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這是怎麼了,一副想吃人的模樣。

門口守着的兩個丫頭也戰戰兢兢的對望着,張媽媽努了努嘴,二人靜靜的退到廊下。

辰靖大步走進清雅閣,張媽媽剛好泡了一壺新茶從旁邊的耳房走出來。

張媽媽剛欠身施禮。便聽辰靖說道:“把茶盅給我吧。”

張媽媽低頭應了一聲是。將托盤遞了過去。

這樣的場面,她是早就見怪不怪了。

老爺辰靖對郡主,那是行遍天下也找不到一個更好的了。

對郡主那真叫一個千依百順,是捧在手裏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就是對親閨女,也不過如此了……

額,老爺可不是將郡主當成自個兒老閨女一樣疼着麼?

張媽媽嘴角扯了扯,忙抿住,忍着笑意。

辰靖一手託着茶盞。一手推開楠木雕花門,含着討好的溫柔笑意。閃身進去,順手將門合攏。

“不是讓你們都別來吵我麼?都滾出去……”蕙蘭郡主背對着門口的方向,一個人跽坐在軟榻上,身子微微發抖,顯然怒氣未消。

辰靖眉頭微蹙,凝成深深的川字。

怒火騰騰?

看來,這次得發功才行。

“怎麼。連自己的‘賤內’都不許進了?夫人要爲夫也滾出去麼?哎呀,爲夫現在年紀大了,怕這一滾會傷到腰,夫人能否高擡貴手,換個別的?”辰靖舔着臉撒嬌道。

蕙蘭郡主努力的憋住笑,身子抖得更厲害了,這一次不是生氣,而是實在憋不住笑意。

自己下降身份,承認是賤內?

天。要說他是越來越幽默了麼?

但不得不說的一點,便是他現在的撒嬌功力越發厲害了,她最受不了他撒嬌的模樣,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撒起嬌來,她真是沒有招架的能力。

辰靖看出了蕙蘭郡主態度的鬆動,退下屐履,拂開帷幔,堆着滿臉溺笑踩上竹蓆,將茶盅擱在案几上,跽坐下來,緩緩扳過蕙蘭郡主的肩膀,柔聲道:“好了不生氣了,你知道的,母親並無惡意!”

蕙蘭郡主扭了一下身子,將辰靖的手拿下來,冷冷道:“她都那樣說了,還叫沒有惡意麼?”

“母親最後不是沒說出口麼?”辰靖辯解道。

“她就是成心的,成心在孩子們面前那樣說,成心要落我的面子,給我難堪!”蕙蘭郡主美眸含着氤氳水霧,委屈道。

辰靖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勸道:“好了好了,我知道這些年委屈了你!”

說起這個話題,蕙蘭郡主神情微怔,半晌後才擡眸望着辰靖,淚水潸然落下。

“不哭了,你對雪哥兒的心,天地可鑑,母親她看錯了,但爲夫卻看得真真切切!”辰靖說道。

蕙蘭郡主聽完,眼淚流得更兇,她使勁兒搖頭,將臉埋進辰靖的懷裏,嗚嗚抽泣起來。

“靖哥,真正受委屈的人,不是我,不是……讓你背上那樣的名聲,都是因爲我,是我,對不起你!”

辰靖抿嘴一笑,伸手摟進蕙蘭郡主,低聲道:“能這樣做,我很高興!”

夫妻二人緊緊相擁,蕙蘭郡主平復情緒之後,才坐正身子,不疾不徐道:“那件事,就讓它徹底地成爲祕密吧。至於母親說的,也不無道理,這些年雪哥兒年紀漸長,我也不是沒有考慮過議親的事兒,不過因着那孩子的個性孤僻乖張,一直拖着。 緋聞影后又作妖 如今弱冠之年早已過了,是該好好的計議一番,給他尋個賢淑的閨秀。”

“你能這樣想很好,爲夫很高興。過去的便讓它過去,有時候忘記也是一種放下!”辰靖附和道。

蕙蘭郡主點點頭,舒了口氣道:“這些年我便是一直不能放下,纔會過得如此累。不過現在我倒是想明白了,不再糾結於過往,好好過日子吧。雪哥兒的親事,我會好好留意,不然等母親壽誕那天,在內院辦個茶會也行,到時候少不了大族權貴的女眷來賀,讓母親自己也把把關,看看哪個閨閣娘子合適,到時候再參詳合計。”

辰靖笑道:“如此甚好!”

