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傻子,本來當着所有人的面暴露實力已經夠蠢了,居然還被一個女人破掉了物質輕甲,和他結盟?是活得不耐煩了嗎?”魏羨寧嗤笑一句,話語里根本看不起楚方羽。

“那倒是,沒了物質輕甲,他還指不定會被人先手弄死呢!”潘明越也有點不屑地說道。

“他殺死的可是你的同伴,難道你沒有想要把他弄死的念頭嗎?”魏羨寧忽然冷笑一句,周圍的氣氛頓時變得微妙起來。

“那個女人?又不是真死,我爲什麼要幫她報仇?”潘明越被問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認真地回答了魏羨寧一句。

“的確不是真死。”魏羨寧點了點頭,“可你殺也不是真殺啊!怎麼了,是怕被報復嗎?”

魏羨寧略帶挑釁意味的話語讓潘明越陷入了沉默,過了好一會潘明越纔開口回答道:“張雪晴雖然是我的同伴,但是如果真的在恐怖場景之中,需要將她殺死才能活下來的話,我一定不會有絲毫猶豫。記住了,你和我現在也算是同伴,我是個有原則的人,我不大喜歡背後捅人刀子,你……明白嗎?”

魏羨寧的話語根本沒把潘明越心思擾亂,反而是潘明越的回答讓魏羨寧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見魏羨寧說不出話,潘明越在心中冷笑一句,接着開口:“現在時間已經過了五分鐘了吧?怎麼,你剛剛淘汰了人?”

復仇獵人持續時間只有五分鐘,如果沒有其他情況發生的話,魏羨寧得殺死一名住戶才能把持續時間提升至十分鐘。

“是啊,我和他還算熟絡,我讓他幫我件小事他就答應了。”魏羨寧說完就離開了,並沒有標註是什麼小事。

“這個小事是借你小命一用吧。”潘明越低聲自語一句,往羊靈圈漸漸走去。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二日,舉辦的五階煉丹師的考核,陸詩雨又再次報名參加,雖然煉製的丹藥只是下品,但是也造成了一時的轟動,成為了化冥界最年輕的五階煉丹師,風頭無量,一時無人能及。

隨後陸詩雨的身份也被好事者扒拉了出來,葯宗青葉尊者座下的親傳弟子,陸家的嫡出大小姐,單一火靈根的資質,現在是築基初期的修為,又加上一個五階煉丹師的身份,本身又是溫柔貌美前途無量,一時成為了數家世家聯姻的首選對象,無數青年才俊,天之驕子的夢中情人。

隨後的煉丹考核因為散修聯盟的那位八階煉丹師做評委的緣故,蕭楠並沒有去觀看,要知道蕭楠現在身上帶著的隱息項鏈,也只是能遮擋住元嬰真君的查探,在尊者面前,那可是一目了然的,萬一自己遮掩了多年的純陰之體被發現的話,被捉去當爐鼎的話,就是師傅外加師叔雲尚陽三人在這裡,也不夠人家尊者動一根手指頭的。

在煉丹大會結束后,葉落辰和雲尚陽就先後告辭了,師父蘇清言也接到家族的傳訊離開了,只是在離開的時候,知道自己選擇的歷練之地時,丟個自己兩個拖油瓶,美名曰:怕自己有危險,跟過來一起歷練,順便保護的。

蕭楠也知道了事情能順利解決,少不了師父蘇清言在背後做的推波助瀾,想到蘇清明也是因為自己的緣故才失蹤的,又拿出了兩枚壽元果給蘇清言,算是給蘇家的一點小補償,蕭楠雖然在蘇家呆的時間不長,但是也知道蘇家還是有些底牌的,只是那些老傢伙礙於壽元有限,只是一個個的閉死關不出,現在有了壽元果增加壽元,在蘇清明回來前,蘇家也不至於太被動。

蕭楠停下御劍,回過身來看著跟在自己身後的緊追不捨的兩人,咬牙切齒的道:「我們可以不同路的。」

蘇嫣裝作沒聽見,坐在蘇逸駕駛的短笛法器上把玩著衣帶,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實則心中一股子怨氣,叔叔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和蕭楠不和,偏偏要自己和弟弟隨蕭楠一塊出門歷練,實在是惱人的緊。

