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無涯此刻的連是黑的,一雙眼睛瞪的大大的瞪着姬幽浪,他沒有想到他從來沒有使出來的絕技就這樣被人家化解了,這一招都還是霍天涯傳授給他的,據霍天涯說是從來沒有人使過,這一招是他自創出來的,可是現在依然還是被姬幽浪輕輕鬆鬆的破解了。

他不知道,姬幽浪剛剛可是悄悄地抹了臉上流下來的冷汗,邊無涯鐵青着臉,轉過頭看着死海上燃燒的熊熊大火大聲的喝道:“各位太古各地來的修士,咱們的船現在被姬幽浪給燒了,我邊無涯是南域的人,自小就對死海很是瞭解,沒有船,我們是不可能走出死海的,我們會全部死在死海里的。”

邊無涯一句話出口,頓時所有的人就驚慌了,不能回去的話就等於是要死在死海里了,瞬間所有的人都大鬧起來了,邊無涯大喊了一聲,震住了所有的人,大喊道:“各位,咱們既然都不能出去了,那麼死也要拉個墊背的大家說是不是,所以咱們一齊圍攻姬幽浪,只要殺死了姬幽浪,我邊無涯發誓,他手中的神兵八荒刀,我邊無涯絕對碰都不碰,若違此誓天誅地滅。”

蕭過聽得怒火起,開玩笑,說什麼沒有船就不能出死海,當年他第一次遇到王蓮花的時候,王蓮花還不就是沒有船的就帶他出了死海嗎?當即蕭過大聲喊道:“大家不要相信,區區死海又怎麼能夠困住我們呢,大家不要相信他"

“住口!”邊無涯大喝一聲道:“姬幽浪是蕭過的朋友,他當然要幫着姬幽浪了,對了,咱們既然不能上古船,但是燒古船還是做得到的吧,大家一起拿起火把扔到古船上,咱們讓蕭過死在死海的古船上!”說完,他隨手就從旁邊燃燒的船上拿起了一塊有火的木板,使勁扔到了古船上! 邊無涯話剛說完,他隨手就把旁邊燃着熊熊烈火的船上抓下一塊木板,上面燃着大火,然後他使勁一下就甩到了古船上,譁,瞬間,古船頓時起火,本來就是幾萬年的的船了,此刻遇上火還不馬上就然了起來!

蕭過心裏一個激靈,如果古船被燒了的話,那麼鬼煞的屍體該怎麼辦?在這種情況下他居然第一個想到的是鬼煞,一個死了萬年的人,而不是他自己!可是火勢太大,而他又沒有辦法,古船本就是萬年的木頭了,現在遭到了如此大火,還不是火上澆油嗎?

他連忙撲滅了一些很小的火勢,可是火勢大的地方,他根本無法靠近,眼看他站的這一艘船就要被毀了,他咬了咬牙,飛快的跳到了另一艘船去。


這個時候,邊無涯已經召集了所有的修士,只聽他大聲喊道:“大家一起扔火把,咱們把這個威震太古的古船毀了,傳出去還不是我們的威風嗎?來,大家一起來!”邊無涯說完,帶頭扯下了火船上着火的木板,運氣真力隔得遠遠的扔到了古船上。

有邊無涯帶頭,大長老二長老楊君華和劉正風兩人在旁邊煽風點火,不大一會兒,所有人的激情全被他們點燃了,喊罵着扯下船上着火的木板,紛紛向着古船扔去,只見漫天的都是火把飛向死海正中的古船,總共五艘古船,剎那間就全部起火了,蕭過就這樣被包圍子在火海之中。

而在海面上的姬幽浪突然之間見到如此變化,頓時大驚失色,如果古船被燒了,那蕭過不就是非死不可嗎?當即姬幽浪手持八荒刀飛到了古船與衆修士的中間,大聲喝道:“你們在幹什麼?”

邊無涯一看見姬幽浪頓時大喊:“大家快,這就是姬幽浪,你們誰拿下他他手中的八荒刀就是誰的,我們萬象聖宗絕不染指!”

