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男人身着白色制服般的衣服,頭上還帶着一定精緻的帽子。男人看了一眼老闆娘:“謝女士,這次是送什麼人?”

“就這幾個,”說着,老闆娘指了指左邊站着的五個人,那個鬼魂也站立在其中。

“好的。”那個白色男人揚起職業式的笑容,然後牽過手,將他們都拉了上去,直到最後一個鬼魂的時候,白色男人的手抖了抖,那個鬼魂便又回到了地面。

“你還沒有放下。”說完,白色男人便走進了那扇門內,然後關上了那扇門,最後消失在房間裏。

我看得眼珠子都要快掉下來了,尤其是那個穿着白色制服的男人,好帥,雖然是一張國字臉,但是那劍眉,三角眼,高挺的鼻樑和性感的脣瓣,再加上那如沐春風的笑容,真的是個好男人!

而且,那扇門也好有意思。那到底是什麼,他們進去了就可以上天了?

就在這時,我的視野中又出現了那個鬼魂的身影。

那個鬼魂來到老闆娘的面前,有些憤憤不平地說着:“爲什麼不肯讓我上天?爲什麼不肯讓我上天?爲什麼不肯讓我上天!”

老闆娘瞥了眼那個鬼魂,毫不客氣地說道:“你會來這裏要求上天,完全是因爲覺得你的老婆拋棄了你吧。”

“她拋棄了我,找了別的男人,還讓我的兒子叫別人爸爸!她拋棄了我,她拋棄了我!”說着,鬼魂的聲音不再那麼醇厚,而是突然夾雜着女人的聲音,多了幾絲鬼魅。

老闆娘放下手中的筆嗎,拿起一張黃符,動一動嘴,便看到那個鬼魂的周圍爲了一圈發着黃色光芒的結界。

這是囚魂結界。

“爲什麼要困住我?!爲什麼!”男鬼魂的聲音變得更加淒厲了,裏面,不禁夾雜了女人的悽慘聲,還夾雜了一些嬰兒的哭叫聲。

看着眼前的男人,我的心猛然一緊。

周曉曉看了我一眼,輕聲地說道:“這個男人已經變成厲鬼了。”

“怎麼可能?!”怎們會這麼快?!他剛纔都還是那麼誠懇,怎麼現在會直接變成厲鬼?!

“惡由心生。只要他心中的惡佔據了他的思想,那他墮落變成厲鬼就是分分鐘的事情。”說着,周曉曉使勁往裏面看去,“趁現在看看這個賓館大媽到底有多少大的本事。”

(本章完) “惡由心生。只要他心中的惡佔據了他的思想,那他墮落變成厲鬼就是分分鐘的事情。”說着,周曉曉使勁往裏面看去,“趁現在看看這個賓館大媽到底有多少大的本事。”

裏面,賓館老闆娘看着那個鬼魂的情緒變得越來越不穩定,聲音也越來越尖細。老闆娘不禁皺了皺眉,對着那個厲鬼嚴厲呵斥着:“是你拋棄了她!”

“我沒有拋棄她……”

還沒等那拿着厲鬼說完,就被老闆娘打斷了:“就是你拋棄了她!她懷上了你的孩子,本想着滿心歡喜和你養育小孩,結果你就這樣死了,你不是拋棄了她?!”

厲鬼終於不說話了,沉默着,身上圍繞着的黑氣也漸漸消散。可就在這個時候,厲鬼身上的黑氣突然濃烈了起來,圍繞着男鬼魂,將他層層圍住。

“啊~!”男鬼魂一聲慘叫,頓時被那黑霧侵蝕,整個身體都變成了黑色,那男性的聲音裏,頓時出現了嬰兒的慘叫聲,女人的哭鬧聲,還有些老人的嘆息,在幽暗的房間裏顯得鬼魅至極,有些恐怖。

老闆娘的眉頭一皺,坐起手勢將囚魂結界加強了幾倍,那圈黃色的光芒更是明亮了。厲鬼當然很不適應,激烈地哀嚎着,長長的指甲不斷地在撓着結界,被結界一傷,手上便立下了鮮紅的血液。

