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團漆黑的“魂火”在猴子頭上跳躍了幾下,然後“唰”的鑽進了猴子腦袋裏不見了。

隨即,猴子顯得無比痛苦,眥目裂嘴,面部極度扭曲,五官揉成了一團。它的的身體拼命的扭動着,想要逃離,可被“魂火”骷髏一隻手死死地按着,無法動彈。

片刻,猴子全身戰慄,屍肉竟然“簌簌”的一塊一塊的往下掉落,掉在地上,冒出“哧哧”白煙,化成一灘黃水,散發出極異的惡嗅。


很快,猴子身上的屍肉完全掉落消融,只剩下一幅白森森的骨架,變成了一具骷髏。在它空洞的眼眶裏,赫然有二團黑色的火焰在跳躍。

“魂火!”大家驚恐地低吼。

剛纔從骷髏眼中的分離出來的那團魂火,竟然出現在猴子的眼眶中,猴子完全被“魂火”控制了,變成了“魂火”殭屍。

“魂火”吞食!

“如果……那我們是不是……”陸燦嚇的連話都說不全,但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如果大家被“魂火”吞食,一定會和猴子一樣的悽慘。

花千枝點點頭,她感覺自己就連說話的勇氣都沒有了。

王力的豪氣也消失不見了,握着古盾的手在發抖。

楚一凡更不堪,他握着花千枝的手,連指甲都陷進了花千枝的肉裏,花千枝竟然沒感覺到疼痛。

大家都被無邊的恐懼和無助籠罩着……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道自己死後是什麼模樣!

那具“魂火”骷髏將按在猴子頭頂上的手挪開了,又伸向另外一具乾屍……

很快這具乾屍也變成了“魂火”殭屍!

接下來,是最後一具乾屍,也毫無列外的變成了一具“魂火”殭屍!

在它們的眼眶裏,都有二團黑色的“魂火”!

當“魂火”骷髏將三具乾屍變成“魂火”殭屍之後,就轉身面對着大家。那三具新的“魂火”殭屍也從它身後圍了過來!

“魂火”骷髏下額啓合,牙齒間發現“咔嚓咔嚓”咀嚼聲,眼眶中的“魂火”猛然跳動,竟然竄出了額際,發出“呼呼”的聲音,殭屍大紅喜袍下的手臂緩緩的擡了起來,向他們頭頂伸過來……


它身後的三具“魂火”殭屍,行動出奇的一致,都緩緩地擡起了白骨手臂,向他們頭頂伸來……

“花姐、力哥!我不想變成殭屍!”陸燦首先崩潰了,竭斯底裏的大叫。

“一凡!你先殺了我!”花千枝把摸金符塞進楚一凡的手裏。

楚一凡不知所措!

王力臉如死灰!

…………

大家閉上眼睛,陷入絕望之中!

就在大家以爲“魂火”骷髏的手臂會落下的時候,可“魂火”手臂最終沒有落下,耳邊還傳來“咚咚”的聲音。

半晌,大家見“魂火”骷髏的骨手還還沒有落下,驚異地睜開了眼睛,他們發現四具“魂火”殭屍的骨手僵在空中,象被定格了。眼眶中的“魂火”不再跳動,而是正拼命地往眼眶裏退縮,最後,竟變成綠豆般大的黑點,黑點“魂火”透着恐慌,東躲西藏,可在眼眶裏藏無可藏,只好不停的溜動。

大家死裏逃生,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花姐!怎麼回事?”陸燦死後餘生,卻又心怯地問。

“不知道!”花千枝搖搖頭。

大家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沒有變成“魂火”殭屍,總算讓大家鬆了口氣。

“花姐,你看……”楚一凡用手肘碰了碰身邊的花千枝,示意她看地上。

花千枝被楚一凡碰了一下,才發現自己全身都依偎在楚一凡的懷裏,她不好意思的挪了挪,這纔看向地面。

此刻,地上的霸下頭顱正在向墓道外蠕動,而墓道外則傳來“咚咚”的聲音,好象有什麼東西向這裏走來。

這時候,大家都發現了霸下頭顱的古怪。

“一凡,這是怎麼回事?”因爲霸下頭顱最後是從楚一凡手中掉下去的,陸燦自然就問他了。

“不知道!”楚一凡搖搖頭,他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之前,爲了消除心中莫名的不安,他才下意識地把霸下頭顱抱在懷裏,想不到它現在竟然活了過來。

看來,剛纔的突變就與霸下頭顱有關!