說罷,便伸手將茶盅裏的茶湯倒出來,一邊道:“這新茶的味兒更是甘醇,一口便已齒頰留香,夫人試試!”

且說金府這邊,金元從馨容院出來後,果然興高采烈的帶着林氏幫他備好的禮物前往清風苑看望金三娘。

院門緊緊閉合着,金元看了看天色,不算晚,難道瓔珞已經睡下了?

揚手讓掌燈的小廝敲門。

不一會兒,門扉吱呀打開了,樁媽媽身上披着一件青色比甲,探出頭來,問道:“誰呀?”

金元笑意晏晏,看着樁媽媽說道:“是我,瓔珞睡了麼?”

樁媽媽臉色一陣青白,穩了穩心神,如實道:“老爺來得不巧,娘子不在!”

“不在?去看五郎了?”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金元微微訝異,反問道。

樁媽媽斂眉垂首,低低迴道:“不,娘子,跟着阿郎去了州府!”

推薦作品:《重生之羽夕》,《將門貴秀》

羽夕是現言,已肥,可以開宰了。

上天給了她重生的機會,她要緊緊抓住,帶着老爸老媽奔小康!

將門貴秀是新書。重生後的她,睜開眼就開始救娘,保妹妹,尋兄長,誓要爲自個兒顛倒的人生奮鬥到底。 墨九狸簡單看了眼,然後來到了白書休息的地方,看到白書正在修鍊,墨九狸也沒有進去打擾,直接在白書附近坐下來等候著!

白書修鍊了一段時間,察覺到墨九狸的氣息后,睜開眼睛起身來到墨九狸面前道:「主人,你來了!」

「嗯,感覺如何?」墨九狸看著白書問道。

第一聖祖 「我也就隨便修鍊一下,還好!」白書聞言眼神微微閃了閃的說道。

「你體內的火魂,怕是火瀾也沒辦法去除吧!」墨九狸看著白書問道。

「主人,你怎麼會知道?」白書聞言震驚的問道。

他的身體情況,除了火瀾和墨鳳就連其餘鳳族人都不知情,包括他們的父親鳳族的族長,也是完全不知情的!

所以墨九狸問他的時候,讓白書十分的詫異!

「我是煉丹師,而且我的醫術不低,所以你的身體我早就看出來了!」墨九狸看著白書說道。

「沒有想到這個都被主人看出來了,確實沒有多少人知道我身體的情況,也就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而已,而且他們兩個到現在都不知道,我現在的身體狀況有點差,怕是也沒幾年時光了!」白書坐在墨九狸對面說道。

「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墨九狸看向白書問道。

「當初我本來是在守護著火瀾涅槃的,可是忽然間到一半的時候,我自己也似乎要涅槃了,我只能將火瀾交代給別的族人守護著!自己去到了鳳族外不遠處的雪山進行涅槃……

本來就因為準備的不夠,所以很倉促,最後在快要成功的時候,卻忽然間靈力缺失,墜入了學院附近的冰湖中!等我醒來之後,就發現被雪凌救起來,在冰湖附近的洞**了……

而我體內存在火魂的事情,也是在我恢復之後三百多年後才發現的,火瀾試著想將我體內的火魂吸收走,卻始終都沒有辦法……」白書看著墨九狸將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

「你體內的火魂,其實是一種毒素,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在你涅槃受傷后,被人打入體內的,只是開始你沒察覺到而已,等你察覺到的時候,已經晚了!」墨九狸看著白書說道。

「主人的意思難道我體內的火魂是人為的?不是我涅槃時導致的?」白書震驚的問道。

「是的!」墨九狸說道。

「當初的事情我沒有記憶,只有雪凌的一面之詞,主人那天也聽到了吧,我一直都查不到真相!」白書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想知道真相?」墨九狸想了想看著白書問道。

