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人笑的很猥瑣。

說著還拿出一個平板電腦,很快就找到了他們想看的新聞。

「嘿,你看他們手腳夠快的嘿,這都登上去了。」

「哎呀,還真是…」

「嘖、嘖、嘖、這就是她的老公?哇,怎麼這麼油膩?」

徐凱沫接過平板,看起了新聞,嘴裡不斷發出感嘆。

「哈哈,還真是…這天後還真是夠重口的,怎麼就挑了這麼個男人?」

旁邊的男人也是看著平板直搖頭。

客廳里的金俊豪則是越聽越好奇,剛好在這兩人不遠處有一面穿衣鏡。

從他的角度看向穿衣鏡,剛好可以看到平板上反射的內容。

具體新聞內容他是看不清楚,可新聞里配的圖片,他看了之後卻如遭雷擊。

一個穿著米色外套的男人,歡快的騎著一輛小藍車。

可能早上沒有洗頭,從後面偷拍者的角度看去。

不羈的髮型配上若隱若現的地中海痕迹,真是尼瑪絕了…

大陰天的居然還帶著一副黑色墨鏡,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故意裝X。

唏噓的胡茬,讓他臉上帶著幾分歲月的滄桑…

最後是那個男人坐在小吃店裡,大口吃著油條的畫面。

讓人一眼就能想起狂吞熱狗的表情包…

這尼瑪,這不正是半個多小時前的自己?

是誰在偷拍老子?

金俊豪感覺腦仁有些木了,難怪今天出來就感覺怪怪的。

總感覺後面有人跟著自己,可回頭又沒看到,原來居然是真的…

再想想兩人之間的對話,金俊豪好像突然就頓悟了。

想想幾天前,齊新蘭帶著沈舒怡怒氣沖沖找自己的樣子。

認為是自己故意泄露消息給媒體…

真沒想到,今天居然意外碰到了始作俑者,這也太巧了吧!

金俊豪是豁然開朗…

原來就是因為這,這女人就找人抹黑沈舒怡的啊!

而現在看來,自己很不幸,好像是要卷進這場旋渦了。

不過他很好奇,好歹沈舒怡也是樂壇的歌后級大腕。

就徐凱沫這麼個轉型的網紅,難道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居然敢花錢找水軍去抹黑沈舒怡?

「誒!你不覺得這傢伙,和這照片上的人很像嗎?」

倒是那個男人眼睛夠尖,很快就從金俊豪身上發現了端倪。

金俊豪心裡咯噔一下,不過還是裝作沒聽到的樣子,故作淡定。

女人抬頭望金俊豪這邊一看,也不由遲疑了起來,確實這人的身形和相片上那個男人很像。

「不會是那幫人搞錯了吧?」

「肯定不會,我可是花大幾百萬呢,而且他們的信譽一直不錯。」

徐凱沫和那個男人再度把注意力放回到了金俊豪身上。

「哎呀!我新買的普拉達!哎呦,我的新款LV…」

「你這人怎麼做事的啊?」

這時女人突然發現,被金俊豪粗暴塞入垃圾袋的那些大牌包包和鞋子。 第482章

「陳金龍,即陳天選!他,是北疆天刀之王!之前一人殺入五大戰域翻雲覆雨,現在又覆滅整個海神殿!此人,深不可測!若焚天宗不肯覆滅他,將會給整個焚天宗,迎來滅頂之災!」

蕭北辰一句話,讓焚天宗徹底裂開。

蕭烈陽這等長老,竟然不是陳天選的對手。

陳家的後人,難道真如傳說一般,壓制不了?

幾位長老目瞪口呆,蕭北辰再次在地上磕頭。

就在蕭北辰磕頭的瞬間,一股渾厚的聲音從山門裏傳來。

「北辰,我的好徒孫!陳家的事,蕭烈陽管不了,我來管阻止陳家的人,是我們焚天宗應該做的事。」

一個聲音,震撼山谷。

蕭北辰這聲音,底氣十足。

宗主出山了!

一秒記住https://m.net

就連宗主都要親自攔著陳天選!

陳天選一個天刀之王,恐怕也不是宗主的對手。

眾人紛紛下跪,迎接宗主。一道白髮的身影閃過,眾人都是耳目一顫,他們完全不敢相信,這一身白髮的老者,聲音竟然如此具有力量。

宗主已經在宗級的後期,實力超群。川州內能和宗主比劃的人,少之又少!

「感謝宗主。」蕭北辰聽到能報仇,跪在地上,眼淚俱下。他真的太恨了,他心底更多的是恐懼,蕭烈陽有多強,作為兒子應該是最了解的。當時,蕭烈陽的慘叫聲和叫他逃跑去焚天宗的聲音有多明顯,他腦海里清清楚楚。

……

陳天選一家人在南蠻,選好子母石后,陳天選除開陪方糖和妞妞的時間,其他時間都在煉製天元丹。第一顆天元丹過程比較複雜,考慮到天刀複雜的情況,需要對天元丹的配方進行調整。第一顆天元丹煉製完成後,整個南蠻像是嗅到天元丹的味道,紛紛上門來尋葯。

後面的天元丹,煉製便方便多,陳天選讓方糖買下大批的窯爐,正準備批量煉製的時候,子母石卻突然斷貨。

一大早,方糖便來告訴陳天選,着急的說:「老公,不好了。我們那一批子母石,已經斷貨。我和子母石的石場談過,給他們雙倍的價格,三倍的價格,甚至十倍的價格都不願意賣。這些人未免也太可惡了,當着我面便把合同銷毀,並且告訴我即便是上法庭他們也不怕,他們已經把子母石賣給其他人,讓我不要去騷擾他們。」