話才落下,剛剛還一個個猶豫不決的人們紛紛都衝着姬幽浪飛去,一瞬間,整個死海頓時大亂起來,兩邊的火光照耀在海面上,所有的船也已經全部燃燒起來了,如同兩條火龍一樣在死海上亂竄,正中間的海域上,姬幽浪八荒刀在手,雙目冷靜下來,他知道現在的這種情況可是出不得半點亂子,一個不小心的話,別說是蕭過,就連他自己也要跟着埋葬在這無邊的死海之中!

這時,所有的修士已經紛紛撲向了姬幽浪,姬幽浪大喝一聲,手中的八荒刀旋轉飛起,一道寬大的長虹在八荒刀的刀身飛出,頓時周邊海水全部嘣蹦嘣炸開,而衝在最前面的一些修士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死海里,身子直接被八荒刀斬成了幾段,血水四濺,散到了海水裏。


但這只是死了幾個人而已,相對於神兵八荒刀來說,這些只是一起來找蕭過但卻不認識的人與八荒刀相比就差的太遠了,大家彼此都互不相識,現在死就死了有什麼了不起的。

楊君華走到邊無涯的身邊低聲道:“宗主,難道真的讓他們把神兵拿走?”

邊無涯嘿嘿一笑:“他們就算搶到了八荒刀,也走不出南域,南域永遠都是我們萬象聖宗的地盤,天府,我總有一天會讓他消失在歷史的滾滾洪流之中!”

兩條火龍的中間,姬幽浪殺紅了眼,八荒刀在他的手中如同活了似的,瘋狂無比,每一刀下去都會奪走一條人命或者一個人頭,不大一會兒,這片海域已經染紅了,而這個時候,古船上的蕭過卻又是另一番場景!

蕭過一生最敬佩的就是強者,子啊遺棄世界的時候項羽就是他所崇拜的對象,在太古,離傲、釋天等都是他內心十分崇拜的人物,現在蕭過又遇上了另一個值得他崇拜的人物,那就是鬼煞,一個沒有頭顱的強者。

一個沒有頭顱的強者,一人獨戰全天下,這份豪氣、這份霸氣,都是一個男人應有的,所以,當古船着火的時候,蕭過就忙活起來了。

爲了不讓鬼煞的遺體遭到破壞,他一艘船一艘船的把鬼煞的殘肢集合在一起,雖然再怎麼集合都是已經被分屍的了,但這樣總比被燒成灰好啊,五艘古船連成一條線,後面的四艘已經全部着火了,而且火勢還很大,第五艘船的後面都已經起火了。

濃煙中,蕭過踉蹌的抱着一截乾枯的大腿從火光裏奔出來到第五艘古船的甲板上,看着海域中正打得瘋狂的姬幽浪,心裏擔心着,而此刻的夾板上,鬼煞的屍體已經全部被拼起來了,沒有頭顱,雖然各處手腳連接起來還有缺口和那些縫隙,但是遠遠的看就是一個沒有頭顱的人躺在甲板上,算是蕭過這個已經廢了的人爲鬼煞做的一點事情吧。

火勢越來越大,濃煙一陣陣的嗆到了蕭過的鼻子裏,蕭過也不能下船,但是他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哪裏不對似的,第一古船爲什麼要聚集在這裏?不會是故意聚集在這裏給人燒的吧?可如果聚集在這裏是有什麼事要發生的話,爲什麼還不發生,要知道五艘古船聚集也有一段時間了啊。

這個時候,海域上,一道白光咻的一聲直衝飛上半空,卻是八荒刀,而八荒刀的下面則是姬幽浪,同時他的下面,另一些修爲高的修士也跟着飛上半空,刷刷刷的飛出,姬幽浪一把掄起八荒刀,突然大喊:“八荒天下、唯我獨尊!”

話才說完,他的身子也跟着衝飛下來,正好與衝上來的那些修士相撞,姬幽浪手中八荒刀突然之間變得光芒奪目,與十萬大山中剛出來的時候一樣,一道白虹從刀身上射出,姬幽浪掄着八荒刀一刀斬下,頓時一柄幾十丈長的巨刀在空中出現!

在這一剎那,整個天空都跟着變色,本來還是夜明月圓的晚上,剎那時間,月亮就不見了,而是烏雲滾滾的遮蓋了天空,一道道閃電在天空中轟轟打雷,一陣陣的狂風颳起!

