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邊沉怒的一聲,通話中斷了。

聶懷易掛了電話,看向聶奕,「旁邊有個卧室,你自己去睡吧。」33聽書

聶奕也怔住了,微紅著眼睛看了聶懷易許久。

聶懷易悶頭坐在床頭。

打完電話,他也不知道後果是什麼,更不知道父親會怎麼對他。

聶夫人在那裡哭。

聶奕去了隔壁的房間,在露台上,看著外面的夜色。

夜色迷茫,就像她此刻的心情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隔壁的露台上突然出來一道熟悉的聲音,「要煙嗎?」

聶奕看向來陸子寒,「要。」

陸子寒翻過露台的欄杆,跳了過來,給她遞了一支煙,幫她打火。

聶奕,「你來幹什麼?」

陸子寒,「傅哥和嫂子知道你出來了,讓我過來看看。」

聶奕,「……」

她沒有再出聲,心情複雜,抽了一口煙,看了一眼陸子寒,心情鬱悶。

在陸子寒面前,她的臉快要丟盡了。

聶奕,「幸災樂禍?」

「沒有。」

「心裡嘲笑我?」

「沒有。」

「我不喜歡傅瑾!」

「嗯,我相信。」

聶奕悶抽了好幾口煙,看向陸子寒,「你憑什麼相信?」

他實在太敷衍了!

敷衍到她都聽不下去了。

陸子寒,「就是相信,不憑什麼。」

「你好假。」

「還需要我和聶叔叔解釋嗎?」

「不用!」

她悶悶地抽煙。

抽完,看向他,「陪我喝酒。」

陸子寒,「有酒嗎?」

聶奕,「沒有!」

陸子寒,「稍等,我去搞點好酒。」

他跳回對面的露台,半個小時后,提了好幾瓶紅酒拎著兩個高腳杯跳了過來。

聶奕看了一眼,有酒!

這麼貴的酒,他一口氣買了好幾瓶!

當紈絝少爺似乎也不錯!

總裁的天價窮妻 怕他不小心摔了酒和高腳杯,用異能托著酒和酒杯。

聶奕,「……」

不怕他摔了嗎?

他看了一眼聶奕,手上一滑整個人朝著樓下掉下去。

不過脫手的酒瓶和高腳杯穩穩地落到了聶奕露台上的桌子上。

聶奕看了一眼直線下降的陸子寒,皺了皺眉頭,怎麼那麼蠢呢?

她還是用異能,救了他,不讓他自己往下掉,低頭,看了一眼停留在半空的陸子寒,「自己爬上來!」

「我恐高……」

「那你一直待在那裡吧。」

紅酒就是她一個人的了。

聶奕,「……」

這算救了他嗎?

他這是作繭自縛嗎?

她還真的是鐵石心腸,一點都心疼他。

怎麼說,他現在都是她名義上的男朋友。

陸子寒拿著手機給她發簡訊,「聶叔叔在露台上,你快救我上來。」

聶奕頓了頓,用異能,直接將陸子寒降到了地面。

陸子寒,「……」

他是要上去,不是要下來! 不過這一次,她倒算溫柔,沒有讓他體會過山車一樣的感覺。

回到套房,這一次從露台穩穩地跳到了聶奕的露台上。

他看向聶奕,「我懷疑你是用異能把我弄下去,想獨吞了我的酒。」

聶奕,「……」

她詫異的看向陸子寒。

他怎麼好意思說這話?

異能不是對他沒用嗎?

瞪了一眼陸子寒,「之前沒有這個想法,突然有了。」

她用異能,想要陸子寒扔出去。

扔了好幾次都失敗!

陸子寒,「聶大小姐,這樣不厚道吧?」

他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輕抿了一口,靠著欄杆看著聶奕。

聶奕,「……」

好像把杯子里的紅酒潑他臉上,忍了。

紅酒貴,捨不得!

陸子寒走過來,坐在她對面,「聶大小姐生氣了?」

聶奕,「……」

「我給你講個笑話。」

「無聊。」

「心情不好,解解悶。」

陸子寒看著她。

聶奕雖然無視他,他還是講了一個笑話。

聶奕聽完,沒有忍住笑了,看向陸子寒,惱羞,「一點都不好笑!」

陸子寒,「你笑了。」

聶奕,「不是笑話好笑,是你好笑。」

陸子寒,「效果一樣就好。」

聶奕正喝悶酒,手機突然響了。

看到是爺爺,臉色微微發白。

陸子寒也看到了,「要不要我幫你接?」

「滾!」

聶奕自己接起來,低聲道,「爺爺。」

聶家老爺子聲音沉沉地道,「一個小時前你爸給我打了一個電話,你有沒有什麼話對我說?」

聶奕,「……」

她能說什麼?

聶家老爺子等了半天,沒有聽到任何聲音,「明天和你父親母親一起回聶家!」

聶奕,「好。」

要面對的遲早要面對。

突然覺得輕鬆多了!

然後,電話斷了。

她看了一眼陸子寒,「明天我回聶家。」

陸子寒低聲問,「怕嗎?」

聶奕,「有什麼怕的?」

陸子寒遲疑了一陣,「畢竟我現在是你名義上的男朋友,要不要和你一起去?」

聶奕臉色瞬間冰冷,「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陸子寒,「聶叔叔和阿姨現在這麼認為的,我沒說錯吧?」

聶奕瞪著陸子寒。

陸子寒,「又不是真的。」

聶奕,「……」

許久,她憋出了一句話,「酒留著,你走。」

陸子寒,「……」

酒比他重要?

聶奕一杯一杯地灌著紅酒,就像喝水一樣。

陸子寒低聲道,「紅酒不是這麼喝的。」

聶奕沒有理會陸子寒,去抓酒瓶。

正好,陸子寒也伸手。

兩個人的手碰在一起。

聶奕僵住,幾秒后移開了手。

陸子寒晃神,幫她又倒了一杯。

過了一陣,聶奕喝醉了。

她平時不怎麼喝酒,一次喝了這麼久,後勁上來,渾身一軟,昏昏沉沉地站起來,想要回卧室,腿一軟,摔了下去。

無盡流域 陸子寒連忙扶住了她,「不能喝酒就少喝點。」

聶奕,「你…你管的太多了……」

醉酒後的她,看不清楚陸子寒,湊的很近,眼前還是虛影。天平小說網

陸子寒喉結滾動。

她的濕熱的呼吸落在他臉上,一瞬間血脈賁張。

渾身緊繃著扶著她進卧室。

聶奕整個人靠在懷裡,意識迷離,幾乎沒有了。

到了卧室,陸子寒將她帶到床邊,「你先睡。」

聶奕倒在床上,已經沒有了意識。

陸子寒站在那裡,看著,呼吸很緊,很亂,努力在剋制。

剛要轉身,就聽到了聶奕的聲音,「幫我脫了鞋,不舒服!」

陸子寒深吸了一口氣,走過去,蹲下,脫了她腳下的鞋子。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