“霸下……”

這次是王力,聲音裏透着驚訝、錯鄂!

這時候,大家都看見一個龐然大物從墓道口爬了進來,這個龐然大物幾乎將整個墓道都堵塞了,它看上去看石雕,卻沒有頭顱,之前那“噗噗”的聲音,就是它向前移動時發出來的。

這就是杜半仙嘴裏說的霸下!

杜半仙說,霸下在那天晚上把整個工地都掀個底朝天之後,就不知所蹤,想不到現在出現在這裏。

這時候,大家都忘記“魂火”殭屍的恐怖了,紛紛站了起來,想要弄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地上霸下的頭顱還在向前移動,最後到了霸下的跟前,最終停了下來,霸下也停了下來。

楚一凡見了,福至心靈,就走過去,把地上霸下的頭顱抱起來,小心的將它和霸下的斷頸對接,竟然嚴絲密縫,好象從來沒有斷過一般。

此刻,霸下就是霸下,楚一凡愣愣地盯着它,他手鬆開之後,霸下的頭顱竟然沒有掉下來!

霸下的眼睛裏有紅光一閃而過,那四具被定格的“魂火”殭屍顫顫驚驚的動了,眼眶裏綠豆大的“魂火”閃着恐懼,它們驚恐無助地向霸下走去。

喜袍殭屍走到霸下跟前停下來了,後面依次是那隻猴子和另外兩具殭屍。

楚一凡嚇的趕緊退了兩步,直到霸下的旁邊,心裏才安定下來。

霸下的頭顱竟然動了,它擡起頭,盯着“魂火”殭屍。

“魂火”殭屍眼眶中綠豆丁大的“魂火”,驚恐萬狀地想要躲藏,但最後,突然從殭屍的眼眶中飛了出來,想從墓道中逃逸。

但只聽見“啾”的一聲,兩滴綠豆大的“魂火”被霸下吸入口中,根本沒有逃出去,大家似乎聽到“魂火”絕望的厲叫……

隨即,大紅喜袍殭屍的白骨“嘩啦啦”的散架了,大紅喜袍失去了支撐,變成片片碎布散落在地上,化成塵埃。

大家看着這不可思議的一幕,都目瞪口呆。

想不到,讓他們畏之如虎的“魂火”竟然會被霸下吞食,失去了“魂火”的殭屍變成了一堆白骨,一切塵歸塵,土歸土。

緊接着的是那隻“猴子”和另個二具殭屍!

霸下吞食了它們眼眶中的“魂火”,最後都散架變成了一堆白骨。

霸下又盯着大家,一動不動,就有如石雕,好象剛纔發生的事情一切都與它無關。

頓時,墓道里陷入了可怕的死寂! 死寂、詭異、離奇……

就在大家集體發懵,還沒回過神來之際,墓道外面又傳來腳步聲。

ωωω. ттkan. ¢ ○

腳步聲由遠而近,從洞廳響到了墓道,每一步都踩在大家的心尖上。

來人會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就大家疑惑之間,

花千枝驚訝地叫道:“老杜、一劍!”

當腳步聲漸近,在霸下的身後,露出二個人影,雖然被霸下擋住了身子,只露出二個人頭,但花千枝還是一眼就認出來是杜半仙和陳一劍。

“花姐、王力是我們!”顯然杜半仙和陳一劍也看見了他們,就隔着霸下打招呼。

霸下太大,整個身子將墓道都堵住了。杜半仙和陳一劍過不來,花千枝他們也出不去。

再說,剛纔的事情太離奇,他們不知道霸下接下來會做什麼?會不會對大家不利?但看見楚一凡和霸下近在咫尺,也沒有什麼不危險,才稍稍心安!