“啊……斬!”姬幽浪大喝一聲,手中的那把幾十丈長的八荒刀瞬間霸天絕地的從高中斬下,刀還沒有碰到那些修士,但那些修士已經支撐不住八荒刀的這股毀天滅地的威力了!

“轟”

“嘩啦啦”

八荒刀一刀斬下,如天神駕到,又如大山崩塌,所有跟着衝上來的修士全部被一刀劈成了粉碎,化爲道道碎片飄散在死海中,而八荒刀依然去勢不減,一下子就劈在了死海里,瞬間嘩啦啦啦的一聲,整個死海沸騰了,刀身之外的兩邊的海水如沖天住一般從海里衝飛到半空中,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高,就如同是海底突然之間有條蛟龍在海底破壞一樣,海面上波濤翻滾,浪花一層比一層高,一個比一個大。

又如同是海底有火山爆發一樣,海水都被衝上來了,接着就是一陣嘩啦啦啦的聲音,所有的被八荒刀震飛到空中的海水全部變成雨點似的落了下來,頓時就是一陣陣呲呲呲的聲音響起,那是海水將船上的大火淋熄滅的聲音。

海水依然還在奔騰不息,浪花嘩啦啦啦的拍打着船,蕭過擡了頭看着海水逐漸的將古船的火淋熄滅,嘴上露出了笑容,他實在沒有想到,最後居然沒有讓大火把古船燒完,至少現在還給他留下了一艘船,哦不是,應該是半艘船,有一半已經被燒成黑木炭了。

當然,其中最慘的就是海面上各地來的修士了,他們的人數多,船又小,現在大部分都是被燒燬了,剩下的也不過是一些爛木板,而且大部分還是被火燒過的,而起剩下來的修士也不多了,姬幽浪一刀之下,恐怕就是上百人慘死,現在剩下的也不過時數百傷兵而已了,邊無涯也是張大着嘴巴愣愣的看着,他簡直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這樣。

突然,轟的一聲炸響從死海里傳出,一個人影大叫着衝了出來,刷的一聲衝出了海面,速度不停轟的一聲撞在了一艘已經毀架的船上,人影才落下來,卻是姬幽浪。

頓時所有的修士一看見姬幽浪就都各自後退了半步,人們還真的是怕了,中域殺人世家的威名還真的不是蓋的,一刀之下就殺了這麼多的人,八荒刀果然與衆不同!

姬幽浪站了起來,只感覺腦袋昏昏漲漲,所有的人這個時候腦袋也是昏昏漲漲的,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海水又一次的奔騰起來,頓時所有的人都僅僅的抓住了船,仔細的看着死海,神情緊張!


蕭過也一下子趴在了甲板上看着海面,剛纔海水又一次的奔騰起來了,轟隆隆的一聲傳出,死海徹底沸騰了,比剛纔還大的浪花一個一個的打在船上,海面上波濤滾滾,就好像是什麼水怪在海里大家似的,整個死海都徹底的翻滾起來了,剎那間,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姬幽浪。

姬幽浪打了個機靈,穩住了身子道:“這次不是我。”

蕭過越看越覺得臉色蒼白,手也不禁的發抖起來了,他看到了死海下面一個巨大的黑色影子逐漸的從海底升起來,而這個黑色影子蕭過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居然是一艘古船! 死海上,強大的海浪再一次的爆發起來,浪花捲起千層高,海上的船被捲到空中又重重的落下,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都被驚呆了,齊刷刷的目光轉過去死盯着姬幽浪。

姬幽浪無辜的眨了眨眼睛,將肩上的八荒刀提到面前了搖搖頭道:“這次不是我!”

姬幽浪也覺得奇怪,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連鎖反應,不然的話爲什麼以前沒有,偏偏他一刀劈下去就發生了這種事情?他自己心裏最清楚,剛剛的那一招有着如此大的反應,他自己也沒有料到,他以前從來沒有用過這一招。

超神之役

海面上,怒浪狂卷,波浪一次比一次大,海水翻騰,就好像是水下面有什麼怪獸要衝出來一半,而天空上,此時已經完全變黑了,烏雲遮蓋,月亮也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天空看似壓了下來一半,越來越低!

所有的人的臉色都變了,包括古船上的蕭過,蕭過此時的眼睛是不可思議的看着海底正慢慢升起來的那個龐然大物,他簡直不敢相信,怎麼可能還有一艘古船,圖畫上不是記載着鬼族王鬼煞是沒有頭的嗎?


