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她又作何感想?

如果封晏現在對她有情,兩人走到結婚這一步,她一定舉雙手贊成。

可現在,封晏都變成同性戀了。

譚晚晚心揪著,長長嘆了一口氣。

「柒柒,你看清楚過自己的心嗎?」她幽幽的問。

唐柒柒被問蒙了,不解其意的看著她。

「你……現在有愛上誰嗎?」

「怎麼可能,我剛和陸老師結束,哪裡還有別的閒情逸緻,這輩子我都不可能愛上誰了,我算是徹底死了這條心了。我只希望你和小倖幸福,你們可一定要選擇喜歡的人啊,不然我會不甘心的。」

「柒柒,你真是個笨蛋……」

無可救藥的笨蛋。

「好端端的罵我幹什麼,我知道救了他你不高興,但都過去了,趕緊吃飯吧,我都餓死了。」

譚晚晚氣得不想理她,但又狠不下心來。

她恨恨的白了一眼,先走入餐廳。

封景從唐幸的房間里走出來,手裡還拿著一架無人機。

「又不是你親侄子,你顯擺個什麼舅舅勁?」

譚晚晚沒好氣的敲了敲他的腦袋。

唐幸滿臉無辜,忍著痛可憐兮兮的看著她。

這眼神,格外的奶!

譚晚晚頓時心軟,又認慫的給他揉了揉:「痛不痛?」

。 莫柒柒想要反抗,可不知道為什麼竟好像被抽去了全部的力量。

這樣的無力感是她第一次有的,這是為什麼?

難不成是被氣的?

她也的確是真的生氣了。

因為她自從知道夜臨宸是利用她以後,整個人的情緒都是不好的,心中一直有種一片真心餵了狗的感覺。

不對,真心?

她怎麼會用這個詞呢。

想到這裡的時候,莫柒柒的臉色不由一下漲紅了起來。

夜臨宸注意到了莫柒柒情緒的轉變,緩緩移開了唇瓣:「莫柒柒,你是喜歡本王的,對不對?」

再次的提問。

二人四目相對。

莫柒柒眉頭皺著:「說了我不喜……」

吧嗒。

夜臨宸啄了一口莫柒柒的唇:「喜歡不喜歡?」

莫柒柒咬牙切齒:「說了我不……」

吧嗒!

夜臨宸再一次啄了一口莫柒柒的唇:「喜歡不喜歡?」

「……」

論不要臉的話。

這個真的已經是無敵了。

莫柒柒對其怒目而視:「夜臨宸,你剛才還那自卑呢,怎麼忽然你就無恥了,難不成剛才是裝的?」

「不……」

低低的一聲輕笑。

隨之夜臨宸的俊顏笑容亦是變得極為燦爛:「若是你喜歡本王,那一切事情都可以解決的。」

雙腿而已。

他也可以重新再站起來。

這個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唯一不信的是……得到一個人的心。

喜歡這種東西是很純粹的情感,有些人可能只是一眼便能沉淪,比如他,有些人則可能窮盡一生也無法將情感駐留。

原以為莫柒柒是這樣的一個存在,那樣的想法似是能將他的五臟六腑揉碎了,特別是「和離」二字更是讓他難受至極。

可現如今他從她的字裡行間聽到了不一樣的情緒,似乎自己也不是單方面的喜歡,這樣的想法讓他覺得原本的雨天頓時放晴了。

莫柒柒被夜臨宸眸底的情愫給震驚到了。

她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同時審視起了夜臨宸:「你的意思是你的雙腿能好?」她給他診斷過脈搏,他雙腿廢了已久,根本就不可能會重新站起來的。

可聽他的話,似是有辦法?

夜臨宸嘆了口氣:「現在你的關注點不應該是本王的腿的。」

莫柒柒冷聲問:「那我關注一下和離的日子?」

「別想了。」

夜臨宸挑眉一笑:「本王後悔了,才捨不得放開你。」

「沒心情搭理你。」

莫柒柒忽然一個旋身。

接著已經掙脫了夜臨宸的禁錮:「我先走了。」

夜臨宸懷中空落落的,不過心中卻逐漸轉暖:「柒兒,本王一定能一點點把你這塊冰山給融化的。」

莫柒柒沒有回頭。

反倒是加快了步伐,只覺得這個夜臨宸簡直是瘋了。

過了一會兒薛杉兒便打了進來,她身後是流影的各種追,不過見到莫柒柒流影便只能是默默的走了。

薛杉兒不由嘲諷道:「什麼樣的主人,什麼樣子的奴才,主人,我會儘快弄好的,到時候咱一定搬走!」

提到這個的時候,莫柒柒冷冷的瞪了她一眼:「還不是你坑了我!」一牆之隔,她能走去哪裡?