蘇逸見到姐姐這樣,也知道要她回答是不可能的了,訕訕得道:「是叔叔吩咐我們,要照顧好你的。」說這話的時候,耳朵尖上似火燒一般,想到在秘境中,蕭楠一連挑戰盧家的兩位表兄獲勝,不僅有些底氣不足。

蕭楠是在想怒吼出聲,兄弟,你說反了吧?以你那築基初期的修為,有事的時候還不知道誰保護誰呢?但是礙於他怎麽也是自己父親唯一的兒子,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只得好生勸道:「我自己一個人歷練就好,要是處處要你們保護,還怎麽說得上是歷練?」

蘇逸不再接話,只是低頭看著腳下的短笛,只是在蕭楠御劍離開的時候,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邊。

蕭楠實在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了,心裡不禁有些埋怨起來師父蘇清言來,你說這不是沒有找是嗎?本來三人只是井水不犯河水,自己只要認了蘇家的蘇清明這個父親和蘇清言這個師傅,其他的蘇家人都和自己沒有關係,當時在拜師的時候,也和師父說的好好的,只是現在父親下落不明,才讓師傅動了讓三人和好的念頭。

蕭楠實在不明白師父是怎麽想的,先不說自己的母親蕭雅是死於盧明秀之手,就是自己連殺了盧家多人,又都是和蘇嫣姐弟的外家的親人,已經和盧家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又怎麽能心無芥蒂的和好如初?

雖然說現在父親生死不明,說不擔心那是假的,但是也知道自己實在是人微言輕,對於父親是被南宮風華帶走的事情也只是猜測,並沒有實質的證據證明,一切源於自己對重生后不甘心的女配對女主金手指《藥典》的窺視。

想到《藥典》的由來,蕭楠又不的不附上一定的責任,雖說是因為《藥典》的緣故,自己被迫答應在父親沒回來前煉製丹藥供給蘇家就算了,只要忍一忍,把父親就出來不就沒事了,但是又何苦要讓整兩個仇人整天跟著自己?就不怕自己一時遷怒,把這兩人同父異母的姐弟給滅嘍?

蕭楠生氣歸生氣,加下速度不慢,面對身後的二人怎樣都勸不動,也就歇了心思,只是平日里就都給無視了。

從華仙鎮出發,幾天的光景就到了擁有傳送到水藍幽海傳送陣的多元城,多元城是一個人員混雜的城市,裡面並沒有世家大族坐鎮,再這個城市居住的人都是亡命之徒,多是來水藍幽海獵殺妖獸換去修鍊物資的散修,身上帶著多年來獵殺妖獸的煞氣,一言不合就去城市中間的比武場上決鬥,總而言之就一句話,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老大。

蕭楠經過華仙鎮舉辦的煉丹大會,現在也算是浮雲大陸有名的名人了,當然,來到多元城一路上風平浪靜,並沒有出現攔路的,還是多虧了現在自己四階煉丹師的身份。這可是當著眾多修士親自考核成功的,一點水分都沒有摻和。

現在只有十五歲,在別人看來,已經沒有人能在蕭楠這個年紀達到她現在的成就,自然不會再懷疑,是她在盧家門前布陣,這也算是解決了一件大事。

三人雖然交流不多,但是在外邊的一應事務都是蘇逸再打理,蕭楠倒是無所謂,現在有個免費跑腿,又負責一應開銷的人,傻子才會往外推,至於蘇嫣,一路上和蕭楠是相看兩厭,幾乎沒有交流。

三人挑選了一家相對比較便宜的客棧落腳,沒辦法,蘇家只是一個二流世家,資源有限,即使蘇逸是蘇家的下一任繼承人,手裡的資源也是照著普通的弟子發放,自是比不過蕭楠這個暴發戶有靈石的。

包間里,三人在一張方桌上,蘇逸開口把自己這次出門打探的消息說出,道:「我剛此打聽了一下,去水藍幽海的傳送陣是半個月開啟一次,我們運氣好,明天就能趕上傳送陣開啟。」說完臉有難色。

蘇嫣雖然不待見蕭楠,恨她母女的出現,打破了自己一家人的寧靜,但是對於這個親弟弟,那是很看重的,不由擔心地問:「你怎麽了?可是在外邊受了委屈?」大有蘇逸一開口,就立馬找人算賬的趨勢。

蘇逸尷尬的笑笑,解釋道:「沒事。」總不能說這一路上花費了不少靈石,在交過坐傳送陣的靈石后,身上也就沒有多少了,一個是自己的姐姐,一個是自己的妹妹,作為家裡的頂樑柱,總不能說是讓這些小事難住吧!