那麼現在海底衝上來的這一艘船是鬼煞的頭顱或者還是什麼?要是蕭過沒有看見圖畫的話,蕭過肯定認爲這艘古船裏面裝的是鬼煞的頭顱,可現在看來不是了。

第一,由圖畫上看來,鬼煞在沒有死之前,他的頭顱就是不見的了,所以他死後他的頭顱不可能是在古船上的,第二,就算是有隱藏起來的絕代高手也不可能找到鬼煞的頭啊,除非鬼煞的頭顱是他砍下來的,可是既然他都有本領砍下鬼煞的頭顱來了,爲什麼會打不過鬼煞呢,要等到鬼煞死後纔來分鬼煞的屍體?

蕭過不敢多想,現在古船已經被燒燬了,只有他現在坐的着一艘古船還沒有太大的損害,而鬼煞的屍體也被蕭過拼好放在夾板上,而海底衝上來的古船已經越來越近,近到到蕭過已經全部看清楚了它的廬山真面目!

突然,轟的一聲,天空中打了一個閃雷,照亮了半邊天,接着就是不斷的閃電,此起彼伏的在空中閃過,閃電過後,一場滂沱大雨嘩啦啦的下了起來,所有的人的臉色都變了,這是變天,異象發生,能夠讓天變色,能夠讓天產生異象,就足以說明了很多東西。

嘩啦啦,大雨不停的下了起來,死海也變得恐怖起來了,真正的怒海狂浪就是形容現在的死海,大浪一個比一二個大,波濤洶涌,而加上天空中此時此刻的情景,大雨滂沱,烏雲滾滾,電閃雷鳴,一下子就把死海變得恐怖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巨響從死海中發出來,聲音有點沉悶,就好像是打了個雷一樣,蕭過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蹬蹬蹬的連退後好幾步,瞳孔放大的看着死海。

而另一邊的萬象聖宗大長老楊君華突然大喊了一聲:“啊,你們快看!”說着他的手指着死海中間。

邊無涯、姬幽浪等人側眼看了過去,頓時一個個吞了吞口水,迎着漫天的雨水, 青城道長 ,所有的人都被震呆了,嘴巴張的大大的!

只見此刻的死海中,在古船和衆修士的船中間的那一片海域,也就是姬幽浪大戰衆修士的那片海域,突然之間海水瘋狂的轉動起來,而且越轉越快,呈順時針旋轉,不大一會兒,就形成了一個極大的漩渦,而且海水依然不斷的旋轉着,漩渦起碼一直旋轉到海水下面。

轟的一聲,一道閃電劈在了海水的漩渦上,接着就是不斷的雷聲,然後又是閃電不斷的劈在上面,就好像是有什麼妖魔鬼怪要從那個漩渦裏面衝出來一樣,而上天就故意打雷閃電。


姬幽浪將八荒刀收進了識海,看着死海中的漩渦喃喃的道:“不會吧,這他孃的不會有什麼厲害的怪物出現吧!”

這個時候,在雷電的劈閃下,漩渦正中冒出了一個尖尖的東西,冒得很慢,但可以看出是一個尖尖的東西,頓時所有的人都到吸了口涼氣,呼吸凝重,眼睛一眨不眨的死看着漩渦正中的那個尖尖的東西。

接着就是一個建築型的東西從漩渦裏面冒出,然後是一塊很大很大的帆布,接着是一盞燃着的白森森的燈,沒有人可以想到爲什麼在海中,那盞燈都還是燃着的,不大一會兒,它的真面貌就露在了衆人的眼前,頓時所有的人都吸了口涼氣!

蕭過無力的坐在地上,雙目不敢置信的看着這一艘船!