房子這東西她要求本來就高,屬於可遇而不可求的,關鍵是這個薛府她還想去查查當年的事情,這麼短的距離真的是搬與不搬都沒什麼區別了。

薛杉兒:「我……我咳咳。」

「好了。」

莫柒柒說這話的時候,眼角的餘光看到了小圓子過來。

頓時她的目光便變得柔和了不少,他對小圓子道:「她就交給你了。」

小圓子雖然個子不高,外貌也是個孩童的模樣,可是身上那氣場絲毫不輸給別人,看到他的時候薛杉兒馬上收起了自己全部的笑意改而站直了身子,滿是驚恐的看著小圓子。

小圓子輕飄飄掃了她一眼:「那你跟著我來吧。」

薛杉兒竟真的緊隨其後。

很快二人便已經安頓好了,莫柒柒覺得兩個人有伴了,也算是不用管了。

於是她直接讓人打了一大桶的熱水,舒舒服服的泡了進去,同時腦海里有點無法自控的去想剛才夜臨宸說的話。

那些話她似是沒有討厭,反倒是有點隱隱的奇怪的感覺。

喜歡?

不喜歡?

這兩個選擇是她第一次面臨的。

對於夜臨宸她好像是不討厭的,可喜歡又算是什麼感覺呢?

她邊想邊閉上了眼睛,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溫熱的水讓她逐漸放鬆了下來……

隱約間似是感覺自己已經睡著了,再次睜眼時她已經當到了床上並蓋上了被子躺在那裡。

她先是微愣了一下。

待回過神的時候,她目光看到了旁邊躺著的夜臨宸的身上,頓時瞪起了一雙眸子:「夜臨宸,你對我做了什麼!!!」

夜臨宸緩緩睜開眼睛。

那琉璃色的眸子里充斥著極為淺薄的笑意:「你不然可以理解成,本王已經和你生米做熟飯了。」

「……」

莫柒柒愣住了。

這時夜臨宸輕撫了一下她的髮絲。

這讓莫柒柒有種觸電的感覺,同時情緒也被點燃:「我不過是洗了個澡,你竟然趁我不備對我行不軌之事!」

她剛才就是覺得累。

覺得自己的眼皮有千斤重,萬萬沒想到睡了一會就這樣了。

「你別這麼激動,本王對一個沒反應的女人是提不起興趣的。」言語到這裡的時候,夜臨宸微微頓了一下才繼續道:「不過你現在這樣說了,本王覺得若是不做點什麼,似乎有點對不起你的樣子。」

「……」

莫柒柒看著夜臨宸。

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在她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撲倒在了身下!

莫柒柒馬上掙扎並警告:「夜臨宸,你敢亂來別怪我不客氣!」

「好。」

夜臨宸應了一聲。

接著他便開始表演說一套做一套的方法,直接覆蓋住了莫柒柒的唇……

。 呼……呼……

夢境空間之中,微風在耳邊吹拂,隨着帕爾的努力,他正在一步步接近這個微風空間的出口。

「還差一步!」

帕爾心中想到,卻找不到可以助他邁出最後一步的微風,愣神間,他再一次失敗了。

「啊啊啊啊……就差一步了啊!」

帶着這樣的不甘,現實中的帕爾睜開了眼睛,他看着微亮的天空,感受着微涼的晨風,知道此時已經是第二天的黎明時分。

「都沒啥感覺。」

嘟嘟囔囔著,帕爾就要坐起來,卻感受到了右臂傳來的束縛,歪頭一看,頓時咧了咧嘴,是薇薇。

薇薇正緊緊的抱着帕爾的胳膊,睡得很香很安心。

「……」

帕爾沒有叫醒薇薇,而是慢慢的抽出了胳膊,起身之後甩了甩。

嗡……

就在這時,放在包裹之中的白光劍劇烈震動起來,帕爾好奇地將其掏出,然後猛地將目光轉向了清河鎮方向。

轟!

然後帕爾就看到清河鎮之中升起了一道由耀光組成的光柱。

「好傢夥!」

……

清河鎮之中,熒光城的教會人員來了,不光如此,他們還帶來了其他地方的教會人員,來自風狼王都中立之光教會總教堂的強者。

紅袍來到風狼王國西境的消息不算是隱秘,教會當然也得到了消息。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