「沒事愁眉苦臉的干什麽?」蕭楠倒是挺羨慕姐弟兩人之間的深厚感情的,也不甘寂寞的問道。

蘇嫣是自己親姐姐,對於她的關心,蘇逸習以為常,面對蕭楠的突然開口,就有些受寵若驚了,要知道這一路上可是幾乎都是被無視的徹底啊!

蘇逸不好意思的道:「妹妹,我真沒事。」

「誰是你妹妹?」

「誰讓你喊她妹妹的?」

蘇嫣和蕭楠兩人怒呼出聲異口同聲的反駁道。

蘇逸見兩人又是這樣,都不是小孩子了,身上都是流著同樣的血,怎麽還是這麽不懂事,作為家中唯一的男子漢,不得不擔起責任,冷著臉教訓道:「現在父親生死不明,你們還要鬥氣到什麽時候?」

不得不說,蘇逸冷著臉的時候,還真有點面對父親蘇清明的感覺,蘇嫣是自小就有些懼怕父親,蕭楠則是出於愧疚,面對這個仿冒牌的『蘇清明』,聰明的都沒開口。

蘇逸也沒想到自己開口的效果這麽好,趁這機會,語重心長的道:「現在蘇家雖然因為十九叔的回歸暫時穩住了,但是誰也不知道父親何時能回來,大家族之間的傾軋是不會停止的,呀現在築基期的修為,也不是我們能插的上手的,我們現在要做的是趕緊到水藍幽海歷練提高自己的實力,爭取在家族有需要的時候,能為家族盡一份力,而不是像現在似得,只能躲在家人的後背,只能幹著急,無能為力。」說這不由的想起在盧家要和蘇家開戰時,父親等長輩們一面組織人手準備迎戰,一面又派人讓自己和蘇家有天賦的弟子準備從密道里撤離,保留蘇家不會被滅族。

要不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以父親一項運籌帷幄的性格,是不會把下一代弟子送走的,想到那時就算是平日里有些看不對眼的兄弟,為了不留下來讓長輩們分心,一個個淚眼朦朧的和家族長輩們訣別,好在後面沒有真的打起來,只是那種無力的感覺,蘇逸不想再體會一次。

蘇嫣顯然也想到了這件事情,作為曾經被送走的一員,想到這件事情都是因為自己隱身在父親和蕭雅身後偷聽才引發的,即使知道自己告訴母親沒有錯,但是誰有能想得到,事情竟然會發生到現在這一種地步呢?

就算是這樣,父親雖然平時看著嚴肅,但是在生死關頭,願意自己的生命給自己孩子庇護,留下一條退路,即使還有心中怨恨,在生死面前也就沒有什麽了。原本想在父親面前懺悔的,但是隨著父親的失蹤,現在卻連懺悔的機會都沒有了,心下黯然。

蕭楠也知道自己不該這樣,母親的死是盧明秀讓盧家動的手,和眼前的姐弟兩個無關,自己不應該遷怒,更何況,自己也殺了盧家幾人,也算是為母親報了仇,但是要向朋友甚是兄妹一般好好的相處,還是有些困難,也選擇了閉口不言。

蘇逸見兩人一副受教的摸樣,還以為是自己的話太重了,軟下語氣又道:「我們是親兄妹,以後的蘇家會傳到我們手中,見面的機會多得是,你們總不至於一輩子都這樣相處吧?」

「我沒打算回蘇家。」蕭楠忍不住開口反駁,就算是心有愧疚,想辦法補償也就是了,但是要接受蘇家這個未來將要炮灰掉的家族,作為其中的一個小炮灰,那可不是剛從懸崖邊上走向康庄大道,現在又想退回去的節奏嗎?傻子才會這麽想不開,自尋死路呢!