這是一艘古船,的確是一艘古船,可是僅僅是古船蕭過和衆修士爲什麼都會倒吸一口涼氣呢?原因無他,只因爲這雖然是一艘古船,可它卻和另外的那五艘古船不一樣,首先是這艘古船比其他的古船最起碼大三倍不止,然後是華麗。

這艘古船比另外的五艘古船豪華不知多少倍,雖然同樣是幽黑無比的,但是看的出來這艘古船比另外五艘豪華,僅僅是從外表上就可以看出,就好比說另外的那五艘古船是一張黑色的轎車,但僅僅只是黑色的,而這艘古船也是黑色的,但它起碼是法拉利級別的。

這也就是一眼就可以看出的區別,奇怪的是這艘船的外表、造型都是和那五艘古船是一樣的,包括擺設,船身的周圍同樣有着許多的小鬼頭的雕刻像,但是還是有不同的,兩外五艘都是破破爛爛的,唯獨這一艘船卻是乾乾淨淨的,就像是剛剛製造出來的一樣。

但是,所有的人都寧願看那五艘破舊的古船,也不願意看這一艘古船,因爲它太恐怖了,簡直不是一般的恐怖,因爲它的船身上躺着許許多多的死士,密密麻麻的將整隻船全部沾滿了,有的是被掛在上面的,有的是被釘在上面的,有的就是這樣躺在上面的,並且,這些人每有一個看起來是死了多久的人。

每一個人的樣子都好像是睡着了一般,臉色紅瑞,就連身體上的衣服看着都是嶄嶄新新的,但是就是這樣才讓所有的修士感到恐怖和怪異,因爲他們身上的穿的衣服不是現在的太古人所穿的衣服,而是幾萬年前的太古人所穿的衣服,樣式很古老。

這一艘古船裏面到底會有什麼?難道是鬼煞的頭顱?蕭過不敢置信的猜測着,可是爲什麼那一艘古船上死的修士全部屍體都沒有融化,而且看起來還面色紅瑞,就像睡着了一樣,或者可以說是剛死去的一樣,而且就連衣服都沒有融化,這到底是有什麼原因?

蕭過猜測不清楚,另一邊的衆修士更是不清楚,奇怪的是這艘古船以上來,頓時所有的天都變了,雨停了,雷不打了,閃電也沒有了,風也不颳了,一下子整個死海都變得極其平靜,就連死海上的海浪聲都是平平緩緩的流過,沒有浪花聲!

所有的人都鬱悶了,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一上來就不走了,就這樣靜靜的停在海面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死屍就像是看門一樣的,所有的人都沉默了,沒有人知道這古船裏面有什麼,是神兵、是寶藏、是功法?或者還是有什麼的東西?

半晌時間,衆修士纔敢小聲的議論着,但都是猜測這古船的事,蕭過則是放下心中的忐忑,走到甲板上仔細的看着這艘古船,他發現,這艘古船吃水很深,這就說明,這艘古船裏面有什麼東西肯定很重,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重,第二就是船上沒有一個活人,全部都是死人。

蕭過不禁疑惑,這他孃的到底是幹什麼?難道是專門負責裝死屍?不然爲什麼船上會有這麼多的死士?突然,蕭過眼睛一定,仔細的看着這大船上的船艙裏,因爲剛剛風一吹,把船艙前面的面紗吹了起來,這一切也全部被蕭過看見了,他很清晰的看到,船艙裏有着一個人!

他不敢說他眼花,因爲他剛剛的確是看到一個人就盤腿坐在船艙裏,身穿黑色的披風,面容消廋,長長的鬍鬚垂到面前,眼睛是閉着的,面色很是紅潤,看起來是童顏鶴髮,但是蕭過卻不知道他是死了還是活着,他也不敢冒冒然的上前,畢竟能夠在海底住的人,如果是活着的話,那修爲也不知道有多高啊!

突然,蕭過想起這艘船是吃水很深的,不可能裏面只有一個老頭這麼簡單吧,可是剛剛的那驚鴻一瞥 ,蕭過很是清楚的看清了船艙裏的的確確只有老頭一個啊,那爲什麼古船會吃水那麼深呢?

不管了,蕭過深深的吸了口氣,無論如何他都要進去看看,他不相信這艘船會攻擊他,擦了擦手心的汗水,蕭過擡起腳步向着古船走去! 在這一剎那,蕭過將呼吸調到最低,他的心裏也是砰砰亂跳的,莫名其妙的冒出了這樣一艘古船,所有的人都被震驚了。

姬幽浪張大着嘴巴看着蕭過,因爲他看出了蕭過是想進那艘古船,而其餘的修士也是同樣的看着蕭過,他們是不敢靠近的,別說是這一艘豪華的古船,就連那五艘破破爛爛的古船,他們也是不敢接近的,唯一敢這樣做的人只有蕭過,可笑的是蕭過還是一個修爲盡失的凡人!