“你怎麼了?”老闆娘眼神犀利地看着厲鬼。

我從側面看,能看他那雙眼睛外多了一圈厚厚的黑眼圈,那雙眸子空洞無神,但卻透着濃烈的恨意,張開的牙齒也變得尖了起來,還有那又變長了一倍的黑色指甲。

他真的變成厲鬼了。

可是,剛纔他冷靜的時候並沒有要黑化的樣子啊,而且剛剛那團黑煙……總讓人覺得很蹊蹺。

厲鬼聽着老闆娘的話,眼睛空洞地看着老闆娘,然後尖厲的聲音一直碎碎念着:“她背叛了我,她背叛了我~!”

說着,厲鬼便使勁撓着那囚魂結界,結界上竟然多了兩道抓痕。

老闆娘似乎也發現了厲鬼身上的蹊蹺,臉色一凜,趕緊再拿出一張黃符,在囚魂結界的外面張開隔離結界。

這兩個結界重疊在一起,剎那間發出明亮的光芒,照亮了整個房間,當然也照出了我們的影子。

老闆娘嚴厲地吼道:“是誰,趕緊出來!”

我和周曉曉被嚇了一跳,灰溜溜地走了進去,來到老闆娘的面前。

周曉曉沒心沒肺地笑了一笑,然後故作討好的樣子說着:“那個,我們只是剛好路過,就看了兩眼。”

說着,周曉曉對着我使了使眼色。

我也趕緊附和着說道:“對對對。現在也這麼晚了,我們就走了。那個,拜拜。”

說着,我和周曉曉就轉身往外跑去,想着溜走。

只是,我們剛擡起腳,就被老闆娘一聲令喝給嚇住了:“站住!”

我和周曉曉無奈地轉頭,低着頭,異口同聲地說道:“對不起。我們真的是路過。”

“你們認識他

嗎?”

突如其來的話語驚到了我和周曉曉,我無意識地擡起頭,便看到結界裏的厲鬼張牙舞爪地朝着我們瞪視着,尖尖的牙齒不斷摩擦着,發出“絲絲”的磨牙聲。

我不禁往後退了一步,然後奇怪地看着老闆娘。

老闆娘也看了眼我們:“從他看見你們開始,就很仇恨你們的樣子。你們之前有和他說過什麼嗎?”

“你看到過他嗎?”我轉頭愣愣地看着周曉曉。

我極力地搜索着我的腦海,但是我真的沒見過這個鬼魂。

周曉曉也睜大了眼睛看着我,滿臉的驚訝:“我還以爲你見過呢!”

我使勁地搖了搖頭。

周曉曉看了眼那個厲鬼,然後又看了眼賓館老闆娘:“我們沒見過他。我們可以走了嗎?”

就在這時,厲鬼停下了他的碎碎念,悽慘的聲音幽怨地朝着我吼道,那聲音簡直可以響徹整個賓館:“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殺了我們?!爲什麼,我們有沒惹你!”他有病吧?!自己根本沒有看見過他啊!

厲鬼的眼睛頓時瞪得極大,死死地盯着我,那雙眼睛裏頓時充滿了血絲:“殺了你,殺了你~!只要殺了你,他就會讓我投胎轉世了,哈哈哈,哈哈哈~!拿命來,拿命來~!”

聽着厲鬼的話,我的心猛然一跳:“誰,是誰這樣告訴你的?!”

我的腦海裏涌出那晚上,陳琳琳對自己說的話,她也說,有一個聲音告訴她,只要她的身體不腐爛,她就可以一直陪着她的兒子。

“不知道,不知道!”說着,厲鬼又是悽慘地笑了起來,張揚着嘴巴極其瘋狂,“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厲鬼越來越癲狂,尖厲的手指甲不停地划着結界,手上不停地被結界燒灼,甚至燃燒了起來。但他,就像是沒有知覺了一般,只是狠狠地盯着我。

老闆娘瞥了我一眼:“你們回去吧。”

我和周曉曉點了點頭,隨後便走出了房間裏。

一踏出房間,我們就聽到裏面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然後我們從窗戶上看進去,除了那個厲鬼不見了,並沒有其他的發現。