「你是父親的女兒,身上流著和我們一樣的血,這是怎麽也改變不了的現實。」蘇逸見不得蕭楠這樣,把自己和蘇家撇的乾淨。大有蕭楠在反駁,就舌戰一番的趨勢。

蕭楠聽到這裡,心裡有些煩燥,轉移話題道:「剛才不是問你在外邊發生什麽事了嗎?你轉移話題干什麽?」現在都歪樓歪到沒邊了,至於回蘇家的事情,只要自己在外邊不回去,找不到人走不能抓自己回去吧。

蘇逸「啊!」的一聲,實在有些不適應蕭楠突然轉變的話題,看著蘇嫣也望過來,一副求解釋的樣子,心裡嘀咕著:怎麽還想著這件事情呢?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二日,舉辦的五階煉丹師的考核,陸詩雨又再次報名參加,雖然煉製的丹藥只是下品,但是也造成了一時的轟動,成為了化冥界最年輕的五階煉丹師,風頭無量,一時無人能及。

隨後陸詩雨的身份也被好事者扒拉了出來,葯宗青葉尊者座下的親傳弟子,陸家的嫡出大小姐,單一火靈根的資質,現在是築基初期的修為,又加上一個五階煉丹師的身份,本身又是溫柔貌美前途無量,一時成為了數家世家聯姻的首選對象,無數青年才俊,天之驕子的夢中情人。

隨後的煉丹考核因為散修聯盟的那位八階煉丹師做評委的緣故,蕭楠並沒有去觀看,要知道蕭楠現在身上帶著的隱息項鏈,也只是能遮擋住元嬰真君的查探,在尊者面前,那可是一目了然的,萬一自己遮掩了多年的純陰之體被發現的話,被捉去當爐鼎的話,就是師傅外加師叔雲尚陽三人在這裡,也不夠人家尊者動一根手指頭的。

在煉丹大會結束后,葉落辰和雲尚陽就先後告辭了,師父蘇清言也接到家族的傳訊離開了,只是在離開的時候,知道自己選擇的歷練之地時,丟個自己兩個拖油瓶,美名曰:怕自己有危險,跟過來一起歷練,順便保護的。

蕭楠也知道了事情能順利解決,少不了師父蘇清言在背後做的推波助瀾,想到蘇清明也是因為自己的緣故才失蹤的,又拿出了兩枚壽元果給蘇清言,算是給蘇家的一點小補償,蕭楠雖然在蘇家呆的時間不長,但是也知道蘇家還是有些底牌的,只是那些老傢伙礙於壽元有限,只是一個個的閉死關不出,現在有了壽元果增加壽元,在蘇清明回來前,蘇家也不至於太被動。

蕭楠停下御劍,回過身來看著跟在自己身後的緊追不捨的兩人,咬牙切齒的道:「我們可以不同路的。」

蘇嫣裝作沒聽見,坐在蘇逸駕駛的短笛法器上把玩著衣帶,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實則心中一股子怨氣,叔叔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和蕭楠不和,偏偏要自己和弟弟隨蕭楠一塊出門歷練,實在是惱人的緊。

蘇逸見到姐姐這樣,也知道要她回答是不可能的了,訕訕得道:「是叔叔吩咐我們,要照顧好你的。」說這話的時候,耳朵尖上似火燒一般,想到在秘境中,蕭楠一連挑戰盧家的兩位表兄獲勝,不僅有些底氣不足。

蕭楠是在想怒吼出聲,兄弟,你說反了吧?以你那築基初期的修為,有事的時候還不知道誰保護誰呢?但是礙於他怎麽也是自己父親唯一的兒子,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只得好生勸道:「我自己一個人歷練就好,要是處處要你們保護,還怎麽說得上是歷練?」

蘇逸不再接話,只是低頭看著腳下的短笛,只是在蕭楠御劍離開的時候,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邊。

蕭楠實在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了,心裡不禁有些埋怨起來師父蘇清言來,你說這不是沒有找是嗎?本來三人只是井水不犯河水,自己只要認了蘇家的蘇清明這個父親和蘇清言這個師傅,其他的蘇家人都和自己沒有關係,當時在拜師的時候,也和師父說的好好的,只是現在父親下落不明,才讓師傅動了讓三人和好的念頭。

蕭楠實在不明白師父是怎麽想的,先不說自己的母親蕭雅是死於盧明秀之手,就是自己連殺了盧家多人,又都是和蘇嫣姐弟的外家的親人,已經和盧家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又怎麽能心無芥蒂的和好如初?