蕭過的手心擦了又冒汗,額頭上汗水密佈,腳步也放慢了很多,心臟砰砰的直跳,他不怕死,但是現在這樣怪異的事情發生,就算死恐怕也是死的不明不白啊,他是想把這件事情看的清清楚楚,這樣就算是死他也安心。

況且他一生最崇拜的人就是強者,鬼煞是一個絕代強者,既然這件事情只有他一個人清楚,那麼他有必要查清楚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不然他是不會安心的。

這艘豪華的古船離蕭過所坐的古船不遠,凡人也可以一步跨過去,僅僅是一步之遙,蕭過剛纔的驚鴻一瞥清楚的看見了裏面坐着的是一個老頭,而這艘船吃水很深,沒有一定的重量是不可能沉下去這麼深的,唯一的解釋就是這艘古船有古怪,現在想什麼也沒有用,只有進去查看才能夠明白!

蕭過暗罵了一聲,擡腳就跨上了古船,嘎吱,古船的夾板上傳來聲音,很腐朽的感覺,這剎那所有人的眼睛都死盯着蕭過,蕭過心裏也是打鼓,他可不知道這艘古船會不會攻擊他,所以他也是冒着死的危險踏上去的。

蕭過閉着眼睛等了好久,船上依然沒有絲毫動靜,蕭過這才放下心來,看來着一艘古船也不會攻擊他,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古船爲什麼對他特別眷顧!

既然沒有事,蕭過就踏上了船,船上面,到處都是死屍,遍地都是,死狀看起來很是安詳的感覺,不像是鬼族被滅亡的那種,一個個很是安詳的死在船上面,而且最怪的是這些屍體沒有一具是腐化的,全部都是保存得很完整,並且他們的臉色很是紅潤,看起來就像是剛死了一樣。

蕭過如穿花走馬一般看遍了船上所有的死屍,就算是那些被釘死在船上的人都是面帶笑容,沒有一個人的臉色是恐懼的樣子,蕭過越看越覺得奇怪,船上還有許多的兵器,各式各樣的都有,沒有一把是腐化的,全部都是鋒利無比,閃着寒光,看來這艘船不止連人的屍體能保住,就算是兵器也能保住。

在想一想蕭過在南域那個山洞中發現的鬼族人,他們的屍體全部化成白骨, 兵器也差不多全部腐爛了,蕭過將這些屍體移開,沒有辦法,因爲要緊船艙,就只有搬開這些屍體,不然就要踩着屍體的身上過去。

半晌,蕭過走到了船艙的前面,一塊紗布將他和船艙裏面隔絕,根本看不清楚裏面是什麼東西,蕭過的心裏有點打鼓,想了想心中暗道:“管你修爲多麼厲害,幾萬年過去了不信你還真的活着。”想到這兒,蕭過轟的一下上前把紗布拉開,頓時船艙裏面的情景就現在了蕭過的眼前。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船艙,裏面也不大,主要大的就是外面,船艙裏面沒有棺材,空蕩蕩的也是什麼也沒有,就只有一個老者面容消廋的盤腿坐在地上。

他的服飾很古老,看樣子也是那個時代的人,他就這樣靜靜的盤腿坐在地上,眼睛也沒有睜開,他的身體同樣是很新鮮,看起來就算是剛死的人一樣。

蕭過鬆了口氣,不管怎麼樣這個人還是死了,蕭過走過去仔細的觀察這個老者,只見他的臉很是消廋,但是眉宇之間卻透露着一股殺伐之氣,雖然是死了,但蕭過僅僅是看看他臉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這主活着的時候恐怕也是個殺人肉麻的強者。

只是這個人到底是誰呢?他與鬼族又有什麼關係?爲什麼鬼煞都只能在那種破破爛爛的古船上,而他住的卻是如此豪華的船,這一點蕭過是想不通的,還有一點就是他在外面的時候很是清楚的看到這一艘古船吃水很深,看樣子像是裝了什麼沉重的東西一樣。

狼性總裁要夠了沒 ,突然,蕭過一下子停住了腳步,剛纔他居然隱約的聽到有呼吸聲音傳來。

蕭過的冷汗頓時就流了出來,這個船艙裏只有兩個人,一個人就是他,另一個人就是死了那個強者,可是他都已經死了,哪裏還會有什麼呼吸聲啊,難道這個人還沒有死?