我和周曉曉走了出去,和宮洛會合,然後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裏。

婚婚欲醉:總裁的萌寵新娘 我張開結界,隔離一切的鬼靈,輕聲地討論着。

周曉曉看着我,疑惑地問道:“沐顏,那個厲鬼……”

“我也不知道。”說着,我皺了皺眉,“只是,我也遇到過類似的。”

我看着宮洛,認真地說道:“還記得陳琳琳的事情嗎?當時,陳琳琳也和我們說有一個聲音告訴她要那麼做……”

“你們在裏面遇到了什麼?”宮洛瞥了我一眼,有些無語地說着話。

玩家之上 剛纔,他根本沒有進去。

我對着宮洛敘述着剛纔的事情:“剛纔,有一個鬼魂黑化,變成厲鬼了。然後剛好我們被老闆娘發現了,結果老闆娘就讓我們進去。結果我們一進去,那

個厲鬼就像是要吃了我一樣地瞪着我,還一直說着要吃了我,說是有人告訴他,只要吃了我,就可以幫助他轉世投胎。”

宮洛聽着我的話,低下頭沉思着。過了一會兒,宮洛纔開口道:“你是覺得這兩件事情有聯繫?”

“不排除。”我的心中,一直有一個直覺告訴我,這兩件事情一定有聯繫!

周曉曉也點了點頭,看着我們嚴肅地說着:“如果是針對你來的,那以後這種例子只會更多。我們總會知道後面那個人是誰的。”

我點了點頭:“恩。那個老闆娘的那招式還挺不錯的,兩個結界加在一起,結果效率是兩個結界加在一起的三倍。”

周曉曉也點了點頭:“不愧是大媽,見識的就是比我們的多。”

“恩。”我再次點了點頭,然後便爬進了被窩裏。

宮洛也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間。

第二天一早,我們便來到前臺退房。

老闆娘早早地就在前臺等着我們了,犀利地看着我們三人。

我扯了扯嘴角,將自己的身份證交到老闆娘的手上:“老闆娘……怎麼了?”

“你們自己注意點。”說着,老闆娘結接過我的身份證。

老闆娘的警告不禁讓我打了一個激靈。注意點,難道她知道什麼了嗎?

還沒等我開口,周曉曉便狐疑地問道:“老闆娘,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老闆娘詭異地笑了笑,將身份證還給我:“我知道些什麼不重要。只是,你們自己要注意些,既是那個死老頭派你們出來,後面又有人想要殺你們,你們如果不注意點,想要全身而退是很難的。”

“多謝老闆娘提醒,我們會注意的。”宮洛嚴肅地說着,整張臉板的死死的。

說着,宮洛走出了賓館。

來到火車站前,我拿出剛取出來的火車票,然後看了眼宮洛:“我們是要去K市嗎?”

就在昨晚我們偷窺老闆娘房間的時候,宮洛已經將我們的火車票都買好了,順便還在K市裏訂好了賓館。

原來,他早就預習了一邊師父給我們的檔案,已經將我們整個行程都大致想好了。

此時此刻,我覺得有個這麼會安排的領導人帶領着自己的感覺真是好,什麼事都不用自己動腦。

周曉曉拿着自己的火車票,擡眼癡癡地看着宮洛,甜美地笑着,那樣子感覺就是把她突然扔在零下一百度的地方里,她也完全不會感到寒冷。

宮洛瞥了我一眼:“當然了。離這裏最近的任務就在K市了,不去那裏去哪裏?”

我看着眼前的男人,嘴角不自覺揚起一抹笑意:“我們去那裏幹嗎?”

原諒我,我真的來不及瞭解,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去K市是要去幹嗎。

宮洛直接白了我一眼,頓時沒好氣地說道:“這次我應該比較簡單。就是去K市逛街,然後尋找遊魂,然後儘自己所能化解那些遊魂的心事,然後讓他們昇天。只不過……”

(本章完) “只不過什麼?”我疑惑地問道。

“只不過,背後有推手的話,恐怕昨晚的事情會在K市再次上演。”說着,宮洛的臉色有些凝重。

聽着宮洛的話語,周曉曉興奮了,眼中帶着一抹勢在必得:“正好,我們可以爲問出幕後黑手,把他拽出來,狠狠揍一頓。”

“恩。”我也點了點頭。

周曉曉的想法是對的,我們剛好可以利用這次機會捉住幕後黑手。

但是,宮洛似乎有不同的看法,他的眉頭死死皺着,眼眸中有着一抹擔憂:“但是,那些厲鬼你們對付得了嗎?”