雖然說現在父親生死不明,說不擔心那是假的,但是也知道自己實在是人微言輕,對於父親是被南宮風華帶走的事情也只是猜測,並沒有實質的證據證明,一切源於自己對重生后不甘心的女配對女主金手指《藥典》的窺視。

想到《藥典》的由來,蕭楠又不的不附上一定的責任,雖說是因為《藥典》的緣故,自己被迫答應在父親沒回來前煉製丹藥供給蘇家就算了,只要忍一忍,把父親就出來不就沒事了,但是又何苦要讓整兩個仇人整天跟著自己?就不怕自己一時遷怒,把這兩人同父異母的姐弟給滅嘍?

蕭楠生氣歸生氣,加下速度不慢,面對身後的二人怎樣都勸不動,也就歇了心思,只是平日里就都給無視了。

從華仙鎮出發,幾天的光景就到了擁有傳送到水藍幽海傳送陣的多元城,多元城是一個人員混雜的城市,裡面並沒有世家大族坐鎮,再這個城市居住的人都是亡命之徒,多是來水藍幽海獵殺妖獸換去修鍊物資的散修,身上帶著多年來獵殺妖獸的煞氣,一言不合就去城市中間的比武場上決鬥,總而言之就一句話,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老大。

蕭楠經過華仙鎮舉辦的煉丹大會,現在也算是浮雲大陸有名的名人了,當然,來到多元城一路上風平浪靜,並沒有出現攔路的,還是多虧了現在自己四階煉丹師的身份。這可是當著眾多修士親自考核成功的,一點水分都沒有摻和。

現在只有十五歲,在別人看來,已經沒有人能在蕭楠這個年紀達到她現在的成就,自然不會再懷疑,是她在盧家門前布陣,這也算是解決了一件大事。

三人雖然交流不多,但是在外邊的一應事務都是蘇逸再打理,蕭楠倒是無所謂,現在有個免費跑腿,又負責一應開銷的人,傻子才會往外推,至於蘇嫣,一路上和蕭楠是相看兩厭,幾乎沒有交流。

三人挑選了一家相對比較便宜的客棧落腳,沒辦法,蘇家只是一個二流世家,資源有限,即使蘇逸是蘇家的下一任繼承人,手裡的資源也是照著普通的弟子發放,自是比不過蕭楠這個暴發戶有靈石的。

包間里,三人在一張方桌上,蘇逸開口把自己這次出門打探的消息說出,道:「我剛此打聽了一下,去水藍幽海的傳送陣是半個月開啟一次,我們運氣好,明天就能趕上傳送陣開啟。」說完臉有難色。

蘇嫣雖然不待見蕭楠,恨她母女的出現,打破了自己一家人的寧靜,但是對於這個親弟弟,那是很看重的,不由擔心地問:「你怎麽了?可是在外邊受了委屈?」大有蘇逸一開口,就立馬找人算賬的趨勢。

蘇逸尷尬的笑笑,解釋道:「沒事。」總不能說這一路上花費了不少靈石,在交過坐傳送陣的靈石后,身上也就沒有多少了,一個是自己的姐姐,一個是自己的妹妹,作為家裡的頂樑柱,總不能說是讓這些小事難住吧!

「沒事愁眉苦臉的干什麽?」蕭楠倒是挺羨慕姐弟兩人之間的深厚感情的,也不甘寂寞的問道。

蘇嫣是自己親姐姐,對於她的關心,蘇逸習以為常,面對蕭楠的突然開口,就有些受寵若驚了,要知道這一路上可是幾乎都是被無視的徹底啊!

蘇逸不好意思的道:「妹妹,我真沒事。」

「誰是你妹妹?」

「誰讓你喊她妹妹的?」

蘇嫣和蕭楠兩人怒呼出聲異口同聲的反駁道。

蘇逸見兩人又是這樣,都不是小孩子了,身上都是流著同樣的血,怎麽還是這麽不懂事,作為家中唯一的男子漢,不得不擔起責任,冷著臉教訓道:「現在父親生死不明,你們還要鬥氣到什麽時候?」

不得不說,蘇逸冷著臉的時候,還真有點面對父親蘇清明的感覺,蘇嫣是自小就有些懼怕父親,蕭楠則是出於愧疚,面對這個仿冒牌的『蘇清明』,聰明的都沒開口。

蘇逸也沒想到自己開口的效果這麽好,趁這機會,語重心長的道:「現在蘇家雖然因為十九叔的回歸暫時穩住了,但是誰也不知道父親何時能回來,大家族之間的傾軋是不會停止的,呀現在築基期的修為,也不是我們能插的上手的,我們現在要做的是趕緊到水藍幽海歷練提高自己的實力,爭取在家族有需要的時候,能為家族盡一份力,而不是像現在似得,只能躲在家人的後背,只能幹著急,無能為力。」說這不由的想起在盧家要和蘇家開戰時,父親等長輩們一面組織人手準備迎戰,一面又派人讓自己和蘇家有天賦的弟子準備從密道里撤離,保留蘇家不會被滅族。