「自然想知道,不僅是因為身體的緣故,我也在知道到底是不是雪凌救了我!」白書說道。

「這個吃了,可能會靈魂有些刺痛,但是可以恢復你的記憶!」墨九狸聞言拿出一顆丹藥遞給白書說道。

白書接過丹藥沒有猶豫,就服下了丹藥,丹藥入口即化,瞬間白書就感覺到一陣頭疼欲裂的感覺襲來,不過還在他能忍受的範圍內!過了一會兒白書眼前一黑昏倒了…… 月上中天,金子的馬車在金府的二門前停下。

笑笑輕輕的喚了一聲娘子,金子這才幽幽的睜開惺忪的睡眼。

“已經到了?”金子啞聲問道。

“是的,娘子!”笑笑回道。

金子將身上蓋着的薄毯拿下,今天瘋玩了一天,是很盡興,不過也累得慌。

本想早些回桃源縣的,不想那個逍遙王非得留下她和金昊欽一塊用晚膳。

下午遊玩的時候,逍遙王龍廷軒認出了那天晚上驗屍的人正是金子,是而才極盡熱情的用共商案情的理由留下了她和金昊欽,一頓飯竟花了一個多時辰。

而讓金子無奈的是,這一個時辰中,她基本沒有吃下什麼東西。

飯桌上,逍遙王意味深長的眼神看得金子心中發毛。她猛然想起當初遊西湖慘遭雅妓們調戲的那一幕,若說她女扮男裝的確俊俏到讓那些雅妓難以自持地向自己表達愛意,但逍遙王可是男的呀,一個男的用那樣的眼神看另一個‘男’的,這代表什麼?難道逍遙王有龍陽之癖?

我的老天,金子稍稍扶額,當時她真有種捏起逍遙王下顎的衝動,然後咬牙切齒地告訴他:本郎君不好那口!

“娘子,怎麼了?”笑笑見金子神情微怔,不由開口問道。

金子搖了搖頭,腦中逍遙王邪魅的笑容也隨着這一動作瞬間飛到九霄雲外。

金子斂衽整容,柔聲道:“下車吧,你先去敲門,夜深了,不要太大聲,免得擾人清夢!”

笑笑應了一聲是,掀開竹簾下車。

“啊……”

車外是笑笑的驚叫聲。

“怎麼了?”金子着急地探出身子追問道。

剛下了車轅,便迎上一雙含着戲謔淺笑的藍眸。

“是你?”金子有些訝異。心口突突的跳着但臉上卻是淡定從容。不露一絲痕跡。

她的眸光掃過夜殤身邊站着的笑笑和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車伕一眼,淡淡問道:“你將我小童和車伕如何了?”

“沒有如何!不過是暫時點了他們的啞穴和昏睡穴罷了。剛剛你不是說夜深人靜,不要大聲喧譁,擾人清夢麼?在下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不必言謝!”夜殤冷然笑道。

金子看笑笑確實是毫髮無傷,只是眼中因爲害怕和擔憂蓄滿晶瑩的水霧,因便淡淡的用眼神示意她不要擔心。

“不知閣下在此候我,所爲何事?”金子冷靜問道。

夜殤斂起笑容,一張白皙猶如雕刻一般剛毅的面容在月光下越發的冷凝如霜,帶着攝人心俯的冷冽之感。

這樣的表情纔是真正的他!

剛剛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反而讓人心頭微怵,一切意圖都被他掩在虛假的笑容底下。無法看出任何端倪。

難道折衝都尉真是他們殺的?

他知道自己去了州府驗屍,找出了折衝都尉的死因,所以,氣憤不已,要準備殺自己泄憤?

金子心中閃過無數個疑問,最後勉強告訴自己,若他想下手。何必等到家門口,密林的那個地點不是更好麼?將她一劍封喉,就地掩埋不是更加神不知鬼不覺?

思及此,金子一直繃着的高度緊張的神經終於微微鬆弛了下來,她嘴角不自覺的往上揚起一個月牙般完美的弧度,靜靜的望着夜殤。

“你笑什麼?”夜殤冷冷問道。

“額,哪條法律有規定不能微笑的麼?”金子無懼應了一句,琥珀色的眼珠子微微轉動,灼灼燦亮。賽奪辰星。

“這倒沒有!”夜殤聲音清冷,藍眸盯着金子的面容,問道:“你懂驗屍?”

果然是因爲這個來的!

金子笑了笑,答道:“略懂皮毛!”