“不是有捉鬼手套嗎?!我雖然捉鬼一般般,但是捉鬼手套可是很有用的東西。”說着,周曉曉的眼眸中更是閃着光芒。

聽着周曉曉的話,我的眉頭微微一皺。我的腦海中,又浮現出千年古屍那雙含情脈脈的眼眸,那溫柔的話語,悲傷的神情……

我的手下意識地往揹包了摸去。可是一摸,我的神情便僵在了原地。

我僵硬地擡起頭,看着周曉曉和宮洛,有些不可思議,又有些僵硬地問道:“你們有拿過捉鬼手套嗎?”

我的心中涌上不好的預感。

宮洛的眼睛眯了眯,兇惡地轉頭盯着周曉曉。周曉曉忐忑地搖搖頭:“沒有,捉鬼手套不都是沐顏保管的嗎?”

“可是我……”我使勁地摸着揹包,越摸心裏越慌,“可是我找不到它了!”

“什麼?!”周曉曉猛然睜大了眼睛,震驚地看着我。

宮洛也瞪着我,確認着我的話。

我點了點頭,十分歉疚地低下了頭:“對不起。我明明放在這個角落的,可是我怎麼摸都摸不到了。”

說着,淚水便忍不住聚集在眼眶之中,然後劃過臉頰。

宮洛眉頭緊皺着,眼中閃過一抹心疼,嚴厲的聲音也軟了下來,帶着一點溫柔:“好了好了。我們想想會掉在哪裏吧。”

周曉曉看着宮洛,眼中明顯有些受傷,嘴巴不悅地微微嘟起。但是,我卻不知道她爲什麼不開心,我以爲是自己丟了寶貝的緣故。

我又誠懇地道着歉:“對不起,對不起。我再回賓館看看,或許掉在哪個角落了也不一定。”

“我也去。你一個人我不放心。”說着,宮洛瞥了眼周曉曉,“你先去K市吧,我們明天就去。”

周曉曉聽着宮洛的話,立馬反對:“不!要去就一起去,不去就不去。我們一起回去看看……而且,我猜捉鬼手套是被哪個賓館大媽給偷了!”’

聽着周曉曉的話,我不禁想起剛進哪個賓館時那個靈說的話。他說,賓館老闆娘想要我的捉鬼手套……

我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我設置了結界……”

“你的結界只能隔離人與鬼之間的吧。如果是老闆娘自己進門偷了呢?!”周曉曉認真地分析着。

是的,我的隔離結界只能分離人和鬼之間的。但是……

“如果是老闆娘自己來拿的話,我們應該知道纔對啊。”是啊,如果是老闆娘自己進來,那肯定會發出一點兩點的聲音,那自己肯定會知道纔對啊!

這時候,宮洛一邊低頭沉思着,一邊說道:“那如果,她一邊進入你們的房間,一邊設置了隔音結界呢?”

“隔音結界?”我和周曉曉異口同聲地問道。

這隔音結界自己有聽說過,但這個結界是很難張開的。自己在這裏面混了兩年,也只看見過師父張開過這種結界。

宮洛凌厲地點點頭:“昨天晚上,我站在那裏,完全聽不到裏面傳來的聲音。而你們,卻說那個厲鬼一直在叫着要殺你。”

聽着宮洛的話,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氣:“難道她真的會設置隔音結界?!”

那她的道術得深厚到什麼程度!

“你們之前都小看她了。”看着我的反應,宮洛便知道我在想着什麼,“她可是謝家的傳人。謝家是驅鬼大家,就是謝家裏資質最差的人都可以是驅鬼高手,更別說是她那種天賦型人物了。她能夠跟你們師父相識並且關係深厚,如果她真的沒有一點本事,你覺得科學嗎?”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