這時候,霸下動了,它開始往後退,速度比來的時候來的多,站在它後面的杜半仙和陳一劍被擠的手忙腳亂,跟着霸下一路退到了洞廳。

霸下在洞廳裏轉了個身,帶着它的頭顱離開了。


它來時無頭,去時已是囫圇整身,這時的霸下才是真正的霸下,也不知道它這一去,究竟會去哪裏,反而至此之後,再也沒有人見過霸下了。

霸下離開了,大家在洞廳裏再次相聚,雖然花千枝、王力和楚一凡都遍體鱗傷,但所幸都不嚴重,不會有生命之憂,而其它人則完好無缺。

“靠,你們怎麼這時候纔到,你沒看見剛纔的情況!我們都差點變成殭屍了!”王力看見杜半仙和陳一劍輕鬆自如,就知道他們一路沒有經歷什麼風險。

這是大家在進入溶洞與杜半仙分開之後,再一次相見,之前他們在“黑石妖塔”裏被人猿殭屍追殺,杜半仙在塔頂,他們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杜半仙被王力抱怨,就笑着解釋說:“多虧了霸下,不然他們也是九死一生!”

隨後,杜半仙就把他經過的事情跟大家說了一遍,大家這才知道,杜半仙在溶洞裏和大家分開之後,經歷了這麼多事情,而且他一直在追逐着“老宋”。而“老宋”則是他們在島上遇見的輪迴之局的始作俑者,現在,他又潛入地下對大家下手……

“老宋死了沒?”陸燦恨的牙根直癢,可以說,大家經歷這麼多風浪,特別是剛纔差點被“魂火”練化成殭屍,都是因他而起。

“還是給他逃了!不過他應該受傷不輕!”陳一劍告訴大家,看來,“老宋”是傷在陳一劍手裏。

“那霸下是怎麼回事?”楚一凡突然問。

他覺得霸下突然出現救了大家一命,而杜半仙和陳一劍緊隨其後就出現在這裏,如果說霸下與他們兩人無關,誰也不會相信。

杜半仙解釋說,他們在“黑石妖塔”上見他們順利從地下逃走之後,也就離開了。不想在追逐“老宋”的過程中,又觸動了禁忌,他們陷入了殭屍的重圍,就在他們認爲必死無疑時,霸下出現了。

在很小的時候,杜半仙就見過霸下,還親手撫摸過霸下的斷頭。

就在他們驚恐之餘,霸下卻對他們完全沒有惡意,而那些殭屍在見到霸下之後,就逃之夭夭了,他和陳一劍才從生死危局中解脫出來。

事後細想,他們覺得在這裏,跟着霸下應該纔是最安全的,所以就一路跟着霸下來到了這裏,不想遇見了大家。

可見當時,他們的決定是多麼英明。

王力聽了,就氣憤地說:“你們到會取巧!我們可差點都死了!”

隨後,花千枝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杜半仙和陳一劍。

當杜半仙和陳一劍聽到他們從青石巨棺的地下逃出來之後,又遇到了“屍嬰”,在墓室裏又遇到了“血咒”和“魂火”,如果不是霸下恰好出現,說不定他們都變成了殭屍,不由的臉色都變了。

“想不到這裏還會有屍嬰、血咒、魂火!要知道這些都是傳說中的存在,出現一個,那墓葬就會是兇墓了,想不到都會出現在這裏,這墓主人究竟是誰?”顯然,杜半仙也是知道這些傳說中的事物的。

“鬼知道!”王力罵罵咧咧道,想起剛纔的“魂火”練屍,他就心有餘悸。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陸燦看着大家,想到剛纔的情景,他恨不得馬上就離開這個鬼地方。

“墓門已打開,魂火被霸下吞了,那些殭屍都變了白骨,但危險……”花千枝說到這裏就停了下來,看了大家一眼。

她的意思非常明顯了,那就是進墓室倒騰。


“已經九死一生,還怕它最後一哆嗦?”王力捏了捏手臂上的傷口,不以爲然地說。

他身上的這些傷口多是玉刀所劃,所幸並不深,現在都已止血,並無大礙。

“真的要進去?要知道這墓主人非常變態,也不知道墓室還會有什麼鬼東東!”陸燦真的不想冒險了,可自己又人微言輕,只好提醒大家,讓大家打消這個念頭。

“你不想進去,就在這裏等我們!”陳一劍看着陸燦說。

“要去就一起去!不去都不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