要不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以父親一項運籌帷幄的性格,是不會把下一代弟子送走的,想到那時就算是平日里有些看不對眼的兄弟,為了不留下來讓長輩們分心,一個個淚眼朦朧的和家族長輩們訣別,好在後面沒有真的打起來,只是那種無力的感覺,蘇逸不想再體會一次。

蘇嫣顯然也想到了這件事情,作為曾經被送走的一員,想到這件事情都是因為自己隱身在父親和蕭雅身後偷聽才引發的,即使知道自己告訴母親沒有錯,但是誰有能想得到,事情竟然會發生到現在這一種地步呢?

就算是這樣,父親雖然平時看著嚴肅,但是在生死關頭,願意自己的生命給自己孩子庇護,留下一條退路,即使還有心中怨恨,在生死面前也就沒有什麽了。原本想在父親面前懺悔的,但是隨著父親的失蹤,現在卻連懺悔的機會都沒有了,心下黯然。

蕭楠也知道自己不該這樣,母親的死是盧明秀讓盧家動的手,和眼前的姐弟兩個無關,自己不應該遷怒,更何況,自己也殺了盧家幾人,也算是為母親報了仇,但是要向朋友甚是兄妹一般好好的相處,還是有些困難,也選擇了閉口不言。

蘇逸見兩人一副受教的摸樣,還以為是自己的話太重了,軟下語氣又道:「我們是親兄妹,以後的蘇家會傳到我們手中,見面的機會多得是,你們總不至於一輩子都這樣相處吧?」

「我沒打算回蘇家。」蕭楠忍不住開口反駁,就算是心有愧疚,想辦法補償也就是了,但是要接受蘇家這個未來將要炮灰掉的家族,作為其中的一個小炮灰,那可不是剛從懸崖邊上走向康庄大道,現在又想退回去的節奏嗎?傻子才會這麽想不開,自尋死路呢!

「你是父親的女兒,身上流著和我們一樣的血,這是怎麽也改變不了的現實。」蘇逸見不得蕭楠這樣,把自己和蘇家撇的乾淨。大有蕭楠在反駁,就舌戰一番的趨勢。

蕭楠聽到這裡,心裡有些煩燥,轉移話題道:「剛才不是問你在外邊發生什麽事了嗎?你轉移話題干什麽?」現在都歪樓歪到沒邊了,至於回蘇家的事情,只要自己在外邊不回去,找不到人走不能抓自己回去吧。

蘇逸「啊!」的一聲,實在有些不適應蕭楠突然轉變的話題,看著蘇嫣也望過來,一副求解釋的樣子,心裡嘀咕著:怎麽還想著這件事情呢? 雖然潘明越沒有殺人,但他在趕來羊靈圈的路上得到了一個幻球,幻球給予潘明越的效果是將持有者身上的效果時長翻倍,也就是說,潘明越即使沒有殺人,他身上的復仇獵人效果也會持續十分鐘。

不過人的慾望總是很難滿足的,在魏羨寧到來之前,潘明越還在埋怨自己爲什麼沒有在得到這個效果之前殺死一名住戶,不然復仇獵人就能延長至二十分鐘了。

因爲在羊靈圈中不受事件“厄運的眷顧”的影響,所以進入羊靈圈的住戶都會利用羊靈圈存在的時間聊一下天,放鬆放鬆。

但他們沒想到的是,正是因爲聊天使自己耽擱了不少時間,導致了離開羊靈圈變成了一個遙遠的期望。

“你怎麼在這裏!”潘明越看着眼前的女孩有些不悅,“現在快走還來得及!”