想到這裏,蕭過也不禁吸了口涼氣,他咬了咬牙猛的轉過頭看向老頭,老頭依然是靜靜的坐在那裏,沒有一點變化,蕭過這才鬆了口氣,也是,死了幾萬年的人了怎麼可能會復活哦?

可是蕭過腦子裏的念頭剛剛轉過這裏 ,柔然間就停住了,上下嘴脣既然有點發抖,雙目不敢置信的看着老頭,身子也蹬蹬蹬的退後幾步,因爲他剛剛居然看到老頭的胸口正在此起彼伏,很明顯的就是在呼吸啊,這個人真的還沒有死。

蕭過將自己亂跳的心平靜下來,暗道:“現在的這種情況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如果讓你活着出去的話,那太古還不是你一個人的,蕭過不忍心讓這種事情發生,心裏做了個重大的決定,深呼吸了兩口氣,便走到了老頭的前面,看着老頭的胸口居然還在呼吸,蕭過冷聲道:”對不起了,現在的這種情況只有犧牲你了,如果讓你出去那太古就真的大亂了,反正你都活了萬年了。“

蕭過冷冷的看着他:”你活得夠久了!“說完舉起手掌嘭的一聲擊在了老頭的胸口,嘣的一聲傳來,老頭的身體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而一個圓碌碌的東西就這樣滾了下來。

蕭過走過去一看頓時嚇了一大跳,只見老者的屍體倒在了地上,胸口的呼吸也停止了,可是他卻變得沒有頭顱的了,他的頭顱像是球一樣的滾在了地上,變成了一個無頭屍體。

蕭過倒吸了口涼氣,這又是怎麼回事?老者的身體會有這麼脆弱的嗎?隨便一個凡人的一掌就把他的頭顱給打下來了,不然剛纔爲什麼他還呼吸的,現在頭顱一不見了他馬上就停止了呼吸?難道這一切在那個頭上嗎?

蕭過疑惑的走過去看着地上的腦袋,他實在想不清楚,這個腦袋怎麼這麼容易就掉下來,況且剛纔他打大的還是老者的胸口。

突然,蕭過瞳孔收縮,死死的盯住了腦袋的斷口處,他的心也跟着顫抖起來,暗道:“這不可能吧?怎麼可能有這種稀奇的事情發生。”

原因無他,因爲蕭過看見了這個腦袋的切口下面是整整齊齊的,這樣就說明了這個腦袋是被利器割下來的,而不是蕭過剛剛打下來的。

可就是這樣,蕭過纔會覺得恐怖,既然老者的頭已經被砍下來了爲什麼他還沒有死?難道是這個頭有什麼緣故嗎?突然蕭過的背後一個響聲驚動了他,他急忙的轉過頭一看,頓時嚇得在地上倒退了幾步。

只見船艙裏,沒有頭顱的老者的屍體居然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是慢慢的摸索着地上爬起來的,看來他是看不見,可是蕭過卻已經是嚇的臉色慘白了,這個老頭居然從地上爬起來了,而且他還是死了幾萬年的人,並且是一個沒有頭顱的人。

蕭過苦膽都怕被嚇出來了,幸好這個無頭人並沒有做什麼,只是不斷的在地上摸索着什麼,看來他是在找他的頭顱,突然,蕭過發現,這個無頭人的身體很是高壯,而且不是一般的壯,可他的頭確實如此消廋,這很不協調啊,一個這麼高這麼壯的人的頭顱怎麼可能是如此的小和消廋呢?

驀地,蕭過腦子中閃過一個想都不敢想的念頭,就是這個頭顱不是這個人無頭人的,很有可能是另外五艘古船上的那個人的,因爲這個人的身材很明顯的與這個頭顱不符合,反而這個頭顱恰恰與古船上的那具屍身很是吻合。

蕭過到吸了口涼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當年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還有換頭的人?面前的這個人到底是誰?他的頭顱又到底去哪裏了呢?而現在蕭過手上的這個頭顱卻是鬼煞的,那這個人爲什麼要把鬼煞的頭顱砍在自己的頭上放着呢?




Add Your Comment