“呵,好一個略懂皮毛。多個經驗豐富的仵作驗屍無果,而一個略懂皮毛的卻找出了折衝都尉的死因,這真是滑稽。”夜殤慢慢走近金子,繞地一圈,話語聽起來似乎是輕鬆的,奈何他渾身的氣息,無一不在透露着深入骨髓般的冰冷。金子甚至有些懷疑夜殤是否剛從冰窖裏走出來,爲何一個人的氣息可以冷得如此攝人?

金子穩住心神,含笑道:“不過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巧合撞上罷了。”

“哈哈……金郎君真是自謙了!”夜殤仰天一笑。

他的長髮在夜風的掃拂下亂舞,彷彿一個張牙舞爪的鬼魅。金子看着白牆上被拉得長長的投影,心反而沒來由的輕鬆下來。自己都是死過一回的人了,還有什麼可以害怕的,大不了便是再死一次罷了,說不定再次睜開雙眼時,自己又回到了現代,一切還是原來的模樣,不曾改變過,而這裏發生的種種,只不過是南柯一夢……

“折衝都尉是你殺的?”金子神色認真,無所畏懼。

夜殤聞言,眉峯一挑,冷然笑道:“若在下說不是,你會相信麼?”

金子微微一怔,那雙藍眸就像是一泓溫泉,平穩如鏡,不起一絲波瀾。

金子在現代曾多次參加過刑偵隊的審訊過程,真正的罪犯在面臨問罪時的模樣和表情,長期的耳濡目染之下,她也能瞭解個大概。此時夜殤的神情告訴她,他的的確確沒有撒謊。

那麼,真正殺死折衝都尉的到底是誰?

難道真是折衝都尉的身邊人?

那人又是出於怎樣的原因呢?

金子收回心神,點頭道:“我信!”

夜殤微微有些詫異,但眼中的那絲情緒一閃而過,轉瞬無痕。

“能否告訴在下,上官大人的死因?”夜殤問道。

金子狐疑的望了夜殤一眼,淡淡將驗屍的過程跟他講了一遍,不曾想夜殤聽到折衝都尉竟是被人用燒紅的棺材釘刺入顱骨致死後,竟露出了佩服的笑意。

“這一招當真妙極,用燒紅的釘子刺入顱骨,不會流血,又有髮髻掩飾,難怪那些仵作找不到死因。”夜殤讚歎之餘,不由深深看了金子一眼,說道:“饒是那兇手費勁心思,以爲天衣無縫,卻還是被金郎君看穿了,嘖嘖,真不知道他是運氣太背了還是如何,怎就遇到你了呢?”

金子抿嘴一笑,應道:“這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人在做,天在看,做了壞事,別想存任何僥倖心理!” 等到白書再次醒來時,額頭上滿是汗水,臉色也十分的難看,他的記憶都恢復了,也知道了自己為何涅槃出事,因為是他的兄弟用冷箭害了他,不僅如此,就連他體內的火魂,就連雪凌,都是被鳳族的兄弟收買,在他體內打入火魂,讓他命不久矣……

白書的眼神越發冰冷,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向來不爭不搶,到最後還是成為了別人的眼中釘了!

「如何?想起來了?」墨九狸看著白書問道。

「嗯,我都想起來了,只是沒有想到那些人竟然那麼快希望我死!」白書冷冷的說道。

墨九狸沒有多問,大概也能猜到一些,不管獸族還是人族,爭鬥永遠都不會變少的!

「這顆丹藥是去除你體內火魂的,吃了吧!」墨九狸拿出驅魂丹說道。

「主人,這……難道是……主人你……」白書看著丹藥表面的紋路,想到什麼,震驚的問道。

當時白老將七星天葉草的時候,他也看到墨九狸打開看了,所以記得大概的模樣,現在墨九狸遞給自己的丹藥上面,隱約就是七星天葉草的模樣……

白書不敢想墨九狸救治白昕,難道是為了給自己煉製解藥?

「反正你們三個跟我契約五年,我可不想你半路沒了!剛好這裡有七星天葉草,也不是尊品丹藥,只是需要七星天葉草為引子,才能煉製出來罷了!否則就算我有心也無力,說明你命不該絕,不用想太多……」墨九狸解釋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