陳天選眉頭一簇,他正準備批量複製,天元旦一旦複製成功,天刀的實力將會暴漲。

而且他煉製這些藥物,都是秘密進行。子母石的煉製過程中,的確會吸收周圍的氣息,但頂多有人能感覺到,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才對。

「我們去看看。」陳天選急忙站起來,拉着方糖朝着那些談好價格的石場去。

出乎意料的是,買走這些子母石的,幾乎都是一個人。

這個人沒說名字,所有的子母石都是用同一個價格,運往同一個地方,留名上面字跡潦草,根本看不來是誰。

「真過分,我給他們發律師函。」方糖憋著嘴,不滿的說道,她執掌佰草鋪這麼久還是第一次想給人發律師函。

陳天選卻在搖頭,現在發律師函沒什麼用。相反,他還覺得買走這些子母石的人是沖自己來的。子母石在南蠻的市場,平時都被當廢料扔了,若不是陳天選看中子母石里齏粉的材料,他也不會對子母石產生興趣。

偏偏自己煉製最關鍵的時候,有人大批買走。這人,一定是沖自己來的。

「洪契,走,我們去一趟這個地方。」陳天選指着地圖上,把所有子母石運過去的地方。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個題目來自周雲蓬的《如果你突然瞎了該怎麼辦》,這個靈感是源於我周日也就是10月28日,那天晚上我騎車摔倒在宏力大道那條寬闊的路上,那個時候我的腿已經發生了事情。是10月24日的周三,在體育課上只是被絆了一下,左腿就在空中盤旋著掙扎了一下,腿一直就疼,當時右腿因為左腿在空中那一下,跪倒在地,左腿完全不能動。我害怕,我害怕。

於是我這幾天就拖著這條似乎殘疾的腿走來走去。那天我害怕啊,去醫院了,檢查沒啥事。但是它疼的感覺只有我知道啊,沒人能感同身受啊。

只是過了四天,在周日的晚上那次我摔倒后一抬頭看到後面駛來一輛公交車四十幾路我也沒看清,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去找我的眼鏡,車把也歪了。我突然就想到,如果那輛公交車沒有進站,如果我剛剛等了紅燈後面都是車的話…假如我體育課上真的瘸了,我能接受那個現實嗎,我覺得我還不能。至少短時間我在想的是,我如果瘸了,我的未來是怎麼樣的,現在人還是歧視殘疾人的。一般的職業如果有一個低學歷的正常人和殘疾的高學歷,正常的崗位也一定會先考慮正常的人吧。哪怕說我以後依靠吉他、音樂,也是卑微的——一個瘸的吉他手?

不敢想象。

李志10月23日的時候改變了身份,不再是董事長,不再是獨立音樂人李志。而是麥田旗下的音樂人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評價他的做法。他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值得慶幸的是他的音樂節還在如期進行著,他說改變是為了更好的生活,有些事我也越來越看不懂了。這件事情的發生有很多人對獨立音樂和獨立音樂人充滿了失望。我起初也是,直到現在也是。這件事情或許告訴我們獨立音樂以失敗告終。

我不相信。

就像我不相信人死無倒影。

校園歌手大賽,我成功晉級,諷刺的是,我和一個唱毛不易的歌的人分在了一組。所謂「**」大戰,開戰在即。今天進行了綵排,我也見證了幾個唱歌很好聽的人。我認為他們的才華比我多。至少在音準上吧。雖然說我的優點在於我會彈吉他。

11.1是一個人的生日,我不想說她是誰,就在我心裡我知道就行吧。生日快樂。

那段你不知道而我不想說卻記憶猶新的歷史。 朝汐喜歡看海,在二樓的觀景台上,朝汐就這麼坐在輪椅上,然後雙目就這麼認真地看向海面。

早晨,劉嫂喊他從沙灘邊回來,傍晚,他又這麼安靜地一個人靜靜地看海。

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平靜得如一張沒有任何色彩的白紙。

劉嫂接到顧小媛的電話,說會晚點回來,又問了朝汐現在在做什麼。

劉嫂知道朝汐又在看海了,所以拿了條毯子就上了二樓來。

這天色說變也還真變得那麼快。

早上還風和日麗的,這傍晚竟就下起了雨來。

劉嫂見朝汐就這麼一動不動的在雨中看海,她加快腳步,拿着毯子往朝汐的身邊走去。

「先生,下雨了,我推你回去吧。」

劉嫂說話間,將毯子撐在了朝汐的頭上,這樣,雨就不那麼容易把朝汐身上的衣服弄濕了。

朝汐側過臉來對劉嫂說:「阿媛回來了嗎?」

劉嫂搖了搖頭說:「顧小姐說要晚點回來。」

朝汐側回了臉,眼神也暗淡了許多。

這雨越下越大,最後都把毯子給弄濕了。

劉嫂忍不住地又催促朝汐道:「先生,我們回屋裏去吧,不然你會感冒的。」

劉嫂伸手去推車子,但車子卻被朝汐設置了剎車,她無法推動他。

「先生……」

~~~~~~~~~~~~~

顧小媛在咖啡廳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也沒有見到那個要相親的人。

最後,她心滿意足地給她媽媽打了個電話。

嘿嘿,這次她可是完完全全按着她媽媽的意思做了,可對方一直沒有出現,所以,可不能怪她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