雖然不知潘明越有何打算,但他的嚴肅模樣和語氣把程夢欣嚇住了,本想在羊靈圈內好好休息的她立即離開了這裏。

看着女孩離去的背影,潘明越總算鬆了口氣,雖然嘴上說着殺害隊友不過如此,但實際上,潘明越還是不想面對着一幕的。

“你放跑了一個?”楚方羽話語裏明顯帶着強烈的不滿。

“怎麼?你個廢物有意見?”對於這種沒什麼存在感的住戶,潘明越向來都是瞧不起的,畢竟在百樓裏,可不存在什麼厚積薄發,後發制人的勵志故事。

平庸的人根本等不到下一次表現的機會,便會被殘酷的恐怖場景淘汰。

加之剛剛楚方羽殺死張雪晴的自大行爲,更讓潘明越對於他沒什麼好感,現在楚方羽忽然跑過來質問潘明越,和找罵沒有任何區別。

“大家都是復仇獵人,沒必要爲了這點小事鬧矛盾。”雖然對於潘明越的行爲心有不滿,但若是惹火了潘明越,指不定什麼等會獵殺其他住戶的時候會不會被潘明越捅上一刀。

這個時候魏羨寧不敢激怒潘明越,只好出面調和。

“魏羨寧,你在搞什麼?我們不是自由……不是同一陣營的嗎?”楚方羽還不算太笨,沒把自由聯盟的事情說出來。

當然,這個不算太笨是楚方羽自己認爲的,在魏羨寧眼裏,楚方羽現在和豬是沒有任何區別。

“陣營,陣營,那麼喜歡陣營你幹嘛來這裏!現在除了潘明越全是我們陣營的人,等會你殺一個我就弄死你!媽的豬隊友。”魏羨寧在心中破口大罵,臉色也是變得極其難看,狠狠地盯了楚方羽一眼後,轉身離開做進攻準備了。

楚方羽有些莫名其妙,難道自己說錯話了,面對不同陣營的人,同一陣營的難道不應該站在一起嗎?

潘明越也是沒了理會這個廢物的興趣,找了一個和魏羨寧相對的位置,等待下手的機會。

又過了兩分鐘,招呼打完了的尹頌走出了圈外,打算到教學樓下碰碰運氣,希望能找到佈告。

不幸的是,剛剛踏出圈外的他還沒走上幾步,便感覺身體被什麼東西撕裂一般,接着失去了意識。

必殺之刃一旦命中目標,瞬間就會終結那人的生命,不會給受害者留下任何反殺的機會!

“魏羨寧!你……”

“我怎麼了?如果有機會的話,你也會下手的對吧?別把自己想的那麼偉大!”魏羨寧把弄着手裏的必殺之刃,直接打斷了盧凱的話。

“呵呵,至少我不會在別人背後下手,你的行徑令我感到噁心。”盧凱厭惡的說了一句,接着掏出了自己的武器。

瞥了一眼盧凱手裏的砍刀,魏羨寧沉聲道:“你要對我下手,我可沒冒犯過你!”

不過回答他的只有盧凱和蔣浩的聯手進攻。

殺隊友會讓人感到噁心?那只是盧凱的說辭而已,不把自己的厭惡說得明顯點,自己還真不好意思下手。

“沒想到我和蔣浩會聯手吧?二打一的局面,怎麼看你都沒有勝算,本來還尋思着二打一擊殺未免有些欺負人,但這次是你自己作的。”盧凱離魏羨甯越近,臉上的冷笑愈發明顯。

“藉着大義來聯手欺負我,這種行徑和弱者有什麼區別?”魏羨寧在心裏冷笑一句,但臉上還是露出了一副慌亂的表情,急忙向後逃去。

“厄運的眷顧觸發要三分鐘時間,我們得儘快殺死魏羨寧,上一次是你拿的黃諾的人頭,這次魏羨寧的命,你得讓給我!”

好不容易等了個出手機會的盧凱哪裏願意放棄,衝蔣浩簡單交代了一下,盧凱加快了自己的追擊速度。

而操場的另一邊,發現羊靈圈漸漸消失的姜元琥正打算離開這個是非之地,轉身卻看到了阻礙他離去的潘明越。

“有些事情,早晚得說清楚。”潘明越取出必殺之刃,橫在胸前,做好了戰鬥準備。

“說?你活下來再說吧!”姜元琥見潘明越有戰鬥之心,自然不會避讓,將自己的長劍掏出後,衝向了潘明越。

“這魏羨寧真貪,居然想要殺三個,不行,我得趕快弄死這個張從傑,然後再從魏羨寧手裏分一杯羹。”心中計劃好後,楚方羽徑直衝向了張從傑。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