人啊!您老人家就別生氣了哇!小的快扛不住了!”

這麼說着,我還虔誠地朝他拜了拜。

這些,是我閉着眼睛做的,因爲我覺得自己這個樣子實在是太丟人了。

只是,我怎麼好像聽到了一聲低低的笑聲呢?

我偷偷地瞄了唐琅一眼,怎麼覺得,他好像是故意這樣做,好讓我沒那麼害怕呢?

要真是這樣的話,我只能說,親愛的鬼大人啊,您老人家真是太傲嬌了哇!

難道您老人家就不怕我怕腦子轉不過彎來嘛?

唐琅涼涼地瞥了我一眼,風牛馬不相及地來了這麼一句,“我相信憑你這想象力,絕對能轉得過來的!”

這這這,原來他竟然真的是這個意思啊!

我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唐麒原本看着唐琅板着臉不說話的樣子,還以爲他是不是在生氣自己多嘴了,結果聽得唐琅這麼一句不相干的話,一下子就懵住了。

“哥,你說什麼啊?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懂啊?”

唐琅看了我一眼,什麼也沒解釋,而是說道,“走吧。”

“哦!”唐麒狐疑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最後只得老實地轉過頭去開路。

我側頭看了唐琅一眼,結果迎來的是他對我挑了挑眉!

我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了!

一路往裏走去,我慢慢地看到了一扇鑲嵌在山中的門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這是什麼?”我指了指那道門,奇怪地問道。

唐琅看了一眼這門,然後面無表情地說道,“這應該就是唐家的底牌了吧。”

唐家的底牌?

什麼樣的底牌,會放在這裏頭呢?

我不禁有些好奇。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唐琅淡淡地說道。

我總覺得,唐琅說這句話的時候,包含着濃濃的諷刺意味。

我看着唐麒,發現他臉色也不太好看,不過接收到我的目光時,唐麒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認同唐琅的話。

好吧,既來之則安之,現在我還是不要多問了,先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再說吧。

真沒想到,就連這個大門,也布了一個陣法來的。

只見唐麒示意我後退一些,然後掐着手印唸唸有詞,緊接着我就看見他快速地在大門的外圍擺弄了幾下那些石塊。再然後,我才聽到“咔噠”一聲。

我以爲這是大門開了,走近一看,才發現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咦?這門怎麼還沒開?”我指了指這大門。

唐麒笑了笑說道,“剛纔只是打開禁~忌而已,要打開這個大門,還得有鑰匙才行。”

“鑰匙?”我喃喃道。

這鑰匙得上哪兒找去啊?這荒天野地的。

也不知道唐麒是不是事先就知道要來這裏,我竟然發現他笑眯眯地從自己的兜裏掏出來一把鑰匙,然後晃了晃說道,“別擔心,我早就把鑰匙拿上了。”

我一點也不擔心好嗎?反正你們早就計劃好了,我只不過是一個打醬油的而已!

我暗自腹誹道。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總覺得自己這麼想的時候,唐琅的目光好像又落在我的身上了。

我皺了皺鼻子,趕緊收回心神不再胡思亂想了。

這邊唐麒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我跟唐琅之間的隱晦互動,他一邊開鎖一邊說道,“其實這山門的鑰匙一共就只有兩把,一把在我爺爺那裏,一把在我手裏。說起來,這好像還是家主的象徵呢。據說只有家主纔有資格來這裏的。”

我指了指我自己,說道,“那麼我是不是不能進去啊?”

“白癡!”唐琅毫不留情地丟給了我兩個字。

我冷不丁地又被唐琅損了一頓,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這不是聽了唐麒的話纔會這麼問的嗎,怎麼就白癡了啊?

唐琅真討厭!

我下了這麼一個結論!

跟這個討厭的傢伙相比,顯然唐麒要可愛的多了,他耐心地向我解釋道,“不會的,因爲你們都是我帶進來的,所以不要緊的。”

我點了點頭,“嗯嗯,明白了,那我們走吧。”

說完,我看都不看唐琅,催促着唐麒趕緊邁步走進去。

要不是感覺到周圍的空氣好像一下子冷了好幾度,我絕對懶得理會這個喜怒無常又小心眼兒還愛打擊我的可惡傢伙!

可是現在,我不得不理他,“唐琅,咱們走吧?”

我狗腿地說道,

唐琅沒說話,傲嬌地點了點頭然後在我前頭進去了。

我吐了舌~頭,決定不跟他一般見識。

等我們全都進了門之後,我就看到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條隧道。

因爲光線的問題,我判斷不出來這隧道到底有多長,不過看這樣子倒是還挺寬闊的。我覺得三個人並排着走都不擠。

眼看着光線原來越暗,緊接着我還感覺到那扇大門好像自動關起來了。

“吱呀吱呀”的聲音結束以後,我就聽見了“咔噠”一聲。

大門緊緊地被關上了。

而在大門關上的這一瞬間,眼前的光線全都沒了。

黑乎乎的一片,簡直滲人。

“啪!”唐麒不知道按了哪裏,然後我就看到隧道上方似乎拉了一長串小燈泡的樣子,每隔一兩米就能看到一個。

雖然說光線不是很亮的樣子,不過也足夠讓我們看清腳底下的路了。

七扭八拐地往裏走了有差不多十分鐘的時候,我就發現眼前的視線一下子變得豁然開朗了起來。

目光所及的地方,就是一片非常寬闊的地方。最引人注目的,是中間往上看的時候,會發現這竟然能一眼看到外面的天空。

除了這個之外,其他的地方簡直就像是一棟別院一樣,該有的東西一樣不差,小花園,還有一個往外吐的泉眼。更有甚者,這周圍還有好幾扇門。

要不是知道我們是從外面進來的,我頂多就會認爲自己大概是進入了誰家了的那種感覺。

我震驚不已地看着唐麒,“唐麒,你們家該不會是把這裏當成避暑山莊了吧?這地方夏天的時候絕對涼快。”

唐家真不愧是大土豪啊,竟然在山體中央挖開一個洞建造成這麼一個富麗堂皇的住所。

唐麒似乎也沒來過這裏,我跟她說話的時候,他才收回震驚的神情。

聽完了我的話,唐麒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來這裏。”

我這才明白過來爲什麼剛纔他會露出那樣的表情。

我不禁感嘆道,“唐麒你們家真有錢啊,這大手筆,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唐麒撓了撓頭,說道,“聽你這麼說,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看着唐麒這樣子,忽然覺得他還挺可愛的。

再怎麼樣,這也只是個十幾歲的大男